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7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本来就喜怒无常,性格残虐且嚣张跋扈的アロイス,变成恶魔之后更是变本加厉。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能依靠他人的少年,现在有了站起来的力量。不只是站起来而已,纤白的手有力气去得到自已想要的,不用经过任何人,可以用自己的手。

即使是用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砍掉四肢,恶魔毕竟是恶魔,只是如此是死不了的。躺在血泊中的クロード手脚慢慢地再生了回来,可是他看着アロイス的眼神,不再像过去那般充满鄙夷,不茍言笑的脸庞现在被绝望所覆蓋。

他所蔑视的野狗,现在已经不是野狗了。在持续到永远的主仆契约下,クロード即使不愿也永远都会是アロイス的仆人。

这是クロード永远无法逃离的命运。

将已经开始再生恢复的クロード丢在一旁,アロイス往著大床走去,目标是现在还按著右眼的シエル。砍掉クロード的手让修改的因果律恢复原状的时候,受到最大冲击的应该是シエル。牵动契约的灵魂所受到的冲击和疼痛,十三岁的少女居然没有这样昏过去,还真该称赞她一下。

“过来,セバスチャン。”以少女来说微低的音色,但其中蕴含的尊贵优雅和不怒而威的压力,即使已经变成了恶魔,アロイス也还是因为战栗而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アロイス认得这个人,即使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也依旧散发出静谧魄人的气度,眼前的少女才是他所憧憬的,在葬礼上让他一见钟情的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统治英国黑社会的女王。

“Yes, My Lady”另外一阵风刮入,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在站在シエル背后,还从容不迫地替她将衣服穿好,仔细地扣上釦子。

“真慢。”放下了手的シエル,散发出浑然天成的傲气,蓝紫双眸睥睨著世界,教人不自觉地会匍伏在她脚边。

“让您久等了,真的是非常抱歉。”温柔地在シエル轻声细语,红茶色的眼却散发出完全相反的杀气警戒着眼前的恶魔们。“终于见到您了,我的小姐。”

大手爱怜地搂住娇小的身躯,终于回到手中的宝物,セバスチャン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开了。

“别撒娇了。”

仅仅只是如此简单的对话,主仆间散发出来的信任和依赖,就让アロイス忍不住妒羡。

那两人站在一起,就像是掌握了全世界,不管任何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气势,让アロイス恨得牙痒痒。

“アロイス,事情做完了就快带着你的执事回去。弄脏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把她的房间弄得一片血污,看样子她今晚得换房间,最糟的状况应该是,又睡不成了。

“クロード我会带走,当然连妳一起,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想要的一定要得到,不管什么阻拦都一样。

“我不是物品。”

“如果妳不乖乖听话的话,妳知道,这个宅邸的人会怎样吗?”

アロイス的威胁,让シエル微笑了。

“随你喜欢吧。要是你觉得,你可以做得到什么的话。”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猎犬,在面对燃烧的伦敦和巨大的魔犬的时都不曾退缩了,更何况是面对恶魔呢。

再加上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回到她身边,和绝对忠诚的漆黑骑士一起,即使面对三个恶魔,シエル也毫无惧色。

感觉的出シエル并不是虚张声势,她是真的对自己的手下们有着自信,一种还没战斗就已经输了的挫败感觉让アロイス气愤的咬牙。

“エリザベス‧ミッドフォード。”アロイス嗜血的声音,终于是让シエル从容优雅的面容变了色,变得更加高深莫测。

“你想要我怎么做?”

“小姐!”只要一提到エリザベス,シエル就是认输的那边,让セバスチャン的脸色也阴狠了起来,暗想着要怎么样把眼前的三个恶魔一口气解决。

“很简单,只要妳跟我来就行了,シエル。”

“好。”连犹豫都没有,一口气答应的シエル让セバスチャン散发出恶魔的杀气。

好不容易回到手边的小姐,就这样从手中离去,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可以忍耐的事情。

“真是明智的答案呢,シエル。”看シエル拍开セバスチャン的手自己站了起来往他走去,アロイス得意地笑了起来,一点都不把セバスチャン的怒气放在眼中。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握紧拳,セバスチャン必须完全忍耐才能不毁掉这里的一切,不让死之岛发生的事情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再出现一次。

“复仇已经完成了,直到吞噬我的灵魂为止,你都是我的执事。”

“小姐……”没想到シエル会这么说,セバスチャン掩不住愕然。

“你的回答呢?”冷睨著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等著。

“Yes, My Lady”优雅地行礼,セバスチャン接受了シエル的第一个命令。

也不管旁人在看就轻易进入两人世界的主仆,让アロイス气恼地伸出手,想要拉扯シエル的时候却被她给闪了开,视线调往手脚已经再生可以正常活动的クロード。

“クロード,有事情我想问你。为什么你会做出这种事情?”现在的シエル有着全部的记忆,包括クロード刻意搅和她的记忆,和セバスチャン交换身分成为执事的事情,她都知道。

抢夺契约印、霸占猎物,虽然不知道恶魔是怎么想,单单以人类来说都不是被认同的行为。

“ホヘオタラルラ‧ロンデロタレル。”クロード面无表情地说著。“也许シエル小姐您已经不记得了,但在您幼小时候曾经访问过トランシー邸,和我订下了约定。”

“啊啊,那个召唤妖精的游戏啊。”那个咒文唤醒了シエル童年的记忆。

还小的时候,父亲曾经带她到トランシー邸去拜访过一次,也玩了当地传说的妖精召唤游戏,只是出现的不是妖精,而是一头很大的蜘蛛,害她惊吓地哭醒的事情,シエル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原来那个就是,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啊。

