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花凜凜 – 試閱

初花凜凜

Yes, My Lady 4 收錄
天狗妖怪x少女宮司 平安京paro

 

不破家的早晨,從滿溢於室內的味噌湯的味道開始。

在朝陽升起的同時,裊裊炊煙也從廚房吹出,剛煮好的白米飯混合著清晨露水的香氣,讓人忍不住想要大吸一口氣。

太陽才剛剛張開眼睛的凌晨五點,不破家的廚房早就已經熱鬧了起來,穿著黑色和服的黑髮青年,在廚房中忙進忙出。

整整齊齊的穿著漆黑色和服和白色襪子,在老舊的木頭地板上,青年不發出半點聲音地高速移動著。

身材高大的他,一點都不像是會站在廚房的男人。

子夜般漆黑的頭髮,連女人都會羨慕的長睫毛下有對晶亮的緋色眼眸,挺直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以男人來說略為白皙的膚色,但是搭襯在他有著一張連模特兒都會哭著逃走的英俊五官上,卻是異常地適合。

看似纖細的身軀,從袖子中可以見到他結實的臂膀,沒有一絲多餘也沒有一點不足,這樣的身材是所有男人的憧憬,不管穿什麼都會很適合他,當然就連令人發笑的被稱為烹飪著的雪白色和服圍裙也不例外。

不只是適合烹飪著而已,站在廚房的他手上的動作也十分乾淨俐落,動手製作著早餐的同時,也準備著可愛的便當。小小的便當盒像是個可愛的動物王國,白飯是兔子,蔬菜是小貓,煎蛋是小鳥……精緻到讓人全不知道該如何動筷才好。

當他在瓦斯爐前,舞動著平底鍋煎著厚實鬆軟的玉子燒的時候,蹦蹦跳跳的腳步沿著走廊飛奔而來,筆直的朝廚房衝了進來。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一把有著雙手的大紅色紙傘,用著它僅有的一隻腳蹦跳進了,不只有著雙手,傘面上還有個臉孔,怎麼看都是把雨傘妖怪,不然就是有人刻意打扮成妖怪的樣子。

雨傘上的臉孔是個黃頭髮的少年,綻放著不輸給陽光的笑容的他,實在很難跟妖怪的陰沉形象連結在一起。

雨傘妖怪的手上握著朵花,大紅色的山茶花綻放得極為艷麗。

「這是今天早上剛剛綻放的花,我可以將它放在小姐的房間嗎?」

「不可以。」
回過頭來看了眼笑容燦爛的雨傘妖怪,セバスチャン面對妖怪不但沒有大驚小怪,反而還無奈地嘆了口氣。
「フェニ,山茶花不適合放在小姐房間。」

「噢……」
自己的努力被瞬間否定,フェニ沮喪地垂下頭。

「不過用個淺碟放在客廳裝飾,小姐應該會喜歡吧。」

「是嗎!我這就去準備!」
想到能讓小姐高興,フェニ又跟來到廚房的時候一樣,快樂地單腳跳出了廚房。

看著フェニ的離開,セバスチャン的視線又回到鍋子上,將煎得恰到好處的厚蛋捲起鍋,熟練地用長筷子將蛋給捲起。
筷子才剛剛碰到蛋捲,背後又傳來了呼喚聲。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這次是女孩子的聲音,讓セバスチャン捲著蛋捲的手停了一下,一回過頭就看到一隻小小的狸貓哭著跑了進來,手上還拿著一件飄啊飄的白色布料。

「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那個,小姐今天要穿的體育服,被我給洗破了,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候セバスチャン才注意到,可憐兮兮的狸貓拿著的白色破布,上面還隱約地看得到不破兩個字。

「唉,メイリン不是跟妳說過了嗎,不要動小姐的東西。」

「可、可是,我看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很忙的樣子,所以才……」
幾乎就要這樣哭起來的狸貓,讓セバスチャン又是深深地嘆了口氣。

「衣服的事情我來處理,メイリン你去晾被子吧。」

「是、是!」
得到了吩狸貓歡喜地離去,セバスチャン回過身去繼續努力他尚未完成的玉子燒。

鬆軟厚實的玉子燒是他家小姐喜歡的菜色之一,以和食料理來說是基本中的基本,也因為如此,要將玉子燒做得十分好吃更是考驗著手藝。

當然,區區玉子燒這種東西,是不可能難得倒家事萬能的セバスチャン。

將鬆軟的玉子燒切好盛盤,只剩下最後一道菜早餐就要完成的時候,一個深綠色的物體進入了セバスチャン的視線。

「早餐的主菜我已經準備好了,像是煮魚什麼就交給我吧!」
嘴上咬著根菸,得意洋洋地端著盤子,盤子上是個完全不能辨認形狀的焦黑物體,讓セバスチャン吐口氣,忍住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

