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20 R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放鬆身體靠在灑滿了薔薇花瓣的浴槽中,シエル看著セバスチャン在浴室中轉來轉去,重新排列檯子上各種瓶瓶罐罐。原來整齊的地方,被只當了二天的執事的クロード給弄得一團糟,害他物品找不到正在傷腦筋呢。

感覺許久不見セバスチャン脫下外套穿著背心,袖子捲起來用袖扣扣住的樣子了。只是看著背影就讓她安心,也不想去跟セバスチャン計較,剛剛狠狠地將她從頭到腳徹底洗過一遍的事情。

雖然手上的動作是怕傷了她的輕柔,但態度上那隱藏不住的妒恨情緒,就讓シエル忍不住想笑。能看到總是從容不迫的セバスチャン一臉懊惱的樣子,對喜歡戲弄他的シエル就是一種滿足。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回過身,就看到シエル勾了勾手指,セバスチャン也就乖乖上前,彎下腰盡量接近地等著主人的吩咐。

滿意地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接近,シエル伸出手扯住他的領帶,迫使他更貼近的同時,嫩唇也靠了上去,小舌誘惑地舔過他的薄唇。

完全就是跟前一次一樣的狀況,但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學乖了。在シエル還沒來得及推開他之前,他就印上她的唇,用自己的舌捕捉想要逃走的粉舌。

沒有推開侵入口中的靈活,濕淋淋的小手也摟上了他的脖子,讓互相更加貼近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的上半身幾乎是就這樣靠在浴槽上,胸口和肩膀都沾了水,領帶已經完全掉入水中。

痛苦的姿勢並不影響セバスチャン的動作,順著シエル摟上的手,雙手也環上了她的肩膀,將彼此的距離縮到最短。

交纏的舌尖汲取著對方的氣息,激烈狂野地互濡著,變換著角度讓吻變得更深,毫無節制地渴求著對方。

セバスチャン靈活的動作,漸漸讓シエル喘不過氣,小臉酡紅身體也開始發熱,讓シエル掙扎地想要逃開卻完全無法如願,向後退的小舌被他給追趕勾轉,肆無忌憚地貪婪索求,就連シエル開始敲打他都不願意放開,像是想要讓她就這樣窒息似的。

好不容易終於是被解放,セバスチャン依舊意猶未盡地舔著紅腫的粉唇,環著她的手完全沒有放開的意思。

僅僅只是一個吻,就興奮敏感起來的身體,即使薔薇花瓣漂浮在水上遮掩著視野,但在セバスチャン的眼力下完全沒有用處。

「只是接吻就要要高潮的樣子,小姐您真可愛。」

「笨蛋……」一掌推過太親暱的俊臉,羞恥怒罵的樣子,根本就是害羞的嬌嗔。

「因為小姐的關係,衣服全濕了呢。」站起身,セバスチャン無奈苦笑地扯著衣服。在水面上太長時間,吸了水的襯衫一路蔓延出去,幾乎像是泡在水中一般濕答答的。

「濕了,脫下來不就好了。」喘著氣,シエル主人氣派地傲慢吩咐著。

「呵,您知道…脫衣服代表什麼意思嗎?」

「不就是那個意思嗎。」燦亮的眼中充滿著挑戰,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應了聲,將溼透的襯衫給脫下,露出精壯的身體。有著完美比例且結實傲人的身軀,舉手頭足散發出成年男人的性感,讓シエル不由自主地偏過眼去,不想讓他知道小臉完全燒熱了起來。

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黑西褲,セバスチャン走近シエル身邊,像是要舔上耳朵似的輕語。

「小姐,這樣可好。」紅透的小臉,實在讓人很想讓她更紅一點。

「……有人穿著衣服洗澡的嗎,笨蛋。」害羞讓她完全不敢看過去,只有小嘴不服輸地哼著。

耳邊傳來的是セバスチャン怔愣後的笑聲,還有衣服脫下的聲音,一切的動作都不讓シエル有勇氣回過頭去看。

「小姐,請容我失禮了。」跨入浴槽中,高大的身軀讓本來就很滿的水,更是高到シエル的脖子,坐在シエル的背後,セバスチャン伸手環上了嬌小的少女。

對シエル來說不算小的浴槽,但如果要裝下セバスチャン這高大的身體,就嫌得有點擁擠,必須緊貼在一起才有活動的空間。

放鬆地靠在セバスチャン的身體上,シエル像是小貓似地尋找著最舒服的地方,把他當床地偎了上去。環在身上令人安心的大手,也很不安分地自動字發動了起來,輕撫著柔軟的身軀,僅僅只是如此就讓シエル輕顫了不已。

