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事ミカエリス氏のお仕事 – 試閱

執事ミカエリス氏のお仕事

 

Yes, My Lady 1 收錄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他的一天開始的非常早。

天空微曦就連公雞都都還沒張開眼睛的時候,他就已經站在鏡子前梳洗,將過長的頭髮撥到耳後,換上漿燙地筆挺無比的漆黑燕尾服,準時在早上六點踏出房間,開始他一天的工作。
來到廚房,大宅中唯三的傭人就已經在那邊等著,惺忪的眼代表他們還沒有完全睡醒。

「早安,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即使帶著喝欠,打招呼的聲音依舊是精神抖擻,代表三人已經準備好迎接嶄新的一天。

拍拍手,セバスチャン以一貫冷靜優雅的聲音開口了。
「今晚和倫敦警視廳的ランドル總監有晚餐會,準備從現在開始。要拿出不會讓少爺丟臉,稱得上是一流的款待。」

「是的!」

「那麼バルド開始準備晚餐會用的菜單和菜色,フィニ將馬車會經過的路線上全部再整頓一遍,メイリン將大廳到餐廳的部分打掃乾淨,樓梯的扶手要重新打臘。不可有任何遺漏的地方。」

「是的!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交代完傭人們今天的主要工作後,セバスチャン就著手於更重要的工作,就是服侍照料主人的起居。

開始動手料理昨晚已經預先貯備好早餐的菜單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也看著今天的天氣,從執事專用的廚櫃;堅決不准其他傭人們碰到的地方,挑選出配合今天天氣和安排好的行程,還有主人昨晚睡前狀況所綜合起來,最適合早上的第一杯茶的茶葉和茶具。
英國人本來就是對喝茶十分講究的民族,更不用說對於飲食格外重視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和寵溺主人幾乎到了極限的執事,光是每天早上的第一杯茶,都必須考慮許久。

到了八點,早餐已經準備妥當,セバスチャン去後院將烏鴉送來的報紙撿起,拿回安靜的廚房細細地將每一張報紙都用熨斗燙過,不只是燙平其皺折同時也將報紙上尚未完全乾透的油墨,藉由熨斗完全服貼在報紙上,等等主人閱讀的時候,油墨就不會沾在她的手上了。
將報紙和剛剛泡好紅茶放上餐車,搖擺著漆黑的燕尾服來到主人房間時,永遠都是不多不少正好早上八點半。

「少爺早安。」
刷地一聲拉開窗簾,推開窗戶讓新鮮空氣進入室內。比起執事溫柔優雅的叫喚,小小的主人幾乎總是被陽光給吵醒。
即使是個聰明伶俐,連大人都忌諱三分被稱為邪惡貴族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也和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相同,都是打著喝欠不情願地坐起身,有時候甚至會孩子氣地賴床,任憑執事怎麼叫都不予理會。

「今天是大吉嶺啊。」
揉著眼睛的シエル,聞著和早晨清爽空氣一起瀰漫在室內的茶香,對於執事的挑選滿意地點點頭。

「是的,真不愧是少爺。正好收到了今年初夏的茶葉,和今天的天氣十分搭配。」
沒有任何花樣,只有細緻的紋路配上鑲金的握把,淡雅地就如同早晨空氣的美麗杯組,也是セバスチャン精心挑選的物品。

接過香氣撲鼻的紅茶,恰到好處的溫度和口感馬上讓シエル昏沉的意識清醒了過來。第二口再喝下,美麗的雙眼如寶石般閃爍,深沉內斂和孩子氣的外表完全不同,確確實實是被稱為邪惡貴族的伯爵。
一手拿著茶杯,另外一手拿起報紙,新燙好的報紙平整到沒有一絲摺痕,就連黏手的油墨也整理得乾乾淨淨,絕不污了主人尊貴的小手也是執事講究的美學之一。在シエル讀著報紙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從更衣室捧著衣服過來的同時,也說明今天的行程。

「今天早上和下午,需要批示完ファントム公司的結算報告書,晚上跟倫敦警視廳的ランドル總監總監有晚餐會。」

「啊,是今天啊。」
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新聞,讓シエル放下了報紙,將茶杯交給セバスチャン,開始梳洗和更衣。

