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舞 – 試閱

輪舞

Yes, My Lady 4 收錄
家庭教師x駒鳥  舞蹈篇

午後的陽光非常耀眼,從敞開的窗戶中照射進房間中,像是金粉撒在深紅色的地毯上一樣美麗。

寬廣的房間只放了簡單的家具,但都是經過精挑細選充滿品味的擺設,充分表現出房間主人低調奢華的氣質。
只是這房間中,品味良好的沙發和茶几都被放在房間的角落,中央採光最良好的地方除了地毯什麼沒有,如此奇特的房間,在富有的貴族和鄉紳的大宅中,卻至少都會有一間,那就是舞蹈練習室。

想要踏入窄如螞蟻之門的英國社交界,最重要是具備讓人尊敬的家世和地位,其次是教人煞羨的財富,同時擁有這兩樣就是令人羨煞的完美紳士了。

而淑女要踏入社交界,門檻也不見得比紳士來得低,甚至來得更高一些。

除了家世地位財富等基本條件外,淑女還需具備美貌,纖細到一折就斷的小蠻腰,還有如蝴蝶般優美的舞姿。
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不管是以紳士的基準還是淑女的條件,都脫穎而出到讓人眼紅的程度,除了唯一的一個條件─舞蹈。

就算有著萬能全能,教育方式完全斯巴達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作為老師,シエル的舞蹈能力仍舊是接近壞滅的程度,除了執事セバスチャン和表姊的エリザベス會配合著她的舞步之外,根本沒有人能跟她跳舞。

シエル在舞蹈上的成績,就連自認連蛇都可以教導到識字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大大感嘆自己的能力不足。

深知跳舞是自己的大缺點的シエル,自然也不會在人前曝露這個問題,在各種社交場合她總是樂於做朵壁花,不然就是打過招呼就離開,絕對不讓自己有跳舞獻醜的機會,除了唯二的二次之外。

一次是為了找尋開膛者傑克,無可奈何做著淑女打扮參加了トイルッド子爵舉辦的舞會,第二次也一樣是跟子爵相關,為了斬斷他找出粉紅駒鳥的希望而踏入舞池。

以為不會再有第三次的シエル,很遺憾地第三次已經找上門來,也讓セバスチャン相信未來還會有第四次、第五次,在問題發生之前,必需要趁早培養シエル的舞蹈能力。

在練習室中,セバスチャン和シエル兩人擺好架式,勾肩摟腰地練習著舞步。

「一、二、三…一、二……」
數著拍子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經是不知道今天第幾次停下來了。

「唉,您還真是笨拙的無可救藥啊。」
連開頭四小節都跳不好,根本就接不下去的舞步,讓セバスチャン除了頭痛以外還是頭痛。

「像您這個樣子,就算過了五個社交季也一定還是朵綻放的極為燦爛的壁花,會讓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的名號蒙羞呢。」
在社交舞會中不會跳舞的淑女,不管多麼美麗動人且富有,也無法得到紳士們的追求。幸好現在シエル是紳士不是淑女,勉強可以蒙混過去,但當她必須要以淑女打扮出門亮相時候,可真的是丟臉丟到家了。

「囉嗦!跳舞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甩開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到一旁的沙發坐下休息。

「哎呀哎呀,話可不能這麼說呢。」
雖然シエル是個成功的伯爵兼玩具公司社長,但終究是個十六歲的孩子,在某些地方仍舊是不知世事的任性。

「不管在哪個國家,舞會中的社交舞是最容易聯絡感情的時候。作為一個淑女,必須要精通方塊舞、華爾滋、圓舞曲等各種舞蹈,不只是少女時代在社交舞會上表現自己,結婚之後也得作為女主人招待賓客,不會跳舞的淑女只會讓自己和親人丟臉而已。」

「嗚…」
雖然聽著很刺耳,但セバスチャン所說的確實一點都沒錯。

如果她現在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而是要以シエル小姐的身分出現在社交界的話,她這個破滅的舞姿,只會讓父母蒙羞而已。

作為一位稱職的淑女,必須要學會鋼琴、舞蹈和歌唱,其中舞蹈最為重要,會影響淑女一輩子的命運。

像シエル這樣,出身良好家境富裕的伯爵千金,也不能因為富有就疏於教養,甚至必須學習的比其他人更好,才是能滿足社交界中的貴族們的閒言閒語。

在淑女該會的各門科目之中,只有舞蹈她始終連及格分都拿不到,連帶著讓她也討厭這課題了。

同樣是貴族的エリザベス,也許是因為她天生運動神經很好是個劍術天才,舞蹈也完全難不倒她,輕快的舞步就像是飛翔的小鳥一樣可愛,讓笨拙的シエル好生羨慕。

每每參加舞會,看著翩翩起舞的紳士淑女們,シエル就很慶幸現在的自己做著紳士打扮,就算舞技再差也不用獻醜,因為淑女是不能主動邀請紳士跳舞,她只要跟未婚妻的エリザベス跳舞就可以了。

