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9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就算對惡魔來說也是傳說的劍。有著絕望之劍之惡名的碧綠色長劍,是把可以弒神的劍,當然也可以用來砍殺惡魔。

惡魔並不是無敵萬能,也不是絕對殺不死的存在,只要方法正確,就算是惡魔也得接受死亡。能殺死惡魔的,除了死對頭的死神使用的,可以切斷一切的死神鐮刀外,就只有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了。

只有用魔劍砍傷惡魔,可以減緩惡魔的恢復時間;如果傷害到致命如心臟或是頭部的話,就可以確實地殺死惡魔了。

可以說是惡魔的天敵的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平時被保存在劍鞘中,也就是ハンナ‧アナフェローズ的體內,所以ハンナ的別名也是,收藏惡魔之劍的鞘。顧名思義,如果沒有劍鞘的同意,不管是誰都無法使用魔劍,但鞘本身也無法使用這過人的力量,算是唯一的均衡。

決定奉獻所有的愛和忠誠給アロイス的ハンナ,魔劍的使用權自然也轉移給了アロイス。只要能達成アロイス的目的,要如何使用這把劍都是他的自由。

是的,就算打著愛的名號,惡魔依舊是自私自利為所欲為的生物,不管自己保管的魔劍會被怎麼利用,ハンナ所期望的也只有,達成アロイス的願望。

讓クロード使用魔劍而不是アロイス,也是因為クロード才是最有可能贏過セバスチャン的惡魔。

セバスチャン對クロード來說,是個深仇大恨到幾乎不共戴天的惡魔。不只是搶去他先看上的シエル,又唆使アロイス變化成惡魔,等於讓他失去了兩個獵物,而且還讓アロイス得到了永遠束縛他的方法,對クロード來說,簡直是比死還痛苦。

クロード閃爍著金色和紅色的眼眸充滿了猙獰的殺氣,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刀刃相向,クロード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不只每一下都朝著致命處猛攻,甚至打算砍掉セバスチャン的左手,讓他只有閃躲的份。

「這個東西要砍掉你的手,還真是綽綽有餘了。」揮舞著碧綠的長劍,クロード冷狠道。

「呵,就算再一次砍掉這隻手,你也不再得到可以變更契約的機會了,クロード先生。」明明就是閃躲得很吃力,セバスチャン依舊優雅地譏諷著對方,刻意踩到クロード的痛處的行為激怒本來就不冷靜的他,魔劍的攻勢更是讓人連喘息的餘地都沒有了。

明明鐘塔就近在眼前,在クロード的阻攔下,卻只能在狹小的薔薇迷宮中打轉著,一向冷靜從容的セバスチャン也不禁焦慮了起來。

「你太執著於那個靈魂了,セバスチャン。」將セバスチャン逼迫到一個角落,クロード的行動突然停了下來。「這份執著讓你身為惡魔的直覺也變得遲鈍不堪。」

「什麼!」這個時候セバスチャン才發現,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架起了蜘蛛絲,而自己被完全地困在細密的網中。一個小移動,馬上就讓セバスチャン的俊臉多了道疼痛的血痕。

「トランシー的蜘蛛絲,連鋼鐵都可以輕易切斷,亂動的話,頭可會就這樣飛出去啊。」比了個殺頭的手勢,クロード滿足於佔上風的情勢。

「呵,真不愧是蜘蛛執事。」

還有閒情逸致挑釁著クロード的セバスチャン,瞬間讓クロード變了臉色,比起直接爽快的給セバスチャン一刀了結他的生命,クロード站上了蜘蛛網,用レーヴァテイン敲打自己編織出來的蜘蛛網。和蜘蛛絲一樣纖細,卻比鋼鐵還要堅韌的絲線,每一下震動都像是刀刃一樣,切割著セバスチャン的身體,在身上劃出無數道細小的血痕。

不需要一下子就給予痛快,正因為惡魔不會輕易死亡,給予不間斷的痛苦;無止盡的凌虐,永遠處於求死不能的狀況,才能給予惡魔最大的痛苦。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在這裡結束掉你的生命,就可以啃食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靈魂。撕成一片又一片,嚼食啃咬到連殘渣都不剩,那芳香甘醇的靈魂,只會屬於我。」簽訂契約的惡魔死去,契約就等於無效,シエル的靈魂既可以保有現在的光彩,又不會成為セバスチャン的所有物,是最好的結局了。

