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22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夏日的薰风混合著红茶的香味弥漫在室内,新鲜空气让シエル睁开迷濛的眼,看着高大的执事摇摆着漆黑的燕尾服,在明亮的窗前走来走去。

挪动了还有点怠倦的身体,布料摩擦的声音让セバスチャン回过身来。

“早安,少爷。”优雅有礼的微笑让シエル不断地眨着眼,像是不太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将窗帘整理好,セバスチャン大步走来扶起疲倦不想动弹的主人,将枕头立起好让她可以更轻松舒适地坐起身。

“今天的早茶是丁普拉红茶,加入了一点牛奶,应该会比较顺口。”从描绘著蓝色花样的茶壶中倒出冒着热气的红茶,熟练地加上适量的鲜奶和一点砂糖仔细搅拌后,才递给シエル。

眨着眼盯着大手好一阵子シエル才像是回过神地接过了红茶。

香气四溢,有点烫但并不是不能喝,微甜的口感让シエル朦胧的意识清醒了不少。

这里是她的房间,然后セバスチャン就在一旁服侍她。和日复一日的早晨完全相同的场景,理所当然的早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每一天,对シエル来说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不是应该……应该要………才对吗?

“说是早安也不太对,现在已经是差不多下午茶的时间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如果您不介意的话,下午茶就在花园好吗?”

セバスチャン的话拉回她的思考,让她抬头看着满脸微笑的执事,一直到男人苦笑地回问,他的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シエル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早茶后,シエル坐在床边让由セバスチャン服侍她的梳洗和打扮。纯白的衬衫,和短裤同色系的外套和背心,在领口系上宝蓝色的天鹅绒蝴蝶结,セバスチャン才跪下身替她套上小牛皮的皮鞋。

再重新检视一遍,确定每个部分都完美无缺,セバスチャン才站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但,シエル的视线却一直看着深蓝色的地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整装完毕的事情。

“少爷?”

“啊、啊啊……”回过神,シエル才站了起来。昨晚过度纵欲的疲惫还残留在身上,酸软的腰部腿部让她一个跄踉,幸好セバスチャン及时扶住她。

“少爷,您的手杖。”为了让她更容易走动,セバスチャン将手杖塞到她手上,让不喜欢被人搀扶的主人可以一个人步行。

“下午茶在白蔷薇园举行,如果您不太舒服,是否要由我从旁协助呢?”

“不用。”冷淡的反应就和平时一样,没有多说什么的セバスチャン,只是轻轻行礼退出房间,迳自去准备下午茶。

当然,一切都必须在シエル到达前准备就绪才可以。

用手杖支撑著自己,シエル拖着疲软的身体来到自家的白蔷薇花园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准备好一切站在那边,还体贴有礼地拉开椅子,轻扶她上坐。

 

“今天的下午茶是烤鲈鱼和芦笋火腿沙拉。搭配第一摘阿萨姆的巴盟普克里茶。”深红色的茶水在纯白的茶杯中,像是镜子般地反射著シエル的脸庞。

静静地瞪着深红的茶水好一会儿,シエル终于是忍不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啊啊,虽然是下午茶,但您才刚刚起床尚未用餐,直接用点心对您的健康不太好,所以我准备了味道较为清淡的餐点。请放心份量也减少很多,就算您全部享用也还是可以享用下午的点心。”

“啊啊……”十分合理的说明,让シエル点点头,当手要碰上杯子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是不是要问这个! 被セバスチャン这样一解释,差点就忘了她本来的目的。

“谁问你这个!”

“那少爷您的意思是…?”真的不知道シエル的意思,セバスチャン困扰地揪眉。

啪地一拍桌子,シエル用力站起身来。为了要让自己较矮的视线跟セバスチャン平行,她选择拉扯他的领带,迫他弯身和她眼对眼。

红茶色的眼,就跟过去她所知道的セバスチャン一样,优雅从容地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吞噬我的灵魂?契约已经完成了不是吗?”

シエル呼唤恶魔所签下的契约是,在她复仇完成前恶魔要效忠她,成为她的手脚和力量,保护她的生命直到契约完成那天。而当契约完成时,她的灵魂将会成为恶魔的粮食。

玷污了她的骄傲和她的家名的敌人,女王和天使都已经死去,她的愿望已经确实地借由恶魔的力量而实现,恶魔取去属于他的报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什么,她还会好好地在这里?和继续玩着主人执事的游戏呢?

听了シエル的疑问,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低笑了声,将她的手从领带上拉下。

“小姐,您先请坐。疲倦的身体这样站着,会更难恢复呢。”

啐了声,シエル无奈地只有坐下,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回答。

微笑的セバスチャン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那封面シエル虽然只看过一次,却很清楚那是什么。

“……终日之书…”记载了人的一生的书本,那应该是属于死神的东西,为什么会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手上?

