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やかな忌妒 – 試閱

甘やかな忌妒

 

Yes, My Lady 3 收錄
シエル17歲,咖哩主僕客串

 

倫敦的雨季,一大早就灰濛濛地看不見天空,夾帶著霧雨的風使人瑟縮,也讓應該充滿活力的早晨顯得寥寂。

即使是這樣的早晨,對被雇用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倫敦大宅的總督執事的アグニ來說也是毫無影響。不管晴天陰天刮風下雨,他都會準時打開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倫敦大宅的後門,收取新鮮的雞蛋、牛奶和蔬菜,為自己的主人ソーマ王子將嶄新的一天準備好。

來到倫敦好幾年,這對異國的的主僕習慣了英國的生活的同時,周圍的人也習慣了他們的存在。即使膚色和外貌不太相同,他們也不再會受到奇異的視線了。

收取了新鮮的物品,再加上今天的報紙,應該要回身回到屋內的アグニ忽然停下了腳步,收起了表情全神貫注地打量著環境。

即使非常細微,夾雜在霧雨之中難以辨認,也還是讓アグニ發現了許些的不尋常。
低到幾乎難以發現的嗚噎隱藏在風中,太過可憐的聲音讓他放心不下,踏出腳步去尋找聲音的來源。

大貴族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即使倫敦大宅比起有個數百個房間的鄉間大宅狹小許多,也還是相當寬廣的宅邸。不管是主建築物還是後院,都顯現出大貴族該有的氣派,要在後院找出細小聲音的來源,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當然,那是對一般人來說。

對於自己一手打理的小後院,再加上有著比旁人更強的集中力的アグニ來說,這並不是太過於困難的事情。

不需要多久,他就在矮小的灌木叢下面,找到了那個圈縮著身體的小傢伙── 一頭渾身溼透的小狗。

英國是個貧富差距極大的國家,首都倫敦的狀況又更來的嚴重。

在宅邸的後門,アグニ碰過許多前來乞食的孤兒,或是討牛奶的小貓,但是在躲雨的小狗,還是第一次遇到。
明明可以聰明地站在後門嗚嗚叫,肯定可以得到良好的招待,有骨氣的小傢伙卻不這麼做,只是挑選了個淋不到雨的地方顫抖瑟縮。

身上又是雨又是泥巴,瘦巴巴又髒兮兮地看不出是什麼品種的狗,狼狽可憐地只剩下大眼睛閃著光,像是在哀求不要趕牠離開的模樣,瞬間就打動了アグニ那熱情又多管閒事的性格。

二話不說,他馬上就把這頭可憐的小狗抱了起來,顫抖掙扎著想要逃離的小狗,無奈現在使不出什麼力氣,只有被制服,帶回屋內的份。
在溫暖乾燥的廚房放下小狗,顫抖不止的小小身軀馬上跑到桌子底下,弓起了背充滿著警戒,防衛的姿勢和眼神讓人知道,這孩子以前一定受過一些苦,才會無法放心下來。

「不用怕,我並不是壞人。」
盡其所能地露出最人畜無害的親切笑容,伸出親切的手,アグニ想辦法要解除小傢伙的戒心,誘使牠離開桌子底下。

可惜小狗完全不買單,甚至還露出尖銳卻不成威脅的牙齒,對アグニ低咆。

在倫敦居住了幾年,或許對周圍的人來說,這對印度主僕已經不是太稀奇的存在,但對於小狗來說,這樣的打扮和外貌卻是前所未見,印度薰香的特殊氣味也讓小動物感到緊張不安,也難怪小狗會擺出最大敵意。

作為ソーマ王子的執事之前,也是名僧侶的アグニ,聰敏的他很快就發現了小狗緊繃到極度的警戒,教他無奈地嘆口氣,站直了身體走到火爐前面。

小狗的反應,アグニ非常清楚,那個是他和王子剛剛搬入這個宅邸不久的時候,周圍的人所投射過來的視線。

當然,比起不安和恐懼,更多的是輕蔑。

對英國貴族來說,印度是低人一等的地方,即使是印度的王族他們也不放在眼中,而其他的僕人們則是對他們與其他人相異的外型和打扮感到恐懼,也擔心自己引以為傲的城市,被外來的人給佔領。