但,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件事情都可以如自己所望,意外總是如影隨形,就像現在。

為了調查現在棘手的某事件,最有問題的嫌疑人,根據準確情報將會參加在明天晚上由某位侯爵舉辦的舞會,好不容易終於有抓到尾巴的機會,避免打草驚蛇,シエル只好和開膛者傑克的時候一樣,變裝潛入宴會。

要是可以的話,シエル也想要用紳士打扮受邀參加,但就如過去紅夫人所說的,帶著漆黑執事的獨眼少年太過顯眼,而且上流貴族都互相認得,用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的名號實在是太響亮,女王的獵犬這個身分也會讓人產生不當聯想和猜忌,シエル盡可能希望能低調行事。

既然以淑女的身分參加,自然淑女該會的事情她不能不會,而且親近目標的時候,用女孩子的模樣也比較讓人放鬆戒心,在諸多優點之下,シエル只能再一次以淑女的模樣出門工作。

當然,教育伯爵千金的工作,自然就落到了セバスチャン頭上,而且他對於家庭教師的工作,似乎比執事更來的樂在其中呢。

畢竟作為執事的時候,是不能堂堂正正地玩弄主人,但家庭教師就可以假借指導之名,實惡作劇之實呢。

「照理說,應該要讓您學會全部的舞蹈再出席才對。可是現在時間緊急,至少要記住華爾滋的舞步,在舞會中才能勉強應付過關。」

「…我知道。」
以前セバスチャン似乎也說過同樣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執著於華爾滋呢。

「休息夠了就起來繼續上課吧,今天中內您得完全記住華爾滋,不管用什麼辦法,小姐。」
在稱呼的地方特別改變語氣,濃濃的戲謔之意讓她一咬牙站了起來,走到面前繼續開始練習。

凡事都要從樣子開始,是セバスチャン的美學之一,有著奇異堅持的他,不管對自己還是對他人,對任何事情都要求合宜的打扮。

就因為他的堅持,シエル也被迫以小姐的打扮來上這堂舞蹈課,也是為了完美融入狀況的先行演練。

十六歲的シエル,這個年紀的淑女已經不能再當作孩子,算是個獨當一面的少淑女了。

這個年紀的淑女,不能再綁馬尾等披頭散髮的,必須將頭髮給梳起再搭配上帽子或髮飾,才是淑女該有的打扮。
衣服的選擇上,還是挑選了舞會可以穿的粉紅色,配上份量豐富蕾絲營造華麗感補足她過於纖瘦的體格,由ファントムハイブ家裁縫特別設計,華麗高雅又不失可愛的禮服,已經能想像淑女們羨慕又忌妒的眼神了。

可是對當事者シエル來說,這沉重的衣服和看不見腳的裙襬,不只一點都不讓人羨慕,甚至對整天如此打扮的淑女們感到不可思議。

當然,女裝最讓人感到恐懼的並不是衣服,而是讓人喘不過氣的束腰和會使人跌倒的高跟鞋!

強調淑女必須要有纖細腰身的社會價值觀,為了符合社會的要求,淑女們必須用鋼鐵盔甲一樣的馬甲,將自己的腰部束緊再束緊,擁有只盈一握的纖腰的淑女,才能被稱作美女。

為了讓シエル提早適應狀況,今天就當作排演,完美主義的セバスチャン當然是將主人從頭到腳,全副武裝地連同束腰馬甲和高跟鞋都穿上,害得她連舞蹈練習都還沒開始,就已經頭昏腦脹了。

穿著美麗的細跟鞋,聽著音樂踏著輕快的舞步,在瑰麗的舞池中翩翩起舞,說起來好像很簡單的事情,實際上對シエル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

「左腳、右腳、轉……」
好不容易終於練習到一半的地方,而這中間シエル已經不知道自己踩到セバスチャン多少次,也只有不怕痛的セバスチャン可以陪她練習,如果是普通男
性,恐怕連走路都有問題了。

