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9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就算对恶魔来说也是传说的剑。有着绝望之剑之恶名的碧绿色长剑,是把可以弑神的剑,当然也可以用来砍杀恶魔。

恶魔并不是无敌万能,也不是绝对杀不死的存在,只要方法正确,就算是恶魔也得接受死亡。能杀死恶魔的,除了死对头的死神使用的,可以切断一切的死神镰刀外,就只有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了。

只有用魔剑砍伤恶魔,可以减缓恶魔的恢复时间;如果伤害到致命如心脏或是头部的话,就可以确实地杀死恶魔了。

可以说是恶魔的天敌的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平时被保存在剑鞘中,也就是ハンナ‧アナフェローズ的体内,所以ハンナ的别名也是,收藏恶魔之剑的鞘。顾名思义,如果没有剑鞘的同意,不管是谁都无法使用魔剑,但鞘本身也无法使用这过人的力量,算是唯一的均衡。

决定奉献所有的爱和忠诚给アロイス的ハンナ,魔剑的使用权自然也转移给了アロイス。只要能达成アロイス的目的,要如何使用这把剑都是他的自由。

是的,就算打着爱的名号,恶魔依旧是自私自利为所欲为的生物,不管自己保管的魔剑会被怎么利用,ハンナ所期望的也只有,达成アロイス的愿望。

让クロード使用魔剑而不是アロイス,也是因为クロード才是最有可能赢过セバスチャン的恶魔。

セバスチャン对クロード来说,是个深仇大恨到几乎不共戴天的恶魔。不只是抢去他先看上的シエル,又唆使アロイス变化成恶魔,等于让他失去了两个猎物,而且还让アロイス得到了永远束缚他的方法,对クロード来说,简直是比死还痛苦。

クロード闪烁著金色和红色的眼眸充满了狰狞的杀气,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刀刃相向,クロード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不只每一下都朝着致命处猛攻,甚至打算砍掉セバスチャン的左手,让他只有闪躲的份。

“这个东西要砍掉你的手,还真是绰绰有余了。”挥舞著碧绿的长剑,クロード冷狠道。

“呵,就算再一次砍掉这只手,你也不再得到可以变更契约的机会了,クロード先生。”明明就是闪躲得很吃力,セバスチャン依旧优雅地讥讽著对方,刻意踩到クロード的痛处的行为激怒本来就不冷静的他,魔剑的攻势更是让人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了。

明明钟塔就近在眼前,在クロード的阻拦下,却只能在狭小的蔷薇迷宫中打转着,一向冷静从容的セバスチャン也不禁焦虑了起来。

“你太执著于那个灵魂了,セバスチャン。”将セバスチャン逼迫到一个角落,クロード的行动突然停了下来。“这份执著让你身为恶魔的直觉也变得迟钝不堪。”

“什么!”这个时候セバスチャン才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架起了蜘蛛丝,而自己被完全地困在细密的网中。一个小移动,马上就让セバスチャン的俊脸多了道疼痛的血痕。

“トランシー的蜘蛛丝,连钢铁都可以轻易切断,乱动的话,头可会就这样飞出去啊。”比了个杀头的手势,クロード满足于占上风的情势。

“呵,真不愧是蜘蛛执事。”

还有闲情逸致挑衅著クロード的セバスチャン,瞬间让クロード变了脸色,比起直接爽快的给セバスチャン一刀了结他的生命,クロード站上了蜘蛛网,用レーヴァテイン敲打自己编织出来的蜘蛛网。和蜘蛛丝一样纤细,却比钢铁还要坚韧的丝线,每一下震动都像是刀刃一样,切割著セバスチャン的身体,在身上划出无数道细小的血痕。

不需要一下子就给予痛快,正因为恶魔不会轻易死亡,给予不间断的痛苦;无止尽的凌虐,永远处于求死不能的状况,才能给予恶魔最大的痛苦。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在这里结束掉你的生命,就可以啃食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灵魂。撕成一片又一片,嚼食啃咬到连残渣都不剩,那芳香甘醇的灵魂,只会属于我。”签订契约的恶魔死去,契约就等于无效,シエル的灵魂既可以保有现在的光彩,又不会成为セバスチャン的所有物,是最好的结局了。