絲綢的白襯衫是樸實的設計,深綠色的西裝外套和同色系的短褲是シエル常穿的顏色,既不會太過於孩子氣也不會太老成,是相當適合シエル的衣服。
白襯衫上的釦子,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的手來說也嫌太小的配件,他也完全不厭其煩地一顆一顆仔細扣上,再協助主人換上褲子和背心,穿到小腿的高統襪和擦得發亮的黑皮鞋,最後在領結的地方用天鵝絨的緞帶,打一個漂亮的蝴蝶結就大功告成了。

「少爺?」
站起身,セバスチャン疑問著一直看著他的手的主人。

「………沒事。」
驚覺了自己的行為,シエル尷尬地收回視線。

沒有多說什麼,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揚起微笑,將床邊的盒子打開呈到主人面前,裡面的兩顆戒指讓シエル拿起來,黃金的戒指戴在中指,藍寶石的戒指即使套在大拇指還有點鬆的程度。

將盒子放下,セバスチャン拿起最後的裝飾;用漆黑的眼罩覆蓋住シエル閃著琉璃紫光的右眼,和那刻劃在眼眸深處和執事左手上成對的契約。這對雙色的眼,眼眸深處的契約書,是他們主僕關係的證明;也是惡魔在獵物上留下的印記。
被稱為邪惡貴族、黑社會的秩序的幼小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他那有能忠實萬能的執事的真面目是惡魔,這種事情誰都不會想到。

「少爺,早餐已經在餐廳準備好,還請移步。」

「……知道了,你先過去吧。」
拿起報紙繼續翻幾頁,連正眼都沒有看過去,シエル應著。

「是的。」
恭敬地傾身,忠實的執事聽從主人的吩咐先行一步離開。

留下報紙收拾好茶具,推著餐車離開的セバスチャン,關上門的瞬間臉上那人畜無害的誠懇笑容突然消失,上揚的嘴角充滿了戲謔和有趣。
「呵,還真是可愛到沒辦法的主人呢。」
愉快地低笑著,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車回到廚房,開始準備早餐的服侍。

早餐過後,有著永遠都做不完事情的忙碌主人,馬上就將自己關入書房,跟那些永遠看不完的文件和資料搏鬥。
身為名門貴族的她,也同時是英國第一的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的社長,在全英國甚至法國德國都有分店的大公司,每天需要過目決策的事情多到驚人,完全無法想像是個少女可以做完的事情。
稚嫩的臉龐在工作中,有著不合年紀的老成,大膽細心的商業計畫和開發商品上嶄新的構想,是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可以在短短幾年就超越其他公司的理由。
任性又傲慢,看起來像是孩子卻比大人還要精明的少年社長,是成功的主要原因。

「少爺,請用茶。」
早餐和午餐的中間時間,貼心的執事在主人忙碌工作的時候,也不忘送上一杯漂著花草香味的微甜熱茶,在消除疲勞的同時也補充體力,有著執事暗地在一旁的全面支援,是年幼的主人可以完成嚴苛行程的要件之一。

「唔,先放著吧。」
放不下手上的工作,比起茶シエル還是想先看完手上的工作。

「是的。」
將冒著熱氣的茶杯放在主人伸手可及,卻又不會影響工作的地方,理應退後的セバスチャン卻上前一步,戴著白手套的手抬起她纖小的下巴,硬將她的臉給轉了過來。

「做、做什……」
話還沒有說完,柔嫩粉唇就被他的吻給覆蓋。

輕輕地像是不要驚嚇到可愛駒鳥地,和鳥類求愛一樣的輕啄了好幾次,用舌頭濕濡了嬌嫩的粉紅後,侵略的舌才緩緩伸入和訝異的小舌交纏,在窄小的口中起舞著。
在溫柔卻又激烈的吻中,握在手中的文件悄悄地鬆了手,不發出聲音地散在桌上。甜美又痛苦的聲音從接吻的細縫漏出,讓セバスチャン稍微離開了點讓她有喘氣的機會,卻馬上又換了個角度覆蓋上她,溫柔的大手輕輕梳著她鬢邊的頭髮,順著髮流來到脖子上的領結,輕輕地拉著。
無處可去的手,從桌上的文件慢慢移動到了燕尾服上,沒有推開纖細的指尖反而抓上了他的衣服,衣料摩擦的細小聲音讓セバスチャン更加加深了他的吻,讓小小的主人什麼都不能思考的程度。

