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 HeartBeat – 试阅

心音 HeartBeat

Yes, My Lady 5收录

 

 

 

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徐徐微风轻抚著娇嫩花瓣,温暖的太阳洒落在庭院的鲜绿上,再加上轰天震地的宛如战争爆发的巨响,这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的日常。

粉碎的建筑物是舞台,佣人们的叫喊声是主唱,鸟兽四散的骚动声是伴奏,这个让人摇头叹气的音乐会,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乡间大宅是一个月内会上演好几次,任由万能的执事焦头烂额,家主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却也一点都没有停止喧闹的音乐会的打算。

今天,佣人的叫喊声也一样跟轰炸声一起响彻云霄,但更多了份无法控制的惊恐。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爆炸的粉尘还在空气中飘荡,教人耳朵发痛的轰声还敲击著脑子,园丁的フェニ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大喊。不只是叫喊而已,戴着粗麻手套的双手,也不管会弄脏细致羊毛燕尾服,揪著执事セバスチャン的领子不放地全力摇晃他。

“……冷静下来,フェニ。”
鲜红的双眸极度不愉快地瞪着坐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明白自己的怪力会把人类给摇散的フェニ,セバスチャン的口气几乎是降到冰点。

有着人类数十倍以上的怪力的フェニ,只要轻轻一推大树就会连根拔起,破坏建筑物更是家常便饭,被这样的怪力男抓着领子摇晃,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也会头昏脑胀……或者该说,如果不是他的话早就出人命了。

定眼看着极度不悦到几乎想要杀人的セバスチャン,フェニ楞怔了一下,随即大哭了出来。

“哇啊啊,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平安无事啊!呜啊啊………!”

“只不过这种程度的事情…”
不明白家中感情表现最丰富的フェニ在哭些什么,セバスチャン用手扒了下被摇晃到完全乱了的头发。

拥有神奇怪力的フェニ,很遗憾地本人并不太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力气,三天两头就会将坚固建造的大宅给打个大洞,破坏时各种飞散的石块打到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是稀奇的事,当然セバスチャン也从未因此而受伤,某种意义来说,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是比奇异的佣人们更怪异的存在。

罪魁祸首的フェニ,总是会因为制造了不少麻烦被狠狠地痛骂,但性格开朗的他也只是低头反省一下,不会因为自己闯祸而痛哭,甚至还哭得这么大声,震耳的音量就连セバスチャン都耳朵发痛,想要就这样让他永远无法开口。

“呜呜……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我还以为……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会就这样死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更加小心!”
抽抽噎噎的フェニ,好不容易将事情给交代清楚,简单说来就是以为自己的意外弄死人了,才会哭得那么大声。

“哎,不过这种程度,我是不会死的。”
无奈地安慰像是大孩子的フェニ,セバスチャン也同时在心中无力地嘀咕,要不是他的话早就被这些佣人们给玩死了。

只有主人的シエル知道,万能执事セバスチャン是个用什么方法都杀不死的恶魔,除了死神镰刀……不然那个爱玩的小小主人,一定会命令他去把能杀死恶魔的东西给拿来吧。

也就是因为他是个杀也杀不死的恶魔,才有办法带领这群天赋异禀的佣人们吧。

“可是、可是……刚刚…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心脏停止了啊!”
跌在セバスチャン身上的フェニ,不只感觉不到正常人该有的温度,甚至连应有的声音都听不到,已经见过许多死亡的他,
瞬间就想到了最坏的结局──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为了保护他被打碎的石块给咂死了。

这恐怖的认知让フェニ堕入了绝对绝望的深渊中,慌乱的他没有想过确认,就直接放声大哭了起来。

“唉,在胡说些什么呢,自己好好听清楚。”
一脸无奈的セバスチャン,捉起フェニ戴着粗麻手套的手贴在自己胸口。

“啊……”
虽然隔着衣服和手套,フェニ的手还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セバスチャン的胸口传出来的规律的跳动。

他所尊敬的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确实好好地在他面前跟他说话,并没有死去,这个事实让感情丰富的フェニ又再度哭了起来。

“哇啊啊!太好了!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没有死!”

