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6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可惡可惡可惡!」將眼前看得到的一切全部摔碎,アロイス怒吼著。

僅僅一瞬間,美好的世界就完全變卦了。

一直以來放在心底的人終於認同了自己,憧憬的少女也在近在眼前,即將要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前一瞬間,他被從天堂打入地獄。被背叛被利用的憎恨感,讓憤怒和絕望染滿了他的心,扭曲了他僅存的理智。失去了クロード等於失去了世界,伯爵的名聲、地位、財產,這一切的一切,對他來說毫無意義。

在當場就要取去他性命的クロード,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反應快救了他,現在他可能已經變成亡魂一個,或者是クロード口中的食物了。

任由アロイス發著脾氣,セバスチャン坐在一旁的沙發,紅茶色的眼也是陰鶩可怕。對於クロード居然用這種下賤的手段搶走他的小姐,セバスチャン想著最好的報復方法,同時還可以搶回屬於他的靈魂。

匡啷巨響,又是哪個高價的花瓶被打碎的聲音,セバスチャン也毫無興趣抬眼觀看。

「老爺…」一手鮮血的アロイス,讓ハンナ慌張地跑過去,想要替他包紮的時候,卻被他一掌打倒在地。

「走開!我不想看到妳!妳這個噁心的女人!」指著ハンナ,アロイス的眼充滿了憎恨的色彩。「クロード走了,拋下了我們!我們都被クロード給拋棄了!去啊!去追クロード啊!」

「老爺……」アロイス自暴自棄地哭叫模樣,讓ハンナ可憐地望著他。

「又是這眼睛!妳就只會用這種眼睛看著我!」本來就火氣很大的アロイス,更是忍無可忍地拉著ハンナ的衣服,左右開弓地搧下巴掌,劈啪的聲音好不驚人,但坐在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只是冷眼觀看,一點都沒有打算去阻止アロイス的瘋狂行為。

當然ハンナ也沒有反抗,任由アロイス在自己的身上發洩被クロード拋棄的悲傷和憤怒。只要能讓アロイス快樂,ハンナ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好不容易打夠了ハンナ,アロイス氣喘吁吁地站起來,一回到就看到涼涼坐在沙發上的セバスチャン。

「都是你!你這樣子也是執事嗎?大搖大擺像客人一樣坐著,真是不知禮儀!」

「呵,我可是個惡魔,只有在小姐面前我才是執事。」對其他人來說,他是惡魔,不折不扣的惡魔。只要他有那個意思,要把世界整個倒過來只為了驅除無聊,也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屬於シエル,他只會為了シエル而行動。

翹著腳端坐在沙發上,セバスチャン因為憤怒的關係,已經完全無法掩飾他的惡魔氣息,漆黑的惡魔情緒就在他身後膨脹著。只要憤怒連惡魔的聖域死之島都可以毀去的惡魔,只是毀去一個國家,對他來說是再簡單不已的小事了。

セバスチャン顯而易見的憤怒讓アロイス不敢向前,只有遠遠地朝他咆哮。

「都是你!都是因為你的關係!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要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我也不會…也不會……」アロイス莫名其妙地遷怒到他頭上,終於是讓セバスチャン抬起眼,只是那已經不是跟隨在シエル身邊的優雅執事,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是盛怒中的猙獰惡魔,稍有不快隨時都可以將世界給毀去。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從我身邊奪走了ルカ,我也不會……」

「ルカ?」莫須有的指控讓セバスチャン揪起眉。「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這惡魔!把ルカ從我身邊奪去,現在還說這種話!ルカ的靈魂就這樣被你給踐踏………」說到這裡他再也忍不住,激動的淚水就這樣落了下來。

「老爺。」アロイス還想繼續下去的時候,ハンナ從背後抱住了他,纖手掩住了他的嘴。「請別再繼續說下去了。」

「放開我!ハンナ!」被他所看扁的女僕給箝制著,アロイス激烈地手腳並用想要掙脫。

「……大哥你別哭,大哥你永遠都是最棒最好的…」ハンナ的聲音在耳邊回盪,但是那語氣和那內容,卻都是アロイス所熟悉,以為永遠不會再聽見的話語。

「ルカ!ルカ在哪裡?」回過身抓著ハンナ的手,アロイス叫著。

「ルカ‧マッケン就在這裡,老爺。」ハンナ的手撫著自己的肚子,溫柔疼惜如同聖母的神情,讓アロイス詫異地退後一步,然後又上前緊抓著ハンナ。

「為什麼?為什麼ルカ會被妳給吃掉?ルカ不是被セバスチャン……」

「不,跟ルカ‧マッケン契約的是我。」溫柔微笑地說著驚人話語,讓アロイス驚訝地瞪大眼,嘴巴開合著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混亂到無法思考的事情,讓アロイス跌坐在地,ハンナ也跟著他跪下。

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不,應該說只有居住在這個家中的惡魔才知道,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並不是真正トランシー伯爵的孩子,而是某個鄉下的孤兒。被前トランシー伯爵以臠童身分帶入宅中,在惡魔クロード的幫助下,成為トランシー伯爵的兒子,繼而繼承了伯爵的地位。

