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5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當白晝轉變成黑夜,就是惡魔脫下誠摯的執事面具,恢復其猙獰面目的時刻。

在陽光下掩飾的極好,殘忍、殘酷、醜惡的惡魔本性,在赤眸閃爍的黑夜中,會毫不掩飾地曝露在獵物面前,用其利齒利爪撕裂甜美的血肉,饜享著一切。

シエル乖巧地躺在床上,咬著嫩唇忍耐著クロード游移她身上的手的同時,也牢牢地捉住他的左手,說什麼都不願意放開,彷彿那是給予她勇氣的護身符一般。

「………這麼喜歡這隻手嗎?」クロード用左手輕撫著她的嫩頰,得到シエル像貓一樣蹭著回應。

也許是因為有著契約印連結著吧,シエル只喜歡クロード的左手。纖長骨感的大手和漆黑的指甲,還有撫摸著她的感覺,她全部都喜歡。

只喜歡左手這種,愚蠢可笑的話,シエル是不可能讓クロード知道。

但,也只有クロード知道,他的左手是セバスチャン的手,是真正跟シエル有契約關係的部位,シエル會有熟悉感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只是讓他不解的是,シエル對セバスチャン的執著。

即使已經改變了她的記憶,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身體還是只接受著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對於其他的一切都當作敵人的排斥,這種反應對クロード來說完全無法理解。

人類跟惡魔一樣,是對慾望忠實且愚昧醜陋的生物,不管再怎麼樣抗拒著,墮落的慾望和強烈的快樂,再怎麼清廉高傲的人類,都會在惡魔面前俯首稱臣,哀求著惡魔自願成為忠實的奴隸。

在惡魔的刻意誘惑面前,沒有人類可以抵擋。自尊也好,驕傲也好,自認傲慢的人類會自己將那些東西扔下地,狠狠地踐踏著,卑微地乞求惡魔青睞他一眼。

人類應該都是這副德行,為什麼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會………

突然,クロード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從シエル身上起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シエル,只想抓回屬於她的溫暖而已。

毫無預警突然大開的窗戶,霎時灌入的冷風讓シエル拉起衣服,和クロード一起擺出警戒狀態。

英國黑社會的管理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本來就有許多仇家,想要將她除之後快或是取而代之的人也非常多,生命危險對シエル來說就像是喝下午茶一樣理所當然。只是會以這種方法出現的敵人,多半都不是可以用正常方法解決,必須依靠執事的力量才行了。

長及腳踝有著深藍色洋裝搭配著白色圍裙在夜空中飛舞著,銀色的長髮在身後束成辮子,總是帶點憂鬱,褐色肌膚的美女──ハンナ‧アナフェローズ踏著黑夜來到シエル房中。

身為トランシー伯爵家的女傭,她也不是一個人到來。她的主人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伯爵被她小心翼翼地抱在懷中,一起來到了シエル的房間。

房中衣衫不整的シエル和クロード‧對ハンナ似乎沒有任何意義,她不僅臉色不變就連眼神都沒動一下,彷彿她就只是アロイス的交通工具一樣。

可是アロイス卻不然。看到心儀的少女和過去寵哄他的執事,兩人都衣衫不整地在床上,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不是小孩的アロイス當然是非常清楚。

只是,氣歸氣,アロイス對這兩位還是……

「クロード……」尖嫩的少年聲音充滿了卑微的乞求,小心翼翼地想是怕冒犯了他。

惡魔金色的眼眸沒有感情,甚至可以說是鄙夷地看著過去曾經是他的主人的少年。

這就是他所知道的人類。

只消一點點的溫柔,人類就會被惡魔所給予的虛偽感情給蒙蔽了心,為了強求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卑微地將自己踐踏在地,失去了主人該有的面貌。

雖然早就想過アロイス的出現,但這不和時宜的登場,還真是他意料外的事情。更讓他意外的是,アロイス居然只跟ハンナ一起就敢來見他,沒有跟セバスチャン聯手,脆弱的人類根本就不是惡魔的對手。

等待アロイス的結果,只有一個。

「你來做什麼?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我…」面對著惡魔,アロイス有著說不出來的緊張,即使如此為了自己的願望,他還是握緊了手,鼓足勇氣說出自己的心情。

「我還是想要,クロード你做我的執事!過去的事情,我可以全部都不計較!把我當道具也好…你想要得到シエル也好,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計較!只要…只要……クロード,你回到我身邊!」