「笨蛋…你做…什麼啊……」
一片嬌豔粉紅的小臉,濕潤誘人的大眼充滿了女人的媚態,完全看不出來是先才那個毫不可愛的傲慢少年。

「一切的原因,小姐您最清楚不是嗎?」
彎腰將掉在地上的紙張給撿起來,瞬間就將那些東西給整理好放到一旁去,紅茶色的眼繼續逼迫著坐在椅子上喘氣的主人。
「離午餐還有點時間,您說是嗎?」

「笨蛋……」
避過視線害羞地不跟他相對,卻也沒有伸手阻止撫上領結的並咻地一聲將它解開,並同時解開襯衫第一顆釦子的大手。

セバスチャン十分清楚,從早上開始,主人的視線就一直追著他的手和唇不放,那低調卻又炙熱的誘惑惹得惡魔心癢難耐,天性上不會忍耐慾望的惡魔,即使是大白天只要旁人看不到,還是會找機會偷吃一下美味的點心。

細小的釦子一顆一顆地解開,在白襯衫底下的是,比絲綢還要細白並如珍珠般光潤的肌膚,在被衣服給遮掩住的地方,セバスチャン輕輕地吸吮上,在シエル可愛地嬌吟時,美麗的薔薇花瓣也綻放在她身上。

「笨、笨蛋…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吧……」
抗議聲混合著低喘,毫無說服力的話語只是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而已。

「還請親愛的主人,原諒狂妄愚蠢的執事。」
執起小手在上面一吻,親吻的聲音讓シエル小臉一紅,支吾地發不出聲音。

幾年的服侍下來,倔強傲慢又臉皮薄的可愛主人,用什麼方法可以安撫逗弄,聰明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很有心得了。更何況,現在這件事情,他們兩者都有份呢。
將嬌小的身軀壓在柔軟的椅子上,炙熱的吻沿著她的曲線,在柔軟的肌膚上留下他的痕跡。

「嗯……啊……」
大白天且不到中午的書房,而且還是工作中,理智上知道應該拒絕惡魔執事的無理索求,但身體卻怎麼樣都用不上力氣,無法忍耐的嬌喘更像是邀請,任由セバスチャン在她身上為所欲為。
輕咬著小巧胸前的粉紅,溼熱舌尖圈著先端,用力吸吮的感覺讓發出可愛的聲音,小手更是用力地抓上了他。

「啊、不、不要用力……」
麻癢的感覺從胸前擴散,讓腰部一陣酥軟。

「呵,您明明這樣比較舒服的呢。」
埋首在小巧的胸前,另外一邊也不放過,用拇指和食指輕搓著,同時刺激的感覺讓シエル聲音更是大了起來,慌張地用手掩住。

雖說書房這邊不會有人接近,可是大白天的要是被聽到給懷疑,那就太不好了。

「聲音…不用掩飾也誒關係的喔。」
溫柔地像是在哄貓般,紅茶色的眼欺近她。
「聲音什麼的,我會全部吞下,您只要享受就可以了。」
舔著柔嫩的雙唇,極盡的調情讓シエル的臉又熱了起來。

「笨蛋…」
小手環上了他的頸子,讓彼此的距離又更接近了許多。

「呵,不管是任何男人,在小姐您的面前都會變成笨蛋呢…」
接近到不能再接近,就快要貼上的唇,硬生生地被迴盪在宅邸中的巨大破裂聲給打斷。

即使不需要セバスチャン那惡魔似的靈敏耳朵,也聽得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巨大的聲響是各種瓷器碗盤惡狠狠又可憐地碎了一地的聲音,等等不需要多久,就可以看見笨手笨腳的女傭,哭著來書房找萬能執事幫忙的場景了。

在尖銳的破碎聲後,耳邊響起的是主人略為遺憾的小嘆息,可愛地讓セバスチャン揚了嘴角。

「少爺,還請容我先失禮一下。」

「去吧。」
將凌亂的衣服拉好,小臉上的紅暈真是可愛到讓セバスチャン想要不管那該死的女傭,可是又不希望好事被打斷,只好先去收拾殘局。

輕輕一禮,セバスチャン退出書房,才沒走幾步就看掛著厚重眼鏡的女傭哭著朝他跑來。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好了好了,打碎的東西在哪裡?」
縱使心中毒舌地罵了十數遍,セバスチャン還是很有紳士及執事風度地收拾爛攤子。