而恢复自由之身的シエル,就可以任由恶魔们瓜分蚕食了。

クロード绯色眼中闪烁的低劣意图,让セバスチャン知道,贪心的恶魔现在正在觊觎他亲爱的主人,嫌恶感让他皱起了眉头。

“那么,对于过于漫长的恶魔生涯,有什么遗言吗?”高举著レーヴァテイン,クロード的脸上掩不住胜利的得意。

被钢铁般的蜘蛛网给困住,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等死的セバスチャン,面对着高举著最强武器的クロード,事实上他根本就是完全无计可施,只能任由宰割了。

“永远不见,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宣告胜利,クロード挥下了レーヴァテイン。

 

喀地一声放下杯子,这杯一点都不好喝的红茶提不起シエル的兴趣,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唯一可以称得上是风景的,只有从这个高塔为中心延伸出去的巨大蔷薇迷宫。

这是以アロイス和ハンナ的恶魔力量制造出来的巨大迷宫,在恶魔来说可能很稀松平常,但在人类的シエル眼中,这地方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即使从上方俯瞰,也无法找到正确路线的绿色迷宫,到处都是无法前进的死路,如果做成商品,这肯定会遭到客人强烈抱怨的不良品,身为商人的シエル不自觉地有这种感想。

她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于蔷薇迷宫的中心,也就是明显到愚蠢的高塔,简直就是告诉人宝物就在这里的可笑设计,让シエル十分怀疑アロイス的品味。

“シエル,妳很悠闲嘛。”一脸从容不迫地端坐在安放于钟塔观望台的小桌前,シエル完全没有被绑架时该有的恐怖和恐惧,作客般轻松自在的样子,让アロイス忍不住地酸了她。

“有什么不妥吗?”桌上的点心和红茶都不是她吃得下的东西,除了美食绝对不动手的シエル,就干脆什么都不吃,望着隐约听得见厮杀声的蔷薇迷宫。

像这样被绑架到他人阵营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到来,对シエル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她只要顾好自己,等著セバスチャン来接她就行了。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忠实的骑士没有一次让她失望。シエル知道,这次也会一样。

“妳就这么相信セバスチャン一定会来。”

“他当然会来。”那个和她约定过,不管到天涯海角都一定陪伴在她身边的恶魔执事,只是区区迷宫的程度,根本就难不倒他。

她只要安心地坐在这里,等著セバスチャン来迎接就行了。

“哼,妳还真是自信满满。”シエル莫名的自信让アロイス一拍桌子地站了起来。“也许妳的セバスチャン很厉害,但是我的クロード和ハンナ更来得利害呢!”

セバスチャン再怎么强,终究也只是一个恶魔。跟トランシー家一共五人的恶魔佣人比起来,一个恶魔要赢过所有,实在是太难了。

“只要我说要赢,不管对手是天使还是恶魔甚至是死神,セバスチャン都会赢。”那份莫名其妙的绝对自信和信赖,让アロイス不自觉地咬了牙,不了解为什么シエル对セバスチャン可以完全地托付一切出去。

完全的信任,这种アロイス从来没有被给予的感情,让他又羡又妒。

“シエル,我一定要让妳成我的!”

“随你高兴。”

“啊?”还以为会听到シエル激烈的拒绝,或是强烈地主张著自我之类,完全置身事外的答案仿佛アロイス在说的是幅名画还是艺术品,想要可以随意拿去的态度,让アロイス讶异地张著嘴。

“シエル,妳是认真的吗?”