捏揉著幾乎沒有的胸部,粉紅的先端很快就硬了起來,漆黑指甲玩弄上的時候,聲音無法壓抑地漏了出來。

從背後吻著白嫩的脖子和肩膀,仔細地將クロード留下的痕跡,一個一個用自己的吻覆蓋過去。微痛的感覺讓シエル縮了下,卻沒有阻止他的動作,讓善妒的惡魔在她身上留下記號。

大手沿著柔軟的曲線,越過纖細的腰和平坦的肚子,來到嬌嫩的腿間,指尖觸上的瞬間那柔軟的感觸,讓セバスチャン低笑了聲。

「已經濕了呢。」即使在水中,惡魔的手指也可以分辨黏度不同的液體,咬著シエル耳朵的低語,瞬間燒熱她的臉。

「閉嘴。」嬌斥卻沒有拒絕他,讓セバスチャン的大手更加深入。

「比平常還要敏感呢,小姐。」舔著耳朵的輪廓,舌尖深入的時候聽得見她的嬌喘。

「哪、哪有!」即使身體熱到不像樣,渾身無力地只能偎著他,思考在他手中幾乎糊成一團,シエル還是用僅存的力氣抗議著。

「還說沒有,手指,這樣就可以進去了呢。」放鬆的內部輕易地接納了他的手指,探入的兩隻手指靈活地在內部抽動著,纖腰也隨著擺了起來。

「啊啊……」快感讓シエル嬌吟了起來,小手也不甘示弱地捉住在她腿邊已經立起的男性,用力地上下搓著,毫不留情的力氣讓セバスチャン低聲請求著停手。

「你才是!什麼都沒做就變成這樣!」之前不管她怎麼誘惑都沒反應的傢伙,現在這麼自動自發的樣子,讓她氣結。

「因為,那位不是您啊。」握住シエル根本就是在發洩怒氣的手,セバスチャン苦笑著。

即使跟シエル有同樣的樣貌,甚至就是她的身體,只要不是他所珍愛的那個靈魂,セバスチャン就不會有反應。長命的惡魔對任何事情的情感反應都非常遲鈍,不管是何等性感的對象在眼前,惡魔都不會有慾望衝動。只有面對著シエル的時候,會和人類的年輕人有類似的反應,迫不及待地連他自己都只有苦笑的份。

「如果不是您就不行呢,我的小姐。」扳過小臉,セバスチャン廝磨著嫩唇,待她微張的時候順勢侵入。在他的帶領下,小手也環上了他的脖子,隨著他的唇舌起舞。

喜歡著他的吻,嬌寵疼愛的感覺,都可以透過他的吻傳達過來,讓シエル充滿復仇的心,產生少女的悸動。

被情潮給染紅的臉,甜美灼熱的呼吸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就像是媚藥一樣,崩潰著他的理智。

「セバスチャン……」摩擦在唇邊的聲音,是シエル已經無法忍耐的信號。

「回房間去嗎?」不管是在浴室還是房間,甚至是書房對セバスチャン都一樣,只是高傲的シエル比較不願意在房間以外的地方。

沒有回應セバスチャン的詢問,シエル只是更抱緊了他,小臉靠上了他的肩膀。

微笑地將嬌小的身軀摟得更緊,セバスチャン抱著她從水中站起來的時候,也拿來溫暖的大毛巾包住她,才從浴室踏出將シエル放在大床上。

不願意放開他的小手,讓セバスチャン放棄將她一個人放在床上,自己也跟著躺在她身邊。

赤裸溫暖的肌膚彼此摩擦的感覺,讓シエル像小貓似的滿足地低吟了聲,往他偎得更緊了點。

在寬廣的床上,擁抱著彼此的男女,視線膠著的同時,雙唇也像是立體拼圖般,尋找著合適的角度的同時,緩慢地貼了上去。

舔啜著彼此的唇舌,炙熱的感覺從舌頭開始蔓延往全身,酥軟的感覺讓シエル連手指都用不上力氣,連抱著他都沒辦法,完全就將力氣放在他身上,將一切都交給了他。

寂靜的室內回蕩著親吻時特有的水聲,還有シエル漸漸變得沉重的呼吸聲。

「……嗯…セバスチャン……」

在唇舌的縫細中聽得見小聲的呼喚,讓セバスチャン再一次深深地貪求著她。靈活厚實的紅舌舔著嫩唇一路深入,劃過整齊貝齒舔著上顎的時候,シエル的細腰因為快感而輕顫了一下。

「…嗯……嗯……」旖旎甜美的鼻音,是她已經確實地落入セバスチャン給予的情慾中的證據。

睜眼偷看,令人愛憐的小臉已經被情慾染紅,堅毅的眼也充滿著情慾的霧氣,沉倫於快樂中妖艷誘人表情,讓セバスチャン的男性更堅挺了不少。

讓幾乎要窒息的シエル喘著氣,溼熱的吻從脖子開始,沿著鎖骨往下,手指像是彈奏樂器,大掌輕柔地撫著細緻滑嫩的肌膚,最後停在她小小的胸前。

已經完全挺起的蓓蕾,當柔軟的舌頭圈上且輕咬的時候,快感的低喘自然地漏出,另外一邊無法用唇舌愛撫的胸,也不忘用手指疼愛,揉捏的同時也用漆黑的指甲劃著,混合著疼痛和快感的感覺,更是讓シエル下腹部一陣燥熱。

