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桜ひとひら R18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桜ひとひら

歌仙兼定X女審神者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審神者自己也不明白。

意識在酒精的催化下恍惚飄盪,全身感官也敏感了起來,更能清楚地感覺到從背後侵入她體內的肉刃,是如何地堅挺鼓脹,一分分拓開女人緊實肉鞘,往最深處而去。

華美和服從肩膀被拉開,隨著韻律搖晃的雪白雙峰,被男人帶著刀繭的手給握住,手勢輕柔細膩擰捏著先端尖挺粉嫩,珍愛著女主人的肌膚。

雙手扶住粗壯的櫻花樹幹,她努力不發出哽在喉頭的呻吟,只有極為細小的嗚噎聲,隱沒在沙沙花雨中。
縱然這裡已經遠離賞花喝酒的刀劍男士們有點距離,審神者還是擔憂耳朵靈敏的刀劍男士,會撞見這個令人害羞的場景。

不久前她還在那邊,盛裝打扮與刀劍男士一起參加賞花會,看著一群大男人喝酒做樂,放縱在櫻花與美酒之間。

「這都是怎麼一回事!一個兩個都是不懂風雅之輩!」
以初始刀的身份,歌仙兼定坐在審神者身邊,看著刀劍男士們一個兩個都像終於解禁的酒鬼般,眼中除了酒什麼都看不見,白白可惜了一整片的絢爛花景。

「難得有宴會,就讓大家都放鬆一下吧。」
捧著小小的漆塗繪金豬口酒盃,酒力與付喪神不能一比的審神者,只能小口地喝著酒。

本丸內雖然物資充沛,但在備戰狀態之下,鮮少舉辦大型宴會,這次的賞花宴也是歌仙兼定提議,只是效果似乎不讓他滿意。

「明明是這樣的美景,就只知道喝酒。」
歌仙兼定氣悶悶地,眉毛也都揪緊起來,正想再多數落幾句,一瓣落櫻隨風飛舞到他的酒盃中,終於落在手中的風雅,讓歌仙兼定的眉頭稍微舒展了些。

歌仙兼定迅速變化的表情,讓審神者勾起粉唇,已經被酒精給蒸薰的小臉,更增添了一層嫵媚。

在大家的頻頻勸酒下,即使小盃也讓她喝得微醺,雪白肌膚染上了一層粉豔,宛如天女般地端坐在櫻雨之中。

落在濃密黑髮上的點點粉櫻,歌仙兼定忍不住伸手替她拂去,收回的指尖勾住一縷髮絲,讓男人忍不住低頭親吻,鼻端是為了她特製的樁花香油,是只有在替她梳頭,還有床笫間交頸之刻才能清楚嗅到的味道。

親密曖昧的感覺讓歌仙兼定不自覺微紅了臉,在被審神者發現之前,一陣揚起櫻雨的風轉移了她的視線,讓歌仙兼定得以收了動搖的思緒。

與審神者一起瞭望以藍天為底,一整片僅僅只有短短數小時的花海,沉浸於剎那的風雅之中。

「……我該回去了呢。」
身處於令人流連忘返的櫻色美景中,審神者淺笑地跟歌仙兼定道別。

宴會之場本來就不是主人該長居之地,她只要象徵性地露個臉,鼓勵一下刀劍男士們,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他們自己安排,主人在這裡反而會讓他們綁手綁腳,無法盡興賞花。

剛剛喝下的酒氣已經上揚,身體發熱腦袋也進入了微醺的恍惚,美麗小臉比鮮花還要嬌豔,飄然輕柔嗓音像極了邀請。

「我送妳。」

歌仙兼定的請纓,她猶豫了一下,才緩慢地點頭答應。

作為本丸的主人來說,她當然希望歌仙兼定也在這裡享受難得的賞花宴,就算本丸很遼闊,她當然也還是能自力回到房間。

但歌仙兼定散發出不容拒絕的氣壓,審神者也只有微笑點頭的份了。

「我們走吧,公主。」
歌仙兼定站起身,略彎了腰對審神者伸出手。

略長的藤色頭髮與披風,在混合著櫻瓣的微風中輕輕搖擺,俊美不失英氣,雖然是人類卻不屬於凡間,僅僅只是這樣一瞬間,就足夠讓她心臟砰跳,連自己怎麼讓歌仙兼定牽起都不記得了。