“我是说真的。反正我的灵魂已经契约给セバスチャン,不管你对我做什么一样。如果你想要身体的话,失去了灵魂的肉体就给你也无所谓。”死后的事情シエル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那并不是她需要烦恼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操作我的意识就会满足的话,那就那么做吧。”灿蓝的眸子直直地望入アロイス冰蓝色的眼中,其中蕴藏的高贵和傲慢,让アロイス不自觉地心跳加速了。

“只是,你想要的,是个跟人偶一样的我吗?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我………”明明已经成为了强大的恶魔,シエル在他眼前不过是脆弱到比虫子还不如的人类,在シエル散发出来的气魄下,アロイス有着呼吸困难的感觉。

优雅高贵不可侵犯的シエル,宝石般清澈透明的苍蓝,让アロイス一见钟情。

还保有着人类感情的アロイス,并不了解恶魔们所说的香醇甜美的灵魂所代表的意思,但他却知道自己喜欢シエル的什么地方。

他喜欢的是贵族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凛然不可侵犯地高高在上,君临着英国黑社会的少女女王,那份无法触及的高贵,是アロイス的憧憬。

成为了恶魔……就因为成为了恶魔,アロイス更能保证,那份矜贵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他永远只会是披上伯爵之皮的野狗,无法成为真正的贵族。

即使得到了シエル,占有了她的身体,两者合而为一,高贵静谧的苍蓝,也永远不会成为他的。

“……这之后,妳打算怎么样?继续做女王的猎犬吗?”

“哼,你说呢。”恢复了全部的记忆,也读过田中的日记的シエル,知道害死自己全家,玷污她的荣誉和骄傲的人,就是女王。

为了即将到来的新时代,满手血腥背负著黑暗的女王的猎犬,已经是不需要的存在。在天使的唆使下,女王下令全灭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一家,仅存的她却又回来继承这个位置,恐怕也是女王始料未及的。

女王被天使杀死,而天使也死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上,她的敌人全部消失,复仇已经完成了。

事实上,她的人生;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生命,早在十岁那天召唤出セバスチャン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现在留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个充满著复仇的执念的人罢了。属于シエル的天真和被爱每一天,被她自己给舍弃。

抛弃光明选择了黑暗的是她,对于现在的结果,她一点都不后悔。

空洞的心,被复仇后的达成感给填满的同时,シエル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愿。

对她来说,仅存的生命只是为了保护这个灵魂,让灵魂确实地成为セバスチャン的粮食罢了。

美丽的双眸中,确实地缺了少アロイス所喜欢的什么。沉着内敛的她少了份坚持,那份说什么都要活下去的顽固,毫不在乎生命的她多了份世外之人的空灵。

“我不会让セバスチャン得到妳!”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杀了我吗?”シエル扬起了嘲弄的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面对的是可怕的恶魔。

只要シエル一死,契约的力量马上发动,她的灵魂就会成为セバスチャン的所有物。而,アロイス却又没有办法保证シエル不死。

和恶魔不同,脆弱的人类想要死,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迅速致人于死地,让人非得活下去的方法,却仅仅只有少数。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坚持着セバスチャン!”如果只是要一个强大的恶魔在身边,那么アロイス他也可以!成为了恶魔,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做不到的事情,同样都是恶魔,却只有セバスチャン可顗得到シエル的注视。

“并不一定要セバスチャン。事实上,不管是谁都好,只要能回应我的呼唤,效忠于我,完成我的愿望的话,是谁我都无所谓。”平静无波的残忍话语,一点都不像是对セバスチャン有着异常信任的シエル会说的话。

从シエル的眼睛可以知道,她并没有说谎,更不是在开玩笑。

对她来说,在那个瞬间,只要能回应她的呼唤,不管是谁给予的希望,她都会狠狠地用力抓住。只是,三年的生活下来,シエル不可否认,和セバスチャン签订契约的事实,让她欣慰。

“回应我的只有セバスチャン,他也顺利地完成了我的愿望,所以我也必须履行契约。只是如此罢了。”成为セバスチャン所期望的灵魂,这是シエル唯一可以回应セバスチャン的方法。

“哼,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的!要是他真的有本事能来到这里,就放你们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也无所谓。”一个恶魔要对抗五个恶魔,而且他们还拥有可以杀死恶魔的魔剑レーヴァテイン,セバスチャン不管怎么看都没有胜算。

“不过时间只到太阳下山为止。要是太阳下山前,セバスチャン没有办法来到这里,那么シエル你就得成为我的。”

“什么可笑的赌注。我是属于我的。”

“哈!怕了吗?再怎么说也是我的クロード和ハンナ比较强!别以为妳的执事稍微能干一点,就得意忘形了起来!”