而恢復自由之身的シエル,就可以任由惡魔們瓜分蠶食了。

クロード緋色眼中閃爍的低劣意圖,讓セバスチャン知道,貪心的惡魔現在正在覬覦他親愛的主人,嫌惡感讓他皺起了眉頭。

「那麼,對於過於漫長的惡魔生涯,有什麼遺言嗎?」高舉著レーヴァテイン,クロード的臉上掩不住勝利的得意。

被鋼鐵般的蜘蛛網給困住,完全動彈不得只能等死的セバスチャン,面對著高舉著最強武器的クロード,事實上他根本就是完全無計可施,只能任由宰割了。

「永遠不見,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宣告勝利,クロード揮下了レーヴァテイン。

 

喀地一聲放下杯子,這杯一點都不好喝的紅茶提不起シエル的興趣,在這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唯一可以稱得上是風景的,只有從這個高塔為中心延伸出去的巨大薔薇迷宮。

這是以アロイス和ハンナ的惡魔力量製造出來的巨大迷宮,在惡魔來說可能很稀鬆平常,但在人類的シエル眼中,這地方已經是另外一個世界了。

即使從上方俯瞰,也無法找到正確路線的綠色迷宮,到處都是無法前進的死路,如果做成商品,這肯定會遭到客人強烈抱怨的不良品,身為商人的シエル不自覺地有這種感想。

她知道自己現在身處於薔薇迷宮的中心,也就是明顯到愚蠢的高塔,簡直就是告訴人寶物就在這裡的可笑設計,讓シエル十分懷疑アロイス的品味。

「シエル,妳很悠閒嘛。」一臉從容不迫地端坐在安放於鐘塔觀望台的小桌前,シエル完全沒有被綁架時該有的恐怖和恐懼,作客般輕鬆自在的樣子,讓アロイス忍不住地酸了她。

「有什麼不妥嗎?」桌上的點心和紅茶都不是她吃得下的東西,除了美食絕對不動手的シエル,就乾脆什麼都不吃,望著隱約聽得見廝殺聲的薔薇迷宮。

像這樣被綁架到他人陣營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到來,對シエル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她只要顧好自己,等著セバスチャン來接她就行了。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忠實的騎士沒有一次讓她失望。シエル知道,這次也會一樣。

「妳就這麼相信セバスチャン一定會來。」

「他當然會來。」那個和她約定過,不管到天涯海角都一定陪伴在她身邊的惡魔執事,只是區區迷宮的程度,根本就難不倒他。

她只要安心地坐在這裡,等著セバスチャン來迎接就行了。

「哼,妳還真是自信滿滿。」シエル莫名的自信讓アロイス一拍桌子地站了起來。「也許妳的セバスチャン很厲害,但是我的クロード和ハンナ更來得利害呢!」

セバスチャン再怎麼強,終究也只是一個惡魔。跟トランシー家一共五人的惡魔傭人比起來,一個惡魔要贏過所有,實在是太難了。

「只要我說要贏,不管對手是天使還是惡魔甚至是死神,セバスチャン都會贏。」那份莫名其妙的絕對自信和信賴,讓アロイス不自覺地咬了牙,不了解為什麼シエル對セバスチャン可以完全地托付一切出去。

完全的信任,這種アロイス從來沒有被給予的感情,讓他又羨又妒。

「シエル,我一定要讓妳成我的!」

「隨你高興。」

「啊?」還以為會聽到シエル激烈的拒絕,或是強烈地主張著自我之類,完全置身事外的答案彷彿アロイス在說的是幅名畫還是藝術品,想要可以隨意拿去的態度,讓アロイス訝異地張著嘴。

「シエル,妳是認真的嗎?」

「我是說真的。反正我的靈魂已經契約給セバスチャン,不管你對我做什麼一樣。如果你想要身體的話,失去了靈魂的肉體就給你也無所謂。」死後的事情シエル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因為那並不是她需要煩惱的事情。

