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はどこまで甘く – 试阅

诱惑はどこまで甘く

Yes, My Lady 5 收录
日常系

英国的冬天是个被浓云笼罩的季节,鲜难见到阳光的这个时段,只要不要下雪下雨就是好天气了。

不管天气是好是坏,都不会影响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的工作,她还是一样在乡间大宅的书房中,处理著属于伯爵和ファントム公司社长的事务。

“少爷,是下午茶的了。”轻轻敲门推著银色餐车进房的セバスチャン,他的声音终于让埋首在工作中的シエル抬起头来。

“都这个时间了啊。”
放下笔,シエル的视线盯在餐车上,被银色盖子给覆蓋的甜点。

今天没有对セバスチャン做出下午茶甜点的指示,在这样的日子,セバスチャン会端出什么东西来,实在是很让人感兴趣。

“今天少爷很专注在工作上,才会忘了时间。”
知道シエル的兴趣都放在甜点上,性格恶劣的セバスチャン,当然也不会那么快揭开谜底,看着シエル迫不急待的急切眼神,也是他的乐趣之一。

不急着将甜点端上桌,セバスチャン将冒着热气的红茶斟入绘著蓝花金边的白瓷茶杯中,弥漫在空气中的香气让她的脸色缓了些,不过对盖子底下的东西仍旧不减半点兴趣。

“今天是大吉岭啊…”
啜著红茶,シエル在心中推算著适合这款红茶的点心。

大吉岭是红茶之王,温顺的口感和甜美的香气,是个比起搭配甜点更适合单独享用的茶品,能够搭配的点心相当有限。

冬天缺乏新鲜水果,这种时候的点心多半都是以鸡蛋和奶油为基础的餐点居多,还有巧克力蛋糕和干果蛋糕也是很好的选择,只是这些东西对シエル来说都了无新意。

作为一个完美称职的执事,在冬天这样无聊的季节,更是要拿出让主人耳目一新的东西,给予一点惊喜才对。

任性地将自己的无理要求加诸在执事身上,把シエル教育的如此无法无天不替人着想,罪魁祸首正是セバスチャン,他要负起责任也是当然的事情。

再拖延下去也没有意思,セバスチャン掀起了银色餐盖,将甜点端上シエル的书桌。

“今天的甜点是乳脂松糕。”

与茶杯同组的蛋糕盘上,放的是シエル所没见过的甜点,跟她所知道的英国传统的乳脂松糕完全是不同的东西。

乳脂松糕是个由奶黄、水果、海绵蛋糕、果冻还有鲜奶油层层堆叠而起的一种果冻蛋糕,通常是装在玻璃杯之中,最底下是果冻水果,然后是

海绵蛋糕最上边是鲜奶油,色泽鲜美的点心。是种比起食用,更适合在派对上当装饰品的点心,许些时候也会拿来代替一点都不可爱的圣诞布丁。

セバスチャン端上桌的是,散发著浓郁的樱桃酒和糖醃橘皮的香味,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巧克力和卡士达酱的新奇蛋糕。

“这是乳脂松糕?”
很明显地,这蛋糕经过大量的改造,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模样的。

“是的,这是用意大利风格制作的乳脂松糕。最底下是卡士达酱,盖上浸泡了樱桃酒的海绵蛋糕,在巧克力慕斯上面撒上杏仁片和糖醃橘皮,最上面是鲜奶油。”

“哦…”
セバスチャン的解释让シエル眼睛发亮,没有见过的豪华甜点吹去了冬季的忧郁,只能说,真不愧是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了解シエル今天的情绪。

“看起来还不错。”
吝于对セバスチャン赞美的シエル,这是她能说出最好的话了。

“第一次做这样的点心,不知道是否和您的口味,还请品尝看看。”
用得意洋洋的表情说著谦卑的话语,是永远高高在上学不会人类感情的恶魔,不自觉会露出的本性。

做了多年的执事,说起话来有模有样,但却永远学不会跟语言搭配的正确表情‧

不管怎么看都是令人发笑的蠢样,可是性格糟糕的シエル,完全没打算告诉他这缺点,要是聪明的恶魔知道改进,未来她就没笑话可以看了。

视线回到桌上香甜的蛋糕,看起来很诱人的点心,尝起来不见得令人满意,毕竟恶魔的味觉跟人类不同,要重现曾经吃过的料理很容易,但需
要考验厨师品味,崭新制作的料理的话,一切就很难说了。

算一算他作为执事长兼厨师,不知不觉也过了好几年,即使如此到了现在,セバスチャン仍然会做出一些不知所谓的古怪料理,这一切都是多亏于恶魔奇异的品味吧。

这是一种赌注,盯着蛋糕シエル在心中叹气。

当然她赌输的机率不太低,因为近来セバスチャン很少做出不能入口的餐点,是因为他的逐渐理解了人类的味觉也说不一定。

拿起银制刀叉,シエル切下刚好大小的一口,优雅地送入口中。

充满层次感的味道,在口中慢慢分解,不同的甜味不可思议地没有任何排斥感,由微苦的樱桃酒蛋糕平衡了一切,是大人口味的甜点。

偷瞄了一下站在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看他得意洋洋的笑容又加深了些,就知道自己满意的表情一定是写在脸上,才会让他那么愉快。

“您还喜欢吗?”

