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8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距离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邸需要一天路程的トランシートランシー伯爵邸,在恶魔的脚程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

不用三两下就收拾好凌乱的房间,把被クロード给弄乱的东西恢复原状,还准备好今天下午茶用的蛋糕,顺便交代仆人们今天的行程之后,セバスチャン才出门。

为了不要回家的时候看到一堆瓦砾增加他无谓的工作,还特别千万交代佣人们别做出任何多余或奇怪的事情。在充满杀气的血眸的威胁下,不管是再怎么没神经的人,与生俱来生物的危机本能也会知道,不能违逆现在的セバスチャン,不然就不是单纯小命不保这么简单的了。

嘱咐好一切终于出门的セバスチャン,一阵风似的不需要多少时间,马上就抵达了トランシー伯爵邸。

和历史悠久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不同,充满暴发户气息的トランシー伯爵邸,本来就已经不是很让セバスチャン满意的造型,现在的样子变得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远远就可以看见,那片土地被巨大的绿色藤蔓给层层包围,从藤蔓上的刺看得出来这是蔷薇的茎,各种绽放和含苞待放的蔷薇在迷宫的各处,如果全部绽放将会是十分梦幻的景象。

从中央深处高耸的钟塔为中心,延伸成为巨大蔷薇迷宫。各式各样的曲折道路让人联想到,为了让人永远无法逃离的希腊的牛头人身迷宫。放眼望去只见由绿色的藤蔓枝叶所编织出的道路,羊肠小径的转弯、死角,甚至还有门,整个地方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トランシー伯爵邸的样子了。

利用蔷薇花所制作的巨大迷宫,让セバスチャン嗤笑了起来。

“哎呀哎呀,仿佛是故事中,由魔女制作用来保护睡美人的蔷薇迷宫呢。”同样是要拯救被囚禁在蔷薇迷宫的公主,只可惜他并不是王子,而是跟公主签订契约的恶魔。

セバスチャン从刻划在猎物身上的印记;联系著彼此的契约可以知道,シエル目前还是平安无事。但也仅仅只是生命安全的方面,实际上她的状况如何,只靠如此并无法得知。

即使有着印记的联系,只要シエル不开口呼唤他,也没有办法确实知道她的所在地。只是看这个阵仗,连问都不用问就知道,シエル会在什么地方。

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高塔以外,人还会在哪里呢。

决定了目标之后,セバスチャン就大步踏出。

既然是迷宫,自然就有规定入口和标准的游戏进行方式,要突破游戏才可以得到最后的宝藏。如果是平常闲着无聊的セバスチャン的话,可能还有兴致陪トランシー一家玩藏宝解谜的游戏。

只可惜,现在的他并不是前来迎接在外作客的主人的执事,而是来要回属于他的猎物的恶魔,完全没有兴致,也没有义务去遵守对方莫名其妙擅自订下的规定。

他只要,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好了。

略过被事先设定好的入口,セバスチャン发挥恶魔的力量,以超高速的脚程在空中奔跑,像是用着看不见的翅膀在飞翔似的。

比起乖乖地在莫名其妙的迷宫中转来转去,从直线路程直接往高塔前进,才是聪明的方法。

可惜,事情并不如セバスチャン预想的如此顺利。从主人到佣人们全部都是恶魔的トランシー一家,为了夺取シエル肯定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攻击、连携,染血的洗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クロード的声音,随着声音一起,是トランシー家的三胞胎佣人整齐有序地出现在セバスチャン面前,三人分别拿着长剑、斧枪和十字弓,用时间差的方式地发出攻击。

任何阻碍早就在セバスチャン的预想范围,从胸口口袋取出他的招牌武器,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普通的银餐具的东西,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中却有超乎常识的威力。

用短短的银餐刀挡住直冲而来的三人的攻击,灵巧的闪躲后四人在蔷薇迷宫的一处落了脚,想要继续攻击的三人发现自己的武器都被セバスチャン给毁坏,其锋利的程度一点都不像是餐刀切断。

“攻击、连携,从染血的洗礼改为诅咒的三面攻击。”从一旁步出的クロード推着眼镜下著命令,已经换回燕尾服的他,完全又是トランシー家的执事了。

听从クロード的命令,三胞胎扔掉已经没有用处的武器,一人一把地抽出鲜红色的长矛,分别从三个方向同时朝セバスチャン攻击过来。

短短的银餐刀无法直接跟锋利的长矛硬碰硬,只能敲打着握柄的部分防卫著攻击,清脆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在瑰丽的蔷薇迷宫中回响着。

“真不愧是三胞胎,连呼吸都那么一致呢。”甩开三胞胎,セバスチャン一拉开距离,三胞胎就将自己的武器连结起来,变成一只三个人长的超级大长矛,结集三人之力飞奔到高处,用力朝セバスチャン飞刺而去。

