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ssing Room – The Fall 番外

Dressing Room – The Fall 番外

 

擴寫的花街PARO

原作 :剁掉一隻還留一手
《The Fall》 part 1 花街paro
《The Fall 》 part2 花街paro (全員向)

 

刀男全員向

 

 

暮色降臨,華燈初上,隨著逐漸落下的天色一盞盞炫亮的招牌燈都點亮,是花街的黎明時刻。

尚未來到開店時間,店門半掩的SWORD正在做著開店前的準備。

穿著制服的BOY拿著器具打掃舞廳與各個沙發座,調酒師檢查著櫃子上的各式洋酒和杯子,指揮著現場打掃的BOY們快點從倉庫搬貨。
營業時間都在廚房工作的新人們,只有在這個時間能看到他們在大廳活動,將所有的玻璃製品都擦拭的光可鑑人,真皮沙發也一樣要閃閃發亮,任何一點遺漏都躲不過領班眼尖的眼睛呢。

「大家快一點,這樣會來不及開店。」
穿著黑色長燕尾背心制服的領班堀川國廣,拍拍手要催促這些打雜的新人。
「還有廚房呢。」

不只是打雜的新人,作為保鏢的蜻蛉切也會提早上班,一起協助店裡的清潔與搬運。
只見他輕輕鬆鬆搬了好幾箱香檳過來,補充一下昨天開了香檳塔而空了不少的酒櫃。

「蜻蛉切,要不要來一杯,我進了很好的地酒喔。」
身材高大做著女裝打扮的調酒師次郎,對勤奮工作的蜻蛉切眨了眨眼。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在上班時間是不喝酒的。」
除了保鏢以外還兼做代駕到外面的蜻蛉切,苦笑地拒絕了次郎的好意。

「啊哈哈,我就是喜歡蜻蛉切這認真的地方呢!可惜了,等一下讓日本號嚐嚐好了。」
一點都不在意蜻蛉切的拒絕,次郎爽朗大笑地想到了另外一個適合的人選。

「這可是不行的喔,次郎先生。」
笑容滿面的堀川,迅速否決了次郎的提議。
「日本號也做駕駛,上班時間不能喝酒的。」

「嘖,真可惜……」

「而且,這部份的酒也要算在帳上,請確實地跟店長報備。」

年紀輕輕做事很確實的堀川,讓次郎聳聳肩。
「知道了,我會報備的。」

「啊,蜂須賀,那樣打掃不行的。」
回過頭,堀川馬上注意到這個剛來三天的新人,努力要把地板擦亮的新人大學生。

「啊…抱歉……」
穿著制服拿著拖把的蜂須賀,白皙俊臉害羞染紅,從未做過家事的大少爺,和一般人不一樣對打掃的訣竅毫無概念。

「要這樣子。」
從蜂須賀手上拿過拖把,山姥切國廣手勢俐落地清潔地板,示範給蜂須賀看。

努力工作的新人讓堀川微笑,走去檢查其他部份。

SWORD基本上是不僱用大學生,除非有員工介紹就職。
就跟山姥切國廣是由他介紹進來一樣,蜂須賀也是由擔任保鏢的大哥長曾彌介紹進來,俊秀外表的大少爺馬上就被店長相中表示可以做外場侍者。
可惜大少爺表示要自食其力,不要靠人施捨非要從基礎做起,所以跟山姥切一起努力從廚房打雜學習起。

「大家早啊!」
帶著特有的土佐腔,陸奧守爽朗地與忙著清潔的同事打招呼。

不用負責打掃工作,專門作為外場給侍的侍者與男公關的上班時間就略晚一些,不過一般還是要開店前一個小時前進來,替自己做好開店的準備。

「早安。」
拿著排班表的堀川,笑容滿面地與吉行打招呼。
「今天店長要開業績會議呢,還請早點做好準備喔。」

「是,領班大人!」
在這個美男子如雲的地方,陸奧守的外表頂多只能算能夠入眼,可是爽朗的性格與健談能力,端酒的侍者工作讓他如魚得水,是現在侍者之中最受歡迎的,豐厚的小費收入可以補貼他愛買最新3C用品的龐大開銷。

