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21 R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小、小姐……」低啞的呼喚蘊含著男人興奮時特有的音色,總是優雅從容的聲音中難得地充滿著焦慮,好聽的低音讓シエル揚起了粉唇。

嬌小的身軀趴在男人精壯結實的身上,柔軟的少女肌膚像是撒嬌的貓一樣磨蹭著主人,親吻著結實的胸膛,シエル緩緩地移動她的吻,來到滾燙的下半身。

前一次見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是怎麼樣都無法有反應的他,現在非常有自我主張地站立著,傘型的先端甚至滲出了透明的液體,小手有趣地沾染著液體,上下搓弄著。

「您並不需要勉強自己這麼做。」雖然兩人之間有著無數次的肌膚之親,但高傲且害羞的シエル,對於取悅他這種事情,不管做幾次都有抵抗,總是在他的軟硬皆施下,才死不情願的シエル,今天的積極讓セバスチャン訝異。

「囉唆!要怎麼做是我的自由!」拙劣的技術讓セバスチャン苦笑,即使如此,只要シエル有那個意思,就很讓他高興了。

生嫩的小手搓弄著他的,只是這種程度的刺激,就已經讓セバスチャン更加硬挺了起來。

「小姐,只是這樣嗎?」低笑地揶揄著紅著臉的シエル,由她主動能到這個地步,對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很了不起了。

和セバスチャン眼對眼,藍紫雙眸的戲謔,並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捧起滾燙的男性,粉嫩小舌輕輕地舔著,苦澀的男性味道讓她揪了下眉,但不至於停下。溫熱凹凸的舌頭感觸,讓セバスチャン更大了起來,不斷增加的硬度讓シエル更努力地舞著舌頭。

「啊啊,真舒服呢……」當舌尖劃過裂縫的時候,瞬間的刺激更是讓他差點按耐不住,想要就這樣侵犯她溫熱的小嘴。

大手撫摸著藍灰色的頭髮,撥開她的劉海,可以更清楚地看見閃著魅光的眼,舔著他的小嘴也帶著蠱惑的微笑。

「小姐……」低喘地請求,從他的大手知道男人的意思,シエル終於是張開嘴,將脹大的先端給含了進去。

即使努力張開嘴對シエル來說也太大的男性,小嘴只能含入先端,有點困難地舔舐著含入的部分,偶爾還會失敗地輕咬到他,但這些疼動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都是快感。

「啊啊……就像是在您的體內一樣地舒服呢……」セバスチャン的稱讚讓シエル更努力,一點一點地,シエル努力將長大的男性給含進去,頂在喉嚨上的感覺讓她難受,可是聽著セバスチャン恍惚快樂的低啞喘息,就讓シエル感到滿足。

粗糙的舌頭表面上下撫著他的軀幹,吸在喉嚨的硬挺不斷滲出的苦味,讓シエル難過到眼淚都快要出來,但聽著セバスチャン興奮低啞的呼吸,這痛苦她還可以忍耐。

不斷在口中堅硬膨脹的他,顫動的感覺讓シエル知道,セバスチャン的極限也就在眼前,教她更用力地吸吮著。

「小姐,就到此為止。」握住即將爆發的自己,セバスチャン阻止著她。

不發一語地繼續用力吸著他,シエル的眼中有著忍不住的怒氣。

「可以的話,我想要在您的體內……」太過大膽且直接的要求讓シエル羞恥到忘記要抵抗,任由セバスチャン雙手扶著她的身體把她拉了起來,跨坐在他身上。

下半身溼熱黏膜互相摩擦的快感,讓シエル透出了小聲的喘息。對著接下來銷魂快樂的期待,讓小臉多了份酡紅醉人的美。難得的淫蕩表情讓セバスチャン更熱了起來,脹大到幾乎疼動的部分,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入她的緊窄,貪饜她的甜美。

「セ、セバスチャン…」不急著進入,只是左右摩擦著沾染著她的蜜,不斷在入口打轉的他,煽動著シエル的情慾,折磨著她的理智。

想要被他給填滿,那份充實感光是想像就讓シエル忍不住更熱了起來,自己搖擺著腰想要著他,但無奈纖腰被他給固定著,燙熱的他不斷在入口處擠壓著,就是無法確實地滿足。

從體內燒出無法忍耐的焦躁感,甜美的疼動讓她意亂情迷,想要快點被巨大的他給貫穿、給填滿,焦慮的身心都期望著他。

「快、快點……」官能的折磨讓傲慢的シエル也忍耐不住,小手輕捶哀求著。

「小姐,您是……屬於我的呢。」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說,シエル望上男人的臉,才發現紅茶色的眼現在是妖艷的鮮紅,和她一樣身處於慾望的折磨,卻不知原因地忍耐著。