“哎……”
看着フェニ的哭脸,セバスチャン无奈叹气地拨好自己被弄乱的头发,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人类动不动就放声哭泣,不管是高兴的事情还是悲伤的事情都一样会落泪,感情的表现手法完全没有规矩可循。

“フェニ,别哭了。”
自己的衣服被弄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出声制止フェニ的同时,也想着自己得多花时间回房间换衣服了。

“呜…呜……对不起……我以后会……更多加注意……”

“很好。”
话虽这么说,セバスチャン可一点都不对他们的学习能力抱有期待,只要不要给他添麻烦就很足够了。

拉开フェニ,セバスチャン起身拍了拍自己满是尘土和眼泪鼻涕的衣服,对于这么忙的时候还增加自己的工作,而且还要花时间回房间换衣服,种种事情让他想要开口狠狠地训斥フェニ一一顿,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语言沟通对家中的佣人们起不了什么效果呢?

忍住骂人冲动的同时,セバスチャン也拿出怀表确认时间。

指著下午二点五十八分的时钟很残酷地告诉セバスチャン,他没有任何可以花费在杂事上的时间了。

每天下午三点半,准时是主人シエル的下午茶时间,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这个规矩是一分钟都不能被破坏,毕竟这可攸关着他的执事美学。

修理宅邸固然重要,但让主人的下午茶延误更是不能原谅的错误,聪明的执事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哭得差不多之后,就把这里整理一下,然后什么都不要做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绯色眼眸晶亮闪烁,セバスチャン冷静下著指示。

“是、是!”
毫不畏惧セバスチャン隐忍的怒气,フェニ破涕为笑地回应セバスチャン的命令。

“幸好坏的部分不是厨房…”
把フェニ扔在事故现场处理善后,漆黑的燕尾服衣䙓规律摇摆,セバスチャン快步前往房间用眨眼般的速度换掉了沾满尘土和鼻涕眼泪的衣服,再迅速转往厨房准备下午茶,并对今天平安无事的厨房感到欣喜。

要是让下午茶延误了,刁钻的小小主人才不会理会延迟的原因是天灾还是人祸,会把责任都算在他头上,谁教执事的工作是侍奉主人过著最舒适的生活,做不好工作的执事被训斥也是理所当然的。

来到厨房站在中央大桌前面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突然有点后悔,今天选择了苹果派做为下午茶点心了。如果安排的是需要事先冷藏的布蕾之类的点心,他或许就可以多出这一点时间处理临时追加的杂务了。

遗憾的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从主人到佣人,每一个人都跟セバスチャン所知道的一般人类完全不同。不管是哪一个人,都让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完全无法理解和预测他的行动方式,每每给予讨厌无聊的恶魔各种惊喜的同时,也让他疲于奔命无奈地收拾残局。

虽然心中不断在抱怨,但他的手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用最快速度准备着主人的下午茶。

将烤得金黄香酥的苹果派从烤箱中取出,趁著散热的时间准备顺口的红茶,搭配苹果派的锡兰红茶是个好选择。

滚烫的热水冲入绘花的陶瓷茶壶温壶,为了泡出好喝的红茶,茶壶和茶杯的温度都是重要关键,一点都马虎不得。

趁著温热茶具的这一点点时间,セバスチャン回身去把热腾腾的苹果派切下一片完美的三角形,安放在和茶杯同组的蛋糕盘上,再盛上一大匙柔绵的鲜奶油,下午茶的点心就大功告成了。

打开怀表,时间正好是下午三点二十五分,不管多忙也还是可以将时间控制的完美无瑕的事实,让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把温壶的热水倒掉,在茶壶中加入茶叶,待其香味开始漾开的瞬间从高处斟入满满的热水,在香味散发出来之前盖上盖子套上保温布套,也将苹果派盖上银制餐盖搬上餐车。

整套下午茶用银餐车推到主人所在的书房门口,永远都是刚刚好的三点半整。

对时间一板一眼,不允许一点误差的恶魔执事,不只是要求主人而已,也用同样严格的基准要求自己,因为这是他所坚持的执事美学之一。

在门板上轻敲两下,马上就得到入室的许可,セバスチャン也就和平常任何时候一样,推著餐车踏入主人シエル的书房,在书桌旁停下脚步。

“少爷,是下午茶的时间了。”