陸奧守並不是最準時上班的那個,踏入寬敞的休息室,今天上早班的男公關早就已經開始整裝打扮了。

在大鏡子前面,NO.1的光忠左右端詳打理著自己的髮型,而No.2的清光則是在化妝,做出最清純自然的無妝感化妝。

每次看這兩個人的努力,陸奧守就覺得他們完全不愧對自己的排名。

休息室的牆上貼著營業排名,可以清楚地看到前三與第四名的強烈差距,幾乎是不可跨越的鴻溝了。

盯著牆上的排名好一會兒,陸奧守回過頭就看見排名第四的一期看著他,雖然他的手是在整理自己的灰色襯衫的袖口。

「早、早安。」
一種被蛇給盯上的感覺讓陸奧守陪著苦笑,盡可能地燦出笑容。

「早安。」
不用一秒就收起嚴厲視線,溫和微笑的一期真不愧他的王子人設,只可惜排名一直超不過冷淡傲慢的宗三,每次的營業會議真是讓人心驚膽戰。

「大家早。」
開店前30分鐘,店長長谷部拿著今天的值班會議內容,準時踏入休息室,嚴厲的視線掃了一圈在這裡待機等著上班的男人們。

「店長早!」
即使對象是店長,也不會吝嗇自己可愛親切的笑容,這就是no.2的清光。

「早安。」
面對高業績又敬業的清光,長谷部嚴肅的表情自然放緩了很多。

「最近營業額穩步上升,清光你做得很好,照這樣下去成為No.1也是時間問題了。」
賞罰分行的店長長谷部,對營業額穩定的No.2完全不吝嗇他的稱讚。

「店長太誇我了,我還是個新人而已,完全比不上光忠前輩。」
謙虛之餘還不忘誇光忠一下,清光就因為會做人,才能在這美男子雲集的男公關店坐穩第二名的寶座。

而那個NO.1的光忠,不得不說這敵人實在是太過於強大,就算是被不同客人給喜愛的清光,也完全不是對手。

有著成熟男人的穩重性感,再加上帥氣外表,是一杯恰到好處的醇酒,清光這樣簡單入口的甜美氣泡酒,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即使如此,清光也沒有認輸的打算,他相信自己一定有機會……只要第五名的大般若不要突然爆發就好了。

對清光來說,敵人並不是NO.3的宗三,也不是NO.4的一期,而是由光忠介紹而來,排名NO.5的大般若。
他是和光忠一樣有著危險味道的男人,比起他這樣的小弟弟來說,那樣危險有魅力的性感男人,更容易俘虜女人的心,是更要小心的對象。

「說得也是,光忠的業績也增加了不少呢。」
滿意地看著牆上的業績表,長谷部非常滿意自己大力招攬來的大將,將這家半死不活的店弄得風生水起。

他從山神社長手上接下這家店時,真是個半死不活體質不良的地方。

並不是沒有優秀男公關,而是這些傢伙全部都脾氣古怪,雖然一直有客人但是始終沒有忠誠的常客,直到他接下來才有起色。

「好了,我們來開這個星期的業務會議。」
輕咳一聲,長谷部看了一下值班表,輕易發現又有遲到的了。

「首先,這個星期的業績王仍舊是光忠,我們店裡驕傲的NO.1。然後單週業績上升最多的是大般若…啊,他值夜班現在不在……」
長谷部溫和的語調一轉,嚴厲的視線來到一旁弄著頭髮的小龍。
「而,跟大般若同期的小龍,就你的業績墊底!」

「我沒辦法跟話不投機的人聊天。」
長谷部惡狠狠的視線,只得到小龍聳聳肩的冷淡回應。

「再這個樣子業績沒有起色,你就給我去跑外務!」

跟面對光忠的時候兩個模樣,長谷部惡狠狠的樣子,讓坐在一旁喝茶的三日月勸了勸。
「哈哈哈,店長這樣生氣會老得快喔,皺紋也會增加呢。」

「還會禿喔。」
不怕死的火上焦油,鶴丸補上一句,就看店長臉色瞬間發黑。

「三日月!鶴丸!」
這兩個元老等級的男公關,這家店之前就是靠這些空有臉蛋的男人撐著,這些傢伙才會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
「你們兩個業績也有下滑了!這樣下去很快就會被超過。」

