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しい悪魔の饲い方 – 试阅

正しい悪魔の饲い方

Yes, My Lady 4 收录
原作85话相关

当红的歌剧女歌手アイリーン‧ディアス,她的名字在伦敦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优雅气质和华贵美貌再加上良好的出身,不但是英国淑女的憧憬,也是绅士们的理想。

她的粉丝不分男女老幼遍布英国各地,许许多多的人为了观赏她的舞台,即使不是社交季也大老远跑来伦敦,其魅力让歌剧院的负责人们也不敢小看她,争先恐后地要求她的演出。

除了歌剧以外不接受其他工作的アイリーン小姐,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ファントム公司香水品牌的代言人。

不只是由她代言的铃兰香水获得了空前的好评,アイリーン也因此得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这位新的支持者,在贵族间的名声更来得响亮,知名度也一口气成长许多,可谓是各取所需的互利关系。

即使是互利关系,但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在这个关系中,明显是拥有更多资源的人。对这位来头不小的贵人,アイリーン小姐当然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并且有机会就是试着在伯爵面前增加存在感。

在各地送来的信件之中,其中一封由アイリーン‧ディアス寄来的招待状,让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拿在手上,秀丽的眉毛因烦恼而揪起。

“是什么样的招待状,能让您如此烦恼呢?”
随侍在一旁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有趣地看着主人难得的反应。

年仅十三岁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还只是孩子的她跟一般的贵族不同,对社交活动毫无兴趣,除非是非常伟大的人物捎来的请贴,或者是亲戚ミッドフォード家的邀约,不然招待状的下场都只有一个,就是被扔回セバスチャン手上的信盘上,由他代为回复婉拒函。

如果是打算参加的邀请,下决定简单明快的シエル,也会直接将邀请函放在参加的位置,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脸苦恼地拿着招待信。

“是アイリーン‧ディアス来的邀请函。”
随手将邀请函往桌上一放,セバスチャン取起阅读。

“哦,在皇家歌剧院上演的罗恩格林啊,真不愧是アイリーン小姐呢。嗯…如果是这个时间的话,只要稍微调整一下行程,要观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为シエル是在烦恼时间表的问题,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表示一切没问题。

安排行程是执事的工作,只不过要从シエル繁忙的生活中,挤出几个小时观剧的时间,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小事了。

“是吗。”
相对于セバスチャン的积极,シエル一脸兴趣缺缺,就和任何时候她收到邀请函的时候一样的表情。

不参加音乐会和歌剧的邀请,并不是因为她没有足够的艺术修养怕给人看笑话,而是她懒得跟那些人打交道罢了。

反正大半的邀请者,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各种宴会、晚餐会、歌剧、音乐会、午会等等邀请都只是个借口,真正目的是要亲近有钱有权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对于这样的人,シエル也从来没客气过。

只是アイリーン的状况不太一样,她是ファントム公司香水部门的代言人,说起来也算是有商业往来的关系,未来可能也还有借重她的机会。

这一趟过去,只不过是露个脸替她捧个场,对彼此来说都没有损失。据セバスチャン所理解的シエル的脾气,她应该是不会拒绝这样的邀约才对。

而事实上,シエル却相当烦恼著自己是否要赴约,这模样让セバスチャン感到很不可思议。

共同生活了三年多,セバスチャン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シエル这个人类的思考行动模式,但事实上似乎不是如此。

“アイリーン小姐的意思是,希望伯爵能务必莅临赏光。再怎么说,之前香水的事情得到她的大力协助,这个时候拒绝她的邀请,于情理上说不太过去。”

“我知道……”
シエル的声音中充满著浓浓的叹息。
“去安排行程吧。”

“是。”
之后又吩咐了一些事情,看着セバスチャン将今天的信件分类收走,退出了书房之后,シエル终于是可以重重地叹口气了。

并不是不想赴アイリーン的邀约,只是她寄来的两张票,让她对赴约的事情犹豫了起来而已。

如果她记得没有错,アイリーン对セバスチャン抱有好感……应该说,任何成熟的女人看到像セバスチャン那样的男人,没有任何反应才是很不正常的。

寄给她两张票的意思,很明白的就是希望セバスチャン也一起去欣赏她的演出。

像是皇家歌剧院那种地方,就算是贵族的侍从要陪伴主人一起进入包厢,也还是需要买票才行,不然就只能在剧场外面等著舞台结束,再随侍主人回家。愿意替仆人买票的主人并不多,而佣人们多半更喜欢利用主人欣赏歌剧的空档休息一下,考虑到各种状况所以她才先把票寄来吧。

让セバスチャン一起去观赏アイリーン的表演,这事情本身无所谓,但却让シエル有种自己只是顺便被邀请的感觉。

她变成了亲近セバスチャン的最好借口,这感觉实在是很让人不愉快,她才会迟疑着是否要决定赴会。

对セバスチャン抱有好感的女人非常的多,但是有确实表示出来的アイリーン可以说是第一个。不只是这次送票过来,之前为了香水部门的香水宣传也见了她几次,她流连在セバスチャン上的视线,想要装作没看见都很难。

“…爷……少爷……”

“呃?”
听见セバスチャン的呼唤声,シエル像惊醒一样抬起头来,有点收不住狼狈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执事。

“什、什么事?”
她记得刚刚セバスチャン已经收拾了东西离开,什么时候居然没有她的允许又进到书房来了?