讓歌仙兼定牽著手,兩人一起漫步在一整片的絢爛櫻花下。

本丸是由審神者一手管理的世界,天氣也好景色也好,都能隨著審神者的需要而改變。
只是這些扭轉世界的改變都需要付出代價,平常審神者都是讓本丸的天氣景色隨著時間自由流逝,獨獨今天為了賞花宴,讓本丸綻放了滿山的吉野櫻。

即使是只有短短數小時的景色,也足夠讓刀劍男士們盡歡了。

「花啊,不管是綻放之刻還是凋零之時都有各自的美,這才是風流啊。」」
牽著審神者的手,歌仙兼定在一片花海中喟嘆。
「把握住綻放之刻,這才是賞花之道。」

宛如詠詩般輕柔語調,歌仙兼定回過頭來,花淺葱色的雙眸在一片櫻海中是令人心跳的色澤,落在額頭的羽毛般的親吻,比被酒氣給蒸薰的體溫更來的滾熱。

「主……」
比平常還要略低的聲音摩擦在耳際,男人身上好聞的花香與體溫,直接融化了她的思考,軟綿綿地依偎在歌仙兼定的懷中。

沈重僵硬的花結腰帶被輕鬆解開,硬織金腰帶落在粉櫻地毯上,絲綢的外衣不急著解開,欺上細白頸項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跡。

不解開伊達締,歌仙兼定只是拉開她的領子,男人炙熱呼吸描繪著頸子與鎖骨的曲線,舌尖舔著雪白山丘中的凹陷,更深地汲取女人的氣味。

雙手捧起柔美豐滿,在風中挺立顫抖的頂端粉嫩,男人舌尖打圈薄唇吸吮,j溫柔霸道地挑起她的原始欲望。

「嗯……歌仙……」
吐著氣,審神者纖白手指揪著他的頭髮,背靠上結實的櫻花樹幹,感受的男人的體溫。

修長骨感的手指游移在女體上,彷彿疼愛花朵般的輕柔,卻也確實地愛撫著她的每一分寸,在歌仙兼定的手中綻放緊閉的花蕊,釋出女人的嬌豔。

明明知道他們離一旁宴會的刀劍男子們並不遠,在室外的交歡被發現時會過於羞恥,在這麼緊張的環境中,她卻怎麼樣都無法拒絕,只是咬著唇掩著嘴,努力壓抑住聲音,隨著歌仙兼定的撩弄而顫抖。

可能是因為酒精,也有可能是因為歌仙兼定柔情蕩漾的雙眸,她只覺得昏昏沉沉地,擁抱住粉色櫻海中唯一的溫度。

「主,可以轉過身嗎?」
審神者順從地背過身,抵上腿間的硬熱,肉刃摩擦嬌嫩花瓣的感觸,讓她指尖顫抖,更大的手覆上了她。

五指交握,令人安心的厚實手掌緩和了她的緊張,膨脹的硬熱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地,輕易地穿入炙熱深處。

快感從小腹深處升起,從腰部一路飛竄到腦門的酥麻,身體比平常更來得敏感,狹窄花徑清楚地感覺著他的形狀。

隨著激情韻律不斷落下的粉櫻花瓣,靜靜地落在審神者的裸背與黑髮,宛如吻痕般的粉色讓歌仙兼定一片片吻去,替換成自己的印記。

支撐不住自己的雙腿發軟顫抖,嬌喘幾乎要脫口而出。
「…歌、歌仙……不行………」

審神者的嗚噎,讓歌仙兼定溫柔一笑,摟住纖腰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在我的耳邊吧,只有我聽得見……」

「啊、啊啊……!!」
揪緊歌仙兼定的衣服,審神者在他懷中不住顫抖,潮紅嬌豔的小臉比任何的花都還要美麗。

滿足地用手梳理她的黑髮,整理審神者凌亂的衣服,歌仙兼定才將她打橫抱起。
「我們回去吧,主。」

「嗯…」
只能軟綿綿地依偎在歌仙兼定的懷中點頭,審神者不敢去想剛剛的嬌喘有沒有刀劍男士聽見了。

墨色披風在櫻雨中搖擺,歌仙兼定放慢腳步,讓審神者能在他懷中欣賞最後的花雨。

人類與刀劍男士不同。
人類會如花般絢爛綻放,縱然凋零也有其風雅,在一旁欣賞著花朵在不同時刻的變化,是刀劍男士的特權。

僅有在此刻,品味本丸最美的花朵為了他而綻放的瞬間。

 

 

 

後記:

歌仙太難了><

 

澪雪 拜  3 May 202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