還是孤兒時候的アロイス,名為ジム‧マッケン,且有一個相依為命的弟弟ルカ。

ルカ是アロイス唯一的存在。

父母早死的兩兄弟,在村子裡不受人喜歡,像是野狗一樣被人討厭,到處排擠,只能住在村外的廢屋中,兄弟兩人用偷竊或搶劫的方式,拼了命活下去。

在某一個,村落發生大火的離奇夜晚,所有的人都離奇死去,就連ルカ也一起……失去了所有的ジム隨處漂泊,因為其美貌被人口販子帶走,來到了トランシー邸。

機緣這種東西實在是很不可思議,在這裡他認識了クロード,在沒有任何契約的狀況,クロード協助他成為了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給予了他過去想要的一切;名聲、財產、地位……アロイス得到了一切,他的內心卻依舊空洞,直到クロード告訴他驚人事實為止。

「ルカ‧マッケン的靈魂,是被名為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的惡魔所奪走。」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聽到ルカ的名字讓他振奮,也對這個莫名的名字產生了恨意。

「是的。」大搖大擺地翹著腳坐在沙發上,雖然是客人卻像是主人似的クロード。「現在他跟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契約,成為了執事。而燒去你的村子,奪走ルカ的靈魂,是他的前一個主人的命令。」

「那他的前一個主人呢?」

「已經被他給吞噬靈魂了。」吞噬靈魂惡魔理所當然的行為,讓アロイス嗤笑了聲。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從我身邊奪走ルカ的人……」不能否認,アロイス空洞的內心只因為這一句話,重新燃起了生命的活力。

他想要報復,想要復仇,想要讓從他身邊奪走ルカ的傢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讓他和自己一樣,品嚐這種比死還要痛苦的生活。

「我要復仇。我要讓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品嚐這份痛苦,讓他知道什麼是比死更痛苦的事情!」

在這份宣告中,クロード承認了他,願意成為他的執事侍奉他。

和クロード交換契約的事情,アロイス還記得非常清楚,怎麼一轉眼就變成,和ルカ契約的對象就變成了ハンナ呢?

訝異地看著ハンナ,アロイス等著她的解釋。

「身為惡魔,我一直認為人類的靈魂不過是糧食,一直一直都是這樣想,直到遇見了ルカ,並和他契約為止。」ハンナ溫柔聲音和面容,一點都不像是所謂的惡魔,反而是美麗的母親。「ルカ是第一個,讓我感覺到愛憐的存在。小小的他為了實現最愛的哥哥的願望召喚了惡魔,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人,純粹且純真的靈魂,讓我了解了愛……」

必須要有著強烈的執念和願望,才有可能召喚出惡魔。只可惜有著如此意念的人類,其願望多半污穢醜惡,對惡魔來說就是只能當作糧食一般處置。

小小的孩子,為了完成最愛的哥哥的願望,用自己的靈魂作為代價。到了最後的最後,還感謝著實現了他的願望的惡魔。ルカ被ハンナ給吃下並不是最差的結果,在ハンナ的保護下ルカ可以無憂無慮地,除了他所喜愛尊敬的哥哥ジム以外。

了解著ルカ的感受,且被他給同化的ハンナ,和ルカ一樣愛著他的哥哥,也因為如此,她甘願在沒有契約的狀況下來到トランシー家,屈於クロード之下成為一個女傭服侍アロイス。

「我愛著ルカ‧マッケン。而有著相似面容的您,ジム‧マッケン……老爺,您也是我珍愛的存在。不管怎麼樣被您給討厭,只要能在您身邊就是我的幸福。您的幸福…是我,也是ルカ的願望。」

「所以,妳並不是クロード的愛人…」一直以來アロイス以為,他無法得到クロード的正眼看待是因為ハンナ的關係。女傭是執事的愛人這種事情並不稀奇,也讓アロイス因為私怨的關係,總是虐待著ハンナ。沒想到ハンナ願意忍耐一切,不是因為為了留在クロード身邊,而是為了他……

「不是的。我是真摯的希望,能在老爺身邊服侍您。」溫柔纖手擁抱著アロイス,那份溫暖讓アロイス知道,ハンナ並沒有說謊。

ハンナ是真的希望著他的幸福。

只是,他的心已經被蜘蛛網給纏住,就算ハンナ願意用一切去愛他,他也無法回應這份感情…

「呵,你想要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是嗎?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終於是看完了鬧劇,換セバスチャン說話了。

「セバスチャン……對了,既然不是セバスチャン殺死ルカ,為什麼クロード要這麼說?」害他兜了一大圈,一直以為セバスチャン是他的敵人。

「還用說嗎。クロード的目的是我的契約者,所以才編出可笑的謊言。」只有セバスチャン自己知道,他已經很久沒有和人類契約,直到遇見シエル為止。只是這些事情,他不會跟其他人說明。

