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の夜 – 試閱

烙印の夜

 

Yes, My Lady 3 收錄
家庭教師X駒鳥 小虐傾向

 

月光皎潔,星光明亮,是個適合舞會的夜晚。

即使倫敦因為開膛者傑克的消息籠罩了許些陰影,但對享樂至上的貴族們來說,這完全是無關要緊的事情,把握時間享受今年社交季最後一個華美的夜,才是他們要做的事情。
燈火通明的ドルイット子爵的宅邸,可以說是社交季最後且最豪華的舞會,衣著華美的紳士淑女們,在這個地方一起在享受著夜晚,完全不知道巨大且恐怖的黑暗,就隱藏這之中。

華麗舞會的另外一邊,只有被特別選上的客人才能參加的特別節目,現在正是高潮的時候。

被關在巨大的鳥籠中,美麗又可憐粉紅色的小小駒鳥,端坐在舞台上冷眼地看著人們為了競標她而瘋狂出價。

人類的醜惡讓美麗駒鳥雙色的眼眸冰冷閃爍,粉嫩的唇蠕動了一下,那個瞬間,房間裡的燈光突然全部熄滅,人們的慘叫聲和重物落地的聲音彼此起落。

不一會兒燭光再度亮起,廣大的房間只剩下一個男人,拍打灰塵般地輕拍著自己的雙手,靜靜地朝巨大的鳥籠走去。

「真是的,您還真是具備著被捉住的才能呢。」
俯視著少女的緋色眼眸中,有著一閃而逝的情緒。
「就算我會隨傳隨道,您也對自己的安全太不放心了吧。」

坐在鳥籠中,面對セバスチャン的指責,シエル靜靜地看著頭上的男人。

「只要我還保有契約印,就算我不呼喚你,你也會自己追來吧。」
美麗的紫色眼眸中清楚刻劃著屬於惡魔的紋印,正在輝煌地閃爍著。

「……您說得是。」
戴著白手套的大手輕輕一拉,鋼鐵做的鳥籠就如同黏土般應聲變形,巨大的出口讓可愛的駒鳥可以振翅飛翔。

「我會陪伴您,直到最後。」
右手放在胸前,和シエル眼對眼,彷彿是在對著契約印發誓般,セバスチャン以他特有低沉誘惑的音色說著。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絕對不會離開您的身邊,哪怕此身滅亡。」
伸出手,セバスチャン執起シエル的纖手,將她從鳥籠裡面牽出。
「我會跟隨您,直到地獄盡頭。」

淡淡地望了セバスチャン一眼,シエル沒有說話。

「我和人類不同,不會說謊。」
一彈指就扯斷シエル身上的繩子,セバスチャン保證著。

「我知道。」
セバスチャン重複再重複的誓言,シエル沒有表情地應著。

只要是人類,誰都無法保證壽命,誰都無法保證可以活多久。
人類的壽命十分脆弱,只要一個彈指就會消失,成為一具再也張不開眼睛的肉塊。

只有惡魔,不會死的惡魔,才能對シエル做出如此的保證。
在她的有生之年陪伴在她的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棄不離,是只有惡魔才能承諾的誓言。
也只有惡魔,不會讓已經失去太多的シエル,早她一步而去。

踏出的步伐,在セバスチャン放開她的手的瞬間一個嗆踉,差點倒下的身體被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腳地扶住。

「呵,連路都走不好了嗎?」
不著痕跡地將嬌小的身軀摟入懷中,壞脾氣的惡魔卻也永遠不會放過調侃主人的機會。

「哼,還不是這個打扮的關係。」
極度沉重的美麗晚禮服,比平常還要高跟的鞋子,絆住步伐的裙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讓シエル舉步難行的原因。

「難得打扮得這麼美麗呢。」
將シエル抱上手臂,微顫的少女纖手不自覺捉住了他的衣服,嬌軀使不上力氣地只能靠著他。

半偎著他的小臉,吐著溫熱甜美令人悸動不已的呼吸,輕輕地噴在他的頭髮上,伴隨著呼吸的起伏透出的淡淡香氣,雖然非常微弱,但是對惡魔那過分靈敏的鼻子來說,已經足夠了。

纏繞在少女身上不屬於她的氣味,酥軟無力到連走路都有困難的身體,一切的原因遲鈍的シエル也許不清楚,但是セバスチャン可不是笨蛋。

這頭可愛的駒鳥,還真的是不知所謂地有勇無謀呢。

「那麼,我們回去吧。」
將眼鏡拿下,緋色眼眸晶亮閃爍。
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經不是家庭老師,也不是執事,而是惡魔。

摟抱著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在漆黑的夜中奔馳。

十一月的夜風已經相當寒冷,即使如此也無法吹去シエル的溫度。

隔著黑絲綢手套和厚實的外套,セバスチャン依舊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從纖嫩指尖傳來,比平常更高的體溫,燒灼著他的身體。

惡魔飛翔的速度非常快,不要幾分鐘兩人就已經回到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倫敦大宅。一片漆黑的宅邸,代表其中沒有任何人在。
這也是當然的。

不管是紅夫人還是劉,都在倫敦之中有自己的居所,沒有必要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來休息,所以今晚……大宅中只會有主僕兩人而已。

「……放我下來。」
才剛剛踏入大宅的玄關,シエル就冷冷吩咐。

就算大宅中除了他們以外沒有其他人,シエル也不認為自己要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抱著。

