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7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本來就喜怒無常,性格殘虐且囂張跋扈的アロイス,變成惡魔之後更是變本加厲。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只能依靠他人的少年,現在有了站起來的力量。不只是站起來而已,纖白的手有力氣去得到自已想要的,不用經過任何人,可以用自己的手。

即使是用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砍掉四肢,惡魔畢竟是惡魔,只是如此是死不了的。躺在血泊中的クロード手腳慢慢地再生了回來,可是他看著アロイス的眼神,不再像過去那般充滿鄙夷,不茍言笑的臉龐現在被絕望所覆蓋。

他所蔑視的野狗,現在已經不是野狗了。在持續到永遠的主僕契約下,クロード即使不願也永遠都會是アロイス的僕人。

這是クロード永遠無法逃離的命運。

將已經開始再生恢復的クロード丟在一旁,アロイス往著大床走去,目標是現在還按著右眼的シエル。砍掉クロード的手讓修改的因果律恢復原狀的時候,受到最大衝擊的應該是シエル。牽動契約的靈魂所受到的衝擊和疼痛,十三歲的少女居然沒有這樣昏過去,還真該稱讚她一下。

「過來,セバスチャン。」以少女來說微低的音色,但其中蘊含的尊貴優雅和不怒而威的壓力,即使已經變成了惡魔,アロイス也還是因為戰慄而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アロイス認得這個人,即使頭髮凌亂衣衫不整,也依舊散發出靜謐魄人的氣度,眼前的少女才是他所憧憬的,在葬禮上讓他一見鍾情的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統治英國黑社會的女王。

「Yes, My Lady」另外一陣風刮入,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在站在シエル背後,還從容不迫地替她將衣服穿好,仔細地扣上釦子。

「真慢。」放下了手的シエル,散發出渾然天成的傲氣,藍紫雙眸睥睨著世界,教人不自覺地會匍伏在她腳邊。

「讓您久等了,真的是非常抱歉。」溫柔地在シエル輕聲細語,紅茶色的眼卻散發出完全相反的殺氣警戒著眼前的惡魔們。「終於見到您了,我的小姐。」

大手愛憐地摟住嬌小的身軀,終於回到手中的寶物,セバスチャン說什麼都不願意放開了。

「別撒嬌了。」

僅僅只是如此簡單的對話,主僕間散發出來的信任和依賴,就讓アロイス忍不住妒羨。

那兩人站在一起,就像是掌握了全世界,不管任何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氣勢,讓アロイス恨得牙癢癢。

「アロイス,事情做完了就快帶著你的執事回去。弄髒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計較了。」把她的房間弄得一片血污,看樣子她今晚得換房間,最糟的狀況應該是,又睡不成了。

「クロード我會帶走,當然連妳一起,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想要的一定要得到,不管什麼阻攔都一樣。

「我不是物品。」

「如果妳不乖乖聽話的話,妳知道,這個宅邸的人會怎樣嗎?」

アロイス的威脅,讓シエル微笑了。

「隨你喜歡吧。要是你覺得,你可以做得到什麼的話。」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獵犬,在面對燃燒的倫敦和巨大的魔犬的時都不曾退縮了,更何況是面對惡魔呢。

再加上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回到她身邊,和絕對忠誠的漆黑騎士一起,即使面對三個惡魔,シエル也毫無懼色。

感覺的出シエル並不是虛張聲勢,她是真的對自己的手下們有著自信,一種還沒戰鬥就已經輸了的挫敗感覺讓アロイス氣憤的咬牙。

「エリザベス‧ミッドフォード。」アロイス嗜血的聲音,終於是讓シエル從容優雅的面容變了色,變得更加高深莫測。

「你想要我怎麼做?」

「小姐!」只要一提到エリザベス,シエル就是認輸的那邊,讓セバスチャン的臉色也陰狠了起來,暗想著要怎麼樣把眼前的三個惡魔一口氣解決。

「很簡單,只要妳跟我來就行了,シエル。」

「好。」連猶豫都沒有,一口氣答應的シエル讓セバスチャン散發出惡魔的殺氣。

好不容易回到手邊的小姐,就這樣從手中離去,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可以忍耐的事情。

