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距離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邸需要一天路程的トランシートランシー伯爵邸,在惡魔的腳程來說根本什麼都不是。

不用三兩下就收拾好凌亂的房間,把被クロード給弄亂的東西恢復原狀,還準備好今天下午茶用的蛋糕,順便交代僕人們今天的行程之後,セバスチャン才出門。

為了不要回家的時候看到一堆瓦礫增加他無謂的工作,還特別千萬交代傭人們別做出任何多餘或奇怪的事情。在充滿殺氣的血眸的威脅下,不管是再怎麼沒神經的人,與生俱來生物的危機本能也會知道,不能違逆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不然就不是單純小命不保這麼簡單的了。

囑咐好一切終於出門的セバスチャン,一陣風似的不需要多少時間,馬上就抵達了トランシー伯爵邸。

和歷史悠久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不同,充滿暴發戶氣息的トランシー伯爵邸,本來就已經不是很讓セバスチャン滿意的造型,現在的樣子變得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遠遠就可以看見,那片土地被巨大的綠色藤蔓給層層包圍,從藤蔓上的刺看得出來這是薔薇的莖,各種綻放和含苞待放的薔薇在迷宮的各處,如果全部綻放將會是十分夢幻的景象。

從中央深處高聳的鍾塔為中心,延伸成為巨大薔薇迷宮。各式各樣的曲折道路讓人聯想到,為了讓人永遠無法逃離的希臘的牛頭人身迷宮。放眼望去只見由綠色的藤蔓枝葉所編織出的道路,羊腸小徑的轉彎、死角,甚至還有門,整個地方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トランシー伯爵邸的樣子了。

利用薔薇花所製作的巨大迷宮,讓セバスチャン嗤笑了起來。

「哎呀哎呀,彷彿是故事中,由魔女製作用來保護睡美人的薔薇迷宮呢。」同樣是要拯救被囚禁在薔薇迷宮的公主,只可惜他並不是王子,而是跟公主簽訂契約的惡魔。

セバスチャン從刻劃在獵物身上的印記;聯繫著彼此的契約可以知道,シエル目前還是平安無事。但也僅僅只是生命安全的方面,實際上她的狀況如何,只靠如此並無法得知。

即使有著印記的聯繫,只要シエル不開口呼喚他,也沒有辦法確實知道她的所在地。只是看這個陣仗,連問都不用問就知道,シエル會在什麼地方。

除了那個莫名其妙的高塔以外,人還會在哪裡呢。

決定了目標之後,セバスチャン就大步踏出。

既然是迷宮,自然就有規定入口和標準的遊戲進行方式,要突破遊戲才可以得到最後的寶藏。如果是平常閑著無聊的セバスチャン的話,可能還有興致陪トランシー一家玩藏寶解謎的遊戲。

只可惜,現在的他並不是前來迎接在外作客的主人的執事,而是來要回屬於他的獵物的惡魔,完全沒有興致,也沒有義務去遵守對方莫名其妙擅自訂下的規定。

他只要,取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就好了。

略過被事先設定好的入口,セバスチャン發揮惡魔的力量,以超高速的腳程在空中奔跑,像是用著看不見的翅膀在飛翔似的。

比起乖乖地在莫名其妙的迷宮中轉來轉去,從直線路程直接往高塔前進,才是聰明的方法。

可惜,事情並不如セバスチャン預想的如此順利。從主人到傭人們全部都是惡魔的トランシー一家,為了奪取シエル肯定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攻擊、連攜,染血的洗禮。」不知道從哪裡冒出クロード的聲音,隨著聲音一起,是トランシー家的三胞胎傭人整齊有序地出現在セバスチャン面前,三人分別拿著長劍、斧槍和十字弓,用時間差的方式地發出攻擊。

任何阻礙早就在セバスチャン的預想範圍,從胸口口袋取出他的招牌武器,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普通的銀餐具的東西,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中卻有超乎常識的威力。

