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ようこそいらっしゃい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ようこそいらっしゃい

 

鬼丸國綱鍛刀紀念

 

 

「久疏問候了,鬼丸大人。」
右手覆在胸前,短刀肩膀上的小披風優美落下,一舉一動都透出教養的,是短刀筆頭的平野藤四郎,與他同在皇室被稱為御物的粟田口的刀劍之一。

「平野啊…」
看著面前矮小的短刀,熟悉的刀劍男士讓鬼丸國綱無表情的面容上,有著一絲絲的柔軟。

「是,聽聞您顯現於本丸,速來拜會,並負責向您介紹本丸。」

「………你不能跟平常一樣嗎?」
皺著眉頭,鬼丸國綱對這樣充滿距離感的平野藤四郎很不自在。他們一起在皇室度過很長的時間,彼此之間可不是這樣對話的。

「我只是想試試看這樣跟鬼丸大人說話。」

笑得有點靦腆的短刀,讓鬼丸國綱嘆氣。
「帶路吧。」

「是,這邊請。」
搖擺著肩膀上的小披風,平野藤四郎引著鬼丸國綱前進。
「很抱歉一期哥目前出陣中,鬼丸大人的顯現,一期哥應該也會很高興,」

「還好吧…」
摸摸自己脖子,鬼丸國綱了解一期一振跟自己是不同類型的刀劍男士。雖然在關白身邊共事,最後又一起在皇室見面,同樣是粟田口的刀,一期一振和平野藤四郎這處事圓滑的脾氣,與自己完全不同,這應該是因為刀匠不同的關係吧。

「鶯丸大人也久候多時了。」

「別,我不想跟他見面。」
說到鶯丸,鬼丸國綱只會想到他滔滔不決講述著大包平蠢事的多嘴。
在皇室內閒著沒事,聽他說話就算了,他可是為了斬鬼而來,不是來聽鶯丸述說大包平的啊。

「可是大包平大人也在呢。」
一直以來不斷聽鶯丸聊著大包平,見到大包平本刃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說不完的事蹟,平野藤四郎在第一次見到大包平的時候,可是好好地感嘆了番呢。

「那更不用見面了。」
鶯丸肯定又多了很多可以跟他述說的大包平事蹟,他可是半點興趣都沒有啊。

跟隨著平野藤四郎的腳步,由他一一介紹本丸的設施與方角,比起這些生活設施,更吸引鬼丸國綱的是,飄盪在空氣中的鬼的氣味。

他是為了斬鬼而來。
在這個世界中徘徊,只為了追尋鬼的蹤影。

這個本丸,到處都充滿著鬼的氣味…即使很淡。

「鬼丸大人,這裡就是我們粟田口的房間。」
矮小的短刀轉過身,努力昂頭與他相對。
「大家都很期待見到鬼丸大人。」

「喔……」
粟田口吉光所打造的這些後輩們,對他來說……並不是很好相處的對象。
主要的原因還是……

「哇!是鬼丸大人!」

「鬼丸先生!」

「是鬼丸呢!」

粟田口短刀的尖叫與歡呼聲,這近乎異常的歡迎,教鬼丸國綱繃起臉,高大的身體強忍住想要退後的衝動。

他不擅長應付這種場面,一直都是。

特別是這些擅自把他當作前輩來親近,粟田口吉光的藤四郎們,更是他拙於應對的場面。

迅速被短刀們給包圍,簇擁到上座,端出了各種點心要招待他,孩子們的大眼閃閃發亮地盯著他看,教他不自在地偏開了視線。

桌上的點心有羊羹、荻餅、煎餅、大福、今川燒…甚至連巧克力和小蛋糕這種西洋點心都拿出來,這些孩子是卯足了勁想要好好招待他。

「我泡茶來了!」
端著托盤過來的是與平野藤四郎類似打扮的前田藤四郎,出身於加賀百萬石的前田家,端正的禮儀與態度,果然是那個一期一振的弟弟。

「鬼丸好帥啊!」
有著一頭粉色棉花糖般軟呼呼頭髮的秋田藤四郎,絲毫不被鬼丸國綱冷淡的氣勢給嚇到,很親近地靠過來。

「粟田口終於增加太刀了呢!」
粟田口雖然刃丁眾多,但是太刀就只有一期一振一把,鬼丸國綱的顯現,對他們來說就像又多了可靠哥哥般令人高興。

「說什麼,我是國綱你們是吉光,不一樣的吧。」

「可是鳴狐也是粟田口的啊。」
晃動著亮麗金髮,亂藤四郎笑嘻嘻頂回去。
「鬼丸先生跟一期哥和平野在一起吧。」

「是這樣沒錯。」
鬼丸國綱作為不吉祥的刀被到處轉手,最後來到皇室,與他生活頗久的毫無疑問是一期一振與平野藤四郎。

「那、那,可以跟我們說說一期哥嗎?」
短刀們眼睛發亮地全部圍上,讓鬼丸國綱不自覺僵直了。

「哎?」

「因為一期哥都不說自己的事情嘛!」

「………好吧…」
用力嘆氣,鬼丸國綱完全無法拒絕短刀們的要求。
「你們想知道什麼自己問吧。」

「哇!太棒了!」
聽著短刀們的歡呼聲,鬼丸國綱覺得自己開始頭痛了。

自己來到這個本丸到底對不對啊?

 

 

 

後記:

鬼丸國綱鍛刀紀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