「真是明智的答案呢,シエル。」看シエル拍開セバスチャン的手自己站了起來往他走去,アロイス得意地笑了起來,一點都不把セバスチャン的怒氣放在眼中。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握緊拳,セバスチャン必須完全忍耐才能不毀掉這裡的一切,不讓死之島發生的事情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再出現一次。

「復仇已經完成了,直到吞噬我的靈魂為止,你都是我的執事。」

「小姐……」沒想到シエル會這麼說,セバスチャン掩不住愕然。

「你的回答呢?」冷睨著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等著。

「Yes, My Lady」優雅地行禮,セバスチャン接受了シエル的第一個命令。

也不管旁人在看就輕易進入兩人世界的主僕,讓アロイス氣惱地伸出手,想要拉扯シエル的時候卻被她給閃了開,視線調往手腳已經再生可以正常活動的クロード。

「クロード,有事情我想問你。為什麼你會做出這種事情?」現在的シエル有著全部的記憶,包括クロード刻意攪和她的記憶,和セバスチャン交換身分成為執事的事情,她都知道。

搶奪契約印、霸佔獵物,雖然不知道惡魔是怎麼想,單單以人類來說都不是被認同的行為。

「ホヘオタラルラ‧ロンデロタレル。」クロード面無表情地說著。「也許シエル小姐您已經不記得了,但在您幼小時候曾經訪問過トランシー邸,和我訂下了約定。」

「啊啊,那個召喚妖精的遊戲啊。」那個咒文喚醒了シエル童年的記憶。

還小的時候,父親曾經帶她到トランシー邸去拜訪過一次,也玩了當地傳說的妖精召喚遊戲,只是出現的不是妖精,而是一頭很大的蜘蛛,害她驚嚇地哭醒的事情,シエル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

原來那個就是,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啊。

「クロード,不管過去如何,回應我的呼喚並完成我的願望的是セバスチャン,我的靈魂是屬於セバスチャン的東西。」直視著クロード的眼睛,シエル冷然著。「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過去的約定,我在這裡宣布破棄,」

沒想到シエル會這麼直接說出,讓クロード難堪兼詫異。

如此一來,クロード就無法再耍手段暗算シエル的靈魂,連這種事情セバスチャン都教了她,突然讓クロード警覺到,シエル恐怕比他想像的還要難以應付。

之前的シエル失去了大部分記憶,而アロイス並未跟完全狀態的シエル──那個以十三歲的幼年就君臨英國黑社會的少女女王交手過。事實上シエル的棘手程度,アロイス就算變成惡魔可能也不是對手,現在的クロード才猛然驚覺這個事實。

那雙眼中沒有猶豫、沒有遲疑,只有靜謐冷徹的覺悟,毫無侵入動搖的空間。

「恕我失禮,小姐,身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主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以這個樣子出門有失端莊體統。」在シエル要離開前,セバスチャン出聲喚住了她,指摘她僅穿著睡衣就要出門的事情。白色的大襯衫露出纖白的長腿,這樣的打扮不論男女都不恰當。

「說得也是。アロイス,不介意我換個衣服吧。」

「當然。ハンナ。」

「是的,老爺。」

アロイス的一聲令下,一直站在一旁毫無反應像是尊雕像的ハンナ終於是有了動靜,靜靜地跟隨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的腳步進入一旁的更衣室。

