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い罪の味 – 試閱

甘い罪の味

Yes, My Lady 3 收錄

 

「………………爺……少爺………」
斷續朦朧的呼喚,將シエル的意識從黑暗拉起。

低沉誘人又溫柔的嗓音,只有セバスチャン才擁有這樣的聲音。執事的呼喚,教她即使不願也還是努力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模糊的視線好不容易的,終於能清楚看見眼前的人的表情。和平常不同,似乎是低著頭看她的角度,讓シエル疑惑地開了口。

「……早上了嗎?」
想要揉眼的手被セバスチャン捉住,讓シエル只能猛眨眼睛,努力趕跑睡意。

「不,還是半夜。只是您在椅子上睡著了而已。都這個時間,應該上床睡覺了。」

「嗯,上床………」
凝望著セバスチャン深遂的紅茶色眼眸時,記憶的碎片也一點一點回到シエル腦中,讓她想起入睡之前的事情。

沒有預約,今天突然一起來訪的エリザベス和ソーマ,兩人都一樣喜歡熱鬧又愛拉著她跑的性格,顛覆了一加一等於二的邏輯,兩人一起有十以上的破壞力,不管是シエル還是セバスチャン,都有同樣的結論。

一整天下來,不要說本來的預定被他們全部打亂,多了很多事情要處理,甚至連晚餐都變成小型家庭派對一樣熱鬧了呢。

相對於兩位體力驚人的運動派,喜歡室內遊戲的シエル在體力上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當兩人在晚餐後的小客廳聊天的時候,端坐在主人席的シエル就因為體力透支,抵擋不住睡意地落下了沉重的眼皮。

注意到已經落入安眠的シエル,兩人不約而同地比了個噓的手勢。

雖然總是讓シエル露出無奈的表情,不顧她的意願拖著她跑的兩人,卻也是因為打從心中真正地疼愛著シエル,才會釋放出令人困擾的過度熱情。

兩人也都知道シエル的脾氣,總是緊繃著神經的她,會在他們面前露出睡臉,也是因為シエル對他們兩人極度的信任,才會在他們面前放鬆到甚至入眠。

エリザベス和ソーマ相識一笑,決定不吵醒睡得正舒服的シエル,就這樣告退回家了。

反正シエル的身邊有セバスチャン在,一切都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送走了客人,吩咐了傭人們處理善後的工作,セバスチャン才回到小客廳來,看著睡得正沉的主人,輕輕地嘆了口氣,才將主人從睡夢中喚醒。

「………我睡著了啊。」

「是的。在您休息的時候,エリザベス小姐和ソーマ殿下,都已經先告退回家了。」

「是嗎……」
兩人會直接回家是讓シエル有點驚訝,因為他們大可以住下來,傭人們也會很歡迎的。

不過既然已經回去了就沒辦法,シエル伸個懶腰站起身,卻不自覺地一個踉蹌,差點跌倒的時候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扶住,免去了丟臉的樣子。

「少爺,您一個人不方便走,還是由我……」

「不用了。」
揮開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努力向前走去。

她可不想太常讓傭人們看到他們摟摟抱抱的樣子,擔心會讓他們聯想到,他們之間那不可告人的關係。

雖然他家的傭人們,不可否認的幾乎全部都是笨蛋,但是要發現他們的不可告人的曖昧關係,可是跟智商無關的呢。

不想讓傭人們有多餘的猜疑,所以除了在房間中兩人獨處的場合外,シエル可是將兩人的必要接觸關係減少到最小,以免讓人產生不必要的聯想。

可是シエル的努力,セバスチャン卻不一定能夠理解。

因為渴睡而有點搖晃的步伐,實在是讓セバスチャン看不下去,大手一揮就將她給抱了起來。

「喂!你……」

「少爺您這樣一走動,等一下就很難再入睡了呢。雖然有點逾越,但還是請將事情交給我處理。」

「嗚……」
セバスチャン說得沒錯,只要好好走一圈回到房間的話,她的精神就會完全清醒過來,想要再一次入睡可不是簡單的事情。也許她會趁精神好的時候拿本書來看,而就這樣一路熬夜到天亮也說不一定。

想到今天被拖延的進度,明天肯定也有得忙,シエル也覺得這個時候確實該聽セバスチャン的,讓她保持睡意到房間,好等一下一躺上床馬上可以入睡。

而且セバスチャン並不是用羞人的公主抱,而是單純地讓她坐在手臂上,頭可以靠著他的肩膀,很不引人遐想的姿勢讓她的抵抗又減少了好幾分。

看シエル不再有意見,セバスチャン就這樣抱著她往房間大步走去。

偎在セバスチャン的肩膀上往房間移動,隨著睜開眼睛的時間越長,シエル的思考也越發地清楚,同時也感受到了許些的不對勁。

她所知道的セバスチャン,是可以不用叫醒她也不會驚醒她,穩當地將她抱回房間,等她張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早晨,セバスチャン將會端著早晨的紅茶來喚醒她。

明明可以做到如此完美,セバスチャン卻把她給叫醒……惡魔執事到底在想什麼,現在的シエル毫無頭緒。

抬起眼睛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側臉,紅茶色的眼眸還是跟平常一樣,像是深遂沉靜的湖水般沒有一絲漣漪,筆直地看著前方。

雖然外表看來毫無問題,但シエル的直覺告訴她,現在的惡魔很不對勁;非常的不對勁。

即使知道,シエル也還是什麼都沒說,任由セバスチャン將她帶回房間,安放在大床上的同時,也順手脫下她拘謹的外套,走入更衣間將睡衣拿出來。

扯下自己的領結,シエル看著他行雲流水的動作,踏入更衣室的背影,那份不對勁的感覺變得更加清晰的同時,她也似乎有點明白了問題出在哪裡。

捧著衣服回到房間,セバスチャン在シエル面前單膝跪下,脫下她的鞋子,捧著小腳準備脫下襪子的時候,輕輕地摸著他的頭,弄亂了他的頭髮的小手,讓他詫異地抬頭,看著一臉羞倔的主人。