「…是。」
對於シエル的命令,完全沒有反對意見地,セバスチャン將她放了下來,讓她雙腳著地。

才往前一踏,無力的身軀完全無法支撐自己,又再度跌了下去,這一次セバスチャン沒有扶住她,讓她整個人坐在地上。

「您就是無意義地逞強才會如此。」
他的小姐,可是連自己洗澡拿毛巾,都會摔在地上的人,更不要說穿著厚重禮服的現在,她有辦法好好走路。

「囉唆!」
咬著牙,シエル努力支撐著自己想要好好站起來。

「哎哎,真是需要照顧的小姐呢。」
這次セバスチャン就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公主抱地筆直往シエル的房間走去。

「放、放我下來!我、我可以走!」
公主抱這麼羞恥的樣子,就算沒人看到也讓シエル慌亂不堪,叫喊掙扎想要從他的懷抱中逃出。

「放您下來的話,又會像剛剛一樣連路都沒辦法走吧。」
已經接連兩次都無法好好走路,再放她下來,只是再把膝蓋跌傷罷了。

「就算那樣……」
咬著唇,シエル猶豫著話語。

就算會跌傷,高傲的シエル也不想這樣被他抱在懷中。

像這樣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抱在懷中並不是第一次,對他們兩人來說,這狀況一點都不奇怪也不陌生,シエル應該要很大方地讓他抱回房間才對。

會讓她如此緊張,シエル自己也很清楚,是因為她現在的打扮。
盛裝打扮的模樣,不管是她還是セバスチャン都和平常不同。披在肩上的長髮,還有沉重的禮服,外加セバスチャン特別梳理的髮型和燕尾以外的打扮,這一切都讓她感到不自在。

小姐和家庭教師,這只是狀況上為了方便而說的謊言,但被他給這樣抱著,會讓人產生這一切都不是謊言的錯覺。

這種不像是自己,頭腦發昏的感覺,才是最讓シエル忐忑的原因。

暈眩的思考和有點緊的呼吸,比平常更高的體溫,會有這種不像樣的感覺,這一切一定都是因為セバスチャン這令人眷戀墮落的懷抱的關係。

一分鐘……不,就算是快一秒鐘也好,シエル也想快點換下這不自在的打扮,恢復平常的自己。

這樣的話,她肯定就可以像平常一樣正常的面對セバスチャン了。

明明從大廳回到房間的路非常的短,對シエル來說卻像是過了幾十分鐘,呼吸困難到幾乎要窒息了。

好不容易回到房間,坐在自己的床上,シエル終於是可以好好地喘口氣,扯著身上這件用著法國進口的高級絲緞做出的禮服了。

「您要先來杯紅茶嗎?」

「比起那個,先把這個給換下來。」

「哎呀哎呀,真是性急的小姐呢。」
調侃地低笑,セバスチャン伸手撫上艷紅小臉的瞬間,被シエル毫不留情地一掌拍掉。

「別碰我!」
打了セバスチャン的手隱隱發熱,止不住顫抖的感覺,讓シエル忍不住用另外一隻手握住。

到這個瞬間,シエル終於知道自己情緒不穩的原因了。

不是因為她的打扮,也不是因為セバスチャン的模樣,而是因為……セバスチャン他隱藏在赤眸之中,完全無法發現的怒氣。
手被打開的セバスチャン沒有發怒,依舊淡淡地笑了。

「為了那個男人而打扮,為了誘惑他而努力…卻拒絕我的觸碰呢。」

「不是!」
對於男人完全錯誤的思考,シエル大聲否定。

觸碰她的手,除了濃濃情慾外還蘊藏了怒氣,這種沒有到道理的索求,シエル自認沒有接受的必要。

「那麼,您是為什麼拒絕我?」
再一次撫上的手,又被シエル用力拍掉。

「我已經很累了。」
壓下心中的恐懼,シエル硬著聲音。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說,她害怕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

如果和平常樣,只有赤裸裸的慾望還好,也許她會不小心應了他的要求也說不一定。但是,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有著更多讓人恐懼的氣氛。

惡魔沒來由的怒氣讓人哆嗦,シエル必須使上全部的勇氣和膽量,才能讓自己繼續坐在這裡,維持主人的氣勢。

狠瞪著赤眼的惡魔,小手卻不自覺捉緊了厚重的裙擺。

「還真是任性的駒鳥呢。」

「你…!」

「您知道,那個時候如果我沒有出現,您會遭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嗎?」
捉住シエル再一次揮向他的手,セバスチャン欺近到幾乎吻上的距離,溫熱的呼吸噴在小臉上。

「放開我!セバスチャン!」

「看來得讓您知道一下,確實會發生的事情,讓您的身體記住教訓才行呢。」

「你想做……」
靈敏的本能感覺到危機,呼喊出聲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的長指按住了她的嫩唇。

「我只是,想讓您確實體驗一下,如果我沒有及時出現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罷了。」
和輕柔溫柔的聲音毫不相配殘忍勾起的嘴角,教シエル不自覺地深吸了口氣。

「不……」

「呵,沒有什麼好怕的,可愛的駒鳥。」微冷的大手,輕輕覆上了她的眼。

 


後記:

家庭教師x駒鳥,微SM Play的一篇
矇眼、繩索、 調教,苦手的還請迴避喔﹝苦笑

 

澪雪 拜 17 May 2012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