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ssing Room – The Fall 番外

Dressing Room – The Fall 番外

 

扩写的花街PARO

原作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The Fall》 part 1 花街paro
《The Fall 》 part2 花街paro (全员向)

 

刀男全员向

 

 

暮色降临,华灯初上,随着逐渐落下的天色一盏盏炫亮的招牌灯都点亮,是花街的黎明时刻。

尚未来到开店时间,店门半掩的SWORD正在做着开店前的准备。

穿着制服的BOY拿着器具打扫舞厅与各个沙发座,调酒师检查著柜子上的各式洋酒和杯子,指挥着现场打扫的BOY们快点从仓库搬货。
营业时间都在厨房工作的新人们,只有在这个时间能看到他们在大厅活动,将所有的玻璃制品都擦拭的光可鉴人,真皮沙发也一样要闪闪发亮,任何一点遗漏都躲不过领班眼尖的眼睛呢。

“大家快一点,这样会来不及开店。”
穿着黑色长燕尾背心制服的领班堀川国广,拍拍手要催促这些打杂的新人。
“还有厨房呢。”

不只是打杂的新人,作为保镖的蜻蛉切也会提早上班,一起协助店里的清洁与搬运。
只见他轻轻松松搬了好几箱香槟过来,补充一下昨天开了香槟塔而空了不少的酒柜。

“蜻蛉切,要不要来一杯,我进了很好的地酒喔。”
身材高大做着女装打扮的调酒师次郎,对勤奋工作的蜻蛉切眨了眨眼。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在上班时间是不喝酒的。”
除了保镖以外还兼做代驾到外面的蜻蛉切,苦笑地拒绝了次郎的好意。

“啊哈哈,我就是喜欢蜻蛉切这认真的地方呢!可惜了,等一下让日本号尝尝好了。”
一点都不在意蜻蛉切的拒绝,次郎爽朗大笑地想到了另外一个适合的人选。

“这可是不行的喔,次郎先生。”
笑容满面的堀川,迅速否决了次郎的提议。
“日本号也做驾驶,上班时间不能喝酒的。”

“啧,真可惜……”

“而且,这部份的酒也要算在帐上,请确实地跟店长报备。”

年纪轻轻做事很确实的堀川,让次郎耸耸肩。
“知道了,我会报备的。”

“啊,蜂须贺,那样打扫不行的。”
回过头,堀川马上注意到这个刚来三天的新人,努力要把地板擦亮的新人大学生。

“啊…抱歉……”
穿着制服拿着拖把的蜂须贺,白皙俊脸害羞染红,从未做过家事的大少爷,和一般人不一样对打扫的诀窍毫无概念。

“要这样子。”
从蜂须贺手上拿过拖把,山姥切国广手势俐落地清洁地板,示范给蜂须贺看。

努力工作的新人让堀川微笑,走去检查其他部份。

SWORD基本上是不雇用大学生,除非有员工介绍就职。
就跟山姥切国广是由他介绍进来一样,蜂须贺也是由担任保镖的大哥长曾弥介绍进来,俊秀外表的大少爷马上就被店长相中表示可以做外场侍者。
可惜大少爷表示要自食其力,不要靠人施舍非要从基础做起,所以跟山姥切一起努力从厨房打杂学习起。

“大家早啊!”
带着特有的土佐腔,陆奥守爽朗地与忙着清洁的同事打招呼。

不用负责打扫工作,专门作为外场给侍的侍者与男公关的上班时间就略晚一些,不过一般还是要开店前一个小时前进来,替自己做好开店的准备。

“早安。”
拿着排班表的堀川,笑容满面地与吉行打招呼。
“今天店长要开业绩会议呢,还请早点做好准备喔。”

“是,领班大人!”
在这个美男子如云的地方,陆奥守的外表顶多只能算能够入眼,可是爽朗的性格与健谈能力,端酒的侍者工作让他如鱼得水,是现在侍者之中最受欢迎的,丰厚的小费收入可以补贴他爱买最新3C用品的庞大开销。