长过二米的巨大长矛,再以三个恶魔的怪力从高处投射出,被这东西直接刺到,哪怕是セバスチャン都不见得可以全身以退。

犹豫连一秒都不需要,聪明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经想到该如何应对。

测量好距离,仅以擦身的状态让长矛从身后滑过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借力使力地拉住长矛,利用回转力卸去上面三胞胎的力气,将长矛灵活快速地回转,咻咻风压让三胞胎变了脸色,没想到自己的奋力一击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化解了。

“自己的东西,还请收回去吧。”回转的长矛凝聚了力量,笔直地朝尚未落地的三胞胎投射出去,速度之快力道之大,完全超乎恶魔们的预期。还来不及闪避,三胞胎就被长矛给刺穿了头部,三人串在一起被长矛给扔的远远的。

同样也是恶魔的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清楚,只不过这种程度的伤害,对恶魔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就算是致命伤也只要给予充分的时间,恶魔也会恢复原状。他能做的也只是暂时地甩开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往シエル而去。

将三胞胎给扔远,セバスチャン回过头却不见クロード的影子,这是代表他可以继续前进的意思吗?怎么可能这么容易………

“セバスちゃん!”兴奋的尖叫声让セバスチャン想要叹气,没想到在这地方都会遇到他。

“グレル先生。”忍住想要叹气的冲动,セバスチャン回过身,见到的就是不断兴奋地扭腰摆臀,完全就是在发花痴状态的鲜红的死神。

连恶魔的迷宫都可以轻易闯入,而且还确实地找到他的所在地,还真该说,不愧是死神吗。

“嗯哼,セバスちゃん你实在是太帅了!刚刚的样子我已经全部拍摄下来了!”手上拿着的照相机还不断按快门,看样子グレル这次是有备而来了。

“很抱歉现在有事在忙,招待您的事情还请等下次。”他现在忙着去夺回自己的猎物,没一脚往グレル脸上招呼,已经是他的好脾气了。

“啧,セバスちゃん好冷淡喔!”扯著自己衣摆像是个刁蛮少女的模样,让セバスチャン真的有一脚朝他脸上招呼过去的冲动。“人家好不容易带了好东西要给你呢……”

“好东西?”以恶魔来说,死对头的死神所说的好东西,绝对没什么好。即使如此,グレル会特别拿来的东西,肯定跟他有关。或者是,跟シエル有关。

而死神能够拿出来,跟人类有关的东西,也只有那个了。

“不过セバスちゃん这么冷淡,我才不要拿出来呢!”知道自己占了上风,グレル难得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耍起脾气来了。

“グレル先生。”

“不要!”

“拜‧托‧你‧了。”媚惑至极的低音,再加上セバスチャン刻意蛊惑的微笑,本来就对セバスチャン没抵抗力的他,马上就像少女一样双颊泛红,脚步不稳地向后退。

“别、别以为我跟随处可见的下贱女人一样,只要三两句甜言蜜语就可以收买了!”捍卫著自己的尊严,グレル激烈地叫喊著。

其实已经退到无处可退的グレル,知道自己只要再推一把就行的セバスチャン,荡起了属于恶魔的低劣微笑。

“啊啊,今天很热呢。”一边扯著自己的领带,セバスチャン一边故做自然地说著。向下滑的领带露出了性感的锁骨和结实的胸膛,难得一见的美景让グレル以为自己的鼻血要喷了出来,手上照相机的镁光灯不断地闪著。

“啊,糟了……”等他回过神来,才惊觉到自己做了什么。

已经拍下的照片无法还回去,他总是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被セバスチャン算计,而且还被算的很高兴,每次都让グレル感到后悔,但是数秒后就忘了自己的后悔,重复被セバスチャン给算计。

在セバスチャン充满威胁意思的微笑中,グレル心不甘情不愿地将东西给拿了出来。

“………小丫头的终末之书﹝DoomsDay Book﹞。”终末之书,是收藏在死神图书馆记载着人一生内容的书本,死神走马灯像是其中的片段。记载人的一生同时也可以用来审判,所以被称为终末之书。

这本书曾经被天使偷走过一次,后来抢了回来继续收藏在死神图书馆之中,没想到グレル居然会将这本书给拿过来。

“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拿着书,セバスチャン反而不敢直接看里面的内容了。

“你自己看。”摇摇头,グレル并不打算告诉他问题在哪里。

“グレル先生……”越是这样说,就代表问题越大,恐怖的感觉让セバスチャン不敢就这样将书给翻开。

“啊,我还有工作,先走囉!后会有期セバスちゃん!下次要跟我约会喔。”抛个飞吻,グレル甩著鲜红长发快步离开,似乎是不想跟看了终末之书的セバスチャン打照面。

拿着シエル的终末之书,一个人站在蔷薇迷宫中,在这样的环境下,忍得住不看内容的就不是セバスチャン了。

直接翻到结局的部分,映入眼中的字眼让セバスチャン瞪大了眼。

“这是………”