“嗯。”
将手上的文件放下,シエル看着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脚地整理她的桌子,凌乱的文件在她还没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分类地叠好,空出让シエル可以享受下午茶的小空间。

“今天的下午茶是肉桂蜂蜜苹果派,搭配锡兰红茶。”

“嗯。”

将还冒着热气的苹果派及香气荡漾的锡兰红茶安放到シエル面前,セバスチャン突然发现,他的小小主人今天的心情好到异常的程度。

下午茶时间,喜怒无常的シエル的心情分为三种,那就是好、普通和不好,发生的机率相当平均地都是三成,剩下的一成则是很好和很差。当天行程是影响她的心情的主要关键,变化的因素则是课业、各种工作还有当天的访客,主要是这三个要素来决定シエル一天的心情。

不 管工作还是课业都非常忙碌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令人头痛的客人们也经常会没有预约地临时到访,综合以上种种因素,剩下的一成机率之中,很差的机率远远 高出很好许多,而今天シエル的心情指针居然会在很好这个位置,让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开始回溯今天的记忆,想要找出让シエル心情愉快的要素。

要是能找出让她好心情的原因,セバスチャン未来也会想办法集中这些要素。当然,セバスチャン也非常肯定,シエル的好心情绝对与今天的下午茶无关。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爷。”

在他还陷入思考的时候,シエル稚嫩但充满威严的声音已经响起,セバスチャン虽然马上回应,但服侍主人的时候心中却想着其他事情,想着自己失礼的行为可能已经被シエル发现,让セバスチャン像是恶作剧被抓到的孩子一样忐忑。

唤了一声的シエル却也没有继续,只是优雅地品味自己的红茶,这几秒钟的放置,更让セバスチャン紧张。
轻轻放下杯子,シエル的视线终于从红茶转到了他身上。

“你,违反了我的命令。”

“…………是?”
太过突然的指控,让セバスチャン的思考完全空白,好不容易挤出了声音,也仅仅是空洞的回应罢了。

セバスチャン是个极为重视契约和美学的恶魔,不只是身为执事必须服从主人,且在契约中又有着‘绝对服从’这个条款,因此不管基于什么立场,セバスチャン都必须绝对服从シエル的任何命令。

契约到现在四年多,这短短的时间中不知道收到多少シエル给予的不合理命令,セバスチャン虽然在心中诸多意见,却也从实际违反过主人的命令,这也是セバスチャン身为恶魔与执事的骄傲之一。

现在突然被指控违反命令,セバスチャン毫无头绪,不晓得这位刁钻的主人是拿哪一条来大作文章了。

“……少爷,实在是非常抱歉,关于这件事情还请指示。”

“我想也是。”

拿着叉子吃着苹果派的シエル依旧是心情很好,没有因为他的回答感到不悦,也就是说事情应该是发生在他注意不到的死角上吗?

不管问题是出在哪边,像シエル这样打开了盖子,却慢条斯理地享受着自己的下午茶,丢他在一旁胡思乱想,这位少女玩弄人心的能力,还真的是愈来愈进步了。

当然セバスチャン也很清楚,这是个比拼耐心的游戏,到了最后她一定会揭开谜底,シエル只是在考验他是否能找到答案…或者根本就是在享受,这样让他坐立不安的感觉。

好不容易シエル终于放下了叉子,再一次端起了红茶,也代表着セバスチャン的审判时刻的到来。

将杯子放下,シエル的视线终于再度来到的セバスチャン身上,蔚蓝的眼中充满著セバスチャン所不能理解的感情。

“还记得我的命令吗?”