為了在這個地方有一席之地,アグニ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努力,當然這些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讓シエル伯爵和セバスチャン知道,更不要說天真不知猜忌的ソーマ王子,アグニ自己一個人忍耐且處理好了一切。

對アグニ來說,他只會將最好的物品呈現在自己的主人─自己的神面前,其他的事情就該由他來擺平,這就是他的忠誠。

「來吧,你一定餓了吧。」
將一盤冒著熱氣的牛奶放在桌子底下,アグニ對小狗揮了揮手。

新鮮牛奶加上蛋黃打均,讓牛奶的味道變得更濃郁的同時,也更來得營養,香濃的味道讓小狗的警戒不再那麼兇猛,甚至有點垂涎地看著那盤冒著熱氣的牛奶。

將牛奶放在桌下後,アグニ就回身到爐台前面,開始準備今天的早餐。

來到英國好幾年,也慢慢習慣了英國風味的早餐。當然對他們來說,英國餐點還是比印度的要遜色許多,只是入境隨俗,從飲食開始接納一個國家的文化,可是基本中的基本。

在アグニ忙著燒熱水烤餅的時候,從眼角可以看到,那頭小狗終於是放下了警戒,開始一口一口地舔著牛奶。

只要還能吃,就代表一切沒有問題,アグニ也終於放下了心,專心在準備早餐上面。

培根、火腿、炒蛋,這些部分都跟一般的英國早餐一樣,唯一堅持要跟故鄉相同的,只有各種印度口味的烤餅烙餅而已。
給其他人看到,可能會覺得不倫不類,但是已經習慣了印英合併的主僕來說,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有時候甚至還跟シエル一起共進早餐,也都是這樣的菜色。

準備好早餐,アグニ將報紙攤開在廚房隔壁的小房間,用熨斗燙熨著上面的油墨,讓這些油墨不會沾染到主人的手上─當然,這也是跟セバスチャン學來的英國執事的技巧。

等アグニ回到廚房的時候,小狗已經吃完了一整盤的牛奶,又回到桌子底下,對牠來說安全的地方,圈起自己開始打著盹。

來到了溫暖的地方,又飽餐一頓,想要休息一下是正常的事情。
而且能夠打盹,就代表這孩子已經相信這個地方是安全的了。

不自覺地微笑,アグニ將準備好的早餐放進烤爐中溫著,動手準備主人的早茶。

來到英國許多年,再加上喜歡喝茶的シエル的影響,忘記什麼時候開始,ソーマ也跟シエル一樣,每天早上都是由茶來迎接早晨。
只是比起英國的茶,アグニ準備的都是印度的茶,一大早來杯故鄉味道的茶,可以讓ソーマ更有精神。

打點好一切,アグニ推著餐車來到ソーマ的房間。

「早啊,アグニ。」
才踏入房間,就見到ソーマ已經坐起身,靠在枕頭上等著他了。

「殿下,今天怎麼這麼早?」
不能說ソーマ很會賴床,但是每天早上都要人來叫起床也是事實,當然人要睡飽才會有精神,對於每天早上都要來喚醒主人的工作,アグニ樂此不疲。

在アグニ的經驗中,ソーマ自己起床的時候少之又少,不過這也證明主人的健康狀態十分良好,可以順利地一覺到天亮。

「シエル今天會到倫敦吧。」

「是的,爵爺預定中午前到達。」
說到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這對主僕,不要說ソーマ喜形於色,就連アグニ也很期待。

對ソーマ來說,是看待如弟弟的人來到倫敦,即使シエル總是倔著一張小臉,總是讓ソーマ熱臉貼冷屁股,ソーマ也知道那是シエル害羞彆扭的表現。

說過要成為好男人的ソーマ,希望每一次都能讓シエル看到他的成長。

和主人ソーマ的期待不同,アグニ則是很高興又有機會跟朋友セバスチャン一起切磋作為執事的心得。忙碌的セバスチャン總是跟在シエル身邊團團轉,也只有訪問倫敦的時候,會稍微有時間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聊聊。

