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 HeartBeat – 試閱

心音 HeartBeat

Yes, My Lady 5收錄

 

 

 

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徐徐微風輕撫著嬌嫩花瓣,溫暖的太陽灑落在庭院的鮮綠上,再加上轟天震地的宛如戰爭爆發的巨響,這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的日常。

粉碎的建築物是舞臺,傭人們的叫喊聲是主唱,鳥獸四散的騷動聲是伴奏,這個讓人搖頭嘆氣的音樂會,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鄉間大宅是一個月內會上演好幾次,任由萬能的執事焦頭爛額,家主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卻也一點都沒有停止喧鬧的音樂會的打算。

今天,傭人的叫喊聲也一樣跟轟炸聲一起響徹雲霄,但更多了份無法控制的驚恐。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爆炸的粉塵還在空氣中飄盪,教人耳朵發痛的轟聲還敲擊著腦子,園丁的フェニ像是要哭出來一樣大喊。不只是叫喊而已,戴著粗麻手套的雙手,也不管會弄髒細緻羊毛燕尾服,揪著執事セバスチャン的領子不放地全力搖晃他。

「……冷靜下來,フェニ。」
鮮紅的雙眸極度不愉快地瞪著坐在他的身上,一點都不明白自己的怪力會把人類給搖散的フェニ,セバスチャン的口氣幾乎是降到冰點。

有著人類數十倍以上的怪力的フェニ,只要輕輕一推大樹就會連根拔起,破壞建築物更是家常便飯,被這樣的怪力男抓著領子搖晃,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也會頭昏腦脹……或者該說,如果不是他的話早就出人命了。

定眼看著極度不悅到幾乎想要殺人的セバスチャン,フェニ楞怔了一下,隨即大哭了出來。

「哇啊啊,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平安無事啊!嗚啊啊………!」

「只不過這種程度的事情…」
不明白家中感情表現最豐富的フェニ在哭些什麼,セバスチャン用手扒了下被搖晃到完全亂了的頭髮。

擁有神奇怪力的フェニ,很遺憾地本人並不太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力氣,三天兩頭就會將堅固建造的大宅給打個大洞,破壞時各種飛散的石塊打到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是稀奇的事,當然セバスチャン也從未因此而受傷,某種意義來說,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是比奇異的傭人們更怪異的存在。

罪魁禍首的フェニ,總是會因為製造了不少麻煩被狠狠地痛罵,但性格開朗的他也只是低頭反省一下,不會因為自己闖禍而痛哭,甚至還哭得這麼大聲,震耳的音量就連セバスチャン都耳朵發痛,想要就這樣讓他永遠無法開口。

「嗚嗚……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我還以為……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會就這樣死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會更加小心!」
抽抽噎噎的フェニ,好不容易將事情給交代清楚,簡單說來就是以為自己的意外弄死人了,才會哭得那麼大聲。

「哎,不過這種程度,我是不會死的。」
無奈地安慰像是大孩子的フェニ,セバスチャン也同時在心中無力地嘀咕,要不是他的話早就被這些傭人們給玩死了。

只有主人的シエル知道,萬能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是個用什麼方法都殺不死的惡魔,除了死神鐮刀……不然那個愛玩的小小主人,一定會命令他去把能殺死惡魔的東西給拿來吧。

也就是因為他是個殺也殺不死的惡魔,才有辦法帶領這群天賦異稟的傭人們吧。

「可是、可是……剛剛…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心臟停止了啊!」
跌在セバスチャン身上的フェニ,不只感覺不到正常人該有的溫度,甚至連應有的聲音都聽不到,已經見過許多死亡的他,
瞬間就想到了最壞的結局──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為了保護他被打碎的石塊給咂死了。

這恐怖的認知讓フェニ墮入了絕對絕望的深淵中,慌亂的他沒有想過確認,就直接放聲大哭了起來。

「唉,在胡說些什麼呢,自己好好聽清楚。」
一臉無奈的セバスチャン,捉起フェニ戴著粗麻手套的手貼在自己胸口。

「啊……」
雖然隔著衣服和手套,フェニ的手還是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從セバスチャン的胸口傳出來的規律的跳動。

他所尊敬的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確實好好地在他面前跟他說話,並沒有死去,這個事實讓感情豐富的フェニ又再度哭了起來。

