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3 R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躺在自己的床上,シエル翻來覆去怎麼樣都睡不著。

明明就是在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上,シエル卻像是在外地留宿般充滿著強烈的警戒感。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著,耳朵靈敏到恐怕連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吧。

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シエル自己也不知道。

讓クロード更衣的時候還好,沐浴的時候才是最可怕的。大手撫上身的時候,瞬間僵硬起來且冒出恐懼的雞皮疙瘩,是シエル怎麼樣都不可能騙過自己的反應。

沒來由的,她對クロード感到恐懼和不安。

只有在自己家和信任的執事身邊才能安睡的習慣,シエル自己十分清楚,可是這緊繃到不行的神經,又是怎麼一回事?

明明クロード才是跟自己契約的惡魔,在絕望的深淵中拉起了自己,給予了她力量和其他她需要的一切,還幫她……

想到這裡,シエル訝異地坐起身來。

不對勁……依舊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雖說她的記憶是回來了沒錯,每一個部分都很順暢,不管是紅夫人的死還是ソーマ王子的事情,為了エリザベス而摔壞的戒指又被クロード給修好的事情,甚至那些一個又一個親暱的夜,每一個部分都很清楚地在她的記憶中。

只是,這一連串的記憶中,有一個部分是空白的。

具體來說不確定是哪個時期,但確實是少了一個部分,讓她的記憶無法連貫起來。

為什麼她會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中醒來,而且那惡魔願意這樣順從地服侍她,邏輯來說,根本就是不合理的事情。

セバスチャン是用什麼方法從クロード手邊把她搶走,這點讓她十分疑問。

「誰!」即使沉溺在自我思考中的シエル,對於空氣的流動還是很警覺,一丁點變動都會牽動她靈敏的神經。

在她喊出聲音的同時,也抽出了暗藏在枕頭下面的手槍,冷靜地指著黑暗中某個方向…房門的位置。

「シエル小姐……」金色的朣眸在黑暗中閃閃發亮,クロード緩步向前。

「クロード啊…」安心地嘆了口氣,但シエル卻沒有放下手槍,依舊是緊握在手中,用以平撫心中不知原因的緊張。

跟クロード獨處的時候,全身的毛都要像是要豎起來那般警戒,連呼吸都感到困難的壓迫感,讓シエル隨著他的前進,人也不斷地向後退。

不需要動手,房中的蠟燭就被點亮,但僅有三隻的蠟燭,昏暗的光線反而讓房間更顯得詭異。

「這麼晚了,還睡不著嗎?」沒有起伏的聲音,卻給了シエル莫名的恐懼。

「等等就睡。沒事,你可以退下休息了。」握緊手上的槍,シエル斥退他。

「睡不著的話,需要我安排什麼嗎?或者是,您需要更簡單可以幫助您入睡的方法。」金色的眸子已經在不注意的時候轉成了紅色。像是沾黏在網上被蜘蛛緊盯的蝴蝶似的,シエル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地,只想趕快趕走クロード。

這是比肉食獸盯住獵物時更加低劣的視線。蜘蛛會將獵物牢牢固定在網上,一點一點地撕裂,將美麗的藍琉璃蝴蝶從艷彩的翅膀開始,啃碎其身軀,一邊啃食一邊凌虐,讓美麗的蝴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直到吞嚥下最後一口氣。

看著赤眸閃爍的クロード,シエル有著馬上逃走的衝動。

只可惜,哪怕是高大的男人都不會是惡魔的對手,更不要說像她這般嬌小的少女。

只消一伸手,シエル就被禁固在大床上,原來握在手中的槍已經無聲地掉到了厚重地毯上,整個人完全動彈不得。

「今天沒那個意思,放開我,クロード。」努力隱藏心中的恐懼,シエル冷冷地說道。

熱牛奶、搖籃曲,她的記憶中可惡的執事總是喜歡先戲謔地調侃她,像是調情似的一步一步誘惑著她的墮落,輕易地解去她的緊張,給予充分的時間,讓彼此都墜入享樂的深淵。而不是像這樣,急切地想要吞噬她的一切。

感覺得到自己即將被肢解下肚,求生本能讓シエル不自覺地顫抖著;即使她拼命忍耐。

「クロード!」發現身上的人沒有反應,シエル硬著聲音斥道。

面無表情的男人終於是有了點反應,但他也只是靜靜將眼鏡拿下,讓シエル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惡魔血眸中隱藏不住的欲望。

比起回應シエル的話語,他所做的是將自己冰冷的薄唇貼上シエル的嫩唇。陌生的感覺讓シエル不由自主地顫抖著,本能地想要閃避男人的唇,卻是徒勞無功。

「不、クロード!」

張開的小嘴是最好的機會,粉舌馬上就被侵占,像是要吞噬她的一切似的,クロード的動作極度地霸道貪婪,連呼吸的空間也不給予地激烈,像是要逼迫她窒息似的不斷地吸取著她的甘津。