用短短的銀餐刀擋住直衝而來的三人的攻擊,靈巧的閃躲後四人在薔薇迷宮的一處落了腳,想要繼續攻擊的三人發現自己的武器都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毀壞,其鋒利的程度一點都不像是餐刀切斷。

「攻擊、連攜,從染血的洗禮改為詛咒的三面攻擊。」從一旁步出的クロード推著眼鏡下著命令,已經換回燕尾服的他,完全又是トランシー家的執事了。

聽從クロード的命令,三胞胎扔掉已經沒有用處的武器,一人一把地抽出鮮紅色的長矛,分別從三個方向同時朝セバスチャン攻擊過來。

短短的銀餐刀無法直接跟鋒利的長矛硬碰硬,只能敲打著握柄的部分防衛著攻擊,清脆到刺耳的金屬碰撞聲,在瑰麗的薔薇迷宮中迴響著。

「真不愧是三胞胎,連呼吸都那麼一致呢。」甩開三胞胎,セバスチャン一拉開距離,三胞胎就將自己的武器連結起來,變成一隻三個人長的超級大長矛,結集三人之力飛奔到高處,用力朝セバスチャン飛刺而去。

長過二米的巨大長矛,再以三個惡魔的怪力從高處投射出,被這東西直接刺到,哪怕是セバスチャン都不見得可以全身以退。

猶豫連一秒都不需要,聰明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經想到該如何應對。

測量好距離,僅以擦身的狀態讓長矛從身後滑過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借力使力地拉住長矛,利用迴轉力卸去上面三胞胎的力氣,將長矛靈活快速地迴轉,咻咻風壓讓三胞胎變了臉色,沒想到自己的奮力一擊居然這麼容易就被化解了。

「自己的東西,還請收回去吧。」迴轉的長矛凝聚了力量,筆直地朝尚未落地的三胞胎投射出去,速度之快力道之大,完全超乎惡魔們的預期。還來不及閃避,三胞胎就被長矛給刺穿了頭部,三人串在一起被長矛給扔的遠遠的。

同樣也是惡魔的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清楚,只不過這種程度的傷害,對惡魔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就算是致命傷也只要給予充分的時間,惡魔也會恢復原狀。他能做的也只是暫時地甩開他們,爭取足夠的時間往シエル而去。

將三胞胎給扔遠,セバスチャン回過頭卻不見クロード的影子,這是代表他可以繼續前進的意思嗎?怎麼可能這麼容易………

「セバスちゃん!」興奮的尖叫聲讓セバスチャン想要嘆氣,沒想到在這地方都會遇到他。

「グレル先生。」忍住想要嘆氣的衝動,セバスチャン回過身,見到的就是不斷興奮地扭腰擺臀,完全就是在發花癡狀態的鮮紅的死神。

連惡魔的迷宮都可以輕易闖入,而且還確實地找到他的所在地,還真該說,不愧是死神嗎。

「嗯哼,セバスちゃん你實在是太帥了!剛剛的樣子我已經全部拍攝下來了!」手上拿著的照相機還不斷按快門,看樣子グレル這次是有備而來了。

「很抱歉現在有事在忙,招待您的事情還請等下次。」他現在忙著去奪回自己的獵物,沒一腳往グレル臉上招呼,已經是他的好脾氣了。

「嘖,セバスちゃん好冷淡喔!」扯著自己衣擺像是個刁蠻少女的模樣,讓セバスチャン真的有一腳朝他臉上招呼過去的衝動。「人家好不容易帶了好東西要給你呢……」

「好東西?」以惡魔來說,死對頭的死神所說的好東西,絕對沒什麼好。即使如此,グレル會特別拿來的東西,肯定跟他有關。或者是,跟シエル有關。

而死神能夠拿出來,跟人類有關的東西,也只有那個了。

「不過セバスちゃん這麼冷淡,我才不要拿出來呢!」知道自己佔了上風,グレル難得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耍起脾氣來了。