“是的,少爷的话语我不敢忘记。”
凭著恶魔的记忆力,这几年来相处的点滴他没有一点遗漏,唯一的问题就是シエル下过太多命令,让他无法判断自己到底是违反了哪个命令。

“很好,你过来。”

“是。”
顺从シエル的命令,セバスチャン向前跨了一大步,站在シエル身边。

“再接近一点。”
シエル招招手,要求他更进一步,虽然困惑但是セバスチャン也只有服从的份,乖乖地不断贴近シエル,直到她伸手可及的范围。

只见シエル伸出小手贴上他的胸膛,太过不寻常的亲密举动让セバスチャン诧异地瞪大眼,猜不透少女的真意。

比セバスチャン所知道的任何人都还要高傲害羞的シエル,在太阳还高挂于空的时间,她是傲慢冷漠的主人,高高在上的贵族,是不会对佣人的セバスチャン做出任何不符合主人举止的事情。

“少、少爷……”

“嗯,没有反应啊。”
就跟摸上他的时候一样突然,シエル又将手给收了回去,一连串的事情让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唉,セバスチャン你知道人类有心跳吗?”

“是的,成年人的心跳每分钟约七十至八十下,根据运动和各种情绪反应心跳的速度都会不一样,如果心脏停止就会死亡。”

“很好。既然你有这方面的知识,为什么你没有心跳?”

“因为要维持心跳有点…麻烦。”
迟疑了一下,セバスチャン还是据实供出。

恶魔跟人类是不同的生物,恶魔不需要呼吸,没有心跳,以人类的灵魂为粮,セバスチャン只是伪装成人类的模样,但他的本质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外表是伪装的,自然人类活着所需要的呼吸和心跳,也必须要跟着伪装出来才行。呼吸是随时都会被注意得到的要素,所以セバスチャン很注意地维持呼吸的频率,不让任何人发现破绽。

但是心跳就不同了。

只要没有亲密接触就不会发现没有心跳,跟呼吸不同不需要一直维持也不会露出破绽,天生没有心跳的恶魔,要像人类一样维持心跳,是非常费神的事情,シエル感觉不到他的心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的命令中,应该有要像人类吧。”

“…是的。”

“哪有人类会没有心跳的?”

“这点真的是非常抱歉。”
话说到这里,セバスチャン终于知道シエル是怎么发现这个祕密的了。

セバスチャン不管在外表上还是举止上都跟人类一样,不只是不随意使用恶魔的力量,在一些小细节像是头发、呼吸等地方,也都非常注意地让自己跟人类相同,独独心跳音为太过麻烦,许些时候他都会偷懒一下,直到自己想到才又恢复。
没想到自己偷懒的事实,因为先才那场由フェニ制造的意外,让シエル给注意到了他在命令上偷工减料的事实。

一向严厉的主人,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可以教训他的机会。

“既然知错就尽快改进。”

“是的,少爷。”
没想到シエル这么简单就放了他一马,セバスチャン诧异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庆幸シエル没有继续刁难他。

但,セバスチャン很快就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シエル就是シエル,恶劣的性格只会变得更糟,不会愈来愈好,刁钻的脾气就连恶魔都只有甘拜下风的份。

“为了确定你有确实地改进,我会不定时确认。”

“您的意思是……”

“我会随时确认,你的心跳反应是否跟人类一样。”
愉快地勾起嘴角,シエル晶亮闪烁的眸子像是个找到有趣的新玩具的孩子。虽然她本来就是个孩子,但是这么欢快的模样,就连セバスチャン都很难见到。

“……谨遵吩咐,我的主人。”
在心中无奈叹气的同时,セバスチャン右手放在胸前,对シエル轻轻行礼。

除了这么回答,セバスチャン也找不到任何能回应シエル的话语了。

看来,他得去找一些情绪变化和心跳相关的书籍好好研究一下,才能遵守シエル的命令,天衣无缝地伪装成人类。

“セ、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直逼在眼前的绯色眼眸,让メイリン连声音都开始发抖。

和平常总是一脸无奈的执事不同,眼前的セバスチャン微瞇着眼,形状优美的性感薄唇勾起蛊惑的弧度,甜美低嗓宛如恶魔的耳语,メイリン觉得自己的鼻血快要喷出来了。

“怎么了?妳心跳很快。”
这句话,セバスチャン当然是明知故问。

他可不是空有外表的毛头小子,再怎么说都是个以诱惑人类为业,吞噬其灵魂的恶魔,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行为会让人类产生什么样的反应,这样子玩弄メイリン只是想要想要更确实细微地观察人类的变化,以便高度配合主人的命令。