來到廚房,只見可憐地碎了一地的高級餐具,全部都是今晚要拿來宴客的東西,讓セバスチャン又在心中罵了這沒眼睛的女傭好幾遍。

「好了,這裡就由我來處理,妳去洗桌巾就好了。」
再讓メイリン動手的話,恐怕會連其他的東西都一起破壞,那他就麻煩更大了。

「是的,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擦著眼淚的メイリン,也知道自己闖大禍,一個字都不敢多說地乖乖離開廚房,讓セバスチャン收拾善後。

「唉,這還真是傷腦筋呢。」
讓破掉的盤子恢復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這樣做不只違反主人的命令,同時也會讓メイリン起疑,所以他還是只能掃掃碎片算數。

幸好平常他就有買了不少高級餐具已備不時之需,打破一整櫃的餐具,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資產來說,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無奈地收拾殘局,將一切恢復原狀的時候,已經是需要準備午餐的時間了。

脫下燕尾服的外套,袖子一捲繫上圍裙,從執事搖身一變成為了廚師,開始打理少爺的午餐。
比起正餐更喜歡下午茶的主人,午餐是一天中最簡單的一餐,即使如此也不能馬虎看待,每一道料理從前菜主餐到甜點也都要精心製作,讓主人確實地享受且滿足。
不要多久,精緻的午餐就上了桌,簡單的料理卻也是完全不讓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餐桌丟臉的內容。

「少爺,午餐已經準備好了。」
回到書房來請示主人的セバスチャン,遺憾地看到小臉上的粉紅已經完全退去,身上的衣服雖然有點亂但也穿好,唯一的問題是領口的緞帶綁得歪七扭八,讓人看不下去。

大步向前,完美主義的セバスチャン伸手將天鵝絨的緞帶重新綁過,才退後半步以執事姿態,恭請主人往餐廳移步。

午餐過後,有著做不完工作的主人,又回到書房中把自己扔到永遠看不完的文件中。
而執事則去指示傭人們下午的工作,以及晚餐會的準備。

檢視バルド預定的菜單和並著手準備,確定フィニ所打掃的花園路徑上連片落葉和雜草都不會有,メイリン將大廳的地板和扶手擦得如鏡子般,最後就是他自己身為執事,將晚餐會會使用到所有的餐具和銀器重新擦亮保養,確定端上桌的一切都不會玷汙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晶亮的招牌,給予來客一流的款待。

「哎呀,是準備下午茶的時間了呢。」
放下手上晶亮的叉子,セバスチャン轉身到廚房去。

即使款待客人是重要的事情,但維持主人規律的行程是身為執事的重要任務。
觀看當日的天氣和午餐晚餐的搭配,來決定下午茶的點心也是セバスチャン重要的工作。

以季節水果細細裝飾的海綿和鮮奶油蛋糕,香甜的蛋糕搭配味道直爽的阿薩姆紅茶,在享受蛋糕的同時也可以同時品味紅茶,是シエル喜歡的搭配。
將準備好的一切放上銀餐車,搖擺著燕尾服來到書房,總是剛剛好下午三點半。

「少爺,我送下午茶來了。」

「嗯。」
從成堆的文件中抬起頭來,只有下午茶時間シエル才會先放下筆而不是繼續工作。

「今天的下午茶是以草莓和藍莓搭配的鮮奶油蛋糕,紅茶是阿薩姆紅茶。」

「是嗎。」
接過描繪了藍色薔薇的磁杯,在深紅的茶水中像是要浮現的薔薇,不只是喝茶,就連茶具本身都是一種享受。

簡單地將桌子收拾起來,セバスチャン切下一塊蛋糕放在シエル面前,盛著蛋糕的是和茶具成套的蛋糕盤,整套都是為了下午茶而準備的茶具。
拿起銀叉細細地享受下午茶的蛋糕,只有這個時候才會露出合乎年紀的稚嫩表情,閃閃發亮的眼睛只為了甜點而閃耀。