陆奥守并不是最准时上班的那个,踏入宽敞的休息室,今天上早班的男公关早就已经开始整装打扮了。

在大镜子前面,NO.1的光忠左右端详打理著自己的发型,而No.2的清光则是在化妆,做出最清纯自然的无妆感化妆。

每次看这两个人的努力,陆奥守就觉得他们完全不愧对自己的排名。

休息室的墙上贴著营业排名,可以清楚地看到前三与第四名的强烈差距,几乎是不可跨越的鸿沟了。

盯着墙上的排名好一会儿,陆奥守回过头就看见排名第四的一期看着他,虽然他的手是在整理自己的灰色衬衫的袖口。

“早、早安。”
一种被蛇给盯上的感觉让陆奥守陪着苦笑,尽可能地灿出笑容。

“早安。”
不用一秒就收起严厉视线,温和微笑的一期真不愧他的王子人设,只可惜排名一直超不过冷淡傲慢的宗三,每次的营业会议真是让人心惊胆战。

“大家早。”
开店前30分钟,店长长谷部拿着今天的值班会议内容,准时踏入休息室,严厉的视线扫了一圈在这里待机等著上班的男人们。

“店长早!”
即使对象是店长,也不会吝啬自己可爱亲切的笑容,这就是no.2的清光。

“早安。”
面对高业绩又敬业的清光,长谷部严肃的表情自然放缓了很多。

“最近营业额稳步上升,清光你做得很好,照这样下去成为No.1也是时间问题了。”
赏罚分行的店长长谷部,对营业额稳定的No.2完全不吝啬他的称赞。

“店长太夸我了,我还是个新人而已,完全比不上光忠前辈。”
谦虚之余还不忘夸光忠一下,清光就因为会做人,才能在这美男子云集的男公关店坐稳第二名的宝座。

而那个NO.1的光忠,不得不说这敌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就算是被不同客人给喜爱的清光,也完全不是对手。

有着成熟男人的稳重性感,再加上帅气外表,是一杯恰到好处的醇酒,清光这样简单入口的甜美气泡酒,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即使如此,清光也没有认输的打算,他相信自己一定有机会……只要第五名的大般若不要突然爆发就好了。

对清光来说,敌人并不是NO.3的宗三,也不是NO.4的一期,而是由光忠介绍而来,排名NO.5的大般若。
他是和光忠一样有着危险味道的男人,比起他这样的小弟弟来说,那样危险有魅力的性感男人,更容易俘虏女人的心,是更要小心的对象。

“说得也是,光忠的业绩也增加了不少呢。”
满意地看着墙上的业绩表,长谷部非常满意自己大力招揽来的大将,将这家半死不活的店弄得风生水起。

他从山神社长手上接下这家店时,真是个半死不活体质不良的地方。

并不是没有优秀男公关,而是这些家伙全部都脾气古怪,虽然一直有客人但是始终没有忠诚的常客,直到他接下来才有起色。

“好了,我们来开这个星期的业务会议。”
轻咳一声,长谷部看了一下值班表,轻易发现又有迟到的了。

“首先,这个星期的业绩王仍旧是光忠,我们店里骄傲的NO.1。然后单周业绩上升最多的是大般若…啊,他值夜班现在不在……”
长谷部温和的语调一转,严厉的视线来到一旁弄著头发的小龙。
“而,跟大般若同期的小龙,就你的业绩垫底!”

“我没办法跟话不投机的人聊天。”
长谷部恶狠狠的视线,只得到小龙耸耸肩的冷淡回应。

“再这个样子业绩没有起色,你就给我去跑外务!”

跟面对光忠的时候两个模样,长谷部恶狠狠的样子,让坐在一旁喝茶的三日月劝了劝。
“哈哈哈,店长这样生气会老得快喔,皱纹也会增加呢。”

“还会秃喔。”
不怕死的火上焦油,鹤丸补上一句,就看店长脸色瞬间发黑。

“三日月!鹤丸!”
这两个元老等级的男公关,这家店之前就是靠这些空有脸蛋的男人撑著,这些家伙才会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
“你们两个业绩也有下滑了!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超过。”