「回到正題來,你想到得到クロード嗎?」セバスチャン看得出來,這個人類孩子有那個資質,但是不知道有沒有那份決心。

「クロード……」說不想要クロード的愛是騙人的,可是クロード卻拋下了他選擇了シエル,而且還是一開始就這麼計畫,教アロイス怎麼不生氣。

他想要クロード的愛,但也想要報復クロード的無情無義,兩種感情在心中掙扎著。

像是看透アロイス的矛盾,セバスチャン輕笑了起來。

「不管你想怎麼做,現在的你不是クロード的對手,只會被他給吞噬掉靈魂罷了。至少,你得比クロード更強才行。」

「怎麼可能…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人類要比惡魔更強,除非天地倒轉不然絕對不可能發生。

「當然是有可能的。」優雅卻暗藏心機的微笑,這是セバスチャン隱藏起來的惡魔的真面目。他所不願意讓シエル見到的真相,卑劣、醜惡、殘忍的惡魔的本性。

「只要,你也變成惡魔就行了。」

「我……變成惡魔……?」

「是的。給予你,能和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匹敵的力量。你可以自由地踐踏使喚,那個拋棄你的男人…」低低的聲音是最甜美最惡劣的誘惑,想像和期待讓アロイス胸口發熱,卻又充滿著猶豫和不安,不知道是否該相信セバスチャン的話。

セバスチャン站起身,搖擺的燕尾服像是惡魔的翅膀,優雅蠱惑的音色,卻是會將獵物拖入黑暗的可怕信號。

來到アロイス面前,他單膝跪下和アロイス眼對眼。紅茶色眼中的誘惑,讓アロイス連氣都喘不過來地,只能盯著セバスチャン而已。

「如何?你想,得到クロード嗎?」

「想……」在セバスチャン魅力的眼神下,アロイス毫無抵抗地說出心中的話。

「你想要復仇嗎?對那個男人。」

「復仇…?對クロード…」疑惑的聲音隱藏著不自覺的喜悅。

「是的。那個踐踏你、玩弄你、利用你的男人,想不想讓他品嚐到跟你一樣的味道?讓惡魔,被自己拋棄的人類給玩弄。」愉快的低笑聲,是貨真價實惡魔的誘惑,一字一句打入アロイス的心中。

「…這種事情,做得到嗎?」

「只要你有那份覺悟的話,就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在黑暗中放下名為希望的絲線,直達人心最脆弱的那部份,只要是人類,沒有人可以抵擋這份誘惑。

「呵,就讓我來侍奉您吧,直到目的達成那天。老爺。」

「……復仇……我要報復クロード!讓他一樣嚐到被利用後給拋棄的滋味!」

「Yes, your Highness」惡魔的微笑出現在セバスチャン的俊顏上。

 

人類要成為惡魔,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別人可能沒有辦法,就連シエル都有困難,但是アロイス卻有著這個可能性。

「只要接受ハンナ的血就可以了嗎?」面對セバスチャン的說明,アロイス半信半疑。可是ハンナ並沒有表示意見,所以應該是代表這是可行的事情。

「是的。當人類接受惡魔的血時,惡魔的血將會侵蝕你的一切,只要你能熬過那痛苦,就可以成為惡魔了。」

「為什麼你的不行?」當然並不是ハンナ有什麼不好,只是セバスチャン撇開一切的態度,讓他不滿而已。

「因為你會臣屬於我。如果是ハンナ‧アナフェローズ的話,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像アロイス這樣,除了契約的惡魔以外,還有另外一個惡魔願意忠誠服侍案例,就連長壽的セバスチャン也沒有聽說過。

但也因為如此,アロイス可以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因為ハンナ而變成惡魔的アロイス,將會是ハンナ的眷屬。但由於ハンナ的愛,就算眷屬關係,ハンナ也會讓アロイス成為主人。

也只有像アロイス這種機緣的人類,才有轉化成惡魔的可能性。

「老爺……當血進入您的體內的時候,會有吞噬靈魂的痛,如果您不能忍耐的話……靈魂就會這樣被吞噬。」即使這是アロイス的決定,ハンナ還是憂心重重。

「被吞噬……會怎樣?」

「因為是我的血,所以您的靈魂將會成為我的。因為契約,只要您死亡靈魂將會自動成為クロード的所有物,但如果是因為這種方法而死,您的靈魂將會成為我的。」

「那樣好啊。」如果忍受不住那份痛苦,靈魂不需要受契約約束,可以跟ルカ再會,那也是個不錯的結局。

等於是要他在ルカ和クロード之間做個選擇一樣。

「來吧,ハンナ,我已經準備好了。」

「是的,老爺………」劃開手腕,ハンナ讓自己的傷口跟アロイス的貼合,強大的惡魔血液瞬間從傷口侵入アロイス的身體,全身的神經和細胞都像是被火給燃燒似的疼痛,惡魔的血也侵蝕著他的意識,讓アロイス發出了野獸般的叫聲。

不管再怎麼掩住耳朵,アロイス震天的嘶叫和痛苦的悲鳴,也會一直傳入耳朵,讓ハンナ含淚地擁抱住アロイス的身體,希望能跟他分擔一些痛苦。

痛苦的嘶吼聲,斷斷續續地持續了一整天。

當アロイス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不再是美麗的冰藍色,而是艷麗的血色。

惡魔的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