「您覺得如何呢?」

「還不錯。」
不管是草莓還是藍莓,都是酸甜地恰到好處,甜而不膩的奶油和棉軟的蛋糕,讓人一口接一口的蛋糕在シエル的口中也不過是還不錯而已。

即使評分嚴格無比,對シエル來說也沒有比セバスチャン的甜點更好吃的東西。不管是宮廷御廚還是皇家品牌,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手藝前只有遜色的份。
蛋糕後的紅茶可以洗去口中的鮮奶油所留下的甜度,卻又不會消去水果所帶來的清香,讓每天的下午茶都是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光。
短短的下午茶時間很快就結束,將餐具和茶具收拾回餐車上,シエル將堆疊在一旁的文件拿起,繼續今天內需要看完的結算報告書。

「少爺。」
來到シエル身邊,セバスチャン輕聲低換著。

「什麼?」
頭也不抬,シエル隨口應著。

一手拿著資料一手拿著筆的シエル,只讓セバスチャン苦笑地繞到她身邊,大手包容地覆蓋住她握著筆的小手,另外一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強迫那蘊含著情緒的眼轉過來和他的相對。
藍眼瞪向溫柔的紅茶色,毫不掩飾自己的不快。

「做什麼?」

「很抱歉讓您久等了。」
從早上到下午茶也有一段時間,間隔真的是長了點。

「沒人在等你!」
害羞的低喊讓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微笑,在柔嫩的臉頰印上一吻,誘人的粉紅馬上染滿了小臉,藍寶石的眼害羞地避了開。

「笨、笨蛋……」

「是的,正如小姐所說。」
直接覆蓋上她的嫩唇,深入的舌品嚐得到香甜,與其說是點心,更像是靈魂所散發出來的誘惑。

固定著臉的角度,舌頭輕易地就捉住了害羞地躲藏的她,溫柔卻又佔有地在小小的口中縱橫著,在滿足的低喘聲悄悄漏出時,撫著她的臉的手也移動到領口,輕輕地解開了蝴蝶結並打開了釦子。
沒有反抗也沒有推拒,靜靜地接受一切的シエル,甚至還悄悄地動了下角度,讓セバスチャン的手更容易動作,將外套和襯衫都褪到手肘上,細白柔嫩的肌膚就這樣曝露出來,在午後陽光下發亮著。

「別…一直看啦……」
上下打量,彷彿是用紅茶色的視線在愛撫親吻著她,燒熱的感覺從身體一路蔓延到小臉。

「呵,因為太漂亮了,讓人移不開視線。」
鮮少允許在白晝的親密,而且還讓他剝下衣服,這麼難得的機會セバスチャン當然不會放過,細細地用眼睛好好地欣賞可愛的主人。

白嫩肌膚上還殘留著上午所留下的吻印,淡淡的薔薇色在雪色肌膚上好不誘人,像是在雪地上綻放的血花,刺激著惡魔的慾望。
埋下身,在痕跡的地方再度落下吻,痕跡加深的同時也聽得見她敏感的喘聲。
小巧的胸隨著略為急促的呼吸起伏著,敏感的先端已經可愛地挺起,像是有自我主張地要求著疼愛的態度,讓セバスチャン愛憐地吻上,囓咬的感覺讓她小聲地喘著,不好意思讓自己的聲音在書房中迴盪。

「啊……別…一直…弄那邊……」
從體內透出的痕癢,讓她不快地顫著身軀,像是小貓般地磨蹭著要求著他的寵愛。

「啊啊,這還真是失禮了。」
大手直接撫上她的大腿,從褲子的空隙鑽入的手,大腿內側的肌膚更是柔軟好摸,讓セバスチャン咬下了手套,用彼此的觸碰不再有隔閡。

和自己的體溫比較起來微低的惡魔體溫,撫上的瞬間讓身體緊張地跳了下,卻也沒有絲毫的抗拒,讓セバスチャン一手撫摸著她,另外一手開始解開她的褲子。
害羞中卻又隱藏著期待,不誠實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像是要讓她著急似的刻意放慢步調,緩緩地解開她的褲子扣眼的那個瞬間,震動大地的搖晃讓兩人都怔了一下,整個動作都停在那邊。