這種恐怕連妖怪都不敢吃的東西,怎麼可能送到他那極度挑嘴的小姐面前呢?要是真端上去,セバスチャン很有把握黑炭會和盤子一起招呼到他的臉上來。

以妖怪來說,臨水而居的河童パルト確實是比雨傘怪和狸貓更懂得多,但是提到人類能夠入口的食物,不管是誰都無法在他這裡拿到半點分數。

「早餐的菜色我已經都準備好了,麻煩你去準備晚餐的魚吧。」

「放心交給我吧,我可以是河童呢!」
拍了拍胸膛保證,パルト將盤子放下,踏著充滿自信的步伐往附近的河流去了。

終於把只會找麻煩的三隻小妖怪都送走,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腳地將鮭魚煎好的時候,時間正好來到六點十五分,是他的小姐該要起床的時間了。

在這個充滿妖怪的宅邸,一身漆黑的セバスチャン面對他們毫無任何驚恐的反應,不只一副平淡到理所當然的神情,甚至還將妖怪當作部下傭人般使喚,這位看上去年約三十的帥氣青年,擁有著跟秀美容貌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的氣量,真可謂人不能貌相。
將白色的烹飪著給脫下,セバスチャン離開廚房朝著宅邸的最深處走去。

他的小姐是這裡的主人,主人的臥房當然是在宅邸的最深最安全的地方,以便在任何時候都保護她的安全。

「小姐,是起床的時間了。」
在紙拉門前跪坐,セバスチャン象徵性地朝房間裡面輕喊了一下,就直接起身將紙門給拉開了。

對於這位服侍了三年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很清楚在門外的叫喚毫無意義。只是這樣的聲音不可能將他的小姐給喚醒,必須要有更直接的行動。

不發出一點聲音地踏入室內,只見嬌小的少女安睡在房間中央的被鋪中,藍灰色的短髮散在白色的枕頭上,巴掌大的白嫩小臉上帶著淡淡粉紅,隨著均勻呼吸而顫動的長睫毛,代表少女還在深沉的夢中。

那位倔強傲慢的少女,只有在睡眠中才會露出符合年紀的無防備表情,讓一直緊繃著表情很勉強地勾著嘴角的セバスチャン,終於揚起了真正的笑容。

「小姐,是起床準備上學的時間了。」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更確實地在房中響起,只是安睡在床上的少女一點反應都沒有,依舊舒服地安睡著。

正值成長期的十三歲,應該也是孩子最需要睡眠也最會賴床的年紀,セバスチャン對一點睜眼跡象都沒有的少女,完全沒有先才

面對三個小妖怪的不耐煩表情,俊臉上更多的是愉快的算計。

在枕頭旁邊跪坐下來,セバスチャン好好地欣賞她的睡臉,強忍住想要伸手捏捏貓掌粉嫩柔軟臉頰的衝動,セバスチャン再一次開了口。

「小姐,您要是再不起床,我就要吻妳了。」

完全沒有給少女回應或是起床的時間,セバスチャン就彎身下去,薄唇輕輕地吻了下柔軟的面頰,就將目標轉移到露出的耳朵。
嚙咬玲瓏的耳垂的同時,濕潤的紅舌插入耳孔中,舌尖官能淫猥地在小小耳孔中蠕動愛撫,毫不避諱的挑弄,不管是怎麼樣的人都會馬上驚醒。

「你、你……」
一秒鐘前還安穩地睡著的少女,現在整個人摀著耳朵跳了起來,還用力推了セバスチャン一把,逃開溫暖被窩並充滿警戒,跟這個傢伙至少距離一米地怒瞪,小臉像是煮熟的蝦子一樣艷紅。

「早安,小姐。」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セバスチャン人畜無害地優雅微笑著。

「不是跟你說,不准用這種方法叫我嗎!」
淫蕩黏膩的感覺現在還鮮明地留在耳朵上,讓她的怒吼更來得大聲。

「不這個樣子,小姐您不會起床呢。還是說,您希望我用更不同一點方法喚您起床呢?」
明明就是罪魁禍首卻一點無辜,低笑的同時揚起的嘴角也充滿勾誘的意思,整齊的衣和服被她先才的一推變得有點凌亂,從微敞的衣領中可以看到性感的鎖骨,還有隱藏在衣服下白皙但是極為結實的身軀,蕩漾在空氣中官能氣息,就連十三歲的少女都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你走開,我要換衣服了。」

「不會再倒回去睡吧。」

「哈,這個樣子誰還睡得著啊!」
嗤嘲地瞪了他一眼,很明顯地用眼神罵他笨蛋,想信セバスチャン也接收到這個訊息,才乖乖站起身離開房間。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還請您在餐點涼去前到客廳來。」
關上拉門之前,セバスチャン還不忘壞心眼地叮嚀一下。

「知道了啦!」
要不是擔心紙門會被打壞,她一定會將手邊枕頭扔過去給他好看。

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影子從拉門上消失,她才站起身來換衣服,脫下身上的和式睡衣,換上學校的制服。

來到這個宅邸將近三年,她也差不多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她,不破シエル,今年十三歲,是不破神社的宮司,也是這裡的主人。