「哇啊啊!太好了!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沒有死!」

「哎……」
看著フェニ的哭臉,セバスチャン無奈嘆氣地撥好自己被弄亂的頭髮,一點都不明白為什麼人類動不動就放聲哭泣,不管是高興的事情還是悲傷的事情都一樣會落淚,感情的表現手法完全沒有規矩可循。

「フェニ,別哭了。」
自己的衣服被弄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出聲制止フェニ的同時,也想著自己得多花時間回房間換衣服了。

「嗚…嗚……對不起……我以後會……更多加注意……」

「很好。」
話雖這麼說,セバスチャン可一點都不對他們的學習能力抱有期待,只要不要給他添麻煩就很足夠了。

拉開フェニ,セバスチャン起身拍了拍自己滿是塵土和眼淚鼻涕的衣服,對於這麼忙的時候還增加自己的工作,而且還要花時間回房間換衣服,種種事情讓他想要開口狠狠地訓斥フェニ一一頓,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語言溝通對家中的傭人們起不了什麼效果呢?

忍住罵人衝動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也拿出懷表確認時間。

指著下午二點五十八分的時鐘很殘酷地告訴セバスチャン,他沒有任何可以花費在雜事上的時間了。

每天下午三點半,准時是主人シエル的下午茶時間,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這個規矩是一分鐘都不能被破壞,畢竟這可攸關著他的執事美學。

修理宅邸固然重要,但讓主人的下午茶延誤更是不能原諒的錯誤,聰明的執事很清楚自己該做什麼才能得到最好的結果。

「哭得差不多之後,就把這裡整理一下,然後什麼都不要做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緋色眼眸晶亮閃爍,セバスチャン冷靜下著指示。

「是、是!」
毫不畏懼セバスチャン隱忍的怒氣,フェニ破涕為笑地回應セバスチャン的命令。

「幸好壞的部分不是廚房…」
把フェニ扔在事故現場處理善後,漆黑的燕尾服衣襬規律搖擺,セバスチャン快步前往房間用眨眼般的速度換掉了沾滿塵土和鼻涕眼淚的衣服,再迅速轉往廚房準備下午茶,並對今天平安無事的廚房感到欣喜。

要是讓下午茶延誤了,刁鑽的小小主人才不會理會延遲的原因是天災還是人禍,會把責任都算在他頭上,誰教執事的工作是侍奉主人過著最舒適的生活,做不好工作的執事被訓斥也是理所當然的。

來到廚房站在中央大桌前面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突然有點後悔,今天選擇了蘋果派做為下午茶點心了。如果安排的是需要事先冷藏的布蕾之類的點心,他或許就可以多出這一點時間處理臨時追加的雜務了。

遺憾的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從主人到傭人,每一個人都跟セバスチャン所知道的一般人類完全不同。不管是哪一個人,都讓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完全無法理解和預測他的行動方式,每每給予討厭無聊的惡魔各種驚喜的同時,也讓他疲於奔命無奈地收拾殘局。

雖然心中不斷在抱怨,但他的手一點都沒有停下來,用最快速度準備著主人的下午茶。

將烤得金黃香酥的蘋果派從烤箱中取出,趁著散熱的時間準備順口的紅茶,搭配蘋果派的錫蘭紅茶是個好選擇。

滾燙的熱水沖入繪花的陶瓷茶壺溫壺,為了泡出好喝的紅茶,茶壺和茶杯的溫度都是重要關鍵,一點都馬虎不得。

趁著溫熱茶具的這一點點時間,セバスチャン回身去把熱騰騰的蘋果派切下一片完美的三角形,安放在和茶杯同組的蛋糕盤上,再盛上一大匙柔綿的鮮奶油,下午茶的點心就大功告成了。

打開懷表,時間正好是下午三點二十五分,不管多忙也還是可以將時間控制的完美無瑕的事實,讓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把溫壺的熱水倒掉,在茶壺中加入茶葉,待其香味開始漾開的瞬間從高處斟入滿滿的熱水,在香味散發出來之前蓋上蓋子套上保溫布套,也將蘋果派蓋上銀製餐蓋搬上餐車。

整套下午茶用銀餐車推到主人所在的書房門口,永遠都是剛剛好的三點半整。

對時間一板一眼,不允許一點誤差的惡魔執事,不只是要求主人而已,也用同樣嚴格的基準要求自己,因為這是他所堅持的執事美學之一。

在門板上輕敲兩下,馬上就得到入室的許可,セバスチャン也就和平常任何時候一樣,推著餐車踏入主人シエル的書房,在書桌旁停下腳步。

「少爺,是下午茶的時間了。」

「嗯。」
將手上的文件放下,シエル看著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腳地整理她的桌子,凌亂的文件在她還沒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分類地疊好,空出讓シエル可以享受下午茶的小空間。