那個聲音,肯定是花園中哪顆大樹又被フィニ不小心給弄倒,而且以セバスチャン的經驗來說,那顆倒楣的樹肯定會躺在出入的要道上,阻擋今晚會光臨的客人的馬車,要他不得不放下現在手邊的一切,優先處理這個意外。

「少爺,還請容我先失禮一下。」
無奈的嘆息讓人知道セバスチャン是多麼的惋惜。

「快去。」
冷著臉將自己的衣服拉好,シエル背身去不再看他。

嘆口氣,背過身去的シエル連讓人整理衣服的機會都不給,而且聽那不斷接近的腳步聲可以知道,恐怕連整理的時間都沒有了吧。

好事被打斷的無奈和不快,讓セバスチャン累積的壓力,打算全部都朝罪魁禍首去發洩。
才剛剛打開書房的門,哭得亂七八糟的フィニ就撲了上來。

「哇!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大哭著跑來的フィニ,用力地撲上能替他解決一切困難和問題的萬能執事,完全沒有注意到為什麼執事不會被自己的怪力所傷。

「冷靜點,フィニ。」
本來想要開口罵人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哭成這樣的人反而不知道該從哪裡罵起,只有先安撫他的情緒比較重要。

「那個那個,我只是想把樹給整理一下,輕輕地碰了一下……然後樹就倒了下來……」

「唉,是倒了幾棵樹?」

「全…全部……」

「你是怎麼做的?」
就連惡魔都沒這種非常識的能耐,這種破壞力就連惡魔都望塵莫及了。

「就、就是…一棵樹倒下去的時候,碰到了另外一個……」
フィニ的聲音越來越小,可能不是他越說越小聲,而是セバスチャン拒絕自己去聽吧。

所以才有辦法弄出那樣的巨響,就連大地都為之搖晃了呢。

無奈地嘆氣,對於這個有著比惡魔更破壞力的傢伙,セバスチャン已經不想多說什麼,只有先收拾善後比較要緊。
來到前門那光禿禿一片的樹林,讓セバスチャン除了嘆氣還是只有嘆氣的份。

「好了,你去拔草就好,這個地方就由我來就行了。」
多一個人只是多礙手礙腳,他自己一個人處理不要多久馬上就可以弄好了。

「是、是的……」
對於自己幫不上忙感到洩氣,但又無話可說的フィニ只有默默地離開,乖乖地到一旁去檢視環境,將影響花草成長的雜草都給拔乾淨。

對於收拾殘局已經習慣到不能再習慣的セバスチャン,迅速地將環境清理好,再將其他地方的樹移種過來讓一切看來毫無變化,甚至比原來更加漂亮了。

打開銀懷表,離晚餐的準備還有點時間,セバスチャン在這個短短的空檔,又回到了書房。

「少爺。」
輕聲的呼喚,連低應都沒有。

冰冷的藍眸看著眼前的文件,看不出任何情慾跡象的小臉,只有微皺的衣服讓人看得出一些痕跡。

大步向前,這次不再拖拖拉拉,セバスチャン從椅子上一把抱起她,不管シエル驚訝的掙扎將她按壓在書桌上,桌上的文件都被拋在一旁。

「你、你……」
慌亂地拒絕的小嘴,馬上被他的吻給封住,激烈的唇舌像是要彌補空檔般,讓人毫無招架之力地只有跟隨著他起舞的份。

從來都遊刃有餘的手,這次也急迫地撫上了她的衣服,一邊激烈地吻著她另外一手也直接剝開了她的衣服,大手直接摸著她敏感的地方。

「啊、住、住手……」
推拒他的小手沒有多少力氣,一臉的粉紅毫無說服力,根本就是讓他為所欲為。

「噓,這種時候就什麼都不用說…」
摩擦著耳際的輕柔音色,讓シエル的臉瞬間變得更紅,尷尬地浮在半空的抵抗小手,被セバスチャン抓住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抱緊我,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
垂下長長的睫毛,沒辦法用言語表示的心情,只有加重力氣的手代表了一切。

「小姐……」

 

 

 

 

 

 


後記:

主題是執事的一天的內容,試閱開放到此為止,後面還有50%左右
當然,整篇是連夜晚的生活都包括喔^^

澪雪 拜 20 Jun 201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