凭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恶魔耳朵,不管身边是车水马龙还是狂风暴雨,心跳声这么细微的声音,セバスチャン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的心跳目前是每分钟约一百二十下,以人类的说法来说,就是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

平常的メイリン心跳每分钟约八十下,只要他出现在她面前,心跳会迅速提升到每分钟一百多下,但是还不会像现在这样,飙升到一百二十多下,而且还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再这样下去,她很有可能会因为心跳过快而晕倒。

“这罐是新的擦亮楼梯扶手用的油,连扶手下面也不要遗漏。”
觉得观察到这个地步就可以了,セバスチャン回归正题。

“是、是……”
虽然メイリン这么回应,不过セバスチャン看得出来她什么都没听进去,心跳速度过快的兴奋状态,反而会让人类的思考反应变得迟钝,这是セバスチャン所没有想过的事情。

觉得观察到这样就差不多,セバスチャン收起诱惑的眼神,恢复平常执事的业务用表情跟メイリン说明,即使如此メイリン的兴奋状态依旧没有降低,让セバスチャン交待完使用方式就赶快离开,免得她真的喷鼻血晕倒,又另外增加了他的工作。

不只是メイリン,家中其他佣人们他当然也一一观察过,在各种不同状况下的心跳速度,发现男性和女性会因为不同的事情心跳加速,当然会感到兴奋的事情也完全不同。

但是受到诱惑的时候,还是会有同样的反应,对于人类的本性,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微勾了嘴角。

对恶魔来说,人类是很有益的生物,活着的时候可以排解无聊,死后灵魂做为粮食,只是セバスチャン从未想过,对契约者シエル以外的人付出关心。

一直以来,セバスチャン就只有观察シエル。因为他的主人是个口是心非的少女,无法从她的言语中判断她的情绪,养成了セバスチャン从少女诚实的身体反应观察她真正意图的习惯。不只是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有呼吸、心跳、体温等等身体变化,都可以反映出シエル的情绪。

相信当事人的シエル都不会相信,自己被观察得这么彻底吧。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是以理解的角度去观察シエル的各种反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同样的要模仿,以这个心态去观察其他人,这项实验对他来说还颇为有趣。

“糟糕,都这个时间了。”
惊觉地打开随身怀表,指在二点四十四分的指针告诉他,要是不快点准备下午茶就会来不及了。

快步朝厨房移动的同时,セバスチャン心中也覆诵著今天的菜单。

一般的贵族宅邸中,策划一整天的菜单是主厨或者是女管家的事情,但在人手精简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之中,则是由万能的执事一手安排。

每天的早餐午餐晚餐,不仅菜色要有丰富变化,就连饭后点心也是一样不能重复,如果想要偷懒只烤了一份蛋糕用不同装饰蒙混过关的话,蛋糕可是会毫不留情地咂过来呢。

比起餐后甜点,下午茶的甜点通常选较有饱足感的品项,有时候是主人早上就会点好下午茶的菜单,但是大多时候都是让セバスチャン自己决定,当然挑选错误就会被主人给白眼,每天的猜猜乐游戏,不能否认他自己也颇乐在其中。

考虑了一下中午吃得并不多的シエル,下午茶的点心セバスチャン决定制作面包布丁。这是传统的英国点心且充满饱足感,对现在可能已经感觉到空腹的主人,应该是最适合的点心了。

这道点心制作起来虽然简单,但需要极长的烘烤时间,当然这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一点都不是问题,他仍旧可以准时在三点二十五分完成下午茶的准备,推著餐车前往主人的书房。

推著餐车进入书房,只见任性刁钻的小小主人今天难得乖巧地埋首于工作中,认真的模样让セバスチャン觉得今天应该要给她一点奖赏才对。

“少爷,是下午茶时间了。”

“唔,端上来吧。”

“是。”
不用シエル的吩咐,セバスチャン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端上桌而已。

面包布丁特有的牛奶和鸡蛋烘烤的香甜在空气中漫开,给予了严肃的书房一点柔软的气息的同时,也让因为工作而紧绷的主人露出了一点笑容。

优雅地用银汤匙用餐,虽然只有嘴角一点点的弧度,但セバスチャン很清楚,小小主人现在的心情很好。

对大部分人来说,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是个有着孩子面容却刁钻狡猾的大人,不能被其美丽的外表给蒙骗,但对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来说,小小主人一直都是个有了新玩具和美味甜点就可以打发的孩子,而且数年来都毫无进步。