「今天的下午茶是肉桂蜂蜜蘋果派,搭配錫蘭紅茶。」

「嗯。」

將還冒著熱氣的蘋果派及香氣蕩漾的錫蘭紅茶安放到シエル面前,セバスチャン突然發現,他的小小主人今天的心情好到異常的程度。

下午茶時間,喜怒無常的シエル的心情分為三種,那就是好、普通和不好,發生的機率相當平均地都是三成,剩下的一成則是很好和很差。當天行程是影響她的心情的主要關鍵,變化的因素則是課業、各種工作還有當天的訪客,主要是這三個要素來決定シエル一天的心情。

不 管工作還是課業都非常忙碌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令人頭痛的客人們也經常會沒有預約地臨時到訪,綜合以上種種因素,剩下的一成機率之中,很差的機率遠遠 高出很好許多,而今天シエル的心情指針居然會在很好這個位置,讓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開始回溯今天的記憶,想要找出讓シエル心情愉快的要素。

要是能找出讓她好心情的原因,セバスチャン未來也會想辦法集中這些要素。當然,セバスチャン也非常肯定,シエル的好心情絕對與今天的下午茶無關。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

在他還陷入思考的時候,シエル稚嫩但充滿威嚴的聲音已經響起,セバスチャン雖然馬上回應,但服侍主人的時候心中卻想著其他事情,想著自己失禮的行為可能已經被シエル發現,讓セバスチャン像是惡作劇被抓到的孩子一樣忐忑。

喚了一聲的シエル卻也沒有繼續,只是優雅地品味自己的紅茶,這幾秒鐘的放置,更讓セバスチャン緊張。
輕輕放下杯子,シエル的視線終於從紅茶轉到了他身上。

「你,違反了我的命令。」

「…………是?」
太過突然的指控,讓セバスチャン的思考完全空白,好不容易擠出了聲音,也僅僅是空洞的回應罷了。

セバスチャン是個極為重視契約和美學的惡魔,不只是身為執事必須服從主人,且在契約中又有著『絕對服從』這個條款,因此不管基於什麼立場,セバスチャン都必須絕對服從シエル的任何命令。

契約到現在四年多,這短短的時間中不知道收到多少シエル給予的不合理命令,セバスチャン雖然在心中諸多意見,卻也從實際違反過主人的命令,這也是セバスチャン身為惡魔與執事的驕傲之一。

現在突然被指控違反命令,セバスチャン毫無頭緒,不曉得這位刁鑽的主人是拿哪一條來大作文章了。

「……少爺,實在是非常抱歉,關於這件事情還請指示。」

「我想也是。」

拿著叉子吃著蘋果派的シエル依舊是心情很好,沒有因為他的回答感到不悅,也就是說事情應該是發生在他注意不到的死角上嗎?

不管問題是出在哪邊,像シエル這樣打開了蓋子,卻慢條斯理地享受著自己的下午茶,丟他在一旁胡思亂想,這位少女玩弄人心的能力,還真的是愈來愈進步了。

當然セバスチャン也很清楚,這是個比拼耐心的遊戲,到了最後她一定會揭開謎底,シエル只是在考驗他是否能找到答案…或者根本就是在享受,這樣讓他坐立不安的感覺。

好不容易シエル終於放下了叉子,再一次端起了紅茶,也代表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審判時刻的到來。

將杯子放下,シエル的視線終於再度來到的セバスチャン身上,蔚藍的眼中充滿著セバスチャン所不能理解的感情。

「還記得我的命令嗎?」

「是的,少爺的話語我不敢忘記。」
憑著惡魔的記憶力,這幾年來相處的點滴他沒有一點遺漏,唯一的問題就是シエル下過太多命令,讓他無法判斷自己到底是違反了哪個命令。

「很好,你過來。」

「是。」
順從シエル的命令,セバスチャン向前跨了一大步,站在シエル身邊。

「再接近一點。」
シエル招招手,要求他更進一步,雖然困惑但是セバスチャン也只有服從的份,乖乖地不斷貼近シエル,直到她伸手可及的範圍。

只見シエル伸出小手貼上他的胸膛,太過不尋常的親密舉動讓セバスチャン詫異地瞪大眼,猜不透少女的真意。

比セバスチャン所知道的任何人都還要高傲害羞的シエル,在太陽還高掛於空的時間,她是傲慢冷漠的主人,高高在上的貴族,是不會對傭人的セバスチャン做出任何不符合主人舉止的事情。

