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はどこまで甘く – 試閱

誘惑はどこまで甘く

Yes, My Lady 5 收錄
日常系

英國的冬天是個被濃雲籠罩的季節,鮮難見到陽光的這個時段,只要不要下雪下雨就是好天氣了。

不管天氣是好是壞,都不會影響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的工作,她還是一樣在鄉間大宅的書房中,處理著屬於伯爵和ファントム公司社長的事務。

「少爺,是下午茶的了。」輕輕敲門推著銀色餐車進房的セバスチャン,他的聲音終於讓埋首在工作中的シエル抬起頭來。

「都這個時間了啊。」
放下筆,シエル的視線盯在餐車上,被銀色蓋子給覆蓋的甜點。

今天沒有對セバスチャン做出下午茶甜點的指示,在這樣的日子,セバスチャン會端出什麼東西來,實在是很讓人感興趣。

「今天少爺很專注在工作上,才會忘了時間。」
知道シエル的興趣都放在甜點上,性格惡劣的セバスチャン,當然也不會那麼快揭開謎底,看著シエル迫不急待的急切眼神,也是他的樂趣之一。

不急著將甜點端上桌,セバスチャン將冒著熱氣的紅茶斟入繪著藍花金邊的白瓷茶杯中,瀰漫在空氣中的香氣讓她的臉色緩了些,不過對蓋子底下的東西仍舊不減半點興趣。

「今天是大吉嶺啊…」
啜著紅茶,シエル在心中推算著適合這款紅茶的點心。

大吉嶺是紅茶之王,溫順的口感和甜美的香氣,是個比起搭配甜點更適合單獨享用的茶品,能夠搭配的點心相當有限。

冬天缺乏新鮮水果,這種時候的點心多半都是以雞蛋和奶油為基礎的餐點居多,還有巧克力蛋糕和乾果蛋糕也是很好的選擇,只是這些東西對シエル來說都了無新意。

作為一個完美稱職的執事,在冬天這樣無聊的季節,更是要拿出讓主人耳目一新的東西,給予一點驚喜才對。

任性地將自己的無理要求加諸在執事身上,把シエル教育的如此無法無天不替人著想,罪魁禍首正是セバスチャン,他要負起責任也是當然的事情。

再拖延下去也沒有意思,セバスチャン掀起了銀色餐蓋,將甜點端上シエル的書桌。

「今天的甜點是乳脂鬆糕。」

與茶杯同組的蛋糕盤上,放的是シエル所沒見過的甜點,跟她所知道的英國傳統的乳脂鬆糕完全是不同的東西。

乳脂鬆糕是個由奶黃、水果、海綿蛋糕、果凍還有鮮奶油層層堆疊而起的一種果凍蛋糕,通常是裝在玻璃杯之中,最底下是果凍水果,然後是

海綿蛋糕最上邊是鮮奶油,色澤鮮美的點心。是種比起食用,更適合在派對上當裝飾品的點心,許些時候也會拿來代替一點都不可愛的聖誕布丁。

セバスチャン端上桌的是,散發著濃郁的櫻桃酒和糖醃橘皮的香味,鋪上了一層厚厚的巧克力和卡士達醬的新奇蛋糕。

「這是乳脂鬆糕?」
很明顯地,這蛋糕經過大量的改造,已經認不出原來的模樣的。

「是的,這是用義大利風格製作的乳脂鬆糕。最底下是卡士達醬,蓋上浸泡了櫻桃酒的海綿蛋糕,在巧克力慕斯上面撒上杏仁片和糖醃橘皮,最上面是鮮奶油。」

「哦…」
セバスチャン的解釋讓シエル眼睛發亮,沒有見過的豪華甜點吹去了冬季的憂鬱,只能說,真不愧是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了解シエル今天的情緒。

「看起來還不錯。」
吝於對セバスチャン讚美的シエル,這是她能說出最好的話了。

「第一次做這樣的點心,不知道是否和您的口味,還請品嘗看看。」
用得意洋洋的表情說著謙卑的話語,是永遠高高在上學不會人類感情的惡魔,不自覺會露出的本性。

做了多年的執事,說起話來有模有樣,但卻永遠學不會跟語言搭配的正確表情‧

不管怎麼看都是令人發笑的蠢樣,可是性格糟糕的シエル,完全沒打算告訴他這缺點,要是聰明的惡魔知道改進,未來她就沒笑話可以看了。

視線回到桌上香甜的蛋糕,看起來很誘人的點心,嘗起來不見得令人滿意,畢竟惡魔的味覺跟人類不同,要重現曾經吃過的料理很容易,但需
要考驗廚師品味,嶄新製作的料理的話,一切就很難說了。