為什麼一個十三歲的少女會成為一個神社的主人,這還真是說來話長。

一切都必須追朔到,三年前的某一天。

三年前還是十歲的她,在生日的那天跟隨著父母來到了鄉下。據說這個地方跟祖母是很有緣份的地方,來拜訪某人的父親,順便帶著妻兒來像是度假一樣地在這附近住了幾天。

就是那幾天,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

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弄壞了這附近的一個祠堂,好死不好的,那個祠堂居然封印了一個千年妖怪,就這樣,她必須負起將妖怪給解放的責任,看守好這個千年妖怪,不讓妖怪出去危害人世。

那個千年妖怪,就是像忠實的僕人一樣服侍著她的セバスチャン。

也到了這個時候シエル才知道,原來這個不破神社是自家的土地,而她的祖母也在這個神社當過宮司……一切發生的非常突然,但也只有接受的份。

就這樣,她十歲就離開了東京,一個人和她的妖怪僕人一起住在這個不破神社中。

現在居住的地方,距離東京不過二個小時的車程,父母也常常來看她,她要去東京也是完全的自由,但身為家主的宮司大人必須居住在神社中,維持神社的力量,讓她在不情願也還是得跟父母分開生活。

對於十歲的小女孩來說,這是個衝擊人生的變化,而率直可愛的少女也在妖怪僕人的服侍下,源本天使般開朗溫馴的性格,逐漸的扭曲了起來。

鏡中的自己,左右眼的顏色不同,右眼中還刻劃著封印千年妖怪的紋印,只要沒有她的允許,セバスチャン無法解放自己原本的力量,這是她將封印打破後必須付出的代價。

現代日本,雙眼的顏色不同已經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任何人戴上變色鏡片都可以做到,只是シエル一點都不希望眼中的封印紋樣被好事者給發現,只好戴上眼罩遮掩。

過去沒有眼罩的時候,眼中的封印紋樣給她帶來了不少大小麻煩,為了自己好,シエル還是決定戴上眼罩,即使這模樣讓她在學校中變得醒目,也比她被妖怪之類的傢伙給騷擾來得好。

換好衣服簡單的梳洗一下,シエル來到客廳的用早餐的時候,包括セバスチャン在內家中全部的傭人,都已經在這裡等著她用早餐了。

雨傘怪、狸貓、河童、白蛇精還有大頭老人,都是她來到這裡成為宮司之後,遇到的大小事情決定要跟著她的妖怪,讓她這個不破神社越來越有妖怪神社的氣勢了。

「小姐,早安!」
和那個變態千年老妖怪不同,其他的妖怪都是年紀尚輕的小妖怪,只要セバスチャン有那個意思一隻手指就可以彈飛他們,但セバスチャン還是服從了她的命令,代領小妖怪們且教導他們如何修行學習,努力的朝著大妖怪的道路前進。

「大家早。」
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一碗熱騰騰的白飯馬上放到自己面前,沒有理會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端起了味噌湯來品味。

雖然是個變態妖怪,但不能否認他的手藝真的很好,當然不算上三年前連瓦斯爐都看不懂,對自來水感嘆的模樣。

不過這也難怪,千年前的意思就是說他從平安時代就被封印,對於文明世界大驚小怪也不讓人驚訝。真正讓人驚訝是,這個千年
妖怪對人類社會熟悉的速度非常的快,除了一些愚蠢的常識外,現在這個千年妖怪已經跟普通人無異,光是從外表和談吐,誰都不會發現這個傢伙是千年妖怪。

在シエル用早餐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拿了梳子過來在她背後坐下,輕輕地梳著她的頭髮。

「這頭髮跟您一樣,非常地有個性呢。」
シエル藍灰色的頭髮看似柔軟,實際上非常容易睡亂,如果不好好打理就會亂翹一通,可惜了她好好一個美少女。

シエル,跟同年齡的女生來說成長的略慢,對梳妝打扮一點興趣都沒有,比起那個她還寧願花時間在甜點上,所以打理シエル的基本工作,也全部落到了セバスチャン頭上。

「要就給我閉嘴好好做。」
捧著飯碗,シエル沒好氣的應著。

「呵,這還真是失禮了。」
將柔軟的頭髮梳得光亮,在頭髮上閃耀的天使光圈讓セバスチャン滿意的微笑。

「再不出門就來不及了。」
一直安靜的坐在一旁的白蛇精終於開口,聲音就跟牠的體溫一樣微冷,但是話語中聽得出他的擔心。

「啊!我得出門了。」
被這麼一提醒,シエル才注意到今天早上她花了太多時間,再不出門就會遲到了。

「要不我送您過去吧。」
拿著便當和體育服過來交給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微笑提議。

「不用了。」
要是被人看到セバスチャン的模樣,又會是一番大驚小怪了。她可不想因為上學這種簡單的事情,又引來奇怪的傢伙呢。

「我出門了。」

「小姐路上小心!」
看了眼聚集到門口送行的大小妖怪們,シエル緊繃的表情不自覺的放鬆,櫻花瓣般的嫩唇和她的制服裙襬一樣微微揚起。

 


後記:

單行本18的書底故事─黑宮司的延伸,現代版黑主僕!
天狗妖怪x少女宮司,還有其他妖怪的傳奇大長篇﹝?﹞ 也許會變成那樣的故事w

澪雪 拜 03.Aug.2014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