「セバスチャン,你、你是…屬於我的……」小手摟上了他的脖子,シエル低喘著。「我、我也是你、你的……所以,快、快點……用你的全部來滿足我!」害羞傲慢的シエル,能說出這一切已經是她的極限,一口氣說完後她感覺連耳朵都熱呼呼地,只能將臉埋在他的肩膀上。

「說的真好呢,小姐。」愛憐地親吻著紅透的耳朵,セバスチャン也不再焦躁彼此,滾燙巨大的男性一口氣直挺入她的深處。瞬間的充實滿足感讓シエル高聲嬌啼了起來,蕩著誘人艷紅的小臉朝天抬起,白嫩的身體一顫一顫地,就這樣到到達了頂點。

「哎呀哎呀,這樣就高潮啦。」愉快地低笑著,セバスチャン卻沒有任何嘲弄她的意思。

僅僅只是接納了他就滿足地攀到了頂點,過敏感的身體和精神,一切一切都是因為他,這樣的認知讓セバスチャン有著說不出的滿足感。

「現在開始才是重點,得忍著點呢,我的小姐。」親吻著シエル的額頭和臉頰,セバスチャン扣住她的纖腰,開始律動。

一開始是非常輕柔且緩慢的動,讓過緊的シエル可以慢慢習慣他。待習慣後,セバスチャン的速度和深度也提高,激烈狂野地緊窒中馳騁著。

「啊、啊……セ、セバスチャン……」艷麗的嬌吟和淫穢的水聲一起,越來越大聲。 「啊、好、好深…啊……」

被頂到最深處的感覺,快樂讓シエル滿足地喘著,吐著嬌豔喘息的小嘴被セバスチャン吞下。不只是身體而已,艷麗的紅唇他也貪享著,嬌小的身軀被緊抱在懷中,隨著激烈的韻律搖擺著。

「啊、好、好……舒服……」放開了唇,聽得見她混合著嬌喘的話語。

「小姐?」傲慢且害羞的シエル,鮮少聽見如此誠實的話語。

傲慢但卻無法抵抗肉體上的快樂的她,在每一次肌膚之親的時候,總像是害怕著失去意識般地,抗拒著過人的快樂。讓這樣的シエル墮落,是セバスチャン的樂趣之一沒錯,但誠實對他撒嬌的シエル,更是難以招架。

沒有特別的理由卻如此率直,不禁擔心シエル是否有什麼問題。望入她的小臉,只見美麗的藍紫雙眸盪漾著快樂,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自動自發配合他的動作搖起了腰,笨拙但努力取悅著他。

注意到セバスチャン的眼眸,シエル唇邊勾起連惡魔都會被誘惑的恍惚妖艷的微笑。小手摟著他,自己送上了粉唇。

如此主動誘惑他的シエル,也讓セバスチャン再也按捺不了。所有的理智都被シエル給親手瓦解,讓本來就獨占且貪婪的惡魔,眼中更是除了他的獵物外什麼都看不到了。

小心翼翼怕傷到シエル的自製心,現在已經什麼都不剩,只想不斷不斷貪婪著他可愛的獵物,享受她芳醇甜美的靈魂,在她的身心都刻劃上屬於自己的印記。

將シエル整個人按壓在床上,這樣的姿勢セバスチャン可以握有主導權,一口氣穿入了更深的地方的瞬間,シエル揚起了混合著快樂和痛苦的嬌喘。

拉起她的腰,每一下都深入淺出地,彼此平坦的腹部完全緊貼著,在窄小的內部攪動摩擦,狂野的抽動讓シエル也停不下歡愉滿足的聲音,過度的快樂讓嬌小的身軀顫動著。

「啊、啊啊……」每一下都被激烈地頂在子宮上的感覺,火熱到無法忍耐的快感,讓シエル抱緊著眼前的男人,啃咬上他的肩膀藉以維持自己的意識。

只是在セバスチャン狂野如暴風雨的搗弄中,這根本就無法忍耐,讓她幾乎是尖叫著,意識被他給拋上拋下。

「不、不要………不要、再大了……セバ、セバスチャン……」已經不知道自己說出口的話是怎麼樣刺激男人的理智,シエル只是甩著頭,讓身體被快樂給追趕的同時,也感覺著他的膨脹,幾乎是快要將她給撐破。

「呵,還會再更大呢。將您的這裡給完全灌滿……」大手撫著她平坦的小腹,想像著他的慾望注入到她的深處,將少女從裡到外……身體和靈魂,全部都印上他的記號和氣味的樣子,就讓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勾起嘴角。

如他所說,貫穿著她的炙熱,越來越火燙也越來越大,每一個動作都確實地讓她暈眩,身體和靈魂都像要被吞噬的感覺,讓シエル更加抱緊了他。

「啊、セバ、セバ、セバス……」在喘息中,打結的舌無法好好發音,勉強能喚出他的名字。

知道シエル就快到了,セバスチャン也加快他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貫穿全身如閃電的快感,讓シエル全身緊繃地攀到了快樂的頂點。在幾乎要夾斷人的緊繃中,不斷吸吮的內部,セバスチャン也放出了他的全部。頂到最深處的同時放出了他的一切,直接衝擊在子宮上的滾熱讓シエル又嬌啼了起來。