「少、少爺……」

「嗯,沒有反應啊。」
就跟摸上他的時候一樣突然,シエル又將手給收了回去,一連串的事情讓他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唉,セバスチャン你知道人類有心跳嗎?」

「是的,成年人的心跳每分鐘約七十至八十下,根據運動和各種情緒反應心跳的速度都會不一樣,如果心臟停止就會死亡。」

「很好。既然你有這方面的知識,為什麼你沒有心跳?」

「因為要維持心跳有點…麻煩。」
遲疑了一下,セバスチャン還是據實供出。

惡魔跟人類是不同的生物,惡魔不需要呼吸,沒有心跳,以人類的靈魂為糧,セバスチャン只是偽裝成人類的模樣,但他的本質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外表是偽裝的,自然人類活著所需要的呼吸和心跳,也必須要跟著偽裝出來才行。呼吸是隨時都會被注意得到的要素,所以セバスチャン很注意地維持呼吸的頻率,不讓任何人發現破綻。

但是心跳就不同了。

只要沒有親密接觸就不會發現沒有心跳,跟呼吸不同不需要一直維持也不會露出破綻,天生沒有心跳的惡魔,要像人類一樣維持心跳,是非常費神的事情,シエル感覺不到他的心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的命令中,應該有要像人類吧。」

「…是的。」

「哪有人類會沒有心跳的?」

「這點真的是非常抱歉。」
話說到這裡,セバスチャン終於知道シエル是怎麼發現這個祕密的了。

セバスチャン不管在外表上還是舉止上都跟人類一樣,不只是不隨意使用惡魔的力量,在一些小細節像是頭髮、呼吸等地方,也都非常注意地讓自己跟人類相同,獨獨心跳音為太過麻煩,許些時候他都會偷懶一下,直到自己想到才又恢復。
沒想到自己偷懶的事實,因為先才那場由フェニ製造的意外,讓シエル給注意到了他在命令上偷工減料的事實。

一向嚴厲的主人,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可以教訓他的機會。

「既然知錯就盡快改進。」

「是的,少爺。」
沒想到シエル這麼簡單就放了他一馬,セバスチャン詫異的同時也鬆了口氣,慶幸シエル沒有繼續刁難他。

但,セバスチャン很快就發現自己高興的太早了。

シエル就是シエル,惡劣的性格只會變得更糟,不會愈來愈好,刁鑽的脾氣就連惡魔都只有甘拜下風的份。

「為了確定你有確實地改進,我會不定時確認。」

「您的意思是……」

「我會隨時確認,你的心跳反應是否跟人類一樣。」
愉快地勾起嘴角,シエル晶亮閃爍的眸子像是個找到有趣的新玩具的孩子。雖然她本來就是個孩子,但是這麼歡快的模樣,就連セバスチャン都很難見到。

「……謹遵吩咐,我的主人。」
在心中無奈嘆氣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右手放在胸前,對シエル輕輕行禮。

除了這麼回答,セバスチャン也找不到任何能回應シエル的話語了。

看來,他得去找一些情緒變化和心跳相關的書籍好好研究一下,才能遵守シエル的命令,天衣無縫地偽裝成人類。

「セ、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直逼在眼前的緋色眼眸,讓メイリン連聲音都開始發抖。

和平常總是一臉無奈的執事不同,眼前的セバスチャン微瞇著眼,形狀優美的性感薄唇勾起蠱惑的弧度,甜美低嗓宛如惡魔的耳語,メイリン覺得自己的鼻血快要噴出來了。

「怎麼了?妳心跳很快。」
這句話,セバスチャン當然是明知故問。

他可不是空有外表的毛頭小子,再怎麼說都是個以誘惑人類為業,吞噬其靈魂的惡魔,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行為會讓人類產生什麼樣的反應,這樣子玩弄メイリン只是想要想要更確實細微地觀察人類的變化,以便高度配合主人的命令。