下午茶时间很快就结束了,セバスチャン收拾好桌子,正准备推著餐车离开的时候,被シエル给叫住了。

“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过来。”

シエル勾勾手的模样还让人记忆犹新,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不需要额外的命令,就直接来到シエル伸手可及,感觉得到彼此呼吸的地方了。

シエル的身材非常娇小,即使坐在高脚的椅子上最多也只到他的胸口,被揶揄跟少女一样的伯爵也是家常便饭,当然事实上シエル确实是位少女且发育还较为迟缓,到处被人嘲笑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低头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少女,居高临下的视线让她看起来更来的娇小许多。

即使穿着高跟鞋也搆不到地板的小脚随意轻晃,虽然矮小却像猫一样有着纤长的四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几乎透明的娇嫩肌肤…这一切的魅力都比不上少女微张的粉唇和隐藏在其中只能看到一丁点的小舌。

还是个孩子的シエル,是不会明白自己现在的表情对男人所放出的诱惑之意,仿佛是撒娇索吻的嫩唇,让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斥喝自己的理性要站在欲望前面。

恶魔是顺从欲望的生物,有着强大力量的生物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可以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一切,独独在シエル面前有著名为执事的枷锁,让他必须像人类一样压抑欲望以理性优先的行动模式,到现在都不让人习惯。

彼此的视线交错,シエル伸出小手摸上他的腰,一路向上来到了他的胸口探入背心中,仅隔着白色衬衫的胸口感觉的到她微烫的体温。

虽说孩子的体温较一般人来的高,不过会感觉这么烫,是因为他的体温较人类来的低一些的关系吧。

“…有心跳呢。”
小手摸着他的胸口,低声嘟囔的シエル,口气在セバスチャン耳中听来充满了不满。

“谨遵少爷的吩咐不敢忘记。”
自从シエル的提醒之后,セバスチャン就努力要让身体习惯心跳,最好是能跟呼吸一样自然,不会在他忘记的时候就自动停止。

“哼……”嘟起了粉唇的シエル,懊恼的意思更加的明显,总是想着方法要扳倒他的小小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只有在心中苦笑的份。

比起噘起的嫩唇,夺走セバスチャン注意力的是游移胸口的小手。

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心跳,却仍旧没有离开了意思,摩娑着他的指尖像极了爱抚,知道这绝对又是小猫恶作剧的一环,セバスチャン努力想要把シエル手指的感觉给甩出脑中。

好不容易シエル终于收起了手,还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的セバスチャン,只见シエル就这样像是撒娇一样偎上了他的胸膛,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空着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腿间。

“呼,只不过稍微摸一下,这里已经有反应了啊。”
隔着羊毛西裤摸著セバスチャン已经产生硬度的下半身,シエル嗤笑着。

“小、小姐…”
没想到一向害羞矜持的シエル居然会这么主动,而且还是在大白天的书房中,太过超出预想的行动,セバスチャン也掩不住自己的狼狈。

被シエル突然的举动而露出慌张模样的セバスチャン,在没有人看见的心中则扬起了恶魔的微笑。

既然シエル自己开了头,那她就要负责做到最后才行。

“硬起来了呢…”

“您那样摸,当然会硬起来啊。”
要不是他是个很有理性的大人,遇到女人如此积极主动的行为,不直接推倒根本就不是男人了。

“…想要的话,就在这里做也可以喔。”

“意思是,小姐您愿意帮忙是吗?”
低沉蛊惑的音色,シエル虽然表情没变,但是看得见她透出娇艳色泽的脸颊,还有略为加快的心跳声。

当シエル倾听着他的心跳的同时,セバスチャン敏锐的耳朵当然也一样宁听的她的动静,观察著シエル不显露于色的感情。

“哼,当然是你自己弄。”
带着情欲的冷哼,让セバスチャン勾起了嘴角。

“哎呀,真是冷淡呢。”
捉住不断在他腿间玩火的小手,大手调情地抚弄纤细手指。
“这样有点痛苦,我可以放出来吗?”

