TransparentBlue – 11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漆黑的燕尾服隨著步伐搖擺,乘載在銀餐車上面的茶具,即使在疾走中也只發出輕微的聲響,陽光射入幾乎透明的玻璃照映在深紅的地毯上,漆黑的執事飛步走過,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中每天早上都會上演的一幕。

只是,今天走在長廊上的執事似乎有點不同,掛著眼睛面無表情的高大男人,一路直直地往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シエル的房間走去。

象徵性地敲門,執事推著餐車進入主人的房間。能不經過允許就進入室內,這也是主人的貼身執事才被賦予的特權。

厚重的窗簾阻隔著陽光,長毛的地毯隱沒了腳步聲,臥房中維持著適合安眠的溫度和光線,讓シエル即使已經到了陽光普照的時間,依舊可以舒服好眠。

刷地一聲拉開窗簾,推開窗戶讓新鮮空氣流入房間,執事轉身準備著早晨的紅茶。

瞬間變得明亮的房間喚不醒主人的意識,而是那混合在早晨清新空氣中不甚熟悉的紅茶香氣,讓警戒心強的シエル睜開迷糊的眼睛,視線望向站在窗邊背光的高大身影。

「早安,シエル少爺。」端著深藍金邊的白瓷茶杯走近,シエル怔忡地望著他,像是在思考著男人的身分,好一會兒後才伸手接過紅茶。

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她唯一的執事,也是跟她契約的惡魔。

他的存在對她來說,就像呼吸般理所當然;可是シエル無法理解充斥在空氣中這份不熟悉感。

隨著熱氣冒起的茶香,是伯爵紅茶特有的氣味,但卻不是シエル熟悉的味道。

「今天替您準備的Mariage Freres的皇家伯爵茶。選用了最高級的茶葉,所製作出來的最高級品,和シエル小姐您十分相配。」

藍紫雙眸橫了滿臉微笑的執事一眼,シエル才輕啜了口紅茶。

輕輕地,不發出一點聲音,她放下了杯子。

「更衣吧。」

「是的。」讀不清她眼中的情緒,クロード彎身領命。

睡衣下的無暇少女身軀,シエル沒有一點害羞地,任由クロード替她更衣,毫不在乎他人視線的氣度,是生來就是要統領他人的貴族,才能用傲然的態度接受他人的服侍。

伸出手,純白的袖子套了上纖細的臂膀,衣服上的小小釦子在男人的手中一一扣上。雖然是少女卻做著少年打扮的她,換上了淺黑色的短褲和背心後,坐在床上伸出腳放在踏椅上,讓クロード替她穿上襪子。

沒有經過太多運動,細長纖瘦的腿,捧在手中的小巧足踝,套上了漆黑襪子後那柔軟的感觸和優美的曲線,讓人有著想要狎玩的衝動,而クロード也就這麼做了。

揉捏著小腳的同時,在腳背上獻上他的吻。

在シエル有意識自己該說些什麼前,她的腳已經反射動作地用力踹了出去,將クロード一腳踢倒在地。

「別做噁心的事。」端坐在位置上,將腳放回踏椅,看著倒在地上的クロード,シエル冷冷說著。

連シエル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被クロード親吻的瞬間,一股直接竄上的噁心,讓她忍不住輕顫地,本能上地瞬間將她認定不快的存在給踢了出去。明明……她跟クロード之間有著更親密的關係,僅僅只是親吻腳這種事情根本不算什麼,可是身體卻本能地排斥眼前的男人。

蔚藍的眼冷望著クロード,那一臉幸福微笑從地上爬起的樣子,讓シエル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雖然早就隱約感覺自己的執事有點變態…或者該說,惡魔的思考和做事方法跟人類略有不同,但像今天這樣恐怖地讓她完全不敢靠近,還是第一次呢。

即使心中懷抱著莫名的恐懼和不安,シエル依舊是冷靜地端坐在位置上,如同女王地等待著執事的服侍。

他還有鞋子沒幫她穿上呢。

蔚藍的眼看著回來替她套上鞋子的クロード,他噙在嘴邊的恍惚微笑,讓シエル輕打了個寒顫。

 

高貴典雅充分表現出大貴族氣派的餐廳,可以容納二十個人的長餐桌,每天在這邊用餐的,卻只有シエル一個人。

即使只有主人一個人坐著,桌上也永遠像大筵席似的擺滿了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精緻餐點,站在一旁服侍的僕人們永遠笑容滿面,沒有同桌吃飯也像是一家人團聚的溫暖氣氛,這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餐桌。