「グレル先生。」

「不要!」

「拜‧託‧你‧了。」媚惑至極的低音,再加上セバスチャン刻意蠱惑的微笑,本來就對セバスチャン沒抵抗力的他,馬上就像少女一樣雙頰泛紅,腳步不穩地向後退。

「別、別以為我跟隨處可見的下賤女人一樣,只要三兩句甜言蜜語就可以收買了!」捍衛著自己的尊嚴,グレル激烈地叫喊著。

其實已經退到無處可退的グレル,知道自己只要再推一把就行的セバスチャン,蕩起了屬於惡魔的低劣微笑。

「啊啊,今天很熱呢。」一邊扯著自己的領帶,セバスチャン一邊故做自然地說著。向下滑的領帶露出了性感的鎖骨和結實的胸膛,難得一見的美景讓グレル以為自己的鼻血要噴了出來,手上照相機的鎂光燈不斷地閃著。

「啊,糟了……」等他回過神來,才驚覺到自己做了什麼。

已經拍下的照片無法還回去,他總是這樣在不知不覺的時候被セバスチャン算計,而且還被算的很高興,每次都讓グレル感到後悔,但是數秒後就忘了自己的後悔,重複被セバスチャン給算計。

在セバスチャン充滿威脅意思的微笑中,グレル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東西給拿了出來。

「………小丫頭的終末之書﹝DoomsDay Book﹞。」終末之書,是收藏在死神圖書館記載著人一生內容的書本,死神走馬燈像是其中的片段。記載人的一生同時也可以用來審判,所以被稱為終末之書。

這本書曾經被天使偷走過一次,後來搶了回來繼續收藏在死神圖書館之中,沒想到グレル居然會將這本書給拿過來。

「小姐……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拿著書,セバスチャン反而不敢直接看裡面的內容了。

「你自己看。」搖搖頭,グレル並不打算告訴他問題在哪裡。

「グレル先生……」越是這樣說,就代表問題越大,恐怖的感覺讓セバスチャン不敢就這樣將書給翻開。

「啊,我還有工作,先走囉!後會有期セバスちゃん!下次要跟我約會喔。」拋個飛吻,グレル甩著鮮紅長髮快步離開,似乎是不想跟看了終末之書的セバスチャン打照面。

拿著シエル的終末之書,一個人站在薔薇迷宮中,在這樣的環境下,忍得住不看內容的就不是セバスチャン了。

直接翻到結局的部分,映入眼中的字眼讓セバスチャン瞪大了眼。

「這是………」

還沒時間讓他將震驚給收回來,靈敏的耳朵就聽見槍聲,教他迅速將書給收入懷中閃躲著迎面而來的子彈,只可惜速度還是不夠快,袖子的地方被削破了開。

「啊啊,這樣就非縫補不可了呢。」對自己的儀容極度重視,特別是在シエル面前,前去迎接被綁架的公主的惡魔,可不能一身破爛呢。

「沒有那個必要。因為你跟衣服很快就會變成一堆破爛了。」一臉寒霜的ハンナ拿著雙槍走出,身上還是一襲雪白圍裙的女傭服。

「ハンナ小姐。妳就願意,讓アロイス這麼做嗎?」他跟ハンナ雖然不算是熟識,但至少也是曾經站在同一站線為了報復クロード的人,在某種意義上,應該是可以溝通的存在。

「我愛著老爺。老爺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老爺所喜歡的東西,我也會跟著疼愛。」既然アロイス想要得到シエル,那她不管使用任何手段,都要讓シエル成為アロイス的東西。

「愛?那種東西不過是幻想罷了。」惡魔沒有愛,犧牲奉獻的愛,不過是幻想罷了。惡魔有的只有無限的慾望,和絕對的獨占。

愛著アロイス的ハンナ,美其名是要完成他的所有願望,但實際上做得事情跟他自己沒有什麼兩樣,用著惡魔的力量和能力,讓寵愛的對象無法離開他,就連的思考都被他給獨占。

惡魔不要愛,不需要愛,想要的只有寵愛的契約者而已。

「那是因為,你不懂愛,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看著セバスチャン,ハンナ的眼中充滿著同情。

