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22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夏日的薰風混合著紅茶的香味瀰漫在室內,新鮮空氣讓シエル睜開迷濛的眼,看著高大的執事搖擺著漆黑的燕尾服,在明亮的窗前走來走去。

挪動了還有點怠倦的身體,布料摩擦的聲音讓セバスチャン回過身來。

「早安,少爺。」優雅有禮的微笑讓シエル不斷地眨著眼,像是不太相信自己看見了什麼。

將窗簾整理好,セバスチャン大步走來扶起疲倦不想動彈的主人,將枕頭立起好讓她可以更輕鬆舒適地坐起身。

「今天的早茶是丁普拉紅茶,加入了一點牛奶,應該會比較順口。」從描繪著藍色花樣的茶壺中倒出冒著熱氣的紅茶,熟練地加上適量的鮮奶和一點砂糖仔細攪拌後,才遞給シエル。

眨著眼盯著大手好一陣子シエル才像是回過神地接過了紅茶。

香氣四溢,有點燙但並不是不能喝,微甜的口感讓シエル朦朧的意識清醒了不少。

這裡是她的房間,然後セバスチャン就在一旁服侍她。和日復一日的早晨完全相同的場景,理所當然的早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每一天,對シエル來說卻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她不是應該……應該要………才對嗎?

「說是早安也不太對,現在已經是差不多下午茶的時間了。今天的天氣很好,如果您不介意的話,下午茶就在花園好嗎?」

セバスチャン的話拉回她的思考,讓她抬頭看著滿臉微笑的執事,一直到男人苦笑地回問,他的臉上是不是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シエル才收回自己的視線。

早茶後,シエル坐在床邊讓由セバスチャン服侍她的梳洗和打扮。純白的襯衫,和短褲同色系的外套和背心,在領口繫上寶藍色的天鵝絨蝴蝶結,セバスチャン才跪下身替她套上小牛皮的皮鞋。

再重新檢視一遍,確定每個部分都完美無缺,セバスチャン才站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但,シエル的視線卻一直看著深藍色的地毯,一點都沒有注意到整裝完畢的事情。

「少爺?」

「啊、啊啊……」回過神,シエル才站了起來。昨晚過度縱慾的疲憊還殘留在身上,酸軟的腰部腿部讓她一個蹌踉,幸好セバスチャン及時扶住她。

「少爺,您的手杖。」為了讓她更容易走動,セバスチャン將手杖塞到她手上,讓不喜歡被人攙扶的主人可以一個人步行。

「下午茶在白薔薇園舉行,如果您不太舒服,是否要由我從旁協助呢?」

「不用。」冷淡的反應就和平時一樣,沒有多說什麼的セバスチャン,只是輕輕行禮退出房間,逕自去準備下午茶。

當然,一切都必須在シエル到達前準備就緒才可以。

用手杖支撐著自己,シエル拖著疲軟的身體來到自家的白薔薇花園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已經準備好一切站在那邊,還體貼有禮地拉開椅子,輕扶她上坐。

 

「今天的下午茶是烤鱸魚和蘆筍火腿沙拉。搭配第一摘阿薩姆的巴盟普克里茶。」深紅色的茶水在純白的茶杯中,像是鏡子般地反射著シエル的臉龐。

靜靜地瞪著深紅的茶水好一會兒,シエル終於是忍不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

「啊啊,雖然是下午茶,但您才剛剛起床尚未用餐,直接用點心對您的健康不太好,所以我準備了味道較為清淡的餐點。請放心份量也減少很多,就算您全部享用也還是可以享用下午的點心。」

「啊啊……」十分合理的說明,讓シエル點點頭,當手要碰上杯子的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根本就是不是要問這個! 被セバスチャン這樣一解釋,差點就忘了她本來的目的。

「誰問你這個!」

「那少爺您的意思是…?」真的不知道シエル的意思,セバスチャン困擾地揪眉。

啪地一拍桌子,シエル用力站起身來。為了要讓自己較矮的視線跟セバスチャン平行,她選擇拉扯他的領帶,迫他彎身和她眼對眼。

紅茶色的眼,就跟過去她所知道的セバスチャン一樣,優雅從容地讓人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為什麼不吞噬我的靈魂?契約已經完成了不是嗎?」

シエル呼喚惡魔所簽下的契約是,在她復仇完成前惡魔要效忠她,成為她的手腳和力量,保護她的生命直到契約完成那天。而當契約完成時,她的靈魂將會成為惡魔的糧食。

玷汙了她的驕傲和她的家名的敵人,女王和天使都已經死去,她的願望已經確實地藉由惡魔的力量而實現,惡魔取去屬於他的報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為什麼,她還會好好地在這裡?和繼續玩著主人執事的遊戲呢?

聽了シエル的疑問,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低笑了聲,將她的手從領帶上拉下。

「小姐,您先請坐。疲倦的身體這樣站著,會更難恢復呢。」

啐了聲,シエル無奈地只有坐下,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回答。

微笑的セバスチャン從懷裡拿出一本書,那封面シエル雖然只看過一次,卻很清楚那是什麼。

「……終日之書…」記載了人的一生的書本,那應該是屬於死神的東西,為什麼會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手上?