憑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惡魔耳朵,不管身邊是車水馬龍還是狂風暴雨,心跳聲這麼細微的聲音,セバスチャン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她的心跳目前是每分鐘約一百二十下,以人類的說法來說,就是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

平常的メイリン心跳每分鐘約八十下,只要他出現在她面前,心跳會迅速提升到每分鐘一百多下,但是還不會像現在這樣,飆升到一百二十多下,而且還有越來越快的趨勢。

再這樣下去,她很有可能會因為心跳過快而暈倒。

「這罐是新的擦亮樓梯扶手用的油,連扶手下面也不要遺漏。」
覺得觀察到這個地步就可以了,セバスチャン回歸正題。

「是、是……」
雖然メイリン這麼回應,不過セバスチャン看得出來她什麼都沒聽進去,心跳速度過快的興奮狀態,反而會讓人類的思考反應變得遲鈍,這是セバスチャン所沒有想過的事情。

覺得觀察到這樣就差不多,セバスチャン收起誘惑的眼神,恢復平常執事的業務用表情跟メイリン說明,即使如此メイリン的興奮狀態依舊沒有降低,讓セバスチャン交待完使用方式就趕快離開,免得她真的噴鼻血暈倒,又另外增加了他的工作。

不只是メイリン,家中其他傭人們他當然也一一觀察過,在各種不同狀況下的心跳速度,發現男性和女性會因為不同的事情心跳加速,當然會感到興奮的事情也完全不同。

但是受到誘惑的時候,還是會有同樣的反應,對於人類的本性,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微勾了嘴角。

對惡魔來說,人類是很有益的生物,活著的時候可以排解無聊,死後靈魂做為糧食,只是セバスチャン從未想過,對契約者シエル以外的人付出關心。

一直以來,セバスチャン就只有觀察シエル。因為他的主人是個口是心非的少女,無法從她的言語中判斷她的情緒,養成了セバスチャン從少女誠實的身體反應觀察她真正意圖的習慣。不只是細微的表情變化,還有呼吸、心跳、體溫等等身體變化,都可以反映出シエル的情緒。

相信當事人的シエル都不會相信,自己被觀察得這麼徹底吧。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是以理解的角度去觀察シエル的各種反應,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同樣的要模仿,以這個心態去觀察其他人,這項實驗對他來說還頗為有趣。

「糟糕,都這個時間了。」
驚覺地打開隨身懷表,指在二點四十四分的指針告訴他,要是不快點準備下午茶就會來不及了。

快步朝廚房移動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心中也覆誦著今天的菜單。

一般的貴族宅邸中,策劃一整天的菜單是主廚或者是女管家的事情,但在人手精簡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之中,則是由萬能的執事一手安排。

每天的早餐午餐晚餐,不僅菜色要有豐富變化,就連飯後點心也是一樣不能重覆,如果想要偷懶只烤了一份蛋糕用不同裝飾蒙混過關的話,蛋糕可是會毫不留情地咂過來呢。

比起餐後甜點,下午茶的甜點通常選較有飽足感的品項,有時候是主人早上就會點好下午茶的菜單,但是大多時候都是讓セバスチャン自己決定,當然挑選錯誤就會被主人給白眼,每天的猜猜樂遊戲,不能否認他自己也頗樂在其中。

考慮了一下中午吃得並不多的シエル,下午茶的點心セバスチャン決定製作麵包布丁。這是傳統的英國點心且充滿飽足感,對現在可能已經感覺到空腹的主人,應該是最適合的點心了。

這道點心製作起來雖然簡單,但需要極長的烘烤時間,當然這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他仍舊可以准時在三點二十五分完成下午茶的準備,推著餐車前往主人的書房。

推著餐車進入書房,只見任性刁鑽的小小主人今天難得乖巧地埋首於工作中,認真的模樣讓セバスチャン覺得今天應該要給她一點獎賞才對。

「少爺,是下午茶時間了。」

「唔,端上來吧。」

「是。」
不用シエル的吩咐,セバスチャン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只等端上桌而已。

麵包布丁特有的牛奶和雞蛋烘烤的香甜在空氣中漫開,給予了嚴肅的書房一點柔軟的氣息的同時,也讓因為工作而緊繃的主人露出了一點笑容。

優雅地用銀湯匙用餐,雖然只有嘴角一點點的弧度,但セバスチャン很清楚,小小主人現在的心情很好。

對大部分人來說,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是個有著孩子面容卻刁鑽狡猾的大人,不能被其美麗的外表給蒙騙,但對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來說,小小主人一直都是個有了新玩具和美味甜點就可以打發的孩子,而且數年來都毫無進步。

