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温依存 – 试阅

低温依存

 

Yes, My Lady 2收录

 

 

深夜的卧房充满了旖旎色彩,少女的娇喘和淫糜的缠绵声,演奏出只属于两人的甜美乐章。

“啊、啊……嗯…啊……”
娇躯遍布著蔷薇花瓣般的痕迹,雪色肌肤染上了诱人的粉红,只有指尖因为过度用力抓紧床单而微微泛白。
抓起拉扯着床单的小手,セバスチャン将她安放到自己肩膀上的同时腰上也更加用力,教シエル不由自主地只能握上他的衬衫。

“……セバス…チャン……”
断续的呼唤是シエル即将要到达高潮的信号,让セバスチャン低头吻吮著雪白的颈项,染上了情欲的声音变得更加低哑,轻轻地呼唤在怀中的少女。

“小姐……”

“啊……”
好听的低音如同媚药般刺激着她,让本来已经很紧窄的内部,更是用力地吸吮着他,温暖的深处像是要咬断人般收紧,过度的快感让セバスチャン的俊脸因为忍耐而揪起。

再一次又一次有力的韵律中,シエル在他的怀中得到了满足的同时,浓浓的欲望也注入了娇小的体内。喘着气,蓝紫大眼迷濛著视线,感觉著薄唇亲吻着她的脸,好一会儿后,高大的男人才从她的身上起来。

“小姐您要沐浴后再休息吗?”

“……明天早上吧。”
虽然今晚没有很激烈,但是怠倦的身体让她不想动弹。

“我明白了。”
轻轻一礼,セバスチャン端来了热水打理擦拭情事后的身躯,任由セバスチャン拉起她的身体,シエル迷濛的视线在空中飘荡,最后在某个方向停了下来。
简单地打理好シエル,穿上纯白的睡衣,セバスチャン才注意到她古怪的视线。

“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将シエル的意识拉回现实。

“没事,我要睡了。”
收回视线,シエル背过身去,冷淡的态度完全无法和先才热情的样子联想在一起,セバスチャン只有苦笑着将被子拉上她的肩膀。

“晚安,祝您有个好梦,My Lady。”
在嫩颊上落下一吻,セバスチャン才端著蜡烛悄声离去。

瞪着黑暗的大眼,过了好一会才悄悄闭上,秀丽的眉像是在烦恼什么似地微揪了起来。

 

 

 

 

象征著执事身份的白手套,不管是料理、整理花园还是其他时候,从来没有人见过那手套从セバスチャン的手上脱下。

戴着会让手的动作变得迟钝的手套,セバスチャン依旧是灵活地不像样,自然也没有人会问,为什么他会一直戴着手套。

“啊……”
一个手滑,茶杯从エリザベス的手上落下,在杯子落地前,被セバスチャン稳当接住,泼出的红茶却弄脏了他的手套。

“谢谢,セバスチャン。你的反应真快呢!”
漂亮的杯子被反应快的セバスチャン给救到,率直的エリザベス毫不吝啬地给予感谢和赞美。

“身为执事,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倒是エリザベス小姐您有受伤吗?”
将差点落地的杯子放到一旁的餐车上,这危险的东西不能再用,得去换一个过来了。

“我没事。啊,手套弄脏了呢。”
暗红色的痕迹在白色手套上,明显到几乎刺眼的程度。
“就只有我们而已,セバスチャン脱下手套也不要紧。”

没有外人,只有シエル和エリザベス两人的下午茶,对他们两人来说,セバスチャン也已经不算是外人,就算脱下手套有点违反礼仪,但只要主人的两人都接受的话,セバスチャン也不需要那么拘紧。
对于エリザベス的提议,シエル什么都没说,只有蓝色的视线转了过去。

“エリザベス小姐的美意,真是煌诚惶恐。我只不过是个执事而已,在主人和客人面前,不可如此失礼,还请您见谅。那么,还请容我失礼一下替您重新泡茶。”
轻轻一礼,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车摇摆着漆黑的燕尾服退下。

“セバスチャン真是绅士呢。”
看着セバスチャン的背影,エリザベス赞美着。
“对了对了,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有没有恋人?”