「啊、啊…好熱好熱的進來了……會溶化、會溶化的……」不自覺說出口的淫語有著極度的破壞力,セバスチャン更無法管束自己地,繼續將滾熱的慾望注入到最深處。

用忍耐了好幾個月的一切,好好地灌滿她,一直到平坦的小腹都鼓了起來。

即使已經完全放出,セバスチャン也不願離開,像是栓子似地不要讓慾望從她體內流出,享受著火般滾燙濕潤柔軟的內部。

激烈地以為自己的靈魂就要這樣被吃下,太過激烈的高潮讓她大腦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シエル迷濛著眼看著頭上的緋色眼眸,惡魔眼中尚未被滿足的慾望讓シエル知道,今晚還有很長很長。

纖手撫上微微鼓起的腹部,雖然隔著一層血肉,卻依舊是可以感覺得到還在裡面的他的脈動,還有他所釋放的慾望。シエル漾起絕艷的微笑,那是承受了最愛的男人的一切,盪漾在幸福中的女人才會擁有的表情。

了解到セバスチャン也和她一樣,沉溺在彼此中無法自拔。當她失去靈魂時,セバスチャン照顧著這個身體,不管慾望勃發也不曾對她的身體做出過什麼;在她失去記憶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盡著執事的義務在一旁守護,即使是她的要求,也不會跨越那條線。

這個男人;這個惡魔需要的是,她純粹的靈魂。

背負了罪惡,血腥污穢骯髒,連神和天使都拋棄的自己,只有惡魔願意珍惜。

她所感受到的一切並不是虛偽,在這個瞬間,她並不只是單純的糧食,被他所疼惜的感覺,將會成為生存的證明,刻劃在她的靈魂上。

曾經對シエル來說,只要能完成她的願望的,不管是誰都她都無所謂。只有現在,她深深覺得,和她契約的是セバスチャン真是太好了。

雖然她跟セバスチャン之間只是契約關係,而セバスチャン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基於契約上,為了完成她的願望所需要做的額外工作罷了。身為獵物,去感謝惡魔是很古怪的事情,她也知道滿盈心中的溫暖,除了感謝以外還有其他的心情,但高傲的シエル不管發生什麼事,也絕對不會說出來。

當惡魔吞噬她的靈魂的瞬間,或許這部分的感情也會被惡魔給知曉,但這並不是她需要擔心的事情。她只想好好地,享受著生命的最後。

沒有任何人可以打擾,在極限的快樂中,被最愛的惡魔給吞噬,如此幸福的結局,實在是不適合她這骯髒污穢的靈魂。

不允許上天堂,也無法下地獄,只能成為惡魔糧食的悲哀的靈魂,卻是她的幸福。

「只是這樣要休息還有點早呢。」親吻著シエル一片艷紅的小臉,平常總是會為了主人明天的工作和行程稍微收斂的他,今天完全看不到這跡象。

「那也要你做得到才行。」伸手攬住他,シエル偎上了他的懷抱。

「呵,您這樣說,等等就不能討饒了呢。」飢餓的惡魔,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滿足的。咬住她粉嫩的耳朵,セバスチャン低語著。

「哼,你以為是我那麼柔弱的人嗎?」

「啊啊,那可真是失禮了呢,小姐。」親吻著她的臉,セバスチャン也是等到她的身體從高潮的餘韻退下後,才繼續開始律動。

換了個姿勢,從仰躺變成騎乘,シエル白嫩的背貼在他厚實的胸膛上,纖腰被他給摟著。燙熱從下而上重重頂入,每一下都帶出了兩人混合的體液,在床上留下羞恥的痕跡。從不同角度侵入的感覺,舒服地讓她喘了起來。

伸手勾住セバスチャン的頭,她才轉過臉去,他就會意地吻上她的唇。交纏的唇舌就如同他們的身體,勾纏著彼此誰都不願意放開。

沒有明天,只有今晚,彼此都瘋狂激烈地索求著對方。

更多更多,讓雙方都沉溺在只有彼此的世界中。

在疲倦至極,意識要被黑暗的吞噬之前,シエル望著眼前惡魔的緋色眼眸。

「………會痛嗎?」不自覺地問出口,セバスチャン一瞬的訝異後,是讓人溶化的溫柔微笑。

「……不會的,我的小姐。」

「是嗎……不需要客氣…」

「我不會客氣的。您是我的靈魂,我的小姐…只會屬於我。」

「那就好。」凝望著野獸般猙獰卻溫柔無比的赤眸,シエル放心地讓意識被拖入黑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