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ようこそいらっしゃい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ようこそいらっしゃい

 

鬼丸国纲锻刀纪念

 

 

“久疏问候了,鬼丸大人。”
右手覆在胸前,短刀肩膀上的小披风优美落下,一举一动都透出教养的,是短刀笔头的平野藤四郎,与他同在皇室被称为御物的粟田口的刀剑之一。

“平野啊…”
看着面前矮小的短刀,熟悉的刀剑男士让鬼丸国纲无表情的面容上,有着一丝丝的柔软。

“是,听闻您显现于本丸,速来拜会,并负责向您介绍本丸。”

“………你不能跟平常一样吗?”
皱着眉头,鬼丸国纲对这样充满距离感的平野藤四郎很不自在。他们一起在皇室度过很长的时间,彼此之间可不是这样对话的。

“我只是想试试看这样跟鬼丸大人说话。”

笑得有点腼腆的短刀,让鬼丸国纲叹气。
“带路吧。”

“是,这边请。”
摇摆着肩膀上的小披风,平野藤四郎引著鬼丸国纲前进。
“很抱歉一期哥目前出阵中,鬼丸大人的显现,一期哥应该也会很高兴,”

“还好吧…”
摸摸自己脖子,鬼丸国纲了解一期一振跟自己是不同类型的刀剑男士。虽然在关白身边共事,最后又一起在皇室见面,同样是粟田口的刀,一期一振和平野藤四郎这处事圆滑的脾气,与自己完全不同,这应该是因为刀匠不同的关系吧。

“莺丸大人也久候多时了。”

“别,我不想跟他见面。”
说到莺丸,鬼丸国纲只会想到他滔滔不决讲述著大包平蠢事的多嘴。
在皇室内闲著没事,听他说话就算了,他可是为了斩鬼而来,不是来听莺丸述说大包平的啊。

“可是大包平大人也在呢。”
一直以来不断听莺丸聊著大包平,见到大包平本刃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说不完的事蹟,平野藤四郎在第一次见到大包平的时候,可是好好地感叹了番呢。

“那更不用见面了。”
莺丸肯定又多了很多可以跟他述说的大包平事蹟,他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啊。

跟随着平野藤四郎的脚步,由他一一介绍本丸的设施与方角,比起这些生活设施,更吸引鬼丸国纲的是,飘荡在空气中的鬼的气味。

他是为了斩鬼而来。
在这个世界中徘徊,只为了追寻鬼的踪影。

这个本丸,到处都充满著鬼的气味…即使很淡。

“鬼丸大人,这里就是我们粟田口的房间。”
矮小的短刀转过身,努力昂头与他相对。
“大家都很期待见到鬼丸大人。”

“喔……”
粟田口吉光所打造的这些后辈们,对他来说……并不是很好相处的对象。
主要的原因还是……

“哇!是鬼丸大人!”

“鬼丸先生!”

“是鬼丸呢!”

粟田口短刀的尖叫与欢呼声,这近乎异常的欢迎,教鬼丸国纲绷起脸,高大的身体强忍住想要退后的冲动。

他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一直都是。

特别是这些擅自把他当作前辈来亲近,粟田口吉光的藤四郎们,更是他拙于应对的场面。

迅速被短刀们给包围,簇拥到上座,端出了各种点心要招待他,孩子们的大眼闪闪发亮地盯着他看,教他不自在地偏开了视线。

桌上的点心有羊羹、荻饼、煎饼、大福、今川烧…甚至连巧克力和小蛋糕这种西洋点心都拿出来,这些孩子是卯足了劲想要好好招待他。

“我泡茶来了!”
端著托盘过来的是与平野藤四郎类似打扮的前田藤四郎,出身于加贺百万石的前田家,端正的礼仪与态度,果然是那个一期一振的弟弟。

“鬼丸好帅啊!”
有着一头粉色棉花糖般软呼呼头发的秋田藤四郎,丝毫不被鬼丸国纲冷淡的气势给吓到,很亲近地靠过来。

“粟田口终于增加太刀了呢!”
粟田口虽然刃丁众多,但是太刀就只有一期一振一把,鬼丸国纲的显现,对他们来说就像又多了可靠哥哥般令人高兴。

“说什么,我是国纲你们是吉光,不一样的吧。”

“可是鸣狐也是粟田口的啊。”
晃动着亮丽金发,乱藤四郎笑嘻嘻顶回去。
“鬼丸先生跟一期哥和平野在一起吧。”

“是这样没错。”
鬼丸国纲作为不吉祥的刀被到处转手,最后来到皇室,与他生活颇久的毫无疑问是一期一振与平野藤四郎。

“那、那,可以跟我们说说一期哥吗?”
短刀们眼睛发亮地全部围上,让鬼丸国纲不自觉僵直了。

“哎?”

“因为一期哥都不说自己的事情嘛!”

“………好吧…”
用力叹气,鬼丸国纲完全无法拒绝短刀们的要求。
“你们想知道什么自己问吧。”

“哇!太棒了!”
听着短刀们的欢呼声,鬼丸国纲觉得自己开始头痛了。

自己来到这个本丸到底对不对啊?

 

 

 

后记:

鬼丸国纲锻刀纪念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