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 堕落の果実 R18

carnival   堕落の果実

 

祢祢切丸x紫

 

 

一個星期中會有兩天在家辦公,明明是這個月才開始的事情,這對祢祢切丸來說卻如同長年的習慣般,理所當然地適應了這個變化。

身為擁有龐大資產名門舊家的當家,祢祢切丸比大家所知道的都還要忙碌許多,就算在上班時間,也鮮少在公司露臉。
能讓他待在家中哪裡都不去的原因,只有他疼愛的女兒而已。

位於寸土寸金的高級住宅區之中,寬敞舒適又採光良好的高樓層公寓,正值豔陽炫目的午後時光,灑入室內的燦亮光線照耀不到豪華高背辦公椅上的男女,一如他們不能攤在陽光下的關係。

「啊、啊啊……」
女人陶醉銷魂的聲音在隔音良好的辦公室迴盪著,伴隨著彈簧的吱嘎聲,還有激烈的肉體碰撞聲,是與清爽時光極不相稱的淫靡景色。

半裸地騎跨在祢祢切丸身上的女人,裙子捲在腰部,上衣拉起露出熱情地晃動著她豐滿誘人的美乳,盡情地扭擺著纖腰,用青春甜美的身體伺候著男人的欲望。

看著眼前不斷跳動的雙峰,祢祢切丸伸手抓住,雪白乳肉溢出男人指縫,包裹著他的炙熱花徑也收得更緊,隨著他擰玩粉色乳尖的韻律一顫一顫,更加熱情地取悅著他的大太刀。

「啊…社、社長……」
雪色肌膚被情慾染紅,精緻美麗的小臉在震盪官能中揪眉呻吟,即將攀上頂點的恍惚快感讓嬌軀顫抖,軟聲地乞求著他。

「去吧。」
隨著祢祢切丸低沉的聲音,他也終於主動了起來。

捏著她彈力與手感都非常棒的俏臀,祢祢切丸從下往上地頂起,兇猛大太刀衝撞著敏感深處的衝擊,讓她忍不住昂起了頭,長長黑髮在空氣中飛揚。

要不是被抱著肯定會被拋出去,在尖叫激情中她抓住了眼前的男人,一波熱流也在高潮的瞬間灌入了深處,熟悉的感覺讓她整個人都鬆弛了下來。

滿足地迎接了高潮的女人,溫馴地依偎在祢祢切丸的懷中,汗溼嬌軀貼著他穿著襯衫的結實身體,軟綿綿溫熱女體,大手撫摸著她的裸背。
併射後仍舊堅挺的大太刀,好好地收納在女人溫熱的肉鞘中,享受柔軟內壁蠕動包裹,這份只有在她高潮後才有的溫存時光。

看著她現在這熱情甜美的樣子,完全回想不了一年前不情不願的女人。
那時候還是高中生的少女,現在已經是個成熟美麗的女大學生了。

這一年多來,在一個月一次的深夜俱樂部之中,強迫她們被各種不同的男人給調教灌溉,一朵朵的小小花蕾也終於豔麗地綻放了。

Saniwa這個三人少女組合,是成立過無數少女團體之中,他最喜歡的一組。
這三人的年紀對他來說如同女兒,是他萬中選一出來的孩子,也才會與眾不同地派了蜻蛉切保護,用盡手腕調教她們,讓她們從少女成長為女人……而這一切最符合他的理想去成長的,就是現在坐在懷裡的紫了。

本來就美麗的胴體成長的更為性感誘人,學會了如何承受男人的欲望,用俏麗甜美的身體去伺候男人,把端莊優雅的大小姐,變成一個沒有男人就活不下的身體。

在深夜俱樂部暫停的現在,已經習慣了快感的女人,無處散發的欲望,只要輕推一把,她就自然地落入準備已久的陷阱中了。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用男人灌溉出來性感淫蕩的女人,現在就是收割的時刻,享用他親自栽種的果實。

自從給了她鑰匙之後,只要是下午大學沒課,紫就會在他這裡消磨時間,熱情任性地纏得他無法工作,祢祢切丸卻樂此不疲地放縱著她,任由她的欲取欲求,讓貪婪女人在自己身上追求快樂。

拍拍懷裡的女人,讓她坐在自己懷中,祢祢切丸繼續進行自己未完的工作。

偌大的辦公桌上都是一份份的檔案,全都是志願演藝圈的少女們的資料。
雖然他在半年前已經成立了兩個新團體,不過作為綜藝公司的社長,祢祢切丸還是隨時都在物色著可以成為訓練生的少女。
偶像團體是壽命非常短的藝人,必須隨時準備好接替的新鮮血液,每一個女孩都是由祢祢切丸自己挑選出來,卻從未有一組少女如saniwa她們一樣令人疼愛。

