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やかな忌妒 – 试阅

甘やかな忌妒

 

Yes, My Lady 3 收录
シエル17岁,咖哩主仆客串

 

伦敦的雨季,一大早就灰濛濛地看不见天空,夹带着雾雨的风使人瑟缩,也让应该充满活力的早晨显得寥寂。

即使是这样的早晨,对被雇用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伦敦大宅的总督执事的アグニ来说也是毫无影响。不管晴天阴天刮风下雨,他都会准时打开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伦敦大宅的后门,收取新鲜的鸡蛋、牛奶和蔬菜,为自己的主人ソーマ王子将崭新的一天准备好。

来到伦敦好几年,这对异国的的主仆习惯了英国的生活的同时,周围的人也习惯了他们的存在。即使肤色和外貌不太相同,他们也不再会受到奇异的视线了。

收取了新鲜的物品,再加上今天的报纸,应该要回身回到屋内的アグニ忽然停下了脚步,收起了表情全神贯注地打量著环境。

即使非常细微,夹杂在雾雨之中难以辨认,也还是让アグニ发现了许些的不寻常。
低到几乎难以发现的呜噎隐藏在风中,太过可怜的声音让他放心不下,踏出脚步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大贵族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即使伦敦大宅比起有个数百个房间的乡间大宅狭小许多,也还是相当宽广的宅邸。不管是主建筑物还是后院,都显现出大贵族该有的气派,要在后院找出细小声音的来源,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当然,那是对一般人来说。

对于自己一手打理的小后院,再加上有着比旁人更强的集中力的アグニ来说,这并不是太过于困难的事情。

不需要多久,他就在矮小的灌木丛下面,找到了那个圈缩著身体的小家伙── 一头浑身溼透的小狗。

英国是个贫富差距极大的国家,首都伦敦的状况又更来的严重。

在宅邸的后门,アグニ碰过许多前来乞食的孤儿,或是讨牛奶的小猫,但是在躲雨的小狗,还是第一次遇到。
明明可以聪明地站在后门呜呜叫,肯定可以得到良好的招待,有骨气的小家伙却不这么做,只是挑选了个淋不到雨的地方颤抖瑟缩。

身上又是雨又是泥巴,瘦巴巴又脏兮兮地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狗,狼狈可怜地只剩下大眼睛闪著光,像是在哀求不要赶牠离开的模样,瞬间就打动了アグニ那热情又多管闲事的性格。

二话不说,他马上就把这头可怜的小狗抱了起来,颤抖挣扎着想要逃离的小狗,无奈现在使不出什么力气,只有被制服,带回屋内的份。
在温暖干燥的厨房放下小狗,颤抖不止的小小身躯马上跑到桌子底下,弓起了背充满着警戒,防卫的姿势和眼神让人知道,这孩子以前一定受过一些苦,才会无法放心下来。

“不用怕,我并不是坏人。”
尽其所能地露出最人畜无害的亲切笑容,伸出亲切的手,アグニ想办法要解除小家伙的戒心,诱使牠离开桌子底下。

可惜小狗完全不买单,甚至还露出尖锐却不成威胁的牙齿,对アグニ低咆。

在伦敦居住了几年,或许对周围的人来说,这对印度主仆已经不是太稀奇的存在,但对于小狗来说,这样的打扮和外貌却是前所未见,印度薰香的特殊气味也让小动物感到紧张不安,也难怪小狗会摆出最大敌意。

作为ソーマ王子的执事之前,也是名僧侣的アグニ,聪敏的他很快就发现了小狗紧绷到极度的警戒,教他无奈地叹口气,站直了身体走到火炉前面。

小狗的反应,アグニ非常清楚,那个是他和王子刚刚搬入这个宅邸不久的时候,周围的人所投射过来的视线。

当然,比起不安和恐惧,更多的是轻蔑。

对英国贵族来说,印度是低人一等的地方,即使是印度的王族他们也不放在眼中,而其他的仆人们则是对他们与其他人相异的外型和打扮感到恐惧,也担心自己引以为傲的城市,被外来的人给占领。