以為自己會這樣窒息……也許她已經窒息過一次,缺氧而空白的頭腦無法順利地轉動,只能無力地看著クロード恍惚滿足的微笑。

「像是剛採擷過花蜜的蝴蝶的味道呢,シエル小姐。」

「不……」

事實上,就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セバスチャン可以,クロード就不行。

明明在過去三年中,彼此間有過無數個肌膚相親的夜晚。在不眠的夜中,偎在溫暖的懷抱中閉上眼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對上クロード的緋眼,她就一點都不認為這是對的。

被クロード給壓制的時候,除了恐懼以外,什麼感覺都沒有。

「放開我,クロード。這是命令!」閃起了紅光的琉璃紫眼,只見クロード勾起了唇,卻沒有任何放開她的意思。

猙獰的惡魔笑容,讓シエル暗暗地抽了口氣。

「妳以前跟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之間有過什麼關係,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起,妳是屬於我的。」雖然以前也聽過執事宣示獵物主權的話語,但像這樣明顯地說出口,還是第一次。

「我不屬於任何人!」即使面對著惡魔猙獰的眸子,シエル依舊自我主張地怒瞪回去。

「不,妳是屬於我的,シエル小姐。」陰鶩的眸子在盤算著什麼,就算不需要言語,本能也告訴シエル,她今晚是逃不過被吞噬的命運了。

長睡衣在男人的手中被從中扯開,細小的釦子彈了出去,在厚重的地毯中失去了蹤影。昏黃燭光下的少女身軀,反射著珍珠般柔潤的光澤,細滑的肌膚如同嬰兒般教人愛不釋手,讓人自然地給予更多的愛撫。

將象徵執事的白手套扯下,クロード用手撫上少女嬌軀的瞬間,低溫和恐怖讓シエル掙扎了起來。

「不!放開我!」這是比被アロイス給壓倒在床上的時候,更大的恐懼。クロード的撫摸瞬間讓她回想起三年前,還是不知世事的純潔少女的她被無數大人們醜惡的慾望給凌辱,每天張開眼睛等待她的就只有絕望的那短短的一個月。

身體被當做玩具,哭叫、悲鳴、討饒,所有的一切都只會讓大人們更加興奮,在嬌小的身軀上加諸更多的屈辱。絕望讓她失去了聲音,默默承受一切的她在心中累積著憎恨,也讓她願意為了復仇而付出自己的所有。

「不,就說今天不要了!クロード!」シエル無法明白,明明過去這樣幾乎每天都會上演的關係是理所當然,甚至還有著說不出口的依偎,現在男人的每一個動作卻都讓她噁心想吐。

就算心中覺得,自己不應該要拒絕クロード的要求,因為這是兩人重逢後的第一個夜,會有這樣的事情,並不讓人意外。

卸下了執事面具後,惡魔是個只知道貪婪獵物的霸道生物,她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這惡劣的習性。今晚本來就不可能是個平靜的夜,即使心裡知道身體卻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クロード的每一個動作都翻攪著她的胃,讓她再也忍耐不下去地手腳並用地反抗。

「不管妳怎麼掙扎,屬於我的事實是不會改變。」將シエル的雙手拉過頭,不知道用什麼東西綑綁起來,讓她無法繼續抵抗,クロード的吻繼續往下。

「啊……嗚……」頸子上傳來的痛感,與其說是吻,不是說是啃咬更來得恰當。

絕不在看得到的地方留下痕跡,是親密夜晚的遊戲規則之一。現在クロード卻像是要宣示所有權一般,在耳朵下面的地方用力啃著,那份疼痛讓シエル知道一定留下了很顯眼的印記。

「不要,不要留下痕跡!」甩著頭,シエル用著僅存的方法來抵抗。在這麼顯眼的地方留下吻痕,到時候給傭人們還有田中問起來,尷尬可是她啊!

這可不是被蟲給咬了就可以蒙混過關了呢!

「別一直吵吵鬧鬧的。」扳過小臉,クロード用最簡單的方法封住了她的聲音,並肆無忌憚地品嚐著他的獵物,啜飲著少女的甘津。

並沒有刻意要羞辱シエル的意思,クロード只是遵循惡魔的本能,用著自己的方法蠶食著他的獵物。面對著端上桌的大餐,又有誰會去注意那塊肥美的肉想要被何種方法給享用呢。

「啊、啊……不、不要,不要!」嬌啼混合著淚音,シエル對於自己這個已經被完全調教,會輕易地隨著被強迫給予的快感而墮落的身軀,除了挫敗感以外什麼都沒有。

白嫩的嬌軀遍佈著吻痕和指痕,盪漾出粉紅的身軀和薄薄的細汗,讓少女的身軀多了份不符年紀的性感。

纖長的腿被分到極限,クロード埋在其中用舔啜著香甜的蜜,淫穢的水聲讓シエル咬著牙,想要拒絕相信自己的身體反應,卻又悲哀再一次認識自己的無力。

像是食蟻獸的長舌來到シエル的最深處,舌尖細細地摩擦著緊窄的內部縫細,誘出更多的甜液供他品味。被各種體液給污穢的下半身一片狼藉,床單都可憐地濕了一大片地讓她更來得難過。