才沒看幾份,懷中的女人就不安分地動了起來。

「累了?」
拍拍她的頭,聲音宏亮威嚴的祢祢切丸,已經盡可能的放軟語氣了。
「去休息吧。」

將坐在他身上如同洋娃娃般的紫,輕輕地抱下身,讓她在自己面前站好。
祢祢切丸這樣巨人般的男人,就算是坐著紫也是要抬頭才能看到他的臉。

並沒有照祢祢切丸所說的去休息,紫反而往後一靠,就這樣在祢祢切丸偌大的檜木辦公桌躺了下來,桌上疊好的檔案就這樣凌亂散開。

雪白指尖劃過染了粉色的光滑肌膚,均稱長腿對著男人晃了晃。
「社長…那樣就夠了嗎?」

眼波流轉巧笑倩兮,嬌媚醉人的性感美女,散在桌上眾多美少女們擺拍的照片,沒有一個比得上眼前的女人。

祢祢切丸還是一樣臉色不變,巨人般高大身子霍地站起,可以覆蓋住女人全身的巨大影子黑壓壓地籠罩著她。
足足比她大了一倍的男人,挺立著腿間黑紅色的猙獰大太刀看著她,紫也沒有半點懼怕,反而勾誘地揚起紅唇。

足以撕開她的大手,一把抓住女人小巧精緻的腳踝,拉開她的雙足抬高女人腰部,腿間矜持緊閉的花瓣也被這份粗暴給打開,筋脈鼓脹的巨大肉棒,毫不憐香惜玉地插入,瞬間連肚臍都要被刺穿的衝擊,讓紫低吟地昂過頭去,連腳趾都蜷曲起來。

祢祢切丸那把尋常女人無法駕馭的大太刀,那驚人的尺寸與大小,如果不是訓練過的女人根本無法使用,到了現在能夠完整將他收刀入鞘的年輕女人,也只有經過深夜俱樂部的嚴格訓練的紫一個人而已。

淫蕩水聲音與高聲淫啼一起,男人挾著體重的沈重撞擊,彷彿要將她從中心撕裂成對半。

雙手抓著書桌的邊緣,紫盡可能地抬高著腰,雙腿被拉開成一字型,從她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見,祢祢切丸的巨大是如何貫穿她,噴出的愛液飛濺到他的褲子上,更多的滴落在桌上,弄污了那些檔案。

毫無防備地剝露出來的粉色嬌嫩,被男人粗硬毛髮扎得發癢,貼著她攪動的巨根令人發狂。
被完全箝制的體式,全部的自由都被剝奪,僅僅只是個玩物的瘋狂感,與深夜俱樂部中一樣的情況,讓女人的身體條件反射地用她的一切去取悅男人。

緊緊地包裹住他,炙熱的彷彿要融化一切的女人,雄偉的大太刀也毫不客氣地往最深處擠入,敲打著她已經被充分訓練,無論什麼樣的刺激都換轉換成快感的身體。

「啊、哈啊……呀啊!」
敲打著宮口的感覺讓她尖叫,穿開的衝擊更是使她瞬間哆嗦,意識飛舞到雲端上,漂浮在不屬於人界的官能快樂中。

一番激情讓兩人都喘著氣,男女眼神膠著在一起,都在述說著同一件事。

維持著結合狀態,祢祢切丸大手一伸將紫從桌子上抓起,把嬌小女人摟抱在懷中。

「呀啊…好深……」
被強迫以無尾熊姿勢抱著祢祢切丸,雖然男人大手捏著她彈力良好的俏臀,但畢竟是不安定的懸空體式,藉著體重不斷下滑,充分潤滑的大太刀輕易穿入了被強迫打開的宮口,連內臟都要被穿透的感覺讓紫糾緊他的衣服。

散在桌上的工作,已經不在祢祢切丸的眼中了。

維持著摟抱的姿勢,他大步往寢室走去,隨著腳步愈進愈深的大太刀,讓紫忍不住呻吟起來,扭著腰想要脫離,只是讓他來到更深的地方。

僅僅只是從辦公室穿過客廳,來到臥室這樣不太長的時間,以祢祢切丸的步伐來說不用幾步的距離,就足夠讓紫渾身是汗,蕩漾蜜液沿路滴下。

好不容易來到祢祢切丸特別訂製的大床上,紫已經全身無力,軟綿綿的任人擺佈了。

在彈性良好的大床上,祢祢切丸輕鬆地剝去她全身的衣服,只剩下包裹著長腿的吊帶絲襪,半裸的女人比全裸更來得誘人。

「社長……」
在床上的女人撒嬌地伸出討抱的雙手,祢祢切丸就這樣讓她抱上。

今天也是一個淫靡銷魂的午後。

 

 

後記:

大約是嘉年華後期時間線
抓起來單獨寫

 

澪雪 拜  13 Apr 2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