「是的,這是您的終日之書呢,小姐。」捧著書,セバスチャン面帶微笑地翻開它。那故做優雅的笑容,在シエル眼中完全就是充滿算計的猙獰的惡魔面容。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靈魂,契約完成後,在死之島被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的惡魔給吞噬。」セバスチャン唸出的結局,讓シエル詫異地眨著眼。

「……可是,我還在這裡。」

「是的。您還在這裡,是因為我在吞噬靈魂的時候遇到了許些阻礙,您的靈魂被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給搶奪而發生了意外。照理說,您應該在兩個月前,靈魂就被我給吞噬了。」

「唔…就算中間遇到了什麼,現在來說,吞噬我的靈魂也是當然的事情吧。」理直氣壯地教訓著セバスチャン,傲慢的主人風範讓セバスチャン愕了下,隨即忍不住地笑出聲來。

「笑什麼?」

「不,真是失禮了。真不愧是我的主人,我所看上的靈魂呢。」第一次遇到這麼急著想要履行契約的獵物,認為該付出的代價就不該拖拖拉拉,明明就是骯髒污穢到除了惡魔沒人想要的靈魂,卻又有著聖人都沒有的矜持和高潔。

純粹純白的靈魂,即使身處最污穢的世界中,和死亡和黑暗為伍,也絲毫無法玷汙她的驕傲。

有著近乎無限的時間,失去了生存意義的惡魔來說,少女漆黑高潔的靈魂,是這枯燥乏味的世界中唯一的調味料,讓黑白的時間中增加了許些的色彩。

「根據終末之書的記載,您的靈魂已經屬於我了。」

「嗯。」對於這個既定的結果,シエル沒有任何意見。

「要怎麼處置我的東西,是我的自由,您說是嗎?小姐。」

「………您想怎樣?」有著不好的預感,シエル低問著。

「我只是發現,我想要的不單單只有靈魂了。我想要,您的全部。」

「別開玩笑!契約中答應給你的只有靈魂而已!其他的…其他的,都還是我的!」難得激動起來,シエル拍著桌子站起來吼叫著。

「是的,正如您所說,只有靈魂是屬於我的沒錯。」安撫著シエル坐下,セバスチャン繼續說。「取走契約以外的東西,也違反我的美學。所以,我有個主意。」

「怎樣?」

「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小姐。賭注品是您的靈魂。」妖異艷紅的眼,讓シエル深呼吸一下。「遊戲的內容很簡單,只要您將心交付給我,就是我的勝利。而如果您能保有您的心到最後,那就是您的勝利。」

「什…」張著嘴,シエル無法正常地發聲。這是哪門子的賭注?而且這種內容,根本就是……

「勝利的獎品是,靈魂的解放。我會將您的靈魂,還給您。」

「……如果我輸了呢?」

「如果您輸了,那就請成為我的眷屬。」

「眷、眷屬……!」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シエル不自覺地大聲地反問。

「是的。」

「你、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是的,我很清楚。如果小姐您輸了遊戲,那就請成為我的眷屬。」伸手抬起シエル的小臉,如同紅寶石般閃爍的惡魔的血眼,是他現在正在惡魔狀態的證明。

「我的心……眷屬……這根本就是……」如果這惡魔真的理解這些字眼的意義的話,一連串的言語在人類來看,就跟求婚沒有什麼兩樣。

燒紅著臉,シエル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惡魔的要求。

到底是接受,還是不接受……或者該說,她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惡魔已經拒絕就這樣吞下屬於他的靈魂,非要弄個遊戲繼續這段關係,那她也只有接受這一條路。

而這個由惡魔發起的遊戲,結果卻是由她來決定。

由她決定是否要將自己的心交付給眼前的惡魔,是否要答應他的要求………

想不清楚該怎麼面對惡魔,シエル索性背過身去,不敢再跟那對鮮紅對眼。

「呵,在我們說話的時候茶都涼了呢。我再去重新泡過,還請您稍坐。」

「……セバスチャン。」看著收拾茶具的他,シエル終於是鼓起全部勇氣喚住。

「是?」

「這遊戲……到什麼時候為止?」

微風吹過,純白的薔薇花瓣隨風飛舞,像是夏日的純雪般。在充滿著薔薇香氣的花園中,シエル屏著呼吸等著他的回答。

低笑一聲,セバスチャン放下了手中所有,在シエル面前單膝跪下。

「一切都將由您的真心來定奪,我親愛的主人。您的決定就是我的一切。而直到那一刻的到來為止,我都是您忠實的僕人,將竭心盡力侍奉您,My Lady」

執起シエル伸出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在無名指上落下忠誠的吻。

「你不擔心輸了嗎?」

「呵,別看我這樣,我還是努力想要取得勝利的呢。」

「真有自信啊。」撇撇嘴,燦藍的眼中充滿的笑意。

「好歹,我也是個惡魔執事啊。」

在溫暖的午後,由優雅的薔薇花香味包圍的世界中,蒼藍和艷紅相視微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