“虽然不知道您在烦恼什么,不过红茶还是要趁热喝才好。”
看着桌上还冒着轻烟的红茶,シエル的记忆才一点一点地恢复,想起先才セバスチャン确实有说要去泡红茶过来,而她八成在耽溺思考的时候,习惯性听了敲门声就允许他进来了吧。

“嗯…”
装得若无其事地端起杯子,シエル满足地品味セバスチャン这个连皇家御厨都比不上的实力。

人虽然是在喝红茶,但蔚蓝的视线比起杯中的深红色,更专注于眼前的黑色男人。

再一次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一番セバスチャン,高大的身材、俊美的面容,绅士般优雅的举止,还有一勾唇就蛊惑人心的笑容,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女人的理想…以诱惑人类为天职的恶魔,セバスチャン可以说做得无懈可击。

作为执事必须像影子一样随侍在主人身边,必须低调地不可透出自己的锋芒,但セバスチャン这样的男人,不管再怎么收敛光芒,也逃不过女人锐利的眼睛。

如果是人类就知道要避嫌,愈是知道女方的好感就应该要避免见面的机会,哪里会像セバスチャン这样,站在模范执事和秘书的立场,建议她去赴约呢。

耽溺在思考中的シエル,完全没注意到站在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在注视着她,将手上的茶壶给放了下来,走到她的身边,扣住她小巧的下巴强迫她转过脸来。

“呃…”
等シエル回过神的时候,微冷薄唇已经欺上她的,轻啮粉色下唇强迫她的张开,灵活红舌探入与尚未反应过来的小舌纠缠,太过突然地让シエル不是就这样乖乖接受他的吻,反而一把推开他,小手摀住还残留着他的温度的唇。

“做什么!”

“呵,因为您露出了看到讨厌料理的表情,觉得换上喜欢的味道应该会好一些。”

“这哪里是喜欢的味道啊!”
说得好像很喜欢他的吻一样…虽然并不是真的那么讨厌,甚至还可以说有一点喜欢,但这个事实シエル是绝对不会让眼前的家伙知道。

“从刚才开始您就一直是那个表情,是早餐中有什么让您不满意的料理吗?”
一点都不了解人心,到现在还认为是餐点的问题,这个恶魔在许多时候真是蠢到让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看他才好。

“才不是,只是觉得真不愧恶魔,总是可以把人类玩弄在手掌心。”

“您的意思是?”
不明白シエル为何突然冒出这样的话题,セバスチャン手放在下巴做出思考的模样。

“哈,这里有两张票,其实更是想要邀请你吧。”
甩甩手中的两张票,都已经被他看破自己的烦恼,シエル也没打算继续隐瞒下去。

看了眼シエル手中的东西,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嗤地笑出声来。

“呵,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而烦恼,我的主人终于长大了呢。”
居然能从シエル口中听见类似忌妒的话语,セバスチャン扬起了愉快的微笑。

“什么无聊…”

“就是无聊啊。”
虽然シエル的烦恼非常可爱,但在セバスチャン眼中就是蠢到不行。

再一次伸手扣住シエル小巧的下巴,强迫蔚蓝和他的绯红相对。

“您应该很清楚的,我已经说了很多次,我想要的只有您而已。”

“哼。”
打掉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不想跟这个笨蛋多做解释。

“没你的事了,退下。”

“要再来一杯红茶吗?”

“不用,退下。”

“是,我的主人。”
收拾好桌上的杯子,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车,轻轻一礼退出了书房,シエル吐了口气靠在自己的大椅上。

セバスチャン是个恶魔,是以诱惑人类灵魂使其堕落的生物。聪明的恶魔很清楚如何使用语言陷阱,他只是挑选著シエル会喜欢的话语,将它罗列出来说给她听罢了。

不可认真对待恶魔的话语,因为其中不包含任何真心,シエル一直如此告诫著自己。

明明很清楚恶魔的本性,却又不由自主被他给予的温柔体贴给侵蚀,他的存在深入骨血,沉溺于教人无法自拔,名为セバスチャン的毒药之中。

重重叹口气,シエル的小手轻拍自己的双颊,要自己振作别在想那家伙的事情了。

她手边可是有一堆看不完的资料在等着她过目,根本没有时间去烦恼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后记:

漫画85话,那个执事‧滑走 后续的捏造故事

时间轴应该是魔女之森篇之后,回到伦敦才发生的事情吧,重点是公共场所PLAY

澪雪 拜  03. Aug.2014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