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终于让シエル好好看他一眼,没有被眼罩遮掩的蓝色大眼微瞇了些,没有回答セバスチャン的话,她做了个过来手势。

执事要与主人有三步以上的距离,除非有指示不然不得站在主人身边,在白天的时间严守执事规矩的他,自然也遵守着这不成文的规矩,直到主人的招唤。

走到シエル身边弯下腰,想要倾听主人的话语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的黑色领带突然被用力扯住,随着重力向前倾的身体,正好贴上了シエル的粉唇。

为了配合身材娇小的シエル,必须要弯腰屈膝的セバスチャン,以人类来说是非常痛苦难以维持平衡的姿势,但对他来说似乎完全不是问题,仿佛有个看不见的支撑在帮助他,让他以困难的体势品尝シエル的嫩唇。

蔷薇花瓣般柔软,令人垂涎欲滴的粉红,愈迎还拒的小舌是无法率直的害羞,缠绵交流的气息中,发现少女的味道比平常还要甜美,混合了樱桃酒的苦味和糖醃橘皮的酸味,与平常完全不同的味道,让这个吻更深了些。

不知道在什么时横,シエル松开了紧紧捉著的领带,喘不过气想要退开的唇,才刚刚离开又被他给追了上来,被固定住的小脸只能任他欲取欲求。

好不容易终于分开的双唇,银白的丝线牵引在其中,静静地消失在空气中。

“……你说呢?”
湿润的大眼勾诱著情欲,酡红的双颊和带着妖艳笑容的嫩唇,她的声音却平静无风,仿佛发出声音的是另外一个人。

“是呢,如果能再赏赐一口的话,一定可以符合少爷的喜好加以改进。”意犹未尽地舔著自己因亲吻而发亮的唇,セバスチャン用性感好听的声音邀约,打算再来个热情缠绵的吻。

“那就…”
シエル举起食指,轻点了セバスチャン的唇。
“等晚上吧。”

难得没有倔强害羞的拒绝,还大方地连夜晚的奖赏也顺便承诺,意外的惊喜也让セバスチャン知道,他的主人颇喜欢今天的甜点,对仆人的赏赐也才那么大方。

“能让少爷满意是我的荣幸。”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优雅一礼。

又是这样,与谦卑话语配不起来的得意模样。

明明就是个善于观察人类的各种感情与反应,然后用花言巧语诱陷人类的恶魔,却没有将学习到的东西应用在自己身上,该说是天然还是笨蛋才对呢?

在心中叹口无声的气,シエル把他的事情甩出脑中,专心地在这个让她极为满意的下午茶蛋糕上。

 

 

 

 

 

今天没有月亮,浓密的云层遮去了一切,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对冬天的英国来说,只要没有下雪就是好天气了。

沐浴过后从浴室回到房间,被暖炉给烘烤的极暖的室内,完全感觉不到一墙之隔的寒冷,连指尖都暖到透出淡淡健康的粉红,沾染了水气贴在脖子上的短发,荡漾著少女不该拥有的性感。

穿着纯白的睡衣,シエル晃着小脚坐在床上,让セバスチャン擦著头发,觑看他沉淀在眼中拼命压抑的焦躁。

像这样事先已经说好的晚上,除非シエル自己主动诱惑他,不然在完成执事的工作之前,他不会有任何逾越的行为。

站在禁欲的执事和贪婪的恶魔之间,被期望与焦躁给支配的セバスチャン,对讨厌他得意洋洋模样的シエル来说,是极为有趣的表情。
只是,今晚的セバスチャン,跟平时有点不同。

床边的小柜上,除了蜡烛和水杯以外,还摆放了几本シエル喜欢的小说,如此贴心的行为,对打算好好享受她一整晚的恶魔,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小气又爱忌妒的家伙,忌妒的对象可不限于人类,连她晚上看书都要斤斤计较,抗议她只对书本有兴趣,而冷落了忠实仆人的烦人恶魔,

更是不可能在这种允诺奖赏的夜晚,将会抢走主人宠爱的书本安放在床边。
一定有什么原因。

即使知道事有蹊跷也要保持沉默,这是シエル的坏心眼。

作为仆人,在主人没有开口、没有询问之前,是不允许自己主动开口跟主人搭话。虽然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家之中,对仆佣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但也仅限于受训不深的笨蛋仆人们而已。