本來應該舞步和拍子的同時練習,但就憑シエル現在的程度,恐怕練習一整天下來也不會有任何進展,還不如分段練習,讓她先記住舞步再用身體來記住節拍。

雖然錯誤百出且不知道踩到セバスチャン多少次,シエル終於跳完一首華爾滋,累到她差點連走回沙發的力氣都沒有,想要當場在地板上坐下了呢。

還是セバスチャン克盡了紳士的職責,將她送回沙發上坐下,她才沒有連主人尊嚴都失去地直接坐在地板上。

「辛苦了。」
已經累得滿身大汗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送上了聊勝於無的慰勞。

「如果很痛苦的話,可以先將鞋子脫下,等等練習在穿上。」

「還要繼續啊…」
苦著臉,シエル忍不住抗議。

「那當然,您該不會以為這種程度就可以了吧。」

「嗚嗚…」
自己的程度當然不是不用練習,無法反駁的她只有沮喪地嘆氣。

單膝在シエル面前跪下,セバスチャン捧起她的小腳,解開拘謹鞋子的束縛。

不常走路也不會跳舞,小巧玲瓏可以被セバスチャン掌握在手心的嫩足,在鞋子的壓迫下已經些微發紅,必須要給予她充分的休息,才能繼續練習。

也許シエル是因為腳不舒服的關係,才一直無法踏出正確的舞步也說不一定。

如果有時間的長期練習的話,當然是從平底鞋開始。只是據セバスチャン所知,シエル的舞技恐怕跟鞋子沒有關係,因為她男裝打扮的時候就無法好好跳舞,所以她應該不會跳得比現在更差了。

「請容我去準備紅茶過來,再這之間的時間還請您稍是休息一下。」

「不用你說我也會!」
雙腳累積的疲勞,讓她連足尖都不想落地,而年輕的淑女們到底是如何不斷參加舞會,從深夜一直到清晨都不停跳舞,實在是讓シエル費解。
也不管華麗的禮服會縐掉,シエル將雙腳放上沙發休息。

如果十歲那年沒有發生那件事情的話,現在抓著她跳舞,無奈地說她跳得太差的,一定是宴會的女王的安阿姨吧……

不只當她的舞蹈老師,她也一定會代替體弱不常出席社交界的母親,成為她在社交界的伴護…爽朗明快的她是亦姐亦母的存在。

已經有了表哥エドワード作為未婚夫的她,其實根本沒有出席社交界為自己找個伴侶的必要,淑女們努力地參加舞會,真正的目的就是給自己找個好丈夫結婚,將自己的婚姻已最高的價值賣出。

像是シエル這樣的有財富有身分的貴族千金,才有享受華麗燦爛的社交生活的資格。

這一切應該要發生的未來,都在十歲那年破碎成不能修補的破片。

如果她沒有家破人亡,安阿姨也不會因絕望而扭曲了精神…命運的齒輪從那個時候就開始扭曲了。

シエル不後悔當時的決定,只是憎恨當時的自己沒有力量去改變扭曲的命運。而現在的她有足能的力量改變一切,用她的靈魂和生命所交換來的,惡魔的力量。

推來安放著紅茶和點心回到房間中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的就是一點都沒有端莊淑女該有的模樣的シエル。

禮服的裙襬捲到大腿上,均勻的小腿和纖白的足踝輕鬆自然地在沙發上休息,不管任何人看到都會搖頭嘆氣,要是讓外人看到就永遠嫁不出去了。

能看到シエル率性放肆模樣的,一直以來也只有セバスチャ而已,這也間接證明了兩人的特殊親密關係,讓小氣且獨佔的惡魔得意地揚起了嘴角。

將餐車推到沙發旁邊,セバスチャン熟練地單手拿起茶壺,讓紅茶從高處斟入茶杯中,飽含了新鮮空氣的紅茶可以讓茶葉的味道更來得鮮明。

「小姐,請用茶。」

「嗯。」
接過茶杯,撲鼻而來的除了錫蘭紅茶的香氣外,還有股令人放鬆的花草氣息隱藏在其中。

「是洋甘菊啊。」
輕啜一口紅茶,類似青蘋果的淡淡酸甜在口中擴散開。

被譽為植物的醫生的羅馬洋甘菊,在疲勞的時候作為花草茶飲用,有平靜精神的效果。

總是清楚地了解她的精神狀況和各種需要,セバスチャン真不愧是完美執事,即使性格糟糕透頂,但是在執事這個工作上,就連找著辦法挑剔他的シエル,也都不得不承認他的無懈可擊。

微甜的茶再配上幾片小餅乾,簡單的點心卻可以一口氣讓疲憊消失無蹤。

想到自己現在穿著讓人喘不過氣的束腰馬甲,為了避免反胃連下午茶都只能淺嚐味道的淑女,如此拘謹可憐的生活,一瞬間讓她慶幸自己不是以女人的樣子活著。

「來,我們繼續練習吧。」

「嗚…」

「就算露出那種表情也一樣,您得用身體將舞步給記住。」
服侍完シエル的下午茶,セバスチャン馬上就從溫柔的執事變臉成無血無淚的家庭教師,戴上眼鏡拿起教鞭的他,還真是有模有樣到讓人討厭的程度呢。

沒有反抗餘地地讓セバスチャン替她穿鞋子,兩人繼續練習華爾滋。

華爾滋是現在社交界最流行的舞蹈,在嚴格社會規範中無法自由來往的