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しい悪魔の飼い方 – 試閱

正しい悪魔の飼い方

Yes, My Lady 4 收錄
原作85話相關

當紅的歌劇女歌手アイリーン‧ディアス,她的名字在倫敦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優雅氣質和華貴美貌再加上良好的出身,不但是英國淑女的憧憬,也是紳士們的理想。

她的粉絲不分男女老幼遍佈英國各地,許許多多的人為了觀賞她的舞台,即使不是社交季也大老遠跑來倫敦,其魅力讓歌劇院的負責人們也不敢小看她,爭先恐後地要求她的演出。

除了歌劇以外不接受其他工作的アイリーン小姐,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成為了ファントム公司香水品牌的代言人。

不只是由她代言的鈴蘭香水獲得了空前的好評,アイリーン也因此得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這位新的支持者,在貴族間的名聲更來得響亮,知名度也一口氣成長許多,可謂是各取所需的互利關係。

即使是互利關係,但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在這個關係中,明顯是擁有更多資源的人。對這位來頭不小的貴人,アイリーン小姐當然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並且有機會就是試著在伯爵面前增加存在感。

在各地送來的信件之中,其中一封由アイリーン‧ディアス寄來的招待狀,讓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拿在手上,秀麗的眉毛因煩惱而揪起。

「是什麼樣的招待狀,能讓您如此煩惱呢?」
隨侍在一旁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有趣地看著主人難得的反應。

年僅十三歲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還只是孩子的她跟一般的貴族不同,對社交活動毫無興趣,除非是非常偉大的人物捎來的請貼,或者是親戚ミッドフォード家的邀約,不然招待狀的下場都只有一個,就是被扔回セバスチャン手上的信盤上,由他代為回覆婉拒函。

如果是打算參加的邀請,下決定簡單明快的シエル,也會直接將邀請函放在參加的位置,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臉苦惱地拿著招待信。

「是アイリーン‧ディアス來的邀請函。」
隨手將邀請函往桌上一放,セバスチャン取起閱讀。

「哦,在皇家歌劇院上演的羅恩格林啊,真不愧是アイリーン小姐呢。嗯…如果是這個時間的話,只要稍微調整一下行程,要觀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為シエル是在煩惱時間表的問題,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表示一切沒問題。

安排行程是執事的工作,只不過要從シエル繁忙的生活中,擠出幾個小時觀劇的時間,對他來說是再簡單不過的小事了。

「是嗎。」
相對於セバスチャン的積極,シエル一臉興趣缺缺,就和任何時候她收到邀請函的時候一樣的表情。

不參加音樂會和歌劇的邀請,並不是因為她沒有足夠的藝術修養怕給人看笑話,而是她懶得跟那些人打交道罷了。

反正大半的邀請者,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各種宴會、晚餐會、歌劇、音樂會、午會等等邀請都只是個藉口,真正目的是要親近有錢有權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對於這樣的人,シエル也從來沒客氣過。

只是アイリーン的狀況不太一樣,她是ファントム公司香水部門的代言人,說起來也算是有商業往來的關係,未來可能也還有借重她的機會。

這一趟過去,只不過是露個臉替她捧個場,對彼此來說都沒有損失。據セバスチャン所理解的シエル的脾氣,她應該是不會拒絕這樣的邀約才對。

而事實上,シエル卻相當煩惱著自己是否要赴約,這模樣讓セバスチャン感到很不可思議。

共同生活了三年多,セバスチャン認為自己已經很了解,シエル這個人類的思考行動模式,但事實上似乎不是如此。

「アイリーン小姐的意思是,希望伯爵能務必蒞臨賞光。再怎麼說,之前香水的事情得到她的大力協助,這個時候拒絕她的邀請,於情理上說不太過去。」

「我知道……」
シエル的聲音中充滿著濃濃的嘆息。
「去安排行程吧。」

「是。」
之後又吩咐了一些事情,看著セバスチャン將今天的信件分類收走,退出了書房之後,シエル終於是可以重重地嘆口氣了。

並不是不想赴アイリーン的邀約,只是她寄來的兩張票,讓她對赴約的事情猶豫了起來而已。

如果她記得沒有錯,アイリーン對セバスチャン抱有好感……應該說,任何成熟的女人看到像セバスチャン那樣的男人,沒有任何反應才是很不正常的。

寄給她兩張票的意思,很明白的就是希望セバスチャン也一起去欣賞她的演出。

像是皇家歌劇院那種地方,就算是貴族的侍從要陪伴主人一起進入包廂,也還是需要買票才行,不然就只能在劇場外面等著舞台結束,再隨侍主人回家。願意替僕人買票的主人並不多,而傭人們多半更喜歡利用主人欣賞歌劇的空檔休息一下,考慮到各種狀況所以她才先把票寄來吧。

讓セバスチャン一起去觀賞アイリーン的表演,這事情本身無所謂,但卻讓シエル有種自己只是順便被邀請的感覺。

她變成了親近セバスチャン的最好藉口,這感覺實在是很讓人不愉快,她才會遲疑著是否要決定赴會。

對セバスチャン抱有好感的女人非常的多,但是有確實表示出來的アイリーン可以說是第一個。不只是這次送票過來,之前為了香水部門的香水宣傳也見了她幾次,她流連在セバスチャン上的視線,想要裝作沒看見都很難。

「…爺……少爺……」

「呃?」
聽見セバスチャン的呼喚聲,シエル像驚醒一樣抬起頭來,有點收不住狼狽地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執事。

「什、什麼事?」
她記得剛剛セバスチャン已經收拾了東西離開,什麼時候居然沒有她的允許又進到書房來了?