「如果你覺得操作我的意識就會滿足的話,那就那麼做吧。」燦藍的眸子直直地望入アロイス冰藍色的眼中,其中蘊藏的高貴和傲慢,讓アロイス不自覺地心跳加速了。

「只是,你想要的,是個跟人偶一樣的我嗎?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我………」明明已經成為了強大的惡魔,シエル在他眼前不過是脆弱到比蟲子還不如的人類,在シエル散發出來的氣魄下,アロイス有著呼吸困難的感覺。

優雅高貴不可侵犯的シエル,寶石般清澈透明的蒼藍,讓アロイス一見鍾情。

還保有著人類感情的アロイス,並不了解惡魔們所說的香醇甜美的靈魂所代表的意思,但他卻知道自己喜歡シエル的什麼地方。

他喜歡的是貴族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凜然不可侵犯地高高在上,君臨著英國黑社會的少女女王,那份無法觸及的高貴,是アロイス的憧憬。

成為了惡魔……就因為成為了惡魔,アロイス更能保證,那份矜貴永遠不可能屬於自己,他永遠只會是披上伯爵之皮的野狗,無法成為真正的貴族。

即使得到了シエル,佔有了她的身體,兩者合而為一,高貴靜謐的蒼藍,也永遠不會成為他的。

「……這之後,妳打算怎麼樣?繼續做女王的獵犬嗎?」

「哼,你說呢。」恢復了全部的記憶,也讀過田中的日記的シエル,知道害死自己全家,玷汙她的榮譽和驕傲的人,就是女王。

為了即將到來的新時代,滿手血腥背負著黑暗的女王的獵犬,已經是不需要的存在。在天使的唆使下,女王下令全滅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一家,僅存的她卻又回來繼承這個位置,恐怕也是女王始料未及的。

女王被天使殺死,而天使也死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上,她的敵人全部消失,復仇已經完成了。

事實上,她的人生;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生命,早在十歲那天召喚出セバスチャン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現在留在這裡的,只不過是個充滿著復仇的執念的人罷了。屬於シエル的天真和被愛每一天,被她自己給捨棄。

拋棄光明選擇了黑暗的是她,對於現在的結果,她一點都不後悔。

空洞的心,被復仇後的達成感給填滿的同時,シエル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願。

對她來說,僅存的生命只是為了保護這個靈魂,讓靈魂確實地成為セバスチャン的糧食罷了。

美麗的雙眸中,確實地缺了少アロイス所喜歡的什麼。沉著內斂的她少了份堅持,那份說什麼都要活下去的頑固,毫不在乎生命的她多了份世外之人的空靈。

「我不會讓セバスチャン得到妳!」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殺了我嗎?」シエル揚起了嘲弄的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面對的是可怕的惡魔。

只要シエル一死,契約的力量馬上發動,她的靈魂就會成為セバスチャン的所有物。而,アロイス卻又沒有辦法保證シエル不死。

和惡魔不同,脆弱的人類想要死,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有無數種方法可以迅速致人於死地,讓人非得活下去的方法,卻僅僅只有少數。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堅持著セバスチャン!」如果只是要一個強大的惡魔在身邊,那麼アロイス他也可以!成為了惡魔,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做不到的事情,同樣都是惡魔,卻只有セバスチャン可顗得到シエル的注視。

「並不一定要セバスチャン。事實上,不管是誰都好,只要能回應我的呼喚,效忠於我,完成我的願望的話,是誰我都無所謂。」平靜無波的殘忍話語,一點都不像是對セバスチャン有著異常信任的シエル會說的話。

從シエル的眼睛可以知道,她並沒有說謊,更不是在開玩笑。

對她來說,在那個瞬間,只要能回應她的呼喚,不管是誰給予的希望,她都會狠狠地用力抓住。只是,三年的生活下來,シエル不可否認,和セバスチャン簽訂契約的事實,讓她欣慰。

「回應我的只有セバスチャン,他也順利地完成了我的願望,所以我也必須履行契約。只是如此罷了。」成為セバスチャン所期望的靈魂,這是シエル唯一可以回應セバスチャン的方法。

「哼,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的!要是他真的有本事能來到這裡,就放你們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也無所謂。」一個惡魔要對抗五個惡魔,而且他們還擁有可以殺死惡魔的魔劍レーヴァテイン,セバスチャン不管怎麼看都沒有勝算。