为了在这个地方有一席之地,アグニ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努力,当然这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让シエル伯爵和セバスチャン知道,更不要说天真不知猜忌的ソーマ王子,アグニ自己一个人忍耐且处理好了一切。

对アグニ来说,他只会将最好的物品呈现在自己的主人─自己的神面前,其他的事情就该由他来摆平,这就是他的忠诚。

“来吧,你一定饿了吧。”
将一盘冒着热气的牛奶放在桌子底下,アグニ对小狗挥了挥手。

新鲜牛奶加上蛋黄打均,让牛奶的味道变得更浓郁的同时,也更来得营养,香浓的味道让小狗的警戒不再那么凶猛,甚至有点垂涎地看着那盘冒着热气的牛奶。

将牛奶放在桌下后,アグニ就回身到炉台前面,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

来到英国好几年,也慢慢习惯了英国风味的早餐。当然对他们来说,英国餐点还是比印度的要逊色许多,只是入境随俗,从饮食开始接纳一个国家的文化,可是基本中的基本。

在アグニ忙着烧热水烤饼的时候,从眼角可以看到,那头小狗终于是放下了警戒,开始一口一口地舔著牛奶。

只要还能吃,就代表一切没有问题,アグニ也终于放下了心,专心在准备早餐上面。

培根、火腿、炒蛋,这些部分都跟一般的英国早餐一样,唯一坚持要跟故乡相同的,只有各种印度口味的烤饼烙饼而已。
给其他人看到,可能会觉得不伦不类,但是已经习惯了印英合并的主仆来说,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有时候甚至还跟シエル一起共进早餐,也都是这样的菜色。

准备好早餐,アグニ将报纸摊开在厨房隔壁的小房间,用熨斗烫熨著上面的油墨,让这些油墨不会沾染到主人的手上─当然,这也是跟セバスチャン学来的英国执事的技巧。

等アグニ回到厨房的时候,小狗已经吃完了一整盘的牛奶,又回到桌子底下,对牠来说安全的地方,圈起自己开始打着盹。

来到了温暖的地方,又饱餐一顿,想要休息一下是正常的事情。
而且能够打盹,就代表这孩子已经相信这个地方是安全的了。

不自觉地微笑,アグニ将准备好的早餐放进烤炉中温著,动手准备主人的早茶。

来到英国许多年,再加上喜欢喝茶的シエル的影响,忘记什么时候开始,ソーマ也跟シエル一样,每天早上都是由茶来迎接早晨。
只是比起英国的茶,アグニ准备的都是印度的茶,一大早来杯故乡味道的茶,可以让ソーマ更有精神。

打点好一切,アグニ推著餐车来到ソーマ的房间。

“早啊,アグニ。”
才踏入房间,就见到ソーマ已经坐起身,靠在枕头上等着他了。

“殿下,今天怎么这么早?”
不能说ソーマ很会赖床,但是每天早上都要人来叫起床也是事实,当然人要睡饱才会有精神,对于每天早上都要来唤醒主人的工作,アグニ乐此不疲。

在アグニ的经验中,ソーマ自己起床的时候少之又少,不过这也证明主人的健康状态十分良好,可以顺利地一觉到天亮。

“シエル今天会到伦敦吧。”

“是的,爵爷预定中午前到达。”
说到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这对主仆,不要说ソーマ喜形于色,就连アグニ也很期待。

对ソーマ来说,是看待如弟弟的人来到伦敦,即使シエル总是倔著一张小脸,总是让ソーマ热脸贴冷屁股,ソーマ也知道那是シエル害羞别扭的表现。

说过要成为好男人的ソーマ,希望每一次都能让シエル看到他的成长。

和主人ソーマ的期待不同,アグニ则是很高兴又有机会跟朋友セバスチャン一起切磋作为执事的心得。忙碌的セバスチャン总是跟在シエル身边团团转,也只有访问伦敦的时候,会稍微有时间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聊聊。

虽然理由不尽相同,但他们期待那对主仆到来的心情都是相同。

“アグニ,一切都准备好了吧!”