雖然理由不盡相同,但他們期待那對主僕到來的心情都是相同。

「アグニ,一切都準備好了吧!」

「是的,在接到聯絡的時候,就已經在安排招待爵爺的方法。當爵爺到達的時候,會有一頓非常豐盛的午餐招待。」

「很好,アグニ,一切都交給你了。」
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只要交給アグニ就可以一切放心。
在英國的生活有了許些成長的ソーマ,只有這點還是完全沒有改變過。

「是的,殿下,一切請您放心。」對アグニ來說,有機會可以獨自招待シエル,也是他對自己執事能力的一種考驗。

「殿下,另外還有一件事情……」

「嗯?」

 

 

 

 

 

 

由セバスチャン駕駛的馬車,平穩如同室內,シエル手撐著臉頰,透過窗戶看著外面閃逝的風景。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鄉間大宅距離倫敦不遠,乘馬車不要兩個小時就到,要在一天之內來回倫敦根本就不是難事,這也算是大貴族的優點吧。

社交季的倫敦,總是人山人海到令人厭惡的程度。不過到了雨季,人口就會稍微疏散,討厭擁擠的シエル也才願意出發到倫敦來,做些賣場巡邏等工作。
平常來說,總是當天來回的シエル,偶爾也會考慮在倫敦住一個晚上,不是為了總是吵鬧的ソーマ,而是可以讓她的工作更順利。

不過,セバスチャン卻不這麼認為。

可以當天來回的行程,シエル卻要求在倫敦住一個晚上,這種不符合シエル她極度的效率且利益主義的行為,セバスチャン怎麼樣都難以接受。
對於主人的命令,再怎麼不願意他都只有接受的份,不過還是會在心中叨唸兩句。

來到倫敦宅邸,シエル步下馬車後還伸了個懶腰,太過舒服的馬車差點就讓她睡著了呢。

「少爺,這邊請。」
身為主人的シエル回到宅邸,當然是從大門進入,而セバスチャン也擁有鑰匙。

「不知道ソーマ那傢伙,現在如何了。」

「喔,少爺您是在關心嗎?」

「哼,我只是覺得有趣而已。看那樣的傢伙,如何變成好男人,也是有趣的遊戲不是嗎?」

「遊戲嗎……」
對於シエル所謂的遊戲,セバスチャン意味深長地反芻著。

老實說,對シエル而言,將倫敦宅邸交給印度主僕打理的時候,與其說是給予ソーマ機會,不如說她相信アグニ的能力想要雇用他還比較實在,畢竟自己家人手不足也是事實,多一個人可以廉價使用也是好事,畢竟一份薪水可以雇用兩人,對於精打細算的シエル來說,沒有更划算的買賣了。

不能否認的,留在英國的印度主僕,在許多意義上給她添了不少麻煩,但在各種麻煩中,ソーマ也確實在成長,一步一步確實地朝他自己的目標前進。
對於這樣的ソーマ,シエル的回應是正面的。

看他能達到什麼程度,也成為了シエル少數的樂趣之一。

但,シエル小小的樂趣,在セバスチャン眼中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在打開大門的之前,甚至可以看到セバスチャン一閃即逝的不快。

大門打開後,即使是シエル,也難掩錯愕地看著裡面的樣子,更不要說セバスチャン,面對驚人的慘劇,滿腦子已經開始想著該怎麼妥善地收拾了。

珍奇高價的瓷器,只剩下一地的碎片供緬懷;光可鑑人讓人自傲的大理石地板,到處都是水痕和雜亂的腳印,甚至泡沫留在地板上,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才會有這樣的慘劇,シエル完全無法想像。

這個比自家三傭人的功力還有有過之而不及的現場,要不是欠缺了爆炸後該有的硝煙味和黑炭,還真的會讓人以為三傭人早他們一步來到倫敦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シエル好不容易擠出來的聲音,充滿了即將爆發的憤怒,只要有一點差錯,シエル的爆開的怒氣,可是連眼前的慘狀都要自嘆不如的呢。