凝望著アロイス,面無表情的クロード勾起了嘴角,微笑的樣子讓アロイス的小臉發出期待的光,心跳不止地看著クロード下床,朝他走近。

平常總是整齊到一絲不茍,就連在床上纏綿時都沒有皺折的燕尾服,現在領口的釦子大開,露出了堅實胸膛和性感鎖骨的樣子,不禁讓アロイス吞了口口水,小臉發熱地期待著。

「呵,您還真是……」彎下腰,クロード的大手撫摸著アロイス的臉。

「クロード!」捉住クロード的右手,アロイス緊緊地不願放開。「不要離開我!不要拋棄我!只要是你說的,我什麼都願意做!ホヘオタラルラ‧ロンデロタレル!ホヘオタラルラ‧ロンデロタレル!クロード,實現我的願望!」

「老爺……」

「你就是我的Highness!所以…所以……」忍住即將要奪框而出的淚水,アロイス乞求著。

不管クロード怎麼想都好,他知道,自己需要這個男人。哪怕是惡魔;哪怕是只將他當做道具看待,對アロイス來說,クロード的存在是絕對,是唯一。

只要能得到クロード,他什麼都願意做。

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

「………為了區區執事,可以退讓到這個地步。」金色的眸中充滿著迷離的光,從來沒對自己露出過的溫柔眼眸,讓アロイス小臉愉悅地發亮。

「クロード……」終於願意回到自己身邊的執事,アロイス感動到連聲音都梗在喉嚨。

但這份感動只有一瞬間,下一秒鐘,アロイス就感到穿腸剖肚的椎心之痛。

顫抖著向下看,不敢置信クロード可以一邊說著溫情話語,另外一手就這樣殺了他。

「連食慾都感覺不到的靈魂,留著也沒有任何意義。」抽出手,鮮血隨之噴出,染紅了アロイス,也染紅了クロード。

咳出血,アロイス的手不甘地抓緊クロード的衣服,即使被クロード親手奪去生命,他也堅持著不願意放手。

連看都沒看一下アロイス,クロード冰冷的視線向上移,對上ハンナ深藍的眸子時,總是憂鬱著臉或是沒表情的她,直視著クロード的眼眸,露出了絕美卻詭異無比的微笑。

這時候クロード才想到,ハンナ是絕對不可能讓他有機會殺了アロイス。

同時,依照契約,死去的アロイス的靈魂應該屬於他,可是容器之中卻是空蕩蕩,應該放置在裡面的東西,已經不見了。

「……クロード,你真令我失望。」嘲弄地嗤笑,アロイス抬起他那張過於妖艷的臉,冰藍色的眼眸現在閃爍著赤色的光,雖然只有一瞬間。

那是,惡魔的眼睛。

因為過度震驚想要退開的クロード,連距離都沒有拉開,肩膀就傳來一陣劇痛,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手已經被アロイス給砍了下來。

而且還是左手!

只是一隻手對惡魔來說根本什麼都不是,但這隻手是……而且居然還是用那把劍給砍斷,讓クロード一下子無法反應。

事實上,就算他想反應,也太遲了。

掉落在地上的手瞬間風化,就連灰塵也不剩下的完全消失。失去了這隻手,就代表他失去了對シエル的強制力,契約將會回到原有者,也就是セバスチャン手上。

利用契約的力量而修改的シエル的記憶,還有因為契約變動而混亂的記憶,都將會在契約回到セバスチャン手上的時候回到原點。

而,シエル也將保持所有的記憶,因為這才是原來應有的樣子。

聽得見背後シエル痛苦的低喘,因為劇痛撫著右眼,燒灼著靈魂的疼痛,讓シエル即使想要忍住聲音都沒有辦法。

當アロイス跟クロード爭執的時候,シエル完全就只是冷眼旁觀,一點都不覺得アロイス跟她搶人有什麼問題。完完全全就覺得這是トランシー家的問題,莫名其妙地鬧到自己這邊來。

要是可以的話,アロイス最好就這樣把人給帶走,讓她好好睡上一覺才是最好的結果。

當クロード手刃過去的主人的時候,シエル只是訝異地瞪大了眼,卻什麼都沒說。就算有著契約,卻也只是名義上的主僕罷了。事實上惡魔的能力強過人類太多太多,人類只是在惡魔手中跳舞的玩偶罷了,所謂的主僕也只是惡魔的遊戲之一。