“是的,在接到联络的时候,就已经在安排招待爵爷的方法。当爵爷到达的时候,会有一顿非常丰盛的午餐招待。”

“很好,アグニ,一切都交给你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交给アグニ就可以一切放心。
在英国的生活有了许些成长的ソーマ,只有这点还是完全没有改变过。

“是的,殿下,一切请您放心。”对アグニ来说,有机会可以独自招待シエル,也是他对自己执事能力的一种考验。

“殿下,另外还有一件事情……”

“嗯?”

 

 

 

 

 

 

由セバスチャン驾驶的马车,平稳如同室内,シエル手撑著脸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闪逝的风景。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乡间大宅距离伦敦不远,乘马车不要两个小时就到,要在一天之内来回伦敦根本就不是难事,这也算是大贵族的优点吧。

社交季的伦敦,总是人山人海到令人厌恶的程度。不过到了雨季,人口就会稍微疏散,讨厌拥挤的シエル也才愿意出发到伦敦来,做些卖场巡逻等工作。
平常来说,总是当天来回的シエル,偶尔也会考虑在伦敦住一个晚上,不是为了总是吵闹的ソーマ,而是可以让她的工作更顺利。

不过,セバスチャン却不这么认为。

可以当天来回的行程,シエル却要求在伦敦住一个晚上,这种不符合シエル她极度的效率且利益主义的行为,セバスチャン怎么样都难以接受。
对于主人的命令,再怎么不愿意他都只有接受的份,不过还是会在心中叨唸两句。

来到伦敦宅邸,シエル步下马车后还伸了个懒腰,太过舒服的马车差点就让她睡着了呢。

“少爷,这边请。”
身为主人的シエル回到宅邸,当然是从大门进入,而セバスチャン也拥有钥匙。

“不知道ソーマ那家伙,现在如何了。”

“喔,少爷您是在关心吗?”

“哼,我只是觉得有趣而已。看那样的家伙,如何变成好男人,也是有趣的游戏不是吗?”

“游戏吗……”
对于シエル所谓的游戏,セバスチャン意味深长地反刍著。

老实说,对シエル而言,将伦敦宅邸交给印度主仆打理的时候,与其说是给予ソーマ机会,不如说她相信アグニ的能力想要雇用他还比较实在,毕竟自己家人手不足也是事实,多一个人可以廉价使用也是好事,毕竟一份薪水可以雇用两人,对于精打细算的シエル来说,没有更划算的买卖了。

不能否认的,留在英国的印度主仆,在许多意义上给她添了不少麻烦,但在各种麻烦中,ソーマ也确实在成长,一步一步确实地朝他自己的目标前进。
对于这样的ソーマ,シエル的回应是正面的。

看他能达到什么程度,也成为了シエル少数的乐趣之一。

但,シエル小小的乐趣,在セバスチャン眼中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在打开大门的之前,甚至可以看到セバスチャン一闪即逝的不快。

大门打开后,即使是シエル,也难掩错愕地看着里面的样子,更不要说セバスチャン,面对惊人的惨剧,满脑子已经开始想着该怎么妥善地收拾了。

珍奇高价的瓷器,只剩下一地的碎片供缅怀;光可鉴人让人自傲的大理石地板,到处都是水痕和杂乱的脚印,甚至泡沫留在地板上,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惨剧,シエル完全无法想像。

这个比自家三佣人的功力还有有过之而不及的现场,要不是欠缺了爆炸后该有的硝烟味和黑炭,还真的会让人以为三佣人早他们一步来到伦敦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シエル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声音,充满了即将爆发的愤怒,只要有一点差错,シエル的爆开的怒气,可是连眼前的惨状都要自叹不如的呢。

