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の夜 – 试阅

烙印の夜

 

Yes, My Lady 3 收录
家庭教师X驹鸟 小虐倾向

 

月光皎洁,星光明亮,是个适合舞会的夜晚。

即使伦敦因为开膛者杰克的消息笼罩了许些阴影,但对享乐至上的贵族们来说,这完全是无关要紧的事情,把握时间享受今年社交季最后一个华美的夜,才是他们要做的事情。
灯火通明的ドルイット子爵的宅邸,可以说是社交季最后且最豪华的舞会,衣着华美的绅士淑女们,在这个地方一起在享受着夜晚,完全不知道巨大且恐怖的黑暗,就隐藏这之中。

华丽舞会的另外一边,只有被特别选上的客人才能参加的特别节目,现在正是高潮的时候。

被关在巨大的鸟笼中,美丽又可怜粉红色的小小驹鸟,端坐在舞台上冷眼地看着人们为了竞标她而疯狂出价。

人类的丑恶让美丽驹鸟双色的眼眸冰冷闪烁,粉嫩的唇蠕动了一下,那个瞬间,房间里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人们的惨叫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彼此起落。

不一会儿烛光再度亮起,广大的房间只剩下一个男人,拍打灰尘般地轻拍著自己的双手,静静地朝巨大的鸟笼走去。

“真是的,您还真是具备着被捉住的才能呢。”
俯视著少女的绯色眼眸中,有着一闪而逝的情绪。
“就算我会随传随道,您也对自己的安全太不放心了吧。”

坐在鸟笼中,面对セバスチャン的指责,シエル静静地看着头上的男人。

“只要我还保有契约印,就算我不呼唤你,你也会自己追来吧。”
美丽的紫色眼眸中清楚刻划著属于恶魔的纹印,正在辉煌地闪烁著。

“……您说得是。”
戴着白手套的大手轻轻一拉,钢铁做的鸟笼就如同黏土般应声变形,巨大的出口让可爱的驹鸟可以振翅飞翔。

“我会陪伴您,直到最后。”
右手放在胸前,和シエル眼对眼,仿佛是在对着契约印发誓般,セバスチャン以他特有低沉诱惑的音色说著。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离开您的身边,哪怕此身灭亡。”
伸出手,セバスチャン执起シエル的纤手,将她从鸟笼里面牵出。
“我会跟随您,直到地狱尽头。”

淡淡地望了セバスチャン一眼,シエル没有说话。

“我和人类不同,不会说谎。”
一弹指就扯断シエル身上的绳子,セバスチャン保证著。

“我知道。”
セバスチャン重复再重复的誓言,シエル没有表情地应着。

只要是人类,谁都无法保证寿命,谁都无法保证可以活多久。
人类的寿命十分脆弱,只要一个弹指就会消失,成为一具再也张不开眼睛的肉块。

只有恶魔,不会死的恶魔,才能对シエル做出如此的保证。
在她的有生之年陪伴在她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弃不离,是只有恶魔才能承诺的誓言。
也只有恶魔,不会让已经失去太多的シエル,早她一步而去。

踏出的步伐,在セバスチャン放开她的手的瞬间一个呛踉,差点倒下的身体被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脚地扶住。

“呵,连路都走不好了吗?”
不着痕迹地将娇小的身躯搂入怀中,坏脾气的恶魔却也永远不会放过调侃主人的机会。

“哼,还不是这个打扮的关系。”
极度沉重的美丽晚礼服,比平常还要高跟的鞋子,绊住步伐的裙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让シエル举步难行的原因。

“难得打扮得这么美丽呢。”
将シエル抱上手臂,微颤的少女纤手不自觉捉住了他的衣服,娇躯使不上力气地只能靠着他。

半偎着他的小脸,吐著温热甜美令人悸动不已的呼吸,轻轻地喷在他的头发上,伴随着呼吸的起伏透出的淡淡香气,虽然非常微弱,但是对恶魔那过分灵敏的鼻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缠绕在少女身上不属于她的气味,酥软无力到连走路都有困难的身体,一切的原因迟钝的シエル也许不清楚,但是セバスチャン可不是笨蛋。

这头可爱的驹鸟,还真的是不知所谓地有勇无谋呢。

“那么,我们回去吧。”
将眼镜拿下,绯色眼眸晶亮闪烁。
现在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经不是家庭老师,也不是执事,而是恶魔。

搂抱着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在漆黑的夜中奔驰。

十一月的夜风已经相当寒冷,即使如此也无法吹去シエル的温度。

隔着黑丝绸手套和厚实的外套,セバスチャン依旧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纤嫩指尖传来,比平常更高的体温,烧灼着他的身体。

恶魔飞翔的速度非常快,不要几分钟两人就已经回到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伦敦大宅。一片漆黑的宅邸,代表其中没有任何人在。
这也是当然的。

不管是红夫人还是刘,都在伦敦之中有自己的居所,没有必要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来休息,所以今晚……大宅中只会有主仆两人而已。