算一算他作為執事長兼廚師,不知不覺也過了好幾年,即使如此到了現在,セバスチャン仍然會做出一些不知所謂的古怪料理,這一切都是多虧於惡魔奇異的品味吧。

這是一種賭注,盯著蛋糕シエル在心中嘆氣。

當然她賭輸的機率不太低,因為近來セバスチャン很少做出不能入口的餐點,是因為他的逐漸理解了人類的味覺也說不一定。

拿起銀製刀叉,シエル切下剛好大小的一口,優雅地送入口中。

充滿層次感的味道,在口中慢慢分解,不同的甜味不可思議地沒有任何排斥感,由微苦的櫻桃酒蛋糕平衡了一切,是大人口味的甜點。

偷瞄了一下站在一旁的セバスチャン,看他得意洋洋的笑容又加深了些,就知道自己滿意的表情一定是寫在臉上,才會讓他那麼愉快。

「您還喜歡嗎?」

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終於讓シエル好好看他一眼,沒有被眼罩遮掩的藍色大眼微瞇了些,沒有回答セバスチャン的話,她做了個過來手勢。

執事要與主人有三步以上的距離,除非有指示不然不得站在主人身邊,在白天的時間嚴守執事規矩的他,自然也遵守著這不成文的規矩,直到主人的招喚。

走到シエル身邊彎下腰,想要傾聽主人的話語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的黑色領帶突然被用力扯住,隨著重力向前傾的身體,正好貼上了シエル的粉唇。

為了配合身材嬌小的シエル,必須要彎腰屈膝的セバスチャン,以人類來說是非常痛苦難以維持平衡的姿勢,但對他來說似乎完全不是問題,彷彿有個看不見的支撐在幫助他,讓他以困難的體勢品嘗シエル的嫩唇。

薔薇花瓣般柔軟,令人垂涎欲滴的粉紅,愈迎還拒的小舌是無法率直的害羞,纏綿交流的氣息中,發現少女的味道比平常還要甜美,混合了櫻桃酒的苦味和糖醃橘皮的酸味,與平常完全不同的味道,讓這個吻更深了些。

不知道在什麼時橫,シエル鬆開了緊緊捉著的領帶,喘不過氣想要退開的唇,才剛剛離開又被他給追了上來,被固定住的小臉只能任他欲取欲求。

好不容易終於分開的雙唇,銀白的絲線牽引在其中,靜靜地消失在空氣中。

「……你說呢?」
濕潤的大眼勾誘著情慾,酡紅的雙頰和帶著妖豔笑容的嫩唇,她的聲音卻平靜無風,彷彿發出聲音的是另外一個人。

「是呢,如果能再賞賜一口的話,一定可以符合少爺的喜好加以改進。」意猶未盡地舔著自己因親吻而發亮的唇,セバスチャン用性感好聽的聲音邀約,打算再來個熱情纏綿的吻。

「那就…」
シエル舉起食指,輕點了セバスチャン的唇。
「等晚上吧。」

難得沒有倔強害羞的拒絕,還大方地連夜晚的獎賞也順便承諾,意外的驚喜也讓セバスチャン知道,他的主人頗喜歡今天的甜點,對僕人的賞賜也才那麼大方。

「能讓少爺滿意是我的榮幸。」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優雅一禮。

又是這樣,與謙卑話語配不起來的得意模樣。

明明就是個善於觀察人類的各種感情與反應,然後用花言巧語誘陷人類的惡魔,卻沒有將學習到的東西應用在自己身上,該說是天然還是笨蛋才對呢?

在心中嘆口無聲的氣,シエル把他的事情甩出腦中,專心地在這個讓她極為滿意的下午茶蛋糕上。

 

 

 

 

 

今天沒有月亮,濃密的雲層遮去了一切,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但對冬天的英國來說,只要沒有下雪就是好天氣了。

沐浴過後從浴室回到房間,被暖爐給烘烤的極暖的室內,完全感覺不到一牆之隔的寒冷,連指尖都暖到透出淡淡健康的粉紅,沾染了水氣貼在脖子上的短髮,盪漾著少女不該擁有的性感。

穿著純白的睡衣,シエル晃著小腳坐在床上,讓セバスチャン擦著頭髮,覷看他沉澱在眼中拚命壓抑的焦躁。

像這樣事先已經說好的晚上,除非シエル自己主動誘惑他,不然在完成執事的工作之前,他不會有任何逾越的行為。

站在禁慾的執事和貪婪的惡魔之間,被期望與焦躁給支配的セバスチャン,對討厭他得意洋洋模樣的シエル來說,是極為有趣的表情。
只是,今晚的セバスチャン,跟平時有點不同。

床邊的小櫃上,除了蠟燭和水杯以外,還擺放了幾本シエル喜歡的小說,如此貼心的行為,對打算好好享受她一整晚的惡魔,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小氣又愛忌妒的傢伙,忌妒的對象可不限於人類,連她晚上看書都要斤斤計較,抗議她只對書本有興趣,而冷落了忠實僕人的煩人惡魔,

更是不可能在這種允諾獎賞的夜晚,將會搶走主人寵愛的書本安放在床邊。
一定有什麼原因。

即使知道事有蹊蹺也要保持沉默,這是シエル的壞心眼。

作為僕人,在主人沒有開口、沒有詢問之前,是不允許自己主動開口跟主人搭話。雖然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家之中,對僕傭的要求沒有那麼嚴格,但也僅限於受訓不深的笨蛋僕人們而已。