下午茶時間很快就結束了,セバスチャン收拾好桌子,正準備推著餐車離開的時候,被シエル給叫住了。

「少爺,有什麼吩咐嗎?」

「過來。」

シエル勾勾手的模樣還讓人記憶猶新,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不需要額外的命令,就直接來到シエル伸手可及,感覺得到彼此呼吸的地方了。

シエル的身材非常嬌小,即使坐在高腳的椅子上最多也只到他的胸口,被揶揄跟少女一樣的伯爵也是家常便飯,當然事實上シエル確實是位少女且發育還較為遲緩,到處被人嘲笑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低頭看著坐在自己前面的少女,居高臨下的視線讓她看起來更來的嬌小許多。

即使穿著高跟鞋也搆不到地板的小腳隨意輕晃,雖然矮小卻像貓一樣有著纖長的四肢,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幾乎透明的嬌嫩肌膚…這一切的魅力都比不上少女微張的粉唇和隱藏在其中只能看到一丁點的小舌。

還是個孩子的シエル,是不會明白自己現在的表情對男人所放出的誘惑之意,彷彿是撒嬌索吻的嫩唇,讓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斥喝自己的理性要站在慾望前面。

惡魔是順從慾望的生物,有著強大力量的生物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可以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一切,獨獨在シエル面前有著名為執事的枷鎖,讓他必須像人類一樣壓抑慾望以理性優先的行動模式,到現在都不讓人習慣。

彼此的視線交錯,シエル伸出小手摸上他的腰,一路向上來到了他的胸口探入背心中,僅隔著白色襯衫的胸口感覺的到她微燙的體溫。

雖說孩子的體溫較一般人來的高,不過會感覺這麼燙,是因為他的體溫較人類來的低一些的關係吧。

「…有心跳呢。」
小手摸著他的胸口,低聲嘟囔的シエル,口氣在セバスチャン耳中聽來充滿了不滿。

「謹遵少爺的吩咐不敢忘記。」
自從シエル的提醒之後,セバスチャン就努力要讓身體習慣心跳,最好是能跟呼吸一樣自然,不會在他忘記的時候就自動停止。

「哼……」嘟起了粉唇的シエル,懊惱的意思更加的明顯,總是想著方法要扳倒他的小小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只有在心中苦笑的份。

比起噘起的嫩唇,奪走セバスチャン注意力的是游移胸口的小手。

已經感覺到了他的心跳,卻仍舊沒有離開了意思,摩娑著他的指尖像極了愛撫,知道這絕對又是小貓惡作劇的一環,セバスチャン努力想要把シエル手指的感覺給甩出腦中。

好不容易シエル終於收起了手,還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的セバスチャン,只見シエル就這樣像是撒嬌一樣偎上了他的胸膛,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空著的小手撫上了他的腿間。

「呼,只不過稍微摸一下,這裡已經有反應了啊。」
隔著羊毛西褲摸著セバスチャン已經產生硬度的下半身,シエル嗤笑著。

「小、小姐…」
沒想到一向害羞矜持的シエル居然會這麼主動,而且還是在大白天的書房中,太過超出預想的行動,セバスチャン也掩不住自己的狼狽。

被シエル突然的舉動而露出慌張模樣的セバスチャン,在沒有人看見的心中則揚起了惡魔的微笑。

既然シエル自己開了頭,那她就要負責做到最後才行。

「硬起來了呢…」

「您那樣摸,當然會硬起來啊。」
要不是他是個很有理性的大人,遇到女人如此積極主動的行為,不直接推倒根本就不是男人了。

「…想要的話,就在這裡做也可以喔。」

「意思是,小姐您願意幫忙是嗎?」
低沉蠱惑的音色,シエル雖然表情沒變,但是看得見她透出嬌豔色澤的臉頰,還有略為加快的心跳聲。

當シエル傾聽著他的心跳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敏銳的耳朵當然也一樣寧聽的她的動靜,觀察著シエル不顯露於色的感情。