「小姐,您是認真的嗎?」

セバスチャン端來滴入白薔薇香精的熱水,一邊幫シエル擦身的同時,也不管ハンナ就在旁邊監視他直接問出。

「當然。」端坐在更衣室的貴妃椅上面,シエル接受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服侍。

「可是…」她要去面對的是三個惡魔,現在已經不是好勝好強,而是完全的有勇無謀了。

「セバスチャン,有些事情必須要去解決。放著不管只會讓問題擴大。」如果不確實解決麻煩的アロイス的話,她和她所有重視的人,隨時都必須擔憂著アロイス的威脅。

現在的アロイス已經不是人類,而是有著特殊力量的惡魔,只憑セバスチャン一個要保護她是很簡單,但是其他人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如果不希望再一次失去自己重視的事物,就必須挺身而出。即使她只是無力的人類,也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

恢復記憶後的シエル,當然是連任性妄為傲慢嬌橫的部分一起都回來,對於可愛卻總是讓人頭痛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只能長嘆口氣。

「セバスチャン。」當セバスチャン跪下替她穿上白色皮鞋的時候,シエル伸手撫摸著他的黑髮。「雖然指揮官的King不在身邊,但是Knight並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不管發生什麼事情,Knight都會保護到King,你說是嗎?」突然冒出西洋棋的用語,讓セバスチャン抬起眼來。

「是的,可是Queen才是最強的棋子不是嗎?」

「所以你要小心,別被Queen給打敗了。Knight再強,也會因為大意而敗。」

話中有話只有主僕兩人心知肚明的內容,讓他們相視一笑。

將小手戴上漆黑柔軟的小牛皮手套,左手的大拇指是燦藍的戒指,右手是金色的家徽戒指,一切準備就緒卻不見シエル站起身,反而是伸手拉起セバスチャン的領帶,迫他接近的同時,小臉也靠了上去。

雙方的唇舌輕輕擦碰,是個連吻都說不上的東西,粉嫩小舌誘惑地舔過他的薄唇,但也僅僅如此,シエル就用力將他推了出去。一切都來得太快太急,讓セバスチャン完全無法反應,差點一個蹌踉地跌坐下去。

讓他飽受驚嚇卻一臉涼涼地站起身,シエル冷淡矜持的態度,差點讓セバスチャン在心中罵起人來。

「出發了。」

忍住氣,セバスチャン還盡責地在她身上再加件披風。

「小姐,夜裡較涼還請您一切保重。」

「嗯。」

整裝完畢踏出更衣室,看到一身深藍色的三件式西裝的シエル,アロイス滿意地亮起了眼。他就是喜歡這樣優雅尊貴的シエル,靜謐冷然有著說不出的貴族威嚴的少女。

「馬車嗎?」

「那到到達我家的時候天都天黑了吧。」トランシー邸離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可是要乘火車再換馬車,有著相當長的距離呢。

不過這距離對惡魔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是嗎,那就讓她幫個忙吧。」要用人肉交通工具,比起アロイス和クロード,シエル當然是會選擇比較適合的ハンナ。

「無妨。ハンナ。」

「是的,老爺。」除了這一句以外,シエル幾乎沒有聽過女僕發出其他聲音了。

高大的ハンナ輕輕將シエル給抱起,只要是老爺重視的東西她也會跟著重視,對アロイス來說シエル是珍貴的存在的話,那她也會小心照顧。

「セバスチャン。」讓ハンナ抱起身,シエル像是想起什麼地喚了聲。

「是的,小姐有什麼吩咐。」

「下午茶,我期待著。」

「會盡力不辜負您的期待。」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シエル滿意地點點頭之後,惡魔們才踏著夜色而去,目的地當然是トランシー伯爵邸。

「再來,我也得好好準備了。」拉緊白手套,セバスチャン嘆著。

在他出發之前,可先把房間收拾乾淨外加下午茶的準備呢,挑嘴的主人這幾天沒吃好睡好,可得準備她喜歡的東西來順一下她刁蠻的脾氣呢。

「真是,愛玩火的小貓。」撫著唇上シエル留下的感觸,セバスチャン雖然是苦笑,但雙眼泛出駭人血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