身為完美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當然會嚴守執事的規矩,在シエル開口之前保持著沉默,只是他眼中的煩躁不斷加深。

「少爺,請用牛奶。」
直到シエル喝完睡前牛奶上床睡覺以前,執事的工作都還不算結束,享受著萬能執事難得的焦慮,シエル壞心眼地緩緩啜飲著牛奶,將時間拖到不能再拖。

好不容易シエル終於喝完了牛奶,將杯子遞回給セバスチャン的瞬間,就是今晚的饗宴開始的信號。

緋色的細長眼微瞇了些,戴著白手套的大手輕撫シエル柔軟的藍灰色頭髮,沿著耳朵滑過嫩頰,充滿官能氣味的指尖,讓她才剛剛被牛奶給滋潤的喉頭發熱,不自覺乾渴地吞了口口水。

微張的柔軟粉唇是最好的邀請,セバスチャン也毫不客氣地低下頭,捕捉緊張顫抖的她。

隱藏在優雅燕尾服下的是瘋狂野獸,一旦跟シエル接觸就失去理智,不管是她的氣息還是蜜津,像是要吞噬她一樣狂野地貪婪少女的一切。
「嗯…嗚……」
隨著不斷深濃的吻,呼吸也變得低喘難受,淫猥熱情的唇舌交纏聲,更是一口氣將房間的溫度提升,發燒般滾燙的溫度讓人現在就想要寬衣解帶。

難分難解渴求著彼此的吻,直到シエル幾乎是要因為無法呼吸而昏倒,セバスチャン才依依不捨地放開。

沒有猴急地壓倒她,大手揉撫著她貓掌一樣柔軟治癒的臉頰好一會兒,セバスチャン吐了口氣,朝後退了半步。

「小姐,在這樣的時候實在是非常抱歉,還請容我離席十分鐘。」
看得出來是掙扎了許久,セバスチャン心不幹情不願地下了這個決定。

只要逮到機會就會自己動手動腳的惡魔執事,難得大餐放在眼前卻不馬上開動,還要シエル等他,這還是第一次!

一點都不像他會做的事,教シエル不自覺擰起細緻的眉毛。

「怎麼了?」

「說來羞恥,先才フェニ在整理煤炭的時候,將儲存木炭和煤炭的小屋開了個洞,必須要在今晚修理好才行。」

「這樣啊。」。

煤炭和木炭對英國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資源,廚房的運作和房間的保暖,皆要靠這些材料才能維持,特別是寒冷的冬天,暖爐更是需要不間斷地燃燒,才能維持主人舒適的生活。

這些資材一旦潮濕就無法燃燒,需要花很多精神去烘烤乾燥,儲存的柴火木炭要是都不能使用,對一個家庭來說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在極度嚴重的危機發生的現在,居然還有心情溫雅地協助她沐浴,這樣才不愧ファントムハイブ家萬能執事的名號。

當然,セバスチャン也不一定真的要去修理,如果使用惡魔的力量的話,只要眨眼的功夫就可以變出一棟嶄新的儲存小屋,只是礙於シエル給予他必須像人類一樣做事的命令,他必須得要身體力行的工作不可。

即是在シエル的眼皮之外,セバスチャン依舊非常忠實於她的命令,一點都沒有偷雞摸狗的打算,一點都不像是狡猾的惡魔會做的事情。

「在這樣的時候,真的是非常抱歉。」
說得好像是シエル非常期待一樣,這語氣讓她在心中低哼一聲,表面卻不動聲色。

「你去吧。」
揮揮手,シエル表示她不感興趣,要セバスチャン快點去處理。

「是的,少爺,我馬上回來。」
得到主人的允許,セバスチャン快步退下,可以說用最快的走速去安排事情。

瞄了眼床邊小桌所放置的書本們,セバスチャン早就安排好他要怎麼做,シエル雖然是主人可是沒有任何決定的權利,一切都必須照著他的安排。

雖然兩人表面的立場是主僕,但實際是捕食者跟獵物,在力量分配上當然是捕食者較強,獵物只有聽從沒有反抗的能力。

應該是要如此,只是傲慢難伺候的シエル,完全沒有想要順從他的安排的意思。

如果乖巧的在這邊看書等他,就是直接了當在彼此的角力關係中認輸,比起作為惡魔的主人,她更認同作為惡魔獵物的自己,乖順的聽從捕食者的安排……

堅持了那麼久,對上惡魔的事情就硬脾氣不服輸的她,怎麼可能會在這種小地方讓自己輸得不明不白呢?

她是惡魔的主人,直到契約結束的那瞬間都是。

低哼了聲,シエル掀起暖被蓋上自己,閉上眼睛不去理會小桌上她所寵愛的書本。

 

 


後記:

即使是平淡的一天,也一點都不平淡的伯爵和其執事,甜蜜幸福的一天
難得的日常系故事喔

澪雪 拜 04.Aug.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