「雖然不知道您在煩惱什麼,不過紅茶還是要趁熱喝才好。」
看著桌上還冒著輕煙的紅茶,シエル的記憶才一點一點地恢復,想起先才セバスチャン確實有說要去泡紅茶過來,而她八成在耽溺思考的時候,習慣性聽了敲門聲就允許他進來了吧。

「嗯…」
裝得若無其事地端起杯子,シエル滿足地品味セバスチャン這個連皇家御廚都比不上的實力。

人雖然是在喝紅茶,但蔚藍的視線比起杯中的深紅色,更專注於眼前的黑色男人。

再一次從上到下好好打量一番セバスチャン,高大的身材、俊美的面容,紳士般優雅的舉止,還有一勾唇就蠱惑人心的笑容,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女人的理想…以誘惑人類為天職的惡魔,セバスチャン可以說做得無懈可擊。

作為執事必須像影子一樣隨侍在主人身邊,必須低調地不可透出自己的鋒芒,但セバスチャン這樣的男人,不管再怎麼收斂光芒,也逃不過女人銳利的眼睛。

如果是人類就知道要避嫌,愈是知道女方的好感就應該要避免見面的機會,哪裡會像セバスチャン這樣,站在模範執事和秘書的立場,建議她去赴約呢。

耽溺在思考中的シエル,完全沒注意到站在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在注視著她,將手上的茶壺給放了下來,走到她的身邊,扣住她小巧的下巴強迫她轉過臉來。

「呃…」
等シエル回過神的時候,微冷薄唇已經欺上她的,輕嚙粉色下唇強迫她的張開,靈活紅舌探入與尚未反應過來的小舌糾纏,太過突然地讓シエル不是就這樣乖乖接受他的吻,反而一把推開他,小手摀住還殘留著他的溫度的唇。

「做什麼!」

「呵,因為您露出了看到討厭料理的表情,覺得換上喜歡的味道應該會好一些。」

「這哪裡是喜歡的味道啊!」
說得好像很喜歡他的吻一樣…雖然並不是真的那麼討厭,甚至還可以說有一點喜歡,但這個事實シエル是絕對不會讓眼前的傢伙知道。

「從剛才開始您就一直是那個表情,是早餐中有什麼讓您不滿意的料理嗎?」
一點都不瞭解人心,到現在還認為是餐點的問題,這個惡魔在許多時候真是蠢到讓人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看他才好。

「才不是,只是覺得真不愧惡魔,總是可以把人類玩弄在手掌心。」

「您的意思是?」
不明白シエル為何突然冒出這樣的話題,セバスチャン手放在下巴做出思考的模樣。

「哈,這裡有兩張票,其實更是想要邀請你吧。」
甩甩手中的兩張票,都已經被他看破自己的煩惱,シエル也沒打算繼續隱瞞下去。

看了眼シエル手中的東西,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嗤地笑出聲來。

「呵,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而煩惱,我的主人終於長大了呢。」
居然能從シエル口中聽見類似忌妒的話語,セバスチャン揚起了愉快的微笑。

「什麼無聊…」

「就是無聊啊。」
雖然シエル的煩惱非常可愛,但在セバスチャン眼中就是蠢到不行。

再一次伸手扣住シエル小巧的下巴,強迫蔚藍和他的緋紅相對。

「您應該很清楚的,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我想要的只有您而已。」

「哼。」
打掉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不想跟這個笨蛋多做解釋。

「沒你的事了,退下。」

「要再來一杯紅茶嗎?」

「不用,退下。」

「是,我的主人。」
收拾好桌上的杯子,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車,輕輕一禮退出了書房,シエル吐了口氣靠在自己的大椅上。

セバスチャン是個惡魔,是以誘惑人類靈魂使其墮落的生物。聰明的惡魔很清楚如何使用語言陷阱,他只是挑選著シエル會喜歡的話語,將它羅列出來說給她聽罷了。

不可認真對待惡魔的話語,因為其中不包含任何真心,シエル一直如此告誡著自己。

明明很清楚惡魔的本性,卻又不由自主被他給予的溫柔體貼給侵蝕,他的存在深入骨血,沉溺於教人無法自拔,名為セバスチャン的毒藥之中。

重重嘆口氣,シエル的小手輕拍自己的雙頰,要自己振作別在想那傢伙的事情了。

她手邊可是有一堆看不完的資料在等著她過目,根本沒有時間去煩惱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

 


後記:

漫畫85話,那個執事‧滑走 後續的捏造故事

時間軸應該是魔女之森篇之後,回到倫敦才發生的事情吧,重點是公共場所PLAY

澪雪 拜  03. Aug.2014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