“哈哈哈,被新人超过不是很当然的吗。”
对业绩完全不放在心上,三日月笑咪咪的捧著茶,除了那张脸以外,半点都不像是个男公关。

“抱歉,我迟到了。”
声音软绵绵地推开门,披着白色西装外套的髭切走了进来,适当地找了位置坐下。

“兄长,今天不用值班啊!”
讶异地看着兄长进门的膝丸,不知道今天休假的哥哥有什么事。

“啊呀?我搞错了吗?”
髭切歉意地笑笑,转过头问长谷部。
“店长,那我今天可以上班吗?反正都来了。”

“你要上班可以,给我记得客人名字!你知道这个星期有几件客诉吗?”
另外一个头痛人物的到来,让长谷部顺便骂一骂。

“为什么会有客诉呢?她们不是很高兴吗?”
偏著头,髭切到底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软绵绵的模样却比认真的弟弟还要业绩高,让人无法理解髭切到底哪里让女人喜欢了。

“还不是你乱喊客人名字!”
说到客诉,长谷部马上视线一转。
“还有你,和泉守!对客人说话别没大没小!你也是重点客诉对象!”

“这不公平吧!”
身材高大穿着侍者制服的和泉守,站起来大声抗议。
“陆奥守也说很多话,还拿很多小费,他应该也有被客诉。”

“哈,作为侍者,你给我多跟陆奥守学学,不然永远没机会陪酒!”
对这种毛头小子长谷部根本懒得解释,而且他们店里空有脸蛋没有脑袋的男公关那么多,还缺和泉守一个吗?

“店长,我今天也可以外面营业吗?”
与其他穿着西装的男公关格格不入的千子,他一身兔女郎打扮,怎么看都是别的店的人。

“去吧去吧。”
对于会让自己胃痛的对象,长谷部懒得多说,随意挥挥手同意。
反正千子还真的有本事带客人来,而且还一脸惊艳,这样就算是有营业能力了。

开店前10分钟,业务会议结束,大家都要离开休息室时,穿着亚麻衬衫和九分裤的宗三终于是姗姗来迟,一进门就看到黑著脸的长谷部。

面对这样的长谷部,宗三只是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地走到自己的柜子前面整理私人物品。

“宗三,你迟到了!而且快一个小时!”
看着手表,长谷部那一副要爆发的样子,宗三连看都不看一眼。

“要替小夜看作业呢。”
不把店长的怒气看在眼中,宗三把自己的帆布包放进柜子,用手随意梳了梳头发,就算是打扮好了。

“其他事情我不管,上班就要敬业!你的业绩还能提升,别这副模样。”

“再囉唆我就回去了,今天我也想准时下班呢。”
不管是对客人还是对着店长,宗三都是同样脾气,教长谷部需要几个深呼吸来忍住怒气。

宗三这副模样,都可以稳坐No.3的宝座,要是他愿意努力,要超过清光并不难,只是他从来心不在此,那份傲慢不要说客人了,就连长谷部都气得牙痒痒。

“……………快去上班,要开店了。”
长谷部最后还是忍住了,免得一开口宗三真的甩手就走,今天的营业额又会有可能会达不到预期了。

在大厅内走动,长谷部和堀川各自做着开店前的最后检查,务必求一切完美。

“店长,早安。”
在吧台前面,白色西装戴着眼镜的龟甲,勾著亮丽的营业微笑跟长谷部打招呼。
“今天找我来是什么事呢?”

“拿去,新的案内册,更新了几张照片。”
把拉客用的名簿交给龟甲,让他去介绍更多客人来。

“我看看……喔,增加了不少照片呢。”
也根据营业额重新排版了一下,长谷部用尽手段争取营业额的行为,龟甲已经非常习惯了。

“还有,别找麻烦的客人来。”

“非常有挑战性不是很好吗?”
镜片后面的眼睛愉悦闪烁,隐藏的疯狂让长谷部叹气。

“别说傻话了,这可是工作啊。”

“是,那么我去工作了。”

送走了龟甲,长谷部回过身,对着所有工作人员发出通知。
“时间到了,开店。”

灿亮白色霓虹灯点亮SWORD的招牌,今晚也在花街中,等候着你的大驾光临。

 

 

 

 

忍不住跟着阔写的花街PARO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