「……少爺?」
對於シエル突然的行為,セバスチャン也滿臉疑問。

「……你…不是想要這樣……」
擺出主人的威嚴,シエル硬著聲音努力不洩漏任何情緒。

雖然是主僕,但卻像是家人一樣共同生活了好幾年,遲鈍的セバスチャン不了解人類的反應,並不代表纖細聰慧的シエル不了解她的惡魔。撇開人類和惡魔的思考大不相同的問題,只是單單去理解セバスチャン的反應,對她來說也不算是太難。

現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樣子,很明顯地就像頭趴在主人身邊,眼巴巴地等著主人摸摸頭,希望得到主人關注的寂寞大狗。雖然不曉得為什麼セバスチャン會有這種反應,不過作為主人,稍微賞點甜頭也不是不行。

小手輕輕摸著他微亂的黑髮,像是在梳著狗狗的毛,柔軟的黑髮流洩在指縫中,癢癢的感覺卻讓人十分舒服。

看著シエル不太好意思地摸著他的頭的模樣,セバスチャン也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怔愣,忍不住低笑出聲。

「笑什麼!」
シエル可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可笑的事情,而且,以她的程度來說,要摸摸セバスチャン的頭,就已經足夠耗掉她全部的勇氣了。

「啊啊,因為小姐您太可愛了。」
捉住シエル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吻著她柔軟的掌心。「原來您是這麼疼愛僕人,真是太讓我受寵若驚了。」

「還不是你,擺出一副摸摸我的模樣。」
抽不回自己的手,シエル倔強反論。

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露出那麼寂寞,希望有人理會他的表情,シエル又怎麼會一時心軟,應了他的願望呢。

雖然她知道セバスチャン想要得到她的關注,但是為什麼突然會有這種需要,シエル倒是完全不懂。

「呵,溫柔體貼的主人啊,是否能給您忠誠的僕人,更多一點寵愛呢?」
一瞬間兩人的姿勢就反轉過來,シエル毫無抵抗能力地被壓倒在床上,雙手被壓在身邊,只能用藍色的眼冷瞪著頭上的男人而已。

「別開玩笑了,放手。」
她今天一天被エリザベス和ソーマ折騰到在椅子上睡著呢,哪有多餘的精力陪這頭萬年發情的大狗玩耍。

「真是冷淡呢……您忘了您的親口承諾嗎?」
伸手將黑色的眼罩拿下,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看著光芒閃爍的美麗藍紫雙眸。

「什麼?」
眨著眼,シエル跟不上他的思考。

「您忘了嗎?今天早上才親口承諾的事情呢。」

「早上………」
セバスチャン的話讓她的記憶迅速回溯,來到今天早上。

在早餐過後沒多久,エリザベス和ソーマ還沒來訪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就在書房將她吻到快要窒息,緋色眼中赤裸裸的飢渴讓シエル不敢直視,也礙著一天的事情多,承諾他晚上再說。

而時間已經到了夜晚,惡魔前來索取主人的承諾。

「是這麼說…可是,那個時候……」
那個時候根本預定會有客人來,而且還騷擾她這麼久,累得她現在除了想睡還是想睡,根本沒有力氣應付惡魔的要求。

沒想到セバスチャン會索討起這個承諾,一點都不管她已經疲倦到不行,讓シエル開始後悔自己的一時心軟,居然會接受惡魔撒嬌的眼神,把自己逼到進退不能的地步。

當然她也可以不理會一臉寂寞的大狗,只是記恨的惡魔,到時候會可會連本帶利,不知道討幾倍回來才會放過她呢。

「哎呀,我的主人是個,說話不算話的人嗎?」

「不是那個問題,而是………是說,你最近要求的會不會太多了!」
每晚每晚毫不間斷的索求,不管是誰都沒有足夠的體力應付,更不要說還是孩子的シエル了。

「那也是因為,小姐您散發這麼美味的味道的關係。」
嗅著シエル的脖子,只有惡魔才能聞得到濃郁的靈魂香味,刺激著他的各種慾望,讓他現在就想剝光身下的人,好好品味屬於他的靈魂。

「別說我聽不懂的話。」

「是呢,那就用小姐您能明白的方法說明吧。」
曖昧的手指劃著她細嫩的頸子,順勢解開了兩個釦子,露出了單薄的胸部。

「等、等等……」

「不能等。」
吻著鎖骨,薔薇色的痕印馬上在肌膚上綻放。
「美味的點心放在眼前卻不能開動,這種事情小姐您能忍耐嗎?」

「你這貪吃鬼!」

「就算您這樣說,我也已經很忍耐了呢。」
對於シエル的指控,セバスチャン優雅微笑回應,一點都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事實上也是,如果以セバスチャン可以滿足的程度來說,シエル應該是永遠都躺在床上,沒有任何可以下床的機會呢。

「要是小姐您不要這麼美味,也許我就可以節制一些了呢。」

「所以,別說這種我聽不懂的……」
知道自己的抵抗毫無意義,シエル也只能任他去,剩下口頭上的倔強不服輸而已。

「呵,您不需要懂……只要知道,我有多渴望您,這樣就夠了。」
隨著交流的視線,兩人的唇也貼在一起。

在用靈魂交流的時光中,一切的言語都不再有任何意義,只要徹底地沉溺且感受彼此就好了。

 


後記:

食物play,小姐嚐起來的味道是什麼樣的呢~

 

澪雪拜 1 Aug 2012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