「不過時間只到太陽下山為止。要是太陽下山前,セバスチャン沒有辦法來到這裡,那麼シエル你就得成為我的。」

「什麼可笑的賭注。我是屬於我的。」

「哈!怕了嗎?再怎麼說也是我的クロード和ハンナ比較強!別以為妳的執事稍微能幹一點,就得意忘形了起來!」

「セバスチャン會來的,只要我在這裡。那個時候,別忘了你說的話,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以為我是會出爾反爾的人嗎?妳也太看扁我了吧!シエル!」

「話你都有聽到了吧,セバスチャン。」單手撐著臉頰,狡黠的眼中充滿了詭計得逞的愉快。

「是的,少爺。」漆黑的燕尾服搖擺著,セバスチャン風度翩翩地從鍾塔的死角中走出來,俊美的臉上掛著優雅卻低劣的微笑;セバスチャン招牌的惡魔笑容。

「什、什麼時候!?」沒想到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平安地來到這裡,代表他的クロード和ハンナ都已經輸了,震驚讓アロイス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

「執事來迎接我,也是時間要告退了。アロイス,謝謝招待。」真的就像是來作客一樣,シエル輕鬆地站起身,將手交給了セバスチャン。

「慢、慢著!」

「才剛剛說出的話,現在就想反悔嗎?」嘲弄地看著アロイス,シエル冷哼著。不只是シエル而已,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紅茶色的眼眸也閃過了淡淡的血色,表示並不介意再打上一場。

「真的……真的不願意留在我身邊嗎…」和其他的惡魔不同,アロイス不需要吞噬シエル的靈魂,他需要的只有,シエル陪伴在他身邊而已。

「……アロイス,你應該張大眼睛看清楚一切。你不需要我,你也不是孤獨的,只是你還不自覺罷了。」

アロイス是個被愛且幸福的人,只是身陷思考迷宮之中,才會看不清身邊的一切。這瑰麗的薔薇迷宮就如同他的思考,到住都是死路,無法前進,卻還是有辦法可以到達終點。

「我……」不可否認,アロイス對シエル抱持著憧憬,虛幻遙不可及的幻想成為現實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那種激動就是アロイス的心情。

但,アロイス的心情也僅僅只是憧憬,幻想的實現讓他想抓住某些東西,卻不一定要真正得到シエル。

或者該說,得不到シエル才是正確。如此一來,シエル的形象將永遠在他的心中保持美好,永遠不會有幻滅的一天。

握緊拳,想要阻止シエル卻又找不到話的アロイス,只能默默地看著セバスチャン將シエル抱入懷中,輕聲細語地要她稍微忍耐一下,搖擺著燕尾服從他面前離去。

アロイス一直望著那個身影,直到完全消失為止。

「太慢了。」被セバスチャン摟在懷中的シエル,低聲地抗議。

「真的是非常抱歉,對手實在是有點難纏且棘手……」苦笑地賠罪,セバスチャン小心翼翼不要讓心情不快的主人更加生氣。

好不容易才能再一次抱入懷中的寶物,セバスチャン說什麼都不願意再失去了。

「哼,你就不怕契約再弄掉一次,居然用左手去擋。」即使用外套遮掩,白色襯衫上的血污也沒那麼容易可以去掉。

「哎呀,被您發現啦。」

「笨蛋才看不出來。」雖然沒好氣的應著,但其中隱藏的擔心還是聽得出來。「……還會痛嗎?」

「其實已經痊癒,只是衣服弄髒了點,還請您原諒。」

「那就好。」安心地將小小頭顱枕在他的肩膀上,終於是回到熟悉的懷抱中,シエル一直以來持續的緊張和不安,好不容易可以放下了。

記憶回來之後,セバスチャン對著她也沒有了那種莫名的疏離感,是真心誠意地小心呵疼,盪漾在心中被寵愛的感覺,讓シエル的嘴角不自覺地勾了起來。

「我餓了。」小手抓上他的衣服,シエル任性說著。

「哎呀哎呀,就快要到了,還請您稍微忍耐一下。」

「不好吃可不原諒你啊。」話是這麼說卻愉快笑著的シエル,明顯就是要看他出醜的惡劣性格,讓セバスチャン深深嘆了口氣。

「我會盡力的,小姐。」

「我期待著。」偎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懷抱中,シエル認真地期待著隔了幾天的美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