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の體溫 – 試閱

恍惚の體溫

Yes, My Lady 4 收錄
單行本Mea Causa的後續

新年假期剛結束沒多久,到處還堆積著皚皚白雪的英國,今天難得地見到了太陽的臉。

看見了暖暖冬陽,平常就已經很歡快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ブ鄉間大宅,今天更是熱鬧了起來。

在太陽露臉的這段時間,慌張地將洗好的床單衣服都拿出來曬的女僕,從除雪變成了玩樂的園丁,應該要幫忙除雪卻也跟園丁玩在一起的主廚,趁著陽光全部出來曬太陽的大小侍從們,以及總是笑呵呵地喝著茶的總管。

熱熱鬧鬧的一家人之中,獨獨缺少了主人和執事,不是因為他們正好外出,而是忙碌的主人必須要待在書房之中,處理永遠做不完的工作。

ファントムハイブ家的主人,除了是位伯爵外,也是英國第一的玩具糖果公司ファントム的社長。

年 僅十五歲的年輕伯爵,不只要履行身為伯爵的貴族職責,ファントム公司社長的工作,還要上課學習各種知識教養,末了還有女王陛下時不時委派的任務,事情多到 如果沒有三頭六臂根本做不下去,所以當主人埋首在書房中工作的時候,這些愉快的傭人們沒有一個敢去打擾主人,除了漆黑的執事。

當然大家也都清楚,在他們之中能在事務處理上幫上主人的,只有執事和總管兩位。

總管已經幾乎是退休,將所有事情都交給了執事處理,所以ファントムハイブ家的執事就必須包辦所有從主人的瑣事到傭人的麻煩事,萬能全能的程度,就算用皇家品牌來形容都還嫌不足呢。

希望辛勞的主人能趕快完成工作,和他們一起到庭院透透氣,享受一下溫暖的冬陽,在庭院玩耍的傭人們,無一不這麼想著。

而在書房的主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確實是走不開身的狀況,只是她在忙的事情,跟傭人們的想像略有差異罷了。

為了阻擋陽光而半掩的書房窗簾,誰都不會知道在窗簾的遮掩下,是另外一個天大的秘密。

在連陽光照射不到的窗簾後面,少女比雪更白的肌膚透著初春的粉紅,泛出珍珠般的細汗。

用窗簾當作鋪布,半躺在窗台上的半裸少女,藍紫雙色眼眸蕩漾著誘人情慾,粉唇努力壓抑著停不下的嬌吟,在高大的男人身下承歡的淫蕩模樣,怎麼樣都無法跟高傲冷酷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聯想在一起。

而大白天就壓著少女,毫不顧忌時間場所地逞著獸慾的男人,就是備受傭人們尊敬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

「啊、啊……那裏…不行…呀啊……」
鞋襪還整齊地套在腳上,一隻腳被セバスチャン架在肩膀上,纖細雙腿張開到極限,シエル的雙手緊揪著窗簾,嘴上喊著不行,纖腰卻不自覺地挺起,迎合著男人的侵犯。

上半身的襯衫和外套都只能算是掛在身上,褲子也完全被脫下,身上還能稱為完整的只有腳上的鞋襪,相對於一身燕尾服仍舊

完整的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不知道狀況從一旁觀看的話,怎麼看都像是シエル主動誘惑他,硬是讓冷靜內斂的男人變成了野獸。

只有當事者的兩人最清楚,真正被迫著墮落的是冷靜沉著的少女,一切都是飢渴貪婪的執事的錯。

「沒有人在屋子裡,您可以不用壓抑聲音也沒關係喔。」
彎腰下去舔著シエル汗濕的粉頰,蹂躪著少女的粗熱也技巧性在花心磨蹭,強烈的快感讓シエル就算想要忍著聲音也沒有辦法。

不只是シエル的婉轉嬌啼,從兩人的結合處發出的淫猥水音,還有肉體碰撞的聲響,這些混合起來的聲音越發地鮮明起來,佔據了シエル的全部聽覺。

在隔著一片玻璃的庭院中,家中所有的傭人們都在那邊,誰都不會想到,他們以為正在認真工作的主人,淫蕩忘我地耽溺在背德的快樂中。

「啊、啊啊…!!」
累積到極限的熱終於爆發,蔓延到手指腳趾的酥麻感覺,讓嬌小身軀不斷哆嗦,享受著天國以上的快樂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也一樣來到了享樂的頂點。

黑紅色的巨熱在那瞬間,迅速地從シエル的窄小中退出,滾燙的白濁慾望灼射上她的小臉和胸部,斷續地連平坦的小腹都沾染上了。

「呼…呼……」
呼吸尚未平撫過來,沉浸在官能快樂中的小臉,端正的五官上沾黏著男人的慾望,髒汙了她的臉頰和小嘴,白濁緩緩地沿著下巴滴落到粉色肌膚上的模樣,性感地讓男人會想要再好好蹂躪她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的手指撈起粉頰邊的慾望殘渣,抹在吐著熱氣的粉唇上,シエル也習慣性地伸出小舌,舔下セバスチャン的味道。
乖巧的少女讓他勾起嘴角,趁激情餘韻尚未退去的時候,俯下身給她一個溫柔纏綿的吻,才站起身打理彼此的衣服。