「狀況,還在二樓進行呢。」
看著玄關大廳延伸出去的長樓梯,セバスチャン淡淡說著。

可以感受生物氣息的セバスチャン,異樣混亂的二樓瞞不過他的眼睛。

聽了セバスチャン的話,シエル毫不猶豫地朝二樓衝去,留下セバスチャン一臉苦笑,搖頭嘆氣地跟隨著主人的腳步上樓梯。

衝上二樓,造成這一切的犯人就在眼前。

就站在二樓的走廊,一身是水還加上些泡沫的ソーマ站在那邊,而離他不遠處,則有頭和他同樣遭遇的小狗,正齜牙裂嘴地對ソーマ低咆著。

就在對峙的一人一犬的旁邊,不知如何是好的アグニ一臉緊張地看著他們,看得出來他很想要衝出去解決,卻又礙著ソーマ的命令動彈不得的狼狽模樣。

十分平衡僵持的狀況,卻不會讓人想到蠢以外的形容。

「你們在做什麼?」
シエル的一喝破壞了這個均衡,所有人和狗的視線都集中到她身上。

「シ、シエル……」
シエル隱藏不住憤怒的聲音,讓ソーマ慌了手腳地轉過身來,像是個做錯事情的大男孩看著怒氣沖沖的好友。

不只是ソーマ而已,冷靜沉著的アグニ也慌了手腳,沒想到シエル會提早到達,讓他們的計畫全部都亂了腳步。

在這場混亂中,唯一受益的只有那頭渾身泡沫的小狗。

趁著兩個盯著他的人都轉換了焦點,小狗也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不要再受這兩人糾纏。

只可惜,短短的腳還還不及在鮮紅的地毯留下痕跡,小小的身體就離了地,太過突然的感覺讓小狗拼命掙扎,直到牠抬眼見到一雙略嫌不耐的血色眼眸。

妖艷的血色充滿著威脅,不管再怎麼心高氣傲的生物,也無法抗拒生物本能所發出的恐懼和求生意志。

彼此間力量差距過大,這雙赤眼只要有那個意思隨時可以置牠於死,出自對生命的愛惜,先才還齜牙裂嘴的小狗馬上可憐地圈起了尾巴,如同討饒般渾身顫抖。

對於遵從本能而討饒的生物,緋色的眼眸不屑地瞥了下,就收回了視線。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另外一個罪魁禍首已經被聰明的執事給逮捕,シエル轉過頭來質問跟著作亂的笨蛋王子。

把她家弄得這麼亂,這個笨蛋是存心想要氣死她嗎?

「シエル,這個是有原因的………那個……」
拼了命想要說些什麼的ソーマ,在シエル嚴厲的視線下卻沒辦法吐出完整的句子。

自己被シエル給生氣討厭,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實,讓ソーマ整個人慌亂緊張到無法思考,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切都跟自己計畫的不同。

事情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不應該是這樣……

被突然的事態逼迫到無法思考,不知該如何是好的ソーマ,只好用眼神扔出求救的信號給自己最信賴的僕人アグニ。

「シエル爵爺,您遠到而來真是辛苦了。午餐已經準備好,一切可否等用餐的時候,再讓殿下慢慢說明給您呢?」
看著淌著汗陪笑的アグニ,シエル也不想在這裡為難他,點點頭接受了他的提議。

三分鐘也好,十分鐘也好,反正ソーマ是絕對要跟她說明這一切,而根據ソーマ的說明,シエル也另有打算。

「セバスチャン,那個就交給你了。」
在ソーマ說明完成之前,另外一個犯人可得好好保護好呢。

「是的,少爺。」

 


後記:

Lady3收錄的新篇,セバスチャン的忌妒篇

不管是對黃主僕的忌妒,還是對那頭小小狗的忌妒,這頭寂寞的大狗,可不允許自己的主人看著別的地方呢﹝笑

R18是 執事x小姐的狗狗play喔^^

 

澪雪 拜 2 Apr 2012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