但,今天的早餐時間,氣氛卻十分異樣。那一觸即發的空氣,讓每個人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只有主人的シエル還能靜靜用餐而已。

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是聰明的惡魔,不只是利用セバスチャン的契約去改寫シエル的記憶,同時也利用改寫シエル記憶時所造成的因果異常,成功地將自己完全置入了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的存在和身分。

過去セバスチャン所做的事情,現在全部都變成クロード所做的;即使那不是事實好了,只要在人們的記憶中是如此,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所飼養的忠實獵犬,就不會朝他齜牙咆哮,拼了命想要咬碎惡魔的喉嚨。

尊敬的執事先生服侍少爺用餐的場面,那是理所當然一天至少上演三次以上的畫面,現在卻讓人有著有極度的不協調感,不管是執事還是少爺,都有哪裡不對勁。

以為這只是自己的錯覺而用眼神尋求幫助的人,很不幸地發現,另外兩位同事跟自己也有著同樣的感覺,覺得今天的執事和今天的少爺,都不尋常到極點。

只有呵呵微笑著的總管田中先生臉上看不出表情,不曉得他對眼前的兩人有什麼感覺。

就算他們傭人心中覺得奇怪,只要少爺沒有意見,他們也只有接受的份。

也許,是少爺跟尊敬的執事先生之間,因為什麼小事情又鬧起了彆扭,所以才會讓氣氛變得如此奇怪也說不一定。

不斷在自己心中找著各種藉口,傭人們小心地觀察著狀況。

白麵包、司康、甜麵包、沙拉、魚肉、培根…擺在桌上所有的餐點,シエル像是胃口很好似的,難得每一樣都動手沾了點,卻又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總結起來,遠遠比過去吃得都還要少很多。本來就已經很瘦小的少爺,又比平常吃得更少,不禁讓人擔心起她的成長。

「シエル少爺,您不多用一點嗎?」端著盤子,對於自己的料理不被シエル給接受的事情,クロード可不是看不出來的笨蛋。

「不了。」用餐巾擦擦嘴,シエル放下餐具的時候,就是表示要執事端上飯後紅茶的時間了。

指揮傭人將シエル面前的餐具收下,クロード著手準備シエル的餐後紅茶。

對自己做料理的手藝有相當自信的クロード,不明白為什麼可以讓アロイス大喊好吃的菜色,在シエル眼前連品嚐的價值都沒有。

熟練地將熱水倒入茶壺中,クロード金色的眼中閃爍著思考的光。

「シエル少爺,請用。」赤色和金色裝飾的白磁茶杯,襯托著深紅色的茶水更加透徹,隨著蒸氣散發出來的香味,是大吉嶺特有的味道。

「這是Castleon茶園的夏季大吉嶺,只有如此高貴的茶才適合您。」陶醉的聲音讓シエル橫了クロード一眼,才緩緩地端起茶水。

被稱為紅茶的王者的大吉嶺,又選其中極品中的極品的Castleon茶園所出產,最高級最美味的夏摘茶葉,等同於皇家級別的享受,如果不是這種水準的東西,在クロード的標準來說,是不被允許出現在シエル面前。

和之前的紅茶一樣,只端起一口就放下的茶,藍眼中閃爍的情緒,是クロード無法理解的東西。

「工作了。」將所有的傭人都屏除在外,シエル坐在書房中那張舒適的大椅上,桌上堆滿了今天內要完成的工作,她卻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從早上睜開眼睛開始,充斥在環境中的不協調感,連帶地讓她的情緒也變得煩悶。

看著自己大拇指上那枚藍寶石戒指,シエル回想著昨晚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才知道,原來這兩個月來一直在她身邊侍奉著她的セバスチャン,其實是頂替了クロード的位置的卑鄙傢伙。用卑鄙這種字眼來形容惡魔也很詭異,因為那本來就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生物,即使如此也彼虛情假意的骯髒人類還要單純誠實多了。

セバスチャン為了讓她能順利接受變化的事實,消去了她的記憶,讓她完全想不起來過去發生的事情。

她還記得很清楚,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是セバスチャン自己報上名字,說自己是她的執事。縱使心中充滿懷疑,但那誠摯的紅茶色雙眸在腦中還有許些模糊印象,讓她暫時選擇相信他。

如果不是她的執事的話,應該是不會露出那樣的表情……而那傢伙是惡魔的事情,也是她看了右眼中的契約印才想起來的。不然光只是那樣看,誰都不會發現那過於完美的執事,其實是個惡魔呢!