端來熱水擦拭掉シエル身上的汗水和汙穢,即使如此濃厚的情慾氣味也不是輕易可以消去,只是現在這個時間還不能沐浴,只能等晚上才能將她給洗乾淨。

幸好セバスチャン先才沒有把她的衣服給弄髒,不然突然換了套衣服的シエル,可是會遭到傭人們的疑問攻擊呢。

シエル像是洋娃娃一樣任由セバスチャン擺布打理,被他給抱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那麼,我去泡紅茶過來。」
右手放在胸前輕輕一禮,セバスチャン從容的臉上完全找不出一絲情慾的痕跡,彷彿剛剛的激情完全沒有發生過,一切都只是白晝的幻想罷了。

還沒從恍惚快感回過神來的シエル,只是靜靜地目送セバスチャン的離去,看著書房大門的關上,才重重地吐了口氣,用力地靠在椅背上。

小手輕撫自己的腹部,隔著一層皮就是一直以來被他給蹂躪的子宮,女人最私密的器官。身體在剛剛的激情中應該已經獲得滿足,雙腿間還殘留著他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說不出口的奇異空虛感。

幾乎每天都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懷中嬌喘,身體依舊空虛的理由,已經不是孩子的シエル大概知道原因,卻不是可以從她的口中說出來的事情。

大約二個星期前,從倫敦參加新年會和ミッドフォード的家庭聚會之後,シエル就禁止他將慾望的白濁解放在她體內。

去參加ミッドフォード家庭聚會的那天,不知道發生什麼鬼迷心竅的事情,一向自律甚嚴的她,居然不可自拔地耽溺在慾望中,最
後還需要セバスチャン才得以滿足飢渴的身心。

那次的時間過於急促,來不及將她打理好的セバスチャン,應急地用別的方法來阻止淫猥液體的流出,那種等同於在姑姑和エリザベス面前被侵犯的感覺,シエル不想再體會第二次。

發生問題必須從根本解決,允許セバスチャン的求愛但是禁止他在體內射出,就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她的問題!

應該是要如此的……可惜現實跟シエル的想像,是有極大的差距。

從十三歲起,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日夜調教的身體,他所給予的快樂,早就融於她的血肉中,是她想要否定也無可奈何的事實。

雖然她還只有十五歲,而且身體尚未開始發育,卻已經體會過身為女人的極限快樂。

高潮的瞬間,同時在體內併發的衝擊子宮的快感,炙燙慾望灌入的充實歡喜,各種不同的官能快樂重疊在一起所產生的協奏饗宴,像是麻藥一樣已經完全侵蝕了她。

不能否認セバスチャン的硬熱,確實是能帶給她足夠的愉悅,只是跟她之前享受過的銷魂蝕骨比較起來,總是缺少了些什麼。
像是少了一片的拼圖,有著滿懷的失落。

這種事情,就算她很冷靜地分析出了原因,卻也無法從口中說出。

身為主人,一旦說出口的命令,不能輕易反悔,出爾反爾會喪失主人的威信,她自己必須用其他的方法補救才可以。

可是這種事情要怎麼補救,就算シエル想破頭也無計可施。

卑微地乞求惡魔的垂憐,這種事情除非她瘋了,不然絕對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取消自己的命令,比一般人更來的驕傲的シエル,也不可能會做這種自打巴掌的事情,所以她只能悶悶不樂地,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懷中品味著無法言喻的空虛。

「少爺。」
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將她從思考中喚醒,馬上收起眼中的煩惱,シエル用主人的表情面對他。

「什麼事?」

「請用茶。」
セバスチャン笑容滿面地遞上冒著熱氣的紅茶,還不忘端出一小盤餅乾放在桌上,只有激情之後才會變成溫柔體貼的執事的可惡惡魔,讓シエル沒好氣地橫了他一眼才啜起紅茶。

添加了許些蜂蜜的大吉嶺,不能否認其甘醇的味道,確實是有撫平她因欲求不滿而略為焦躁的脾氣,掌握她的情緒端出最適當的紅茶,不能否認在這一點上,セバスチャン是個無可挑剔的滿分執事。

再加上甜甜的小餅乾,她的情緒可以毫無問題地被安撫到晚餐時間,如此入微地觀察她的情緒,比她自己還要了解她的脾氣,卻在某些地方愚蠢到不可思議,惡魔這種生物還真不是人類可以理解的呢。

「先才倫敦的工房來了聯絡,您所要求的樣品已經做好了,明天可以送過來。」

「是嗎,送過來應該也是下午的事情,明天早上我過去拿好了,順便看一下工房的狀況。」

「…謹遵吩咐。」
嘴上順從的セバスチャン,但他的表情很明顯地就是,對シエル又想出去玩的事實感到不以為然。而且シエル已經提出了工作需要,身為執事更不能有所異議,只能用眼神表達不滿而已。

這種時候,セバスチャン的意見當然會被無視,像是期待著明天的倫敦之旅,シエル心情大好地處理桌上的工作。


後記:

2014年2月發售的Mea Causa的後續故事
當然就算沒看過前作,這個故事也是可以單獨閱讀的,請不用擔心

澪雪 拜  03.Aug.2014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