过于突然的话题,让シエル呛了一下,口中的蛋糕差点无法顺利的吞下。

“シエル,你不要紧吧。”

“咳,怎、怎么突然谈起这个………”
虽然十四岁但对恋爱感情还有点朦胧的エリザベス说到这种话题,シエル不自觉地有点惆怅感。

“因为我家的女佣们,就常常在谈论セバスチャン,总是在问他有没有恋人了呢。像セバスチャン这么绅士的人,一定有很多淑女想要跟他结婚。”
再怎么年幼,エリザベス也毕竟是女性,谈到恋爱话题的时候,本来就聒噪的嘴更是停不下来。
“我也很喜欢セバスチャン,他做的甜点是英国第一呢!啊,但我最喜欢的还是シエル,第二是爸爸,然后是哥哥。”
孩子气地数着心中排名的エリザベス,シエル无奈地叹了口气。

“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有没有恋人呢?”

“这种事情,问他本人不就好了。”
叉起蛋糕,シエル无关心地应着。

“シエル不知道吗?”
看着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之间,那种不用言语就可以互相理解的样子,如同影子随侍シエル身边,了解著主人一切的执事,过度亲密的两人,偶尔都会让她这个未婚妻不自觉地忌妒起来。

“问他本人比较有意思啊。是吧,セバスチャン。”
扬起戏谑的笑,シエル看着那个刚刚推著餐车进来的男人。

凭著恶魔的耳朵,刚刚エリザベス说的话一定全部都进了他的耳朵,而且以エリザベス追根究底的性格,是非要セバスチャン回答个清楚明白的答案不可。

有趣地看着落入窘境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完全没有想要帮助他的意思,甚至……心中隐约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少爷您是说什么事情呢?”
直接装傻,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重新替エリザベス泡上一杯新茶。

“セバスチャン,你有没有恋人呢?”
接过茶杯,エリザベス直接了当的询问。

“没有。”
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回应。

实在是太过于迅速的反应,让シエル的蓝眼瞇了下,却什么都没说。

“啊,没有恋人……那就代表大家都还有机会了喔!”
对エリザベス来说,自己家的女佣跟セバスチャン有好结果,身为主人的她是乐见其成的。

“是什么机会呢?”

“就是成为セバスチャン恋人的机会啊。”
エリザベス太过率直的话,差点让シエル咬到舌头。眼睛虽然盯着桌上的点心,事实上却竖着耳朵听着セバスチャン的一字一句。

“呵,エリザベス小姐,我只不过是名执事,比起自己的事情,当然是以主人的事情优先。”
弯下腰,セバスチャン用最温和最优雅最人畜无害的笑容回应天真烂漫的少女。

“真不愧是セバスチャン呢!”
凡事将シエル摆第一的エリザベス,听到セバスチャン也同样将シエル摆第一的发言,不仅没有忌妒,甚至还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还有跟自己一样疼惜著シエル的人存在,让她十分高兴。

“只是…如果,哪一天セバスチャン要结婚的时候,也要一直在シエル的身边喔!”
信誓旦旦地要求着保证,エリザベス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和シエル一起长大的她,看着シエル的变化,了解著シエル失去亲人的难过,所以エリザベス才更想陪在シエル身边,不让シエル露出孤独寂寞的神情。
不只是她,最好还有更多更多人可以陪在シエル身边,让シエル不会再一次感受到失去的痛苦。有着连严厉的母亲都称赞的セバスチャン陪伴在身边的话,她相信总有一天シエル会恢复笑容。

“请您安心,エリザベス小姐。我会是少爷的执事,直到最后。”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口中说着令人动容的忠诚,却也听见了只有恶魔耳朵才能注意到的细小的冷哼声。

对于セバスチャン的忠诚,看得出来他所侍奉的对象非常不以为然。
毕竟,这份人人赞美的忠诚,只有シエル自己知道,这是她付出灵魂作为代价而获得。口口声声说著会陪伴她到最后的忠诚执事,其真正目的是取走死后的她的灵魂。完美的服侍和绝对的忠诚,是恶魔的美学和契约,这份隐藏在黑暗中的真实,也永远不会曝露在阳光下。

“谢谢,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有你在身边真是太好了。”
放心地笑着的エリザベス,是不会有任何人告诉她可悲的事实真相。

“エリザベス小姐的赞美真让人惶恐,这不过是我份内的工作罢了。要是可以的话,请尝尝这个新作的点心,希望能合您的胃口。”

“哇!好让人期待呢!セバスチャン的甜点是英国第一。”
エリザベス的视线马上就被可爱的蛋糕给吸引过去,连自己不着痕迹被セバスチャン转换了话题都没有发现。

啜著红茶,シエル冷眼看着相处愉快的エリザベス和セバスチャン,蓝色的眼中有着无法理解的情绪。

 


后记:

主题是セバスチャン衣服的一篇﹝笑
其实是有点小苦的

 

澪雪 拜 19.Feb. 2011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