連子宮都被侵犯的感覺讓她想吐,可惜的是,她除了胃液外什麼都吐不出來,因為她今天一天幾乎什麼都沒吃,就連茶都只喝了幾口。

被綁縛在頭頂而伸直的手臂已經失去了感覺,全身上下除了下腹部燙熱地像是要溶化外,其他的部分已經不讓シエル覺得這是自己的身體了。

在クロード的舌尖激烈舞動下,シエル已經不能自己地高潮了好幾次,抵抗著外力的花徑已經確實地放鬆,成熟的雌性本能準備好了一切,這自然的反應卻讓シエル感到厭惡。

和アロイス的強暴不同,不能否認クロード熟練的技術,確實地挑起了她已經成熟的雌性本能,但她卻無法感受到,被セバスチャン擁抱時,所體會到的疼惜跟快感。

被捧在手掌心中小心呵疼,以她的快樂為最優先的溫柔體貼,到現在シエル才知道他的用心。

在這種時候想到セバスチャン,不知為何讓シエル一陣心痛,忍著發熱的眼眶不要讓其中的淚水落下。

不是求歡也沒有寵愛,クロード的行為只是單純的進食,透過身體品嚐著甜美香醇的靈魂罷了。身體不過是個容器,讓惡魔可以輕易地品嚐到安放在其中的靈魂。

像是被安放在大盤上的肥肉,任由刀叉翻弄,最後被拆解下肚。

在她的記憶中,クロード的擁抱應該不是這麼令人噁心不快的行為,對她的絕對疼惜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無蹤,躺在男人身下喘息的她,不過是個肉做的玩具罷了。

當巨大的燙熱終於挺入緊窄的時候,除了生理上的反應外,シエル的內心什麼都感覺不到。

除了她的少女以外,另外一個入口也被他的手指強迫進入,手指伴隨著他的韻律在更加羞恥的地方進出著。強迫進入的疼痛感讓她的喘息混入了許些痛苦,但熟悉著墮落快樂的身體,很快就會將這一切都轉變成令人厭惡的快感。

一下又一下頂入最深處的堅挺,承受著男人的體重,賦予身體難以忍受的快感的同時,卻也是在凌辱著シエル的尊嚴。

一鞭又一鞭,將她的驕傲鞭打的血肉糢糊。

像是回到三年前,地獄般的每一天,存在的價值就是被玩弄被羞辱,張開著腿用自己的一切去取悅男人,滿足他們醜陋的慾望。

即使現在對象從不知名的人們改變成惡魔,狀況依舊沒有改善。

無關於她的意識,被需要的只有她的身體,作為洩慾的道具。

腰部被拉高,強迫著完全的貼近,角度上可以看得見男人是如何蹂躪她的幼嫩,讓シエル難堪地背過眼去,不想再用自己的眼看クロード是如何地折磨她。

毫無節制地貪饜著幼小的少女,已經發不出聲音的嬌喘並不在クロード的考量中,他已經完全沉溺在蒼藍蝴蝶比蜜還要甜美的味道中。純粹純然的靈魂對惡魔來說是毒藥,只消一口就會上癮,教惡魔在不知不覺中將她吞噬殆盡。

為了能更加侵犯到她的深處,嬌小的身軀被翻了過來,從背後搗入的姿勢讓シエル將小臉埋入一旁枕頭的同時,也隱藏住她的聲音。

既然無法不反應被給予的快樂,那至少…別將屈辱的表情曝露在他面前。

當男人的滾燙慾望確實地釋放在她的深處,那種裡外都被完全污穢的感覺,讓シエル突然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惡夢。

這如同暴風雨般可怖的一切,不過是場漆黑的惡夢。

待她張開眼睛的時候,壞心眼的執事會泡好紅茶喚她起床,揶揄她這麼差的臉色是做了什麼樣的惡夢,需不需要他的慰藉……

一波又一波情慾的浪,シエル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就這樣讓意識落入黑暗中,任憑惡魔玩弄她的身體,蠶食她的靈魂。

直到シエル完全失去意識,クロード再也無法觸碰到她的靈魂的時候,這場無止盡的饗宴才告終結。因為過於美味的靈魂而興奮的惡魔赤眸,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退回淡淡的金色。

即使如此,他依舊一次又一次,從頭到腳地舔吻少女的全身,瘋狂似地品嚐她的味道,烙印上自己的印記,直至天空微曦,他必須戴上執事面具的時刻為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