「哼,當然是你自己弄。」
帶著情慾的冷哼,讓セバスチャン勾起了嘴角。

「哎呀,真是冷淡呢。」
捉住不斷在他腿間玩火的小手,大手調情地撫弄纖細手指。
「這樣有點痛苦,我可以放出來嗎?」

「都說你可以在這裡弄,不用客氣。」

倔強的少女聲音聽來更讓人興奮,セバスチャン小心掩飾住自己的愉悅,努力扮演一名服從主人蠻橫命令的忠實僕人,一步一步誘使獵物落入自己的陷阱。

「感謝小姐。」
得到了允許之後セバスチャン也不再客氣,解開褲子讓自己已經膨脹起來的黑紅色慾望,曝露在シエル眼前。

雖然已經見過很多次,但每次看到男人猙猛慾望的時候,シエル還是會不自覺地熱了小臉,心跳加速了起來。

聽著シエル興奮的反應,セバスチャン不只是呼吸粗重的起來,那個明明需要控制才會動的心臟,現在自顧自地跳著讓人覺得吵得要命。

「就這樣做,我看著。」
聲音中蘊藏著溫度,舔了乾澀粉唇一圈的小舌,讓セバスチャン回憶起被她給舔吮的感覺。

只不過是回憶而已,就足夠讓慾望的肉塊更亢奮了起來,實際看到透明黏液從先端溢出的景象,讓シエル的體溫更提高了些。

配合著シエル的視線,セバスチャン用戴著白色手套的大手開始撫慰自己。

不是像橫衝直撞的年輕人一樣,緊緊握住地用力磨搓,セバスチャン的四隻手指從根部一直握到先端,不會太輕也不會太緊地,用溫度包裹著粗硬肉莖的同時,指尖也適度地給予脈絡足夠的刺激,即使只是手淫惡魔的技術也是高人一等,光是淫猥的手指動作,就足夠讓人臉紅心跳了。

害羞矜持的シエル主動提出想要視姦他的手淫,難得積極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更是想要好好表演給她看。

像是著魔一樣,シエル的視線完全無法離開セバスチャン撩弄自己的手,一直到聽見他變得更急促的呼吸,才發現自己已經偏離了原來的目的,慌忙移開視線反而跟他的對上了。

從頭到尾セバスチャン一直盯著她的臉,這認知使得耳朵都發熱了。

「…你在想些什麼?」
從セバスチャン帶著情慾的眼,就算不用問也知道,這個惡魔肯定是在心中侵犯她。

「如果我回答了,有可能得以實現嗎?」

「我會考慮一下。」

「那麼……」
低下頭,セバスチャン在已經發紅的小巧耳邊低語,用只有シエル聽得見的聲音,述說他誨淫的要求。

聽了他的要求的シエル沒有言語,只是握緊了放在膝蓋上的小手而已。

雖然シエル沒有言語,但根據セバスチャン的經驗知道,沒有拒絕就是答應,只是羞傲的主人無法啟齒答應罷了。

「小姐,這樣下去我一個人沒有辦法,可以請求您的幫忙嗎?」
手和呼吸的速度都愈來愈快,但只是如此是無法到達慾望的頂峰。

「……真是麻煩的傢伙,手借你,快點。」
遲疑了一下伸出小手,シエル並沒有握上他,柔嫩的指尖用指甲在他的慾望的小孔刮了下。

太過突然的刺激讓セバスチャン忍俊不住, 沒辦法忍耐的慾望白濁就這樣激射而出,大半噴溢到シエル的手中,少部分就這樣汙穢了她的衣服。

瀰漫在空氣中,濃郁的男人情慾氣味讓シエル不自覺乾澀地吞了口口水,腿間的熱意讓她更加併攏了膝蓋,藍色大眼怔愣地看著手中的黏液。

「這真是失禮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セバスチャン已經整理好了自己,拿出手帕擦著シエル手中的慾望殘渣,也簡單地清理了一下她的衣服。

「我去拿替換的衣服過來,還請您稍等。」

「不用了,也沒什麼。」
瞥了眼セバスチャン處理過的地方,已經看不出半點痕跡,除了濃郁麝香味道,不知道是衣服上的還是殘留在空氣中而已。

「那麼,我就先退下了。」
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完全換回了執事的表情,先才的一切彷彿只是個白晝夢般毫不真實。

「去吧。」

「期待著夜晚的到來喔,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的提醒,シエル連眼皮都沒有抬,但是他也不以為意地就這樣退出了書房。

 


後記:

難得大量以惡魔視點描述的一篇,努力模仿人類的惡魔

澪雪 拜 05 Jan 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