“都说你可以在这里弄,不用客气。”

倔强的少女声音听来更让人兴奋,セバスチャン小心掩饰住自己的愉悦,努力扮演一名服从主人蛮横命令的忠实仆人,一步一步诱使猎物落入自己的陷阱。

“感谢小姐。”
得到了允许之后セバスチャン也不再客气,解开裤子让自己已经膨胀起来的黑红色欲望,曝露在シエル眼前。

虽然已经见过很多次,但每次看到男人狰猛欲望的时候,シエル还是会不自觉地热了小脸,心跳加速了起来。

听着シエル兴奋的反应,セバスチャン不只是呼吸粗重的起来,那个明明需要控制才会动的心脏,现在自顾自地跳着让人觉得吵得要命。

“就这样做,我看着。”
声音中蕴藏着温度,舔了干涩粉唇一圈的小舌,让セバスチャン回忆起被她给舔吮的感觉。

只不过是回忆而已,就足够让欲望的肉块更亢奋了起来,实际看到透明黏液从先端溢出的景象,让シエル的体温更提高了些。

配合著シエル的视线,セバスチャン用戴着白色手套的大手开始抚慰自己。

不是像横冲直撞的年轻人一样,紧紧握住地用力磨搓,セバスチャン的四只手指从根部一直握到先端,不会太轻也不会太紧地,用温度包裹着粗硬肉茎的同时,指尖也适度地给予脉络足够的刺激,即使只是手淫恶魔的技术也是高人一等,光是淫猥的手指动作,就足够让人脸红心跳了。

害羞矜持的シエル主动提出想要视奸他的手淫,难得积极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更是想要好好表演给她看。

像是着魔一样,シエル的视线完全无法离开セバスチャン撩弄自己的手,一直到听见他变得更急促的呼吸,才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原来的目的,慌忙移开视线反而跟他的对上了。

从头到尾セバスチャン一直盯着她的脸,这认知使得耳朵都发热了。

“…你在想些什么?”
从セバスチャン带着情欲的眼,就算不用问也知道,这个恶魔肯定是在心中侵犯她。

“如果我回答了,有可能得以实现吗?”

“我会考虑一下。”

“那么……”
低下头,セバスチャン在已经发红的小巧耳边低语,用只有シエル听得见的声音,述说他诲淫的要求。

听了他的要求的シエル没有言语,只是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小手而已。

虽然シエル没有言语,但根据セバスチャン的经验知道,没有拒绝就是答应,只是羞傲的主人无法启齿答应罢了。

“小姐,这样下去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可以请求您的帮忙吗?”
手和呼吸的速度都愈来愈快,但只是如此是无法到达欲望的顶峰。

“……真是麻烦的家伙,手借你,快点。”
迟疑了一下伸出小手,シエル并没有握上他,柔嫩的指尖用指甲在他的欲望的小孔刮了下。

太过突然的刺激让セバスチャン忍俊不住, 没办法忍耐的欲望白浊就这样激射而出,大半喷溢到シエル的手中,少部分就这样污秽了她的衣服。

弥漫在空气中,浓郁的男人情欲气味让シエル不自觉干涩地吞了口口水,腿间的热意让她更加并拢了膝盖,蓝色大眼怔愣地看着手中的黏液。

“这真是失礼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セバスチャン已经整理好了自己,拿出手帕擦著シエル手中的欲望残渣,也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她的衣服。

“我去拿替换的衣服过来,还请您稍等。”

“不用了,也没什么。”
瞥了眼セバスチャン处理过的地方,已经看不出半点痕迹,除了浓郁麝香味道,不知道是衣服上的还是残留在空气中而已。

“那么,我就先退下了。”
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完全换回了执事的表情,先才的一切仿佛只是个白昼梦般毫不真实。

“去吧。”

“期待着夜晚的到来喔,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的提醒,シエル连眼皮都没有抬,但是他也不以为意地就这样退出了书房。

 


后记:

难得大量以恶魔视点描述的一篇,努力模仿人类的恶魔

澪雪 拜 05 Jan 2015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