沒有足夠的力量,是無法讓訓斥不聽話的僕人,只要僕人有那個意思,隨時都可以反咬主人一口,這就是飼養惡魔會有的危險。

アロイス的下場不能說是咎由自取,這是和惡魔契約的人隨時有可能遇到的事情。

也許哪一天,她也會得到此等下場。

看到雙眼閃爍紅光的アロイス,突然抽出一把形狀怪異的綠色長劍,而且還一刀砍下クロード左臂,シエル在震驚之餘,突然從右眼開始擴散的燒灼感,讓シエル按住眼睛咬牙忍住聲音。

焚燒靈魂的火炎是和惡魔訂下契約的瞬間,二天前的晚上恢復記憶的時候也是有類似的感覺,但此次的痛又遠遠超過,讓人想要想要將眼睛給挖出來。

「可惡!」不管自己失去的手,クロード想要上前奪走アロイス手上的劍。

「先給我跪下吧,クロード。」受了傷的惡魔在另外一個惡魔面前,除了待宰羔羊以外什麼都不是,アロイス反手一揮,手上那把綠色的劍就將クロード的腿從膝蓋砍斷,教他不由自主地在アロイス面前雙膝跪下,如同懺悔。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是你自己拒絕的呢,クロード……」アロイス都已經低聲下氣地好話說盡,クロード不想回應他就算,居然還打算殺了他,這讓アロイス心灰意冷,失去了期待也不打算手留情了。

「為什麼………為什麼這把只有惡魔才能用的劍……」

惡魔是殺不死的,至少人類是沒有辦法,可是並不代表惡魔是絕對無敵的。

即使是可以砍斷一切的死神鐮刀,如果不是致命傷的話,只要給予一點時間,惡魔不死的身體就會恢復。

但,除了死神鐮刀以外,惡魔之間也有辦法可以傷害對方,那就是惡魔的劍,又被稱為毀壞之劍的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

這把對惡魔有特殊能力的魔劍,是唯一可以殺死惡魔,也可以給予惡魔確實傷害的魔劍。平常收藏在ハンナ‧アナフェローズ體內,如果沒有她的允許,クロード也好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也好,不管是哪個惡魔都無法使用。

只有アロイス,ハンナ會雙手奉上這把劍供他使用。

「為什麼?答案你很清楚不是嗎?クロード。」甩著綠色的大劍,アロイス美麗妖異的臉扭曲了起來,完全就是,惡魔的表情。

「這是不可能的!人類變成惡魔這種事情!」

隨意變換著赤眸和藍眼的アロイス,クロード難以置信地喊著。

「事實就是這樣不是嗎,クロード。」舉起手,アロイス將クロード僅存的右手砍下。失去了四肢的惡魔,渾身鮮血可笑可悲地伏在地上,像是不倒翁的樣子,引得アロイス哄聲大笑。

「真是好樣子呢,クロード。」高跟鞋踩在クロード頭上。「沒想到自己也有這樣一天吧。」

俊臉被鮮血給弄污,四肢給砍斷,變成醜陋屈辱的樣子孩被人類給踩在腳下,是高傲的惡魔永遠無法想像的事情。

被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所砍斷的四肢,並不是不會好,只是比起人類的武器需要更多更多的時間去恢復。而且惡魔不會死,就算四肢砍斷也不會像人類一樣失血過多而死,凌虐起來會比脆弱的人類更有意思。

當他看到ハンナ露出得意且勝利的微笑的時候,クロード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只是,被セバスチャン給騙了!」

讓人類變成惡魔的方法只有一種。

クロード離開了アロイス,對ハンナ來說是會雙手贊成的好事,讓アロイス變成惡魔,這種餿主意的除了セバスチャン以外沒有別人!

為了奪回シエル,為了取回被搶走的契約,沒想到セバスチャン連這種給自己增加敵人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騙了,又怎樣呢?」將魔劍還給ハンナ,アロイス捧起クロード的臉,滿足地看見總是無表情的クロード有了其他的表情,恐懼和震驚出現在クロード的俊臉上。

「能像現在這樣,讓你屈服在我腳下,讓你後悔拋棄我,對我才是一切的事實。」

伸出舌,アロイス舔著クロード的臉,代表著兩人關係金色的契約印,還清楚地留在舌頭上。

「我是你的主人,而你只會是我的執事,這樣不是很好嗎?」殘忍恍惚的微笑,讓クロード深深覺得,セバスチャン真是做了該死至極的事情。

「當然,不只是你,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也會是我的。這個世界的一切,全部都會是我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