“クロード,不管过去如何,回应我的呼唤并完成我的愿望的是セバスチャン,我的灵魂是属于セバスチャン的东西。”直视著クロード的眼睛,シエル冷然著。“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过去的约定,我在这里宣布破弃,”

没想到シエル会这么直接说出,让クロード难堪兼诧异。

如此一来,クロード就无法再耍手段暗算シエル的灵魂,连这种事情セバスチャン都教了她,突然让クロード警觉到,シエル恐怕比他想像的还要难以应付。

之前的シエル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而アロイス并未跟完全状态的シエル──那个以十三岁的幼年就君临英国黑社会的少女女王交手过。事实上シエル的棘手程度,アロイス就算变成恶魔可能也不是对手,现在的クロード才猛然惊觉这个事实。

那双眼中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只有静谧冷彻的觉悟,毫无侵入动摇的空间。

“恕我失礼,小姐,身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主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以这个样子出门有失端庄体统。”在シエル要离开前,セバスチャン出声唤住了她,指摘她仅穿着睡衣就要出门的事情。白色的大衬衫露出纤白的长腿,这样的打扮不论男女都不恰当。

“说得也是。アロイス,不介意我换个衣服吧。”

“当然。ハンナ。”

“是的,老爷。”

アロイス的一声令下,一直站在一旁毫无反应像是尊雕像的ハンナ终于是有了动静,静静地跟随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的脚步进入一旁的更衣室。

“小姐,您是认真的吗?”

セバスチャン端来滴入白蔷薇香精的热水,一边帮シエル擦身的同时,也不管ハンナ就在旁边监视他直接问出。

“当然。”端坐在更衣室的贵妃椅上面,シエル接受着セバスチャン的服侍。

“可是…”她要去面对的是三个恶魔,现在已经不是好胜好强,而是完全的有勇无谋了。

“セバスチャン,有些事情必须要去解决。放著不管只会让问题扩大。”如果不确实解决麻烦的アロイス的话,她和她所有重视的人,随时都必须担忧著アロイス的威胁。

现在的アロイス已经不是人类,而是有着特殊力量的恶魔,只凭セバスチャン一个要保护她是很简单,但是其他人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如果不希望再一次失去自己重视的事物,就必须挺身而出。即使她只是无力的人类,也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好。

恢复记忆后的シエル,当然是连任性妄为傲慢娇横的部分一起都回来,对于可爱却总是让人头痛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只能长叹口气。

“セバスチャン。”当セバスチャン跪下替她穿上白色皮鞋的时候,シエル伸手抚摸着他的黑发。“虽然指挥官的King不在身边,但是Knight并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Knight都会保护到King,你说是吗?”突然冒出西洋棋的用语,让セバスチャン抬起眼来。

“是的,可是Queen才是最强的棋子不是吗?”

“所以你要小心,别被Queen给打败了。Knight再强,也会因为大意而败。”

话中有话只有主仆两人心知肚明的内容,让他们相视一笑。

将小手戴上漆黑柔软的小牛皮手套,左手的大拇指是灿蓝的戒指,右手是金色的家徽戒指,一切准备就绪却不见シエル站起身,反而是伸手拉起セバスチャン的领带,迫他接近的同时,小脸也靠了上去。

双方的唇舌轻轻擦碰,是个连吻都说不上的东西,粉嫩小舌诱惑地舔过他的薄唇,但也仅仅如此,シエル就用力将他推了出去。一切都来得太快太急,让セバスチャン完全无法反应,差点一个跄踉地跌坐下去。

让他饱受惊吓却一脸凉凉地站起身,シエル冷淡矜持的态度,差点让セバスチャン在心中骂起人来。

“出发了。”

忍住气,セバスチャン还尽责地在她身上再加件披风。

“小姐,夜里较凉还请您一切保重。”

“嗯。”

整装完毕踏出更衣室,看到一身深蓝色的三件式西装的シエル,アロイス满意地亮起了眼。他就是喜欢这样优雅尊贵的シエル,静谧冷然有着说不出的贵族威严的少女。

“马车吗?”

“那到到达我家的时候天都天黑了吧。”トランシー邸离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可是要乘火车再换马车,有着相当长的距离呢。

不过这距离对恶魔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是吗,那就让她帮个忙吧。”要用人肉交通工具,比起アロイス和クロード,シエル当然是会选择比较适合的ハンナ。

“无妨。ハンナ。”

“是的,老爷。”除了这一句以外,シエル几乎没有听过女仆发出其他声音了。

高大的ハンナ轻轻将シエル给抱起,只要是老爷重视的东西她也会跟着重视,对アロイス来说シエル是珍贵的存在的话,那她也会小心照顾。

“セバスチャン。”让ハンナ抱起身,シエル像是想起什么地唤了声。

“是的,小姐有什么吩咐。”

“下午茶,我期待着。”

“会尽力不辜负您的期待。”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シエル满意地点点头之后,恶魔们才踏着夜色而去,目的地当然是トランシー伯爵邸。

“再来,我也得好好准备了。”拉紧白手套,セバスチャン叹著。

在他出发之前,可先把房间收拾干净外加下午茶的准备呢,挑嘴的主人这几天没吃好睡好,可得准备她喜欢的东西来顺一下她刁蛮的脾气呢。

“真是,爱玩火的小猫。”抚著唇上シエル留下的感触,セバスチャン虽然是苦笑,但双眼泛出骇人血光。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