“セバスチャン会来的,只要我在这里。那个时候,别忘了你说的话,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以为我是会出尔反尔的人吗?妳也太看扁我了吧!シエル!”

“话你都有听到了吧,セバスチャン。”单手撑著脸颊,狡黠的眼中充满了诡计得逞的愉快。

“是的,少爷。”漆黑的燕尾服摇摆着,セバスチャン风度翩翩地从钟塔的死角中走出来,俊美的脸上挂著优雅却低劣的微笑;セバスチャン招牌的恶魔笑容。

“什、什么时候!?”没想到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平安地来到这里,代表他的クロード和ハンナ都已经输了,震惊让アロイ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执事来迎接我,也是时间要告退了。アロイス,谢谢招待。”真的就像是来作客一样,シエル轻松地站起身,将手交给了セバスチャン。

“慢、慢著!”

“才刚刚说出的话,现在就想反悔吗?”嘲弄地看着アロイス,シエル冷哼著。不只是シエル而已,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红茶色的眼眸也闪过了淡淡的血色,表示并不介意再打上一场。

“真的……真的不愿意留在我身边吗…”和其他的恶魔不同,アロイス不需要吞噬シエル的灵魂,他需要的只有,シエル陪伴在他身边而已。

“……アロイス,你应该张大眼睛看清楚一切。你不需要我,你也不是孤独的,只是你还不自觉罢了。”

アロイス是个被爱且幸福的人,只是身陷思考迷宫之中,才会看不清身边的一切。这瑰丽的蔷薇迷宫就如同他的思考,到住都是死路,无法前进,却还是有办法可以到达终点。

“我……”不可否认,アロイス对シエル抱持着憧憬,虚幻遥不可及的幻想成为现实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激动就是アロイス的心情。

但,アロイス的心情也仅仅只是憧憬,幻想的实现让他想抓住某些东西,却不一定要真正得到シエル。

或者该说,得不到シエル才是正确。如此一来,シエル的形象将永远在他的心中保持美好,永远不会有幻灭的一天。

握紧拳,想要阻止シエル却又找不到话的アロイス,只能默默地看着セバスチャン将シエル抱入怀中,轻声细语地要她稍微忍耐一下,摇摆着燕尾服从他面前离去。

アロイス一直望着那个身影,直到完全消失为止。

“太慢了。”被セバスチャン搂在怀中的シエル,低声地抗议。

“真的是非常抱歉,对手实在是有点难缠且棘手……”苦笑地赔罪,セバスチャン小心翼翼不要让心情不快的主人更加生气。

好不容易才能再一次抱入怀中的宝物,セバスチャン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失去了。

“哼,你就不怕契约再弄掉一次,居然用左手去挡。”即使用外套遮掩,白色衬衫上的血污也没那么容易可以去掉。

“哎呀,被您发现啦。”

“笨蛋才看不出来。”虽然没好气的应着,但其中隐藏的担心还是听得出来。“……还会痛吗?”

“其实已经痊愈,只是衣服弄脏了点,还请您原谅。”

“那就好。”安心地将小小头颅枕在他的肩膀上,终于是回到熟悉的怀抱中,シエル一直以来持续的紧张和不安,好不容易可以放下了。

记忆回来之后,セバスチャン对着她也没有了那种莫名的疏离感,是真心诚意地小心呵疼,荡漾在心中被宠爱的感觉,让シエル的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我饿了。”小手抓上他的衣服,シエル任性说著。

“哎呀哎呀,就快要到了,还请您稍微忍耐一下。”

“不好吃可不原谅你啊。”话是这么说却愉快笑着的シエル,明显就是要看他出丑的恶劣性格,让セバスチャン深深叹了口气。

“我会尽力的,小姐。”

“我期待着。”偎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怀抱中,シエル认真地期待着隔了几天的美食。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