“状况,还在二楼进行呢。”
看着玄关大厅延伸出去的长楼梯,セバスチャン淡淡说著。

可以感受生物气息的セバスチャン,异样混乱的二楼瞒不过他的眼睛。

听了セバスチャン的话,シエル毫不犹豫地朝二楼冲去,留下セバスチャン一脸苦笑,摇头叹气地跟随着主人的脚步上楼梯。

冲上二楼,造成这一切的犯人就在眼前。

就站在二楼的走廊,一身是水还加上些泡沫的ソーマ站在那边,而离他不远处,则有头和他同样遭遇的小狗,正龇牙裂嘴地对ソーマ低咆著。

就在对峙的一人一犬的旁边,不知如何是好的アグニ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看得出来他很想要冲出去解决,却又碍著ソーマ的命令动弹不得的狼狈模样。

十分平衡僵持的状况,却不会让人想到蠢以外的形容。

“你们在做什么?”
シエル的一喝破坏了这个均衡,所有人和狗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身上。

“シ、シエル……”
シエル隐藏不住愤怒的声音,让ソーマ慌了手脚地转过身来,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大男孩看着怒气冲冲的好友。

不只是ソーマ而已,冷静沉着的アグニ也慌了手脚,没想到シエル会提早到达,让他们的计画全部都乱了脚步。

在这场混乱中,唯一受益的只有那头浑身泡沫的小狗。

趁著两个盯着他的人都转换了焦点,小狗也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不要再受这两人纠缠。

只可惜,短短的脚还还不及在鲜红的地毯留下痕迹,小小的身体就离了地,太过突然的感觉让小狗拼命挣扎,直到牠抬眼见到一双略嫌不耐的血色眼眸。

妖艳的血色充满著威胁,不管再怎么心高气傲的生物,也无法抗拒生物本能所发出的恐惧和求生意志。

彼此间力量差距过大,这双赤眼只要有那个意思随时可以置牠于死,出自对生命的爱惜,先才还龇牙裂嘴的小狗马上可怜地圈起了尾巴,如同讨饶般浑身颤抖。

对于遵从本能而讨饶的生物,绯色的眼眸不屑地瞥了下,就收回了视线。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另外一个罪魁祸首已经被聪明的执事给逮捕,シエル转过头来质问跟著作乱的笨蛋王子。

把她家弄得这么乱,这个笨蛋是存心想要气死她吗?

“シエル,这个是有原因的………那个……”
拼了命想要说些什么的ソーマ,在シエル严厉的视线下却没办法吐出完整的句子。

自己被シエル给生气讨厌,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让ソーマ整个人慌乱紧张到无法思考,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切都跟自己计画的不同。

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不应该是这样……

被突然的事态逼迫到无法思考,不知该如何是好的ソーマ,只好用眼神扔出求救的信号给自己最信赖的仆人アグニ。

“シエル爵爷,您远到而来真是辛苦了。午餐已经准备好,一切可否等用餐的时候,再让殿下慢慢说明给您呢?”
看着淌著汗陪笑的アグニ,シエル也不想在这里为难他,点点头接受了他的提议。

三分钟也好,十分钟也好,反正ソーマ是绝对要跟她说明这一切,而根据ソーマ的说明,シエル也另有打算。

“セバスチャン,那个就交给你了。”
在ソーマ说明完成之前,另外一个犯人可得好好保护好呢。

“是的,少爷。”

 


后记:

Lady3收录的新篇,セバスチャン的忌妒篇

不管是对黄主仆的忌妒,还是对那头小小狗的忌妒,这头寂寞的大狗,可不允许自己的主人看着别的地方呢﹝笑

R18是 执事x小姐的狗狗play喔^^

 

澪雪 拜 2 Apr 2012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