身为完美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当然会严守执事的规矩,在シエル开口之前保持着沉默,只是他眼中的烦躁不断加深。

“少爷,请用牛奶。”
直到シエル喝完睡前牛奶上床睡觉以前,执事的工作都还不算结束,享受着万能执事难得的焦虑,シエル坏心眼地缓缓啜饮著牛奶,将时间拖到不能再拖。

好不容易シエル终于喝完了牛奶,将杯子递回给セバスチャン的瞬间,就是今晚的飨宴开始的信号。

绯色的细长眼微瞇了些,戴着白手套的大手轻抚シエル柔软的蓝灰色头发,沿着耳朵滑过嫩颊,充满官能气味的指尖,让她才刚刚被牛奶给滋润的喉头发热,不自觉干渴地吞了口口水。

微张的柔软粉唇是最好的邀请,セバスチャン也毫不客气地低下头,捕捉紧张颤抖的她。

隐藏在优雅燕尾服下的是疯狂野兽,一旦跟シエル接触就失去理智,不管是她的气息还是蜜津,像是要吞噬她一样狂野地贪婪少女的一切。
“嗯…呜……”
随着不断深浓的吻,呼吸也变得低喘难受,淫猥热情的唇舌交缠声,更是一口气将房间的温度提升,发烧般滚烫的温度让人现在就想要宽衣解带。

难分难解渴求着彼此的吻,直到シエル几乎是要因为无法呼吸而昏倒,セバスチャン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没有猴急地压倒她,大手揉抚着她猫掌一样柔软治愈的脸颊好一会儿,セバスチャン吐了口气,朝后退了半步。

“小姐,在这样的时候实在是非常抱歉,还请容我离席十分钟。”
看得出来是挣扎了许久,セバスチャン心不干情不愿地下了这个决定。

只要逮到机会就会自己动手动脚的恶魔执事,难得大餐放在眼前却不马上开动,还要シエル等他,这还是第一次!

一点都不像他会做的事,教シエル不自觉拧起细致的眉毛。

“怎么了?”

“说来羞耻,先才フェニ在整理煤炭的时候,将储存木炭和煤炭的小屋开了个洞,必须要在今晚修理好才行。”

“这样啊。”。

煤炭和木炭对英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资源,厨房的运作和房间的保暖,皆要靠这些材料才能维持,特别是寒冷的冬天,暖炉更是需要不间断地燃烧,才能维持主人舒适的生活。

这些资材一旦潮湿就无法燃烧,需要花很多精神去烘烤干燥,储存的柴火木炭要是都不能使用,对一个家庭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在极度严重的危机发生的现在,居然还有心情温雅地协助她沐浴,这样才不愧ファントムハイブ家万能执事的名号。

当然,セバスチャン也不一定真的要去修理,如果使用恶魔的力量的话,只要眨眼的功夫就可以变出一栋崭新的储存小屋,只是碍于シエル给予他必须像人类一样做事的命令,他必须得要身体力行的工作不可。

即是在シエル的眼皮之外,セバスチャン依旧非常忠实于她的命令,一点都没有偷鸡摸狗的打算,一点都不像是狡猾的恶魔会做的事情。

“在这样的时候,真的是非常抱歉。”
说得好像是シエル非常期待一样,这语气让她在心中低哼一声,表面却不动声色。

“你去吧。”
挥挥手,シエル表示她不感兴趣,要セバスチャン快点去处理。

“是的,少爷,我马上回来。”
得到主人的允许,セバスチャン快步退下,可以说用最快的走速去安排事情。

瞄了眼床边小桌所放置的书本们,セバスチャン早就安排好他要怎么做,シエル虽然是主人可是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利,一切都必须照着他的安排。

虽然两人表面的立场是主仆,但实际是捕食者跟猎物,在力量分配上当然是捕食者较强,猎物只有听从没有反抗的能力。

应该是要如此,只是傲慢难伺候的シエル,完全没有想要顺从他的安排的意思。

如果乖巧的在这边看书等他,就是直接了当在彼此的角力关系中认输,比起作为恶魔的主人,她更认同作为恶魔猎物的自己,乖顺的听从捕食者的安排……

坚持了那么久,对上恶魔的事情就硬脾气不服输的她,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小地方让自己输得不明不白呢?

她是恶魔的主人,直到契约结束的那瞬间都是。

低哼了声,シエル掀起暖被盖上自己,闭上眼睛不去理会小桌上她所宠爱的书本。

 

 


后记:

即使是平淡的一天,也一点都不平淡的伯爵和其执事,甜蜜幸福的一天
难得的日常系故事喔

澪雪 拜 04.Aug.2015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