只是沒想到,這一切都是他設計出來的騙局!

既然正牌的執事クロード已經回到她身邊,一切都已經結束。她唯一要擔心的,應該只有セバスチャン的挾怨報復而已。

應該是只有這樣而已,シエル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無法靜下心來。

回到身邊的クロード,照理說是應該讓シエル高興的事情,可是クロード的反應……該怎麼說,跟她的記憶中卻又不太一樣。

印象中,她的執事是位總是優雅微笑的男人,可是眼前的クロード卻一直都面無表情,讓シエル無法跟記憶中那個人連在一起。

明明應該是同一個人才對……

煩躁的心情讓她胡亂地翻著桌上的文件,就連文件擺放的方式也不是她所喜歡的型態,讓她暗暗地在心中氣悶了起來。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自己已經完全習慣了セバスチャン的服侍。

穿衣的方法和搭配,辦公桌上的擺設方式,甚至是紅茶和餐點的味道……クロード所做的沒有一樣讓她看得下去,彷彿回到了三年前兩人剛剛契約的時候,惡魔努力地想要理解新契約的小小主人的喜好的那個時候……

不過短短兩個月,就可以在各種方面將她給收買,讓シエル變得好像沒有他不一樣的反應,是高傲的她所不允許的。

像是個無力的孩子,除了依賴他人什麼都做不到的自己,是シエル最討厭的。

哪怕對象是自己最親近的執事,在生活上有許多事情需要仰賴他好了,シエル也不允許自己的心充滿軟弱依賴的意識。

雖然弱小的人類跟強大的惡魔訂了契約,但她才是主人,不是由惡魔,該是由她來主導一切。

對惡魔,可以仰賴但是不能依賴,是シエル一直以來給自己訂下的界線。不管是クロード還是セバスチャン,都只會是她的僕人,不會成為她的主宰。

應該是如此………

煩躁的情緒中,不斷浮起セバスチャン的臉;昨晚被她給趕走的男人。不過區區做了她二個月的執事,就可以在她的心中佔有如此地位,是シエル始料未及的。

在這種時候,她需要一杯美味的紅茶來安撫她的情緒。

才伸出手想要搖鈴喚人的瞬間,シエル的手硬生生地在半空中停了下來。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放棄了叫喚的行為。

就算クロード端茶過來,她也喝不習慣,只會讓她已經很煩的心情,變得更煩罷了。

嘆口氣,シエル扔下桌上堆積如山的工作,也不跟任何人說一聲,就逕自到花園散步去。

八月正值艷暑,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花園在執事的細心規劃下,一年四季永遠都盛開著美麗的花朵,讓主人可以隨時欣賞。夏天又正是爭艷奪妍的季節,花園中一整片的瑰麗華美非凡,特別是シエル所喜歡的白薔薇,忠實的執事更是幾乎收集到所有的品種,就連難以培育的雪薔薇在這個花園中也有一大片,讓シエル只要心血來潮可以隨時欣賞。

只可惜,總是有著做不完的事情,永遠都在忙碌的シエル,欣賞花園這麼悠哉的事情,是嫌世界太和平的無聊貴族用來消磨時間的行為,而不是シエル這樣的大貴族兼大社長的能做的事。

即使是天氣大好的日子,忙碌的シエル也從來都不得閑地,關在書房中處理著永遠不會結束的工作,或是唸書學習。可惡的セバスチャン總是將她的時間排得滿滿的,讓她連休息時間都要看他的臉色……

思緒來到這裡,那股強烈的不協調感又冒了出來。

クロード才是她的執事,這是不爭的事實。

那麼……為什麼她又很直覺地反應,這些為了她所特製的一切,並不是クロード所為呢。

這種事情……應該是沒有可能的才對。

一陣強風吹過,白薔薇的花瓣漫天飛舞,遮蓋了シエル的視線。在強烈的花香中,另外一股她所熟悉的香甜味道朝她接近。

那不是任何一種植物散出的香味,而是更加人工卻又天然的氣息,甜點的香味。

待強風平息,黑髮紅眸的高大男人微笑地站在她面前,那是她所熟悉,人畜無害卻又充滿惡魔氣息的笑容。

漆黑的燕尾隨著微風搖擺著,男人緩步地朝她走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