还没时间让他将震惊给收回来,灵敏的耳朵就听见枪声,教他迅速将书给收入怀中闪躲著迎面而来的子弹,只可惜速度还是不够快,袖子的地方被削破了开。

“啊啊,这样就非缝补不可了呢。”对自己的仪容极度重视,特别是在シエル面前,前去迎接被绑架的公主的恶魔,可不能一身破烂呢。

“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你跟衣服很快就会变成一堆破烂了。”一脸寒霜的ハンナ拿着双枪走出,身上还是一袭雪白围裙的女佣服。

“ハンナ小姐。妳就愿意,让アロイス这么做吗?”他跟ハンナ虽然不算是熟识,但至少也是曾经站在同一站线为了报复クロード的人,在某种意义上,应该是可以沟通的存在。

“我爱着老爷。老爷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老爷所喜欢的东西,我也会跟着疼爱。”既然アロイス想要得到シエル,那她不管使用任何手段,都要让シエル成为アロイス的东西。

“爱?那种东西不过是幻想罢了。”恶魔没有爱,牺牲奉献的爱,不过是幻想罢了。恶魔有的只有无限的欲望,和绝对的独占。

爱着アロイス的ハンナ,美其名是要完成他的所有愿望,但实际上做得事情跟他自己没有什么两样,用着恶魔的力量和能力,让宠爱的对象无法离开他,就连的思考都被他给独占。

恶魔不要爱,不需要爱,想要的只有宠爱的契约者而已。

“那是因为,你不懂爱,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看着セバスチャン,ハンナ的眼中充满著同情。

“我只要看着老爷的笑容就满足了,只要能让他一直对我笑,不管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拿起双枪,这次的ハンナ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只要你不在,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就会成为老爷的东西。妨碍老爷的一切,都必须要消灭。”

不给セバスチャン说话的机会,ハンナ的双枪已经弹如雨下地射出,在没有任何遮蔽物的蔷薇花园中,セバスチャン只能靠移动的方式来躲避子弹,顺便脱下他的外套下来缝补。

离钟塔已经没有太多距离,只要收拾了这些妨碍的恶魔,他马上就可以将亲爱的主人给迎接回家。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想要将シエル搂在怀中,感受她的体温,品尝她甜美的灵魂。

将缝补好的外套给穿上的时候,ハンナ的双枪也刚好弹尽,且可惜的是没有一枪有打到セバスチャン。

直接将手上无用的枪给扔开,ハンナ从裙子下面拉出一只巨型的回转型机关枪,巨型机关枪所射击出的子弹的速度和密度,可不是セバスチャン用移动就可以轻易躲掉了呢。

“哎呀哎呀,还真是吓人的东西呢。”看着ハンナ的武器,セバスチャン不但没有惧意,反而淡淡地笑了。

和シエル一起,在她统治著黑社会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总是在一旁成为她的剑她的盾,机关枪这种东西,他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这种程度要吓到他,还真是太晚了点。

只是如果要让衣服完全不破,稍微有点困难就是了。

震耳欲聋的枪声在优雅瑰丽的蔷薇迷宫中疯狂响起,娇嫩的蔷薇花瓣被雨点般的子弹给打落,各色的花瓣可怜地散了一地,却没有一颗子弹招呼到セバスチャン身上。

用高大的蔷薇灌木丛作为掩护,别看那坑坑洞洞的样子,灌木丛为了能够支撑自己,其枝叶密密麻麻地交错著,是接近完美的屏障,其中的缝细就连虫子都不见得可以通过。

只有不断的射击将坚固的灌木丛给打坏,零星几颗子弹飞了过来,也被セバスチャン给接住完全伤不到他分毫。

“啊啊,还真是不留情呢。呵,那就,照妳打出的子弹的数量,全数还给妳吧。”像是在变魔术,セバスチャン手上的餐刀,从三只变成十五支,然后又变成上百只,在枪林弹雨中,数百只银色餐刀比闪电还快速;比龙卷更残忍,排山倒海地朝ハンナ射去。

还来不及尖叫,ハンナ整个人就被数百只的刀子像是标本般地钉在地上,机关枪也被餐刀给打得粉碎,セバスチャン唯一绅士的地方大概就是,比雨点还惊人的刀子没有一只招呼到ハンナ身上,全部紧贴着她的姣好曲线,算是警告也是示威。

必须撕破自己全部的衣服,才有可能从刀山中起身的ハンナ,有这点时间的话,也足够セバスチャン直奔シエル的所在地了。

甩下ハンナ不管,继续往钟塔疾行的セバスチャン,才没走几步手持碧绿的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的クロード就挡住了他的去路。

当的一声,セバスチャン勉强用餐刀挡住了クロード的一击,但他引以为傲的武器;可以挡住子弹,也比恶魔的武器都还要坚固的餐刀,在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的面前却毫无招架之力,轻易地就断成了两截。

掩不住惊讶,セバスチャン才刚刚脚步落地,就必须闪躲著クロード一剑又一剑凌厉不留情的猛攻。失去了武器等于是空手的他,却需要赢过手持恶剑レーヴァテイン的クロード,可以说是セバスチャン有史以来最大的苦战。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