“……放我下来。”
才刚刚踏入大宅的玄关,シエル就冷冷吩咐。

就算大宅中除了他们以外没有其他人,シエル也不认为自己要被セバスチャン给抱着。

“…是。”
对于シエル的命令,完全没有反对意见地,セバスチャン将她放了下来,让她双脚着地。

才往前一踏,无力的身躯完全无法支撑自己,又再度跌了下去,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没有扶住她,让她整个人坐在地上。

“您就是无意义地逞强才会如此。”
他的小姐,可是连自己洗澡拿毛巾,都会摔在地上的人,更不要说穿着厚重礼服的现在,她有办法好好走路。

“囉唆!”
咬著牙,シエル努力支撑著自己想要好好站起来。

“哎哎,真是需要照顾的小姐呢。”
这次セバスチャン就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公主抱地笔直往シエル的房间走去。

“放、放我下来!我、我可以走!”
公主抱这么羞耻的样子,就算没人看到也让シエル慌乱不堪,叫喊挣扎想要从他的怀抱中逃出。

“放您下来的话,又会像刚刚一样连路都没办法走吧。”
已经接连两次都无法好好走路,再放她下来,只是再把膝盖跌伤罢了。

“就算那样……”
咬著唇,シエル犹豫着话语。

就算会跌伤,高傲的シエル也不想这样被他抱在怀中。

像这样被セバスチャン给抱在怀中并不是第一次,对他们两人来说,这状况一点都不奇怪也不陌生,シエル应该要很大方地让他抱回房间才对。

会让她如此紧张,シエル自己也很清楚,是因为她现在的打扮。
盛装打扮的模样,不管是她还是セバスチャン都和平常不同。披在肩上的长发,还有沉重的礼服,外加セバスチャン特别梳理的发型和燕尾以外的打扮,这一切都让她感到不自在。

小姐和家庭教师,这只是状况上为了方便而说的谎言,但被他给这样抱着,会让人产生这一切都不是谎言的错觉。

这种不像是自己,头脑发昏的感觉,才是最让シエル忐忑的原因。

晕眩的思考和有点紧的呼吸,比平常更高的体温,会有这种不像样的感觉,这一切一定都是因为セバスチャン这令人眷恋堕落的怀抱的关系。

一分钟……不,就算是快一秒钟也好,シエル也想快点换下这不自在的打扮,恢复平常的自己。

这样的话,她肯定就可以像平常一样正常的面对セバスチャン了。

明明从大厅回到房间的路非常的短,对シエル来说却像是过了几十分钟,呼吸困难到几乎要窒息了。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坐在自己的床上,シエル终于是可以好好地喘口气,扯著身上这件用着法国进口的高级丝缎做出的礼服了。

“您要先来杯红茶吗?”

“比起那个,先把这个给换下来。”

“哎呀哎呀,真是性急的小姐呢。”
调侃地低笑,セバスチャン伸手抚上艳红小脸的瞬间,被シエル毫不留情地一掌拍掉。

“别碰我!”
打了セバスチャン的手隐隐发热,止不住颤抖的感觉,让シエル忍不住用另外一只手握住。

到这个瞬间,シエル终于知道自己情绪不稳的原因了。

不是因为她的打扮,也不是因为セバスチャン的模样,而是因为……セバスチャン他隐藏在赤眸之中,完全无法发现的怒气。
手被打开的セバスチャン没有发怒,依旧淡淡地笑了。

“为了那个男人而打扮,为了诱惑他而努力…却拒绝我的触碰呢。”

“不是!”
对于男人完全错误的思考,シエル大声否定。

触碰她的手,除了浓浓情欲外还蕴藏了怒气,这种没有到道理的索求,シエル自认没有接受的必要。

“那么,您是为什么拒绝我?”
再一次抚上的手,又被シエル用力拍掉。

“我已经很累了。”
压下心中的恐惧,シエル硬着声音。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说,她害怕现在的セバスチャン。

如果和平常样,只有赤裸裸的欲望还好,也许她会不小心应了他的要求也说不一定。但是,现在的セバスチャン有着更多让人恐惧的气氛。

恶魔没来由的怒气让人哆嗦,シエル必须使上全部的勇气和胆量,才能让自己继续坐在这里,维持主人的气势。

狠瞪着赤眼的恶魔,小手却不自觉捉紧了厚重的裙摆。

“还真是任性的驹鸟呢。”

“你…!”

“您知道,那个时候如果我没有出现,您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吗?”
捉住シエル再一次挥向他的手,セバスチャン欺近到几乎吻上的距离,温热的呼吸喷在小脸上。

“放开我!セバスチャン!”

“看来得让您知道一下,确实会发生的事情,让您的身体记住教训才行呢。”

“你想做……”
灵敏的本能感觉到危机,呼喊出声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的长指按住了她的嫩唇。

“我只是,想让您确实体验一下,如果我没有及时出现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罢了。”
和轻柔温柔的声音毫不相配残忍勾起的嘴角,教シエル不自觉地深吸了口气。

“不……”

“呵,没有什么好怕的,可爱的驹鸟。”微冷的大手,轻轻覆上了她的眼。

 


后记:

家庭教师x驹鸟,微SM Play的一篇
蒙眼、绳索、 调教,苦手的还请回避喔﹝苦笑

 

澪雪 拜 17 May 2012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