「哈哈哈,被新人超過不是很當然的嗎。」
對業績完全不放在心上,三日月笑咪咪的捧著茶,除了那張臉以外,半點都不像是個男公關。

「抱歉,我遲到了。」
聲音軟綿綿地推開門,披著白色西裝外套的髭切走了進來,適當地找了位置坐下。

「兄長,今天不用值班啊!」
訝異地看著兄長進門的膝丸,不知道今天休假的哥哥有什麼事。

「啊呀?我搞錯了嗎?」
髭切歉意地笑笑,轉過頭問長谷部。
「店長,那我今天可以上班嗎?反正都來了。」

「你要上班可以,給我記得客人名字!你知道這個星期有幾件客訴嗎?」
另外一個頭痛人物的到來,讓長谷部順便罵一罵。

「為什麼會有客訴呢?她們不是很高興嗎?」
偏著頭,髭切到底是真迷糊還是假迷糊,軟綿綿的模樣卻比認真的弟弟還要業績高,讓人無法理解髭切到底哪裡讓女人喜歡了。

「還不是你亂喊客人名字!」
說到客訴,長谷部馬上視線一轉。
「還有你,和泉守!對客人說話別沒大沒小!你也是重點客訴對象!」

「這不公平吧!」
身材高大穿著侍者制服的和泉守,站起來大聲抗議。
「陸奧守也說很多話,還拿很多小費,他應該也有被客訴。」

「哈,作為侍者,你給我多跟陸奧守學學,不然永遠沒機會陪酒!」
對這種毛頭小子長谷部根本懶得解釋,而且他們店裡空有臉蛋沒有腦袋的男公關那麼多,還缺和泉守一個嗎?

「店長,我今天也可以外面營業嗎?」
與其他穿著西裝的男公關格格不入的千子,他一身兔女郎打扮,怎麼看都是別的店的人。

「去吧去吧。」
對於會讓自己胃痛的對象,長谷部懶得多說,隨意揮揮手同意。
反正千子還真的有本事帶客人來,而且還一臉驚豔,這樣就算是有營業能力了。

開店前10分鐘,業務會議結束,大家都要離開休息室時,穿著亞麻襯衫和九分褲的宗三終於是姍姍來遲,一進門就看到黑著臉的長谷部。

面對這樣的長谷部,宗三隻是看了一眼,一句話都沒說地走到自己的櫃子前面整理私人物品。

「宗三,你遲到了!而且快一個小時!」
看著手錶,長谷部那一副要爆發的樣子,宗三連看都不看一眼。

「要替小夜看作業呢。」
不把店長的怒氣看在眼中,宗三把自己的帆布包放進櫃子,用手隨意梳了梳頭髮,就算是打扮好了。

「其他事情我不管,上班就要敬業!你的業績還能提昇,別這副模樣。」

「再囉唆我就回去了,今天我也想準時下班呢。」
不管是對客人還是對著店長,宗三都是同樣脾氣,教長谷部需要幾個深呼吸來忍住怒氣。

宗三這副模樣,都可以穩坐No.3的寶座,要是他願意努力,要超過清光並不難,只是他從來心不在此,那份傲慢不要說客人了,就連長谷部都氣得牙癢癢。

「……………快去上班,要開店了。」
長谷部最後還是忍住了,免得一開口宗三真的甩手就走,今天的營業額又會有可能會達不到預期了。

在大廳內走動,長谷部和堀川各自做著開店前的最後檢查,務必求一切完美。

「店長,早安。」
在吧台前面,白色西裝戴著眼鏡的龜甲,勾著亮麗的營業微笑跟長谷部打招呼。
「今天找我來是什麼事呢?」

「拿去,新的案內冊,更新了幾張照片。」
把拉客用的名簿交給龜甲,讓他去介紹更多客人來。

「我看看……喔,增加了不少照片呢。」
也根據營業額重新排版了一下,長谷部用盡手段爭取營業額的行為,龜甲已經非常習慣了。

「還有,別找麻煩的客人來。」

「非常有挑戰性不是很好嗎?」
鏡片後面的眼睛愉悅閃爍,隱藏的瘋狂讓長谷部嘆氣。

「別說傻話了,這可是工作啊。」

「是,那麼我去工作了。」

送走了龜甲,長谷部回過身,對著所有工作人員發出通知。
「時間到了,開店。」

燦亮白色霓虹燈點亮SWORD的招牌,今晚也在花街中,等候著你的大駕光臨。

 

 

 

 

忍不住跟著闊寫的花街PARO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