「我只要看著老爺的笑容就滿足了,只要能讓他一直對我笑,不管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做。」拿起雙槍,這次的ハンナ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只要你不在,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就會成為老爺的東西。妨礙老爺的一切,都必須要消滅。」

不給セバスチャン說話的機會,ハンナ的雙槍已經彈如雨下地射出,在沒有任何遮蔽物的薔薇花園中,セバスチャン只能靠移動的方式來躲避子彈,順便脫下他的外套下來縫補。

離鐘塔已經沒有太多距離,只要收拾了這些妨礙的惡魔,他馬上就可以將親愛的主人給迎接回家。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想要將シエル摟在懷中,感受她的體溫,品嚐她甜美的靈魂。

將縫補好的外套給穿上的時候,ハンナ的雙槍也剛好彈盡,且可惜的是沒有一槍有打到セバスチャン。

直接將手上無用的槍給扔開,ハンナ從裙子下面拉出一隻巨型的迴轉型機關槍,巨型機關槍所射擊出的子彈的速度和密度,可不是セバスチャン用移動就可以輕易躲掉了呢。

「哎呀哎呀,還真是嚇人的東西呢。」看著ハンナ的武器,セバスチャン不但沒有懼意,反而淡淡地笑了。

和シエル一起,在她統治著黑社會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總是在一旁成為她的劍她的盾,機關槍這種東西,他已經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這種程度要嚇到他,還真是太晚了點。

只是如果要讓衣服完全不破,稍微有點困難就是了。

震耳欲聾的槍聲在優雅瑰麗的薔薇迷宮中瘋狂響起,嬌嫩的薔薇花瓣被雨點般的子彈給打落,各色的花瓣可憐地散了一地,卻沒有一顆子彈招呼到セバスチャン身上。

用高大的薔薇灌木叢作為掩護,別看那坑坑洞洞的樣子,灌木叢為了能夠支撐自己,其枝葉密密麻麻地交錯著,是接近完美的屏障,其中的縫細就連蟲子都不見得可以通過。

只有不斷的射擊將堅固的灌木叢給打壞,零星幾顆子彈飛了過來,也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接住完全傷不到他分毫。

「啊啊,還真是不留情呢。呵,那就,照妳打出的子彈的數量,全數還給妳吧。」像是在變魔術,セバスチャン手上的餐刀,從三隻變成十五支,然後又變成上百隻,在槍林彈雨中,數百隻銀色餐刀比閃電還快速;比龍捲更殘忍,排山倒海地朝ハンナ射去。

還來不及尖叫,ハンナ整個人就被數百隻的刀子像是標本般地釘在地上,機關槍也被餐刀給打得粉碎,セバスチャン唯一紳士的地方大概就是,比雨點還驚人的刀子沒有一隻招呼到ハンナ身上,全部緊貼著她的姣好曲線,算是警告也是示威。

必須撕破自己全部的衣服,才有可能從刀山中起身的ハンナ,有這點時間的話,也足夠セバスチャン直奔シエル的所在地了。

甩下ハンナ不管,繼續往鐘塔疾行的セバスチャン,才沒走幾步手持碧綠的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的クロード就擋住了他的去路。

噹的一聲,セバスチャン勉強用餐刀擋住了クロード的一擊,但他引以為傲的武器;可以擋住子彈,也比惡魔的武器都還要堅固的餐刀,在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的面前卻毫無招架之力,輕易地就斷成了兩截。

掩不住驚訝,セバスチャン才剛剛腳步落地,就必須閃躲著クロード一劍又一劍凌厲不留情的猛攻。失去了武器等於是空手的他,卻需要贏過手持惡劍レーヴァテイン的クロード,可以說是セバスチャン有史以來最大的苦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