“是的,这是您的终日之书呢,小姐。”捧著书,セバスチャン面带微笑地翻开它。那故做优雅的笑容,在シエル眼中完全就是充满算计的狰狞的恶魔面容。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灵魂,契约完成后,在死之岛被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的恶魔给吞噬。”セバスチャン唸出的结局,让シエル诧异地眨着眼。

“……可是,我还在这里。”

“是的。您还在这里,是因为我在吞噬灵魂的时候遇到了许些阻碍,您的灵魂被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给抢夺而发生了意外。照理说,您应该在两个月前,灵魂就被我给吞噬了。”

“唔…就算中间遇到了什么,现在来说,吞噬我的灵魂也是当然的事情吧。”理直气壮地教训著セバスチャン,傲慢的主人风范让セバスチャン愕了下,随即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笑什么?”

“不,真是失礼了。真不愧是我的主人,我所看上的灵魂呢。”第一次遇到这么急着想要履行契约的猎物,认为该付出的代价就不该拖拖拉拉,明明就是肮脏污秽到除了恶魔没人想要的灵魂,却又有着圣人都没有的矜持和高洁。

纯粹纯白的灵魂,即使身处最污秽的世界中,和死亡和黑暗为伍,也丝毫无法玷污她的骄傲。

有着近乎无限的时间,失去了生存意义的恶魔来说,少女漆黑高洁的灵魂,是这枯燥乏味的世界中唯一的调味料,让黑白的时间中增加了许些的色彩。

“根据终末之书的记载,您的灵魂已经属于我了。”

“嗯。”对于这个既定的结果,シエル没有任何意见。

“要怎么处置我的东西,是我的自由,您说是吗?小姐。”

“………您想怎样?”有着不好的预感,シエル低问著。

“我只是发现,我想要的不单单只有灵魂了。我想要,您的全部。”

“别开玩笑!契约中答应给你的只有灵魂而已!其他的…其他的,都还是我的!”难得激动起来,シエル拍著桌子站起来吼叫着。

“是的,正如您所说,只有灵魂是属于我的没错。”安抚著シエル坐下,セバスチャン继续说。“取走契约以外的东西,也违反我的美学。所以,我有个主意。”

“怎样?”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小姐。赌注品是您的灵魂。”妖异艳红的眼,让シエル深呼吸一下。“游戏的内容很简单,只要您将心交付给我,就是我的胜利。而如果您能保有您的心到最后,那就是您的胜利。”

“什…”张著嘴,シエル无法正常地发声。这是哪门子的赌注?而且这种内容,根本就是……

“胜利的奖品是,灵魂的解放。我会将您的灵魂,还给您。”

“……如果我输了呢?”

“如果您输了,那就请成为我的眷属。”

“眷、眷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シエル不自觉地大声地反问。

“是的。”

“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是的,我很清楚。如果小姐您输了游戏,那就请成为我的眷属。”伸手抬起シエル的小脸,如同红宝石般闪烁的恶魔的血眼,是他现在正在恶魔状态的证明。

“我的心……眷属……这根本就是……”如果这恶魔真的理解这些字眼的意义的话,一连串的言语在人类来看,就跟求婚没有什么两样。

烧红著脸,シエル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恶魔的要求。

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或者该说,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恶魔已经拒绝就这样吞下属于他的灵魂,非要弄个游戏继续这段关系,那她也只有接受这一条路。

而这个由恶魔发起的游戏,结果却是由她来决定。

由她决定是否要将自己的心交付给眼前的恶魔,是否要答应他的要求………

想不清楚该怎么面对恶魔,シエル索性背过身去,不敢再跟那对鲜红对眼。

“呵,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茶都凉了呢。我再去重新泡过,还请您稍坐。”

“……セバスチャン。”看着收拾茶具的他,シエル终于是鼓起全部勇气唤住。

“是?”

“这游戏……到什么时候为止?”

微风吹过,纯白的蔷薇花瓣随风飞舞,像是夏日的纯雪般。在充满著蔷薇香气的花园中,シエル屏著呼吸等着他的回答。

低笑一声,セバスチャン放下了手中所有,在シエル面前单膝跪下。

“一切都将由您的真心来定夺,我亲爱的主人。您的决定就是我的一切。而直到那一刻的到来为止,我都是您忠实的仆人,将竭心尽力侍奉您,My Lady”

执起シエル伸出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在无名指上落下忠诚的吻。

“你不担心输了吗?”

“呵,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努力想要取得胜利的呢。”

“真有自信啊。”撇撇嘴,灿蓝的眼中充满的笑意。

“好歹,我也是个恶魔执事啊。”

在温暖的午后,由优雅的蔷薇花香味包围的世界中,苍蓝和艳红相视微笑。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