一點一點細心體貼第愛撫著她的セバスチャン,像是要抹去アロイス和クロード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似的,溫柔地讓シエル的眼眶發熱起來。

在這個低溫的懷抱中,她只感覺得到可以全面交付的安心。

什麼都不用怕,沒有什麼好可怕的,被他的體溫給包圍的世界,就是她的全部了。

「怎麼了?比平常還要敏感呢……」不尋常的反應讓セバスチャン擔憂地問著。

取回了契約印,恢復了記憶的シエル,雖然靈魂是散發的光芒和香味是相同的,但シエル卻有了點跟過去不一樣的地方。但確實來說是哪裡不同,不了解人類纖細感情的セバスチャン無法知曉。

失去記憶和契約後又取回,像シエル這樣的例子非常的少,恢復記憶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其實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沒有把握。

和過去總是傲慢地忍耐著墮落快樂的她不同,今晚的シエル非常率直,順從地接受且反應他所給予的一切,反而讓セバスチャン有點擔心。

「……笨蛋…」嬌紅著臉羞恥地斥著,シエル複雜的少女心情,セバスチャン這遲鈍的惡魔怎麼可能會明白。

自從決定到法國旅行,兩人在巴黎大吵一架分手後,一直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真心感受彼此的機會。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中,セバスチャン確實是有做些什麼,但那不過是滿足主人的生理需要的執事的工作罷了。

溫柔體貼,充分的給予她快樂卻感覺不到他的心情的行為,是不足一提的肉慾,如同用餐喝茶一樣不帶感情的行為,也不會在シエル心中留下痕跡。

今晚是好不容易,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兩人終於有時間獨處享受。

而且……今晚可能是最後一次,能夠像這樣擁抱彼此,感受對方的機會了。不管是他的手、他的吻、他的溫度、他的懷抱,シエル都想要好好地記在心中,做為生存的證明地刻劃在靈魂上。

雖然從未說出口,但這懷抱確實是讓她眷戀。還能再一次感受確實地感覺到他,這份心情讓シエル胸口發熱。

已經完成契約的現在,セバスチャン終於是可以得到屬於他的靈魂,飢餓的惡魔總算可以毫無顧忌地享用他的大餐。

想著這樣的事情,シエル比平常還要敏感反應著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不了解シエル複雜纖細的少女情緒,只當是她一直以來如同處女般的羞怯反應所致,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更加溫柔體貼地疼愛她。

緩慢但確實,セバスチャン一點一點地勾起她的情慾。執著的吻遍佈她的身軀,酥人蝕骨的快感教シエル不自覺地夾緊了腿,濕潤的感覺讓她燒紅了臉,不想讓他知道他的手指跟吻對她十分受用。

「不要緊,沒有什麼好可怕的。」大手撫摸著她細緻的肌膚,手掌在大腿根部揉蹭著,酥麻的感覺讓她鬆了腿,還不用觸到柔軟的花園,就已經可以感覺得到其溼熱。

紅著臉別開眼睛,即使知道身體敏感的理由,但如此輕易就被挑起情慾,一點都不像是淑女的淫蕩,還是讓高傲的シエル不敢面對這樣的自己。

長指按壓上敏感的花苞,纖腰跳動的同時也不自覺地揚起嬌喘,過大的聲音讓シエル掩住嘴,羞恥著自己的反應。

不讓シエル隱藏住聲音,セバスチャン所做的不是拉開她的手,而是更執拗地挑逗她的敏感。

長指沾染著蜜,兩指緩緩地探入她已經放鬆的入口的同時,也輕輕囓咬著她敏感的花苞,舔啜不斷溢出的甜蜜。將嬌小的少女整個含入口中,由下往上狂烈卻也溫柔地舔吮,直達四肢且侵蝕思考的快樂讓シエル的嬌啼也大聲了起來,即將要到達頂點的焦慮讓她甩著頭,小手抓著身下的床單。

「啊、啊…セ、セバスチャン……」在シエル呼喚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也給予了她極限的快樂,伴隨著尖叫聲一起噴出讓人羞恥的液體,セバスチャン毫不客氣地全部吞了下去。

香汗淋漓攤在床上喘息的シエル,只能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爬起來摟著她,親吻著她艷紅汗濕的小臉。好一會兒,シエル才舉起小手回摟他,抱緊她唯一的男人。

只是要身體的快樂的話,不管是誰……クロード也可以滿足她。但,只有セバスチャン,只有在他懷中,シエル才會真正感覺到被疼愛嬌寵的感覺。

「小姐?」比過去都還要率直的少女,雖然セバスチャン喜歡她的依賴和撒嬌,但順從到這個地步,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都覺得不對勁了。

「セバスチャン…」不知道哪裡來力氣,シエル將他壓在身下,燦亮的眼誘惑地望著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