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花凛凛 – 试阅

初花凛凛

Yes, My Lady 4 收录
天狗妖怪x少女宫司 平安京paro

 

不破家的早晨,从满溢于室内的味噌汤的味道开始。

在朝阳升起的同时,袅袅炊烟也从厨房吹出,刚煮好的白米饭混合著清晨露水的香气,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吸一口气。

太阳才刚刚张开眼睛的凌晨五点,不破家的厨房早就已经热闹了起来,穿着黑色和服的黑发青年,在厨房中忙进忙出。

整整齐齐的穿着漆黑色和服和白色袜子,在老旧的木头地板上,青年不发出半点声音地高速移动着。

身材高大的他,一点都不像是会站在厨房的男人。

子夜般漆黑的头发,连女人都会羡慕的长睫毛下有对晶亮的绯色眼眸,挺直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以男人来说略为白皙的肤色,但是搭衬在他有着一张连模特儿都会哭着逃走的英俊五官上,却是异常地适合。

看似纤细的身躯,从袖子中可以见到他结实的臂膀,没有一丝多余也没有一点不足,这样的身材是所有男人的憧憬,不管穿什么都会很适合他,当然就连令人发笑的被称为烹饪著的雪白色和服围裙也不例外。

不只是适合烹饪著而已,站在厨房的他手上的动作也十分干净俐落,动手制作著早餐的同时,也准备着可爱的便当。小小的便当盒像是个可爱的动物王国,白饭是兔子,蔬菜是小猫,煎蛋是小鸟……精致到让人全不知道该如何动筷才好。

当他在瓦斯炉前,舞动着平底锅煎著厚实松软的玉子烧的时候,蹦蹦跳跳的脚步沿着走廊飞奔而来,笔直的朝厨房冲了进来。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一把有着双手的大红色纸伞,用着它仅有的一只脚蹦跳进了,不只有着双手,伞面上还有个脸孔,怎么看都是把雨伞妖怪,不然就是有人刻意打扮成妖怪的样子。

雨伞上的脸孔是个黄头发的少年,绽放著不输给阳光的笑容的他,实在很难跟妖怪的阴沉形象连结在一起。

雨伞妖怪的手上握著朵花,大红色的山茶花绽放得极为艳丽。

“这是今天早上刚刚绽放的花,我可以将它放在小姐的房间吗?”

“不可以。”
回过头来看了眼笑容灿烂的雨伞妖怪,セバスチャン面对妖怪不但没有大惊小怪,反而还无奈地叹了口气。
“フェニ,山茶花不适合放在小姐房间。”

“噢……”
自己的努力被瞬间否定,フェニ沮丧地垂下头。

“不过用个浅碟放在客厅装饰,小姐应该会喜欢吧。”

“是吗!我这就去准备!”
想到能让小姐高兴,フェニ又跟来到厨房的时候一样,快乐地单脚跳出了厨房。

看着フェニ的离开,セバスチャン的视线又回到锅子上,将煎得恰到好处的厚蛋卷起锅,熟练地用长筷子将蛋给卷起。
筷子才刚刚碰到蛋卷,背后又传来了呼唤声。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这次是女孩子的声音,让セバスチャン卷著蛋卷的手停了一下,一回过头就看到一只小小的狸猫哭着跑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件飘啊飘的白色布料。

“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那个,小姐今天要穿的体育服,被我给洗破了,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セバスチャン才注意到,可怜兮兮的狸猫拿着的白色破布,上面还隐约地看得到不破两个字。

“唉,メイリン不是跟妳说过了吗,不要动小姐的东西。”

“可、可是,我看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很忙的样子,所以才……”
几乎就要这样哭起来的狸猫,让セバスチャン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衣服的事情我来处理,メイリン你去晾被子吧。”

“是、是!”
得到了吩狸猫欢喜地离去,セバスチャン回过身去继续努力他尚未完成的玉子烧。

松软厚实的玉子烧是他家小姐喜欢的菜色之一,以和食料理来说是基本中的基本,也因为如此,要将玉子烧做得十分好吃更是考验着手艺。

当然,区区玉子烧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难得倒家事万能的セバスチャン。

将松软的玉子烧切好盛盘,只剩下最后一道菜早餐就要完成的时候,一个深绿色的物体进入了セバスチャン的视线。

“早餐的主菜我已经准备好了,像是煮鱼什么就交给我吧!”
嘴上咬著根菸,得意洋洋地端著盘子,盘子上是个完全不能辨认形状的焦黑物体,让セバスチャン吐口气,忍住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这种恐怕连妖怪都不敢吃的东西,怎么可能送到他那极度挑嘴的小姐面前呢?要是真端上去,セバスチャン很有把握黑炭会和盘子一起招呼到他的脸上来。

以妖怪来说,临水而居的河童パルト确实是比雨伞怪和狸猫更懂得多,但是提到人类能够入口的食物,不管是谁都无法在他这里拿到半点分数。

“早餐的菜色我已经都准备好了,麻烦你去准备晚餐的鱼吧。”

“放心交给我吧,我可以是河童呢!”
拍了拍胸膛保证,パルト将盘子放下,踏着充满自信的步伐往附近的河流去了。

终于把只会找麻烦的三只小妖怪都送走,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脚地将鲑鱼煎好的时候,时间正好来到六点十五分,是他的小姐该要起床的时间了。

在这个充满妖怪的宅邸,一身漆黑的セバスチャン面对他们毫无任何惊恐的反应,不只一副平淡到理所当然的神情,甚至还将妖怪当作部下佣人般使唤,这位看上去年约三十的帅气青年,拥有着跟秀美容貌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的气量,真可谓人不能貌相。
将白色的烹饪著给脱下,セバスチャン离开厨房朝着宅邸的最深处走去。

他的小姐是这里的主人,主人的卧房当然是在宅邸的最深最安全的地方,以便在任何时候都保护她的安全。

“小姐,是起床的时间了。”
在纸拉门前跪坐,セバスチャン象征性地朝房间里面轻喊了一下,就直接起身将纸门给拉开了。

对于这位服侍了三年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很清楚在门外的叫唤毫无意义。只是这样的声音不可能将他的小姐给唤醒,必须要有更直接的行动。

不发出一点声音地踏入室内,只见娇小的少女安睡在房间中央的被铺中,蓝灰色的短发散在白色的枕头上,巴掌大的白嫩小脸上带着淡淡粉红,随着均匀呼吸而颤动的长睫毛,代表少女还在深沉的梦中。

那位倔强傲慢的少女,只有在睡眠中才会露出符合年纪的无防备表情,让一直紧绷著表情很勉强地勾著嘴角的セバスチャン,终于扬起了真正的笑容。

“小姐,是起床准备上学的时间了。”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更确实地在房中响起,只是安睡在床上的少女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舒服地安睡着。

正值成长期的十三岁,应该也是孩子最需要睡眠也最会赖床的年纪,セバスチャン对一点睁眼迹象都没有的少女,完全没有先才

面对三个小妖怪的不耐烦表情,俊脸上更多的是愉快的算计。

在枕头旁边跪坐下来,セバスチャン好好地欣赏她的睡脸,强忍住想要伸手捏捏猫掌粉嫩柔软脸颊的冲动,セバスチャン再一次开了口。

“小姐,您要是再不起床,我就要吻妳了。”

完全没有给少女回应或是起床的时间,セバスチャン就弯身下去,薄唇轻轻地吻了下柔软的面颊,就将目标转移到露出的耳朵。
啮咬玲珑的耳垂的同时,湿润的红舌插入耳孔中,舌尖官能淫猥地在小小耳孔中蠕动爱抚,毫不避讳的挑弄,不管是怎么样的人都会马上惊醒。

“你、你……”
一秒钟前还安稳地睡着的少女,现在整个人摀著耳朵跳了起来,还用力推了セバスチャン一把,逃开温暖被窝并充满警戒,跟这个家伙至少距离一米地怒瞪,小脸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艳红。

“早安,小姐。”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セバスチャン人畜无害地优雅微笑着。

“不是跟你说,不准用这种方法叫我吗!”
淫荡黏腻的感觉现在还鲜明地留在耳朵上,让她的怒吼更来得大声。

“不这个样子,小姐您不会起床呢。还是说,您希望我用更不同一点方法唤您起床呢?”
明明就是罪魁祸首却一点无辜,低笑的同时扬起的嘴角也充满勾诱的意思,整齐的衣和服被她先才的一推变得有点凌乱,从微敞的衣领中可以看到性感的锁骨,还有隐藏在衣服下白皙但是极为结实的身躯,荡漾在空气中官能气息,就连十三岁的少女都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你走开,我要换衣服了。”

“不会再倒回去睡吧。”

“哈,这个样子谁还睡得着啊!”
嗤嘲地瞪了他一眼,很明显地用眼神骂他笨蛋,想信セバスチャン也接收到这个讯息,才乖乖站起身离开房间。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还请您在餐点凉去前到客厅来。”
关上拉门之前,セバスチャン还不忘坏心眼地叮咛一下。

“知道了啦!”
要不是担心纸门会被打坏,她一定会将手边枕头扔过去给他好看。

看着セバスチャン的影子从拉门上消失,她才站起身来换衣服,脱下身上的和式睡衣,换上学校的制服。

来到这个宅邸将近三年,她也差不多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她,不破シエル,今年十三岁,是不破神社的宫司,也是这里的主人。

为什么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会成为一个神社的主人,这还真是说来话长。

一切都必须追朔到,三年前的某一天。

三年前还是十岁的她,在生日的那天跟随着父母来到了乡下。据说这个地方跟祖母是很有缘份的地方,来拜访某人的父亲,顺便带着妻儿来像是度假一样地在这附近住了几天。

就是那几天,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弄坏了这附近的一个祠堂,好死不好的,那个祠堂居然封印了一个千年妖怪,就这样,她必须负起将妖怪给解放的责任,看守好这个千年妖怪,不让妖怪出去危害人世。

那个千年妖怪,就是像忠实的仆人一样服侍着她的セバスチャン。

也到了这个时候シエル才知道,原来这个不破神社是自家的土地,而她的祖母也在这个神社当过宫司……一切发生的非常突然,但也只有接受的份。

就这样,她十岁就离开了东京,一个人和她的妖怪仆人一起住在这个不破神社中。

现在居住的地方,距离东京不过二个小时的车程,父母也常常来看她,她要去东京也是完全的自由,但身为家主的宫司大人必须居住在神社中,维持神社的力量,让她在不情愿也还是得跟父母分开生活。

对于十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是个冲击人生的变化,而率直可爱的少女也在妖怪仆人的服侍下,源本天使般开朗温驯的性格,逐渐的扭曲了起来。

镜中的自己,左右眼的颜色不同,右眼中还刻划著封印千年妖怪的纹印,只要没有她的允许,セバスチャン无法解放自己原本的力量,这是她将封印打破后必须付出的代价。

现代日本,双眼的颜色不同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任何人戴上变色镜片都可以做到,只是シエル一点都不希望眼中的封印纹样被好事者给发现,只好戴上眼罩遮掩。

过去没有眼罩的时候,眼中的封印纹样给她带来了不少大小麻烦,为了自己好,シエル还是决定戴上眼罩,即使这模样让她在学校中变得醒目,也比她被妖怪之类的家伙给骚扰来得好。

换好衣服简单的梳洗一下,シエル来到客厅的用早餐的时候,包括セバスチャン在内家中全部的佣人,都已经在这里等着她用早餐了。

雨伞怪、狸猫、河童、白蛇精还有大头老人,都是她来到这里成为宫司之后,遇到的大小事情决定要跟着她的妖怪,让她这个不破神社越来越有妖怪神社的气势了。

“小姐,早安!”
和那个变态千年老妖怪不同,其他的妖怪都是年纪尚轻的小妖怪,只要セバスチャン有那个意思一只手指就可以弹飞他们,但セバスチャン还是服从了她的命令,代领小妖怪们且教导他们如何修行学习,努力的朝着大妖怪的道路前进。

“大家早。”
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一碗热腾腾的白饭马上放到自己面前,没有理会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端起了味噌汤来品味。

虽然是个变态妖怪,但不能否认他的手艺真的很好,当然不算上三年前连瓦斯炉都看不懂,对自来水感叹的模样。

不过这也难怪,千年前的意思就是说他从平安时代就被封印,对于文明世界大惊小怪也不让人惊讶。真正让人惊讶是,这个千年
妖怪对人类社会熟悉的速度非常的快,除了一些愚蠢的常识外,现在这个千年妖怪已经跟普通人无异,光是从外表和谈吐,谁都不会发现这个家伙是千年妖怪。

在シエル用早餐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拿了梳子过来在她背后坐下,轻轻地梳着她的头发。

“这头发跟您一样,非常地有个性呢。”
シエル蓝灰色的头发看似柔软,实际上非常容易睡乱,如果不好好打理就会乱翘一通,可惜了她好好一个美少女。

シエル,跟同年龄的女生来说成长的略慢,对梳妆打扮一点兴趣都没有,比起那个她还宁愿花时间在甜点上,所以打理シエル的基本工作,也全部落到了セバスチャン头上。

“要就给我闭嘴好好做。”
捧著饭碗,シエル没好气的应着。

“呵,这还真是失礼了。”
将柔软的头发梳得光亮,在头发上闪耀的天使光圈让セバスチャン满意的微笑。

“再不出门就来不及了。”
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白蛇精终于开口,声音就跟牠的体温一样微冷,但是话语中听得出他的担心。

“啊!我得出门了。”
被这么一提醒,シエル才注意到今天早上她花了太多时间,再不出门就会迟到了。

“要不我送您过去吧。”
拿着便当和体育服过来交给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微笑提议。

“不用了。”
要是被人看到セバスチャン的模样,又会是一番大惊小怪了。她可不想因为上学这种简单的事情,又引来奇怪的家伙呢。

“我出门了。”

“小姐路上小心!”
看了眼聚集到门口送行的大小妖怪们,シエル紧绷的表情不自觉的放松,樱花瓣般的嫩唇和她的制服裙䙓一样微微扬起。

 


后记:

单行本18的书底故事─黑宫司的延伸,现代版黑主仆!
天狗妖怪x少女宫司,还有其他妖怪的传奇大长篇﹝?﹞ 也许会变成那样的故事w

澪雪 拜 03.Aug.2014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