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溫依存 – 試閱

低溫依存

 

Yes, My Lady 2收錄

 

 

深夜的臥房充滿了旖旎色彩,少女的嬌喘和淫糜的纏綿聲,演奏出只屬於兩人的甜美樂章。

「啊、啊……嗯…啊……」
嬌軀遍佈著薔薇花瓣般的痕跡,雪色肌膚染上了誘人的粉紅,只有指尖因為過度用力抓緊床單而微微泛白。
抓起拉扯著床單的小手,セバスチャン將她安放到自己肩膀上的同時腰上也更加用力,教シエル不由自主地只能握上他的襯衫。

「……セバス…チャン……」
斷續的呼喚是シエル即將要到達高潮的信號,讓セバスチャン低頭吻吮著雪白的頸項,染上了情慾的聲音變得更加低啞,輕輕地呼喚在懷中的少女。

「小姐……」

「啊……」
好聽的低音如同媚藥般刺激著她,讓本來已經很緊窄的內部,更是用力地吸吮著他,溫暖的深處像是要咬斷人般收緊,過度的快感讓セバスチャン的俊臉因為忍耐而揪起。

再一次又一次有力的韻律中,シエル在他的懷中得到了滿足的同時,濃濃的慾望也注入了嬌小的體內。喘著氣,藍紫大眼迷濛著視線,感覺著薄唇親吻著她的臉,好一會兒後,高大的男人才從她的身上起來。

「小姐您要沐浴後再休息嗎?」

「……明天早上吧。」
雖然今晚沒有很激烈,但是怠倦的身體讓她不想動彈。

「我明白了。」
輕輕一禮,セバスチャン端來了熱水打理擦拭情事後的身軀,任由セバスチャン拉起她的身體,シエル迷濛的視線在空中飄蕩,最後在某個方向停了下來。
簡單地打理好シエル,穿上純白的睡衣,セバスチャン才注意到她古怪的視線。

「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將シエル的意識拉回現實。

「沒事,我要睡了。」
收回視線,シエル背過身去,冷淡的態度完全無法和先才熱情的樣子聯想在一起,セバスチャン只有苦笑著將被子拉上她的肩膀。

「晚安,祝您有個好夢,My Lady。」
在嫩頰上落下一吻,セバスチャン才端著蠟燭悄聲離去。

瞪著黑暗的大眼,過了好一會才悄悄閉上,秀麗的眉像是在煩惱什麼似地微揪了起來。

 

 

 

 

象徵著執事身份的白手套,不管是料理、整理花園還是其他時候,從來沒有人見過那手套從セバスチャン的手上脫下。

戴著會讓手的動作變得遲鈍的手套,セバスチャン依舊是靈活地不像樣,自然也沒有人會問,為什麼他會一直戴著手套。

「啊……」
一個手滑,茶杯從エリザベス的手上落下,在杯子落地前,被セバスチャン穩當接住,潑出的紅茶卻弄髒了他的手套。

「謝謝,セバスチャン。你的反應真快呢!」
漂亮的杯子被反應快的セバスチャン給救到,率直的エリザベス毫不吝嗇地給予感謝和讚美。

「身為執事,這種事情是理所當然的。倒是エリザベス小姐您有受傷嗎?」
將差點落地的杯子放到一旁的餐車上,這危險的東西不能再用,得去換一個過來了。

「我沒事。啊,手套弄髒了呢。」
暗紅色的痕跡在白色手套上,明顯到幾乎刺眼的程度。
「就只有我們而已,セバスチャン脫下手套也不要緊。」

沒有外人,只有シエル和エリザベス兩人的下午茶,對他們兩人來說,セバスチャン也已經不算是外人,就算脫下手套有點違反禮儀,但只要主人的兩人都接受的話,セバスチャン也不需要那麼拘緊。
對於エリザベス的提議,シエル什麼都沒說,只有藍色的視線轉了過去。

「エリザベス小姐的美意,真是煌誠惶恐。我只不過是個執事而已,在主人和客人面前,不可如此失禮,還請您見諒。那麼,還請容我失禮一下替您重新泡茶。」
輕輕一禮,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車搖擺著漆黑的燕尾服退下。

「セバスチャン真是紳士呢。」
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的背影,エリザベス讚美著。
「對了對了,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有沒有戀人?」

過於突然的話題,讓シエル嗆了一下,口中的蛋糕差點無法順利的吞下。

「シエル,你不要緊吧。」

「咳,怎、怎麼突然談起這個………」
雖然十四歲但對戀愛感情還有點朦朧的エリザベス說到這種話題,シエル不自覺地有點惆悵感。

「因為我家的女傭們,就常常在談論セバスチャン,總是在問他有沒有戀人了呢。像セバスチャン這麼紳士的人,一定有很多淑女想要跟他結婚。」
再怎麼年幼,エリザベス也畢竟是女性,談到戀愛話題的時候,本來就聒噪的嘴更是停不下來。
「我也很喜歡セバスチャン,他做的甜點是英國第一呢!啊,但我最喜歡的還是シエル,第二是爸爸,然後是哥哥。」
孩子氣地數著心中排名的エリザベス,シエル無奈地嘆了口氣。

「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有沒有戀人呢?」

「這種事情,問他本人不就好了。」
叉起蛋糕,シエル無關心地應著。

「シエル不知道嗎?」
看著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之間,那種不用言語就可以互相理解的樣子,如同影子隨侍シエル身邊,了解著主人一切的執事,過度親密的兩人,偶爾都會讓她這個未婚妻不自覺地忌妒起來。

「問他本人比較有意思啊。是吧,セバスチャン。」
揚起戲謔的笑,シエル看著那個剛剛推著餐車進來的男人。

憑著惡魔的耳朵,剛剛エリザベス說的話一定全部都進了他的耳朵,而且以エリザベス追根究底的性格,是非要セバスチャン回答個清楚明白的答案不可。

有趣地看著落入窘境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完全沒有想要幫助他的意思,甚至……心中隱約地想要知道這個答案。

「少爺您是說什麼事情呢?」
直接裝傻,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重新替エリザベス泡上一杯新茶。

「セバスチャン,你有沒有戀人呢?」
接過茶杯,エリザベス直接了當的詢問。

「沒有。」
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回應。

實在是太過於迅速的反應,讓シエル的藍眼瞇了下,卻什麼都沒說。

「啊,沒有戀人……那就代表大家都還有機會了喔!」
對エリザベス來說,自己家的女傭跟セバスチャン有好結果,身為主人的她是樂見其成的。

「是什麼機會呢?」

「就是成為セバスチャン戀人的機會啊。」
エリザベス太過率直的話,差點讓シエル咬到舌頭。眼睛雖然盯著桌上的點心,事實上卻豎著耳朵聽著セバスチャン的一字一句。

「呵,エリザベス小姐,我只不過是名執事,比起自己的事情,當然是以主人的事情優先。」
彎下腰,セバスチャン用最溫和最優雅最人畜無害的笑容回應天真爛漫的少女。

「真不愧是セバスチャン呢!」
凡事將シエル擺第一的エリザベス,聽到セバスチャン也同樣將シエル擺第一的發言,不僅沒有忌妒,甚至還笑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還有跟自己一樣疼惜著シエル的人存在,讓她十分高興。

「只是…如果,哪一天セバスチャン要結婚的時候,也要一直在シエル的身邊喔!」
信誓旦旦地要求著保證,エリザベス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和シエル一起長大的她,看著シエル的變化,了解著シエル失去親人的難過,所以エリザベス才更想陪在シエル身邊,不讓シエル露出孤獨寂寞的神情。
不只是她,最好還有更多更多人可以陪在シエル身邊,讓シエル不會再一次感受到失去的痛苦。有著連嚴厲的母親都稱讚的セバスチャン陪伴在身邊的話,她相信總有一天シエル會恢復笑容。

「請您安心,エリザベス小姐。我會是少爺的執事,直到最後。」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口中說著令人動容的忠誠,卻也聽見了只有惡魔耳朵才能注意到的細小的冷哼聲。

對於セバスチャン的忠誠,看得出來他所侍奉的對象非常不以為然。
畢竟,這份人人讚美的忠誠,只有シエル自己知道,這是她付出靈魂作為代價而獲得。口口聲聲說著會陪伴她到最後的忠誠執事,其真正目的是取走死後的她的靈魂。完美的服侍和絕對的忠誠,是惡魔的美學和契約,這份隱藏在黑暗中的真實,也永遠不會曝露在陽光下。

「謝謝,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有你在身邊真是太好了。」
放心地笑著的エリザベス,是不會有任何人告訴她可悲的事實真相。

「エリザベス小姐的讚美真讓人惶恐,這不過是我份內的工作罷了。要是可以的話,請嚐嚐這個新作的點心,希望能合您的胃口。」

「哇!好讓人期待呢!セバスチャン的甜點是英國第一。」
エリザベス的視線馬上就被可愛的蛋糕給吸引過去,連自己不著痕跡被セバスチャン轉換了話題都沒有發現。

啜著紅茶,シエル冷眼看著相處愉快的エリザベス和セバスチャン,藍色的眼中有著無法理解的情緒。

 


後記:

主題是セバスチャン衣服的一篇﹝笑
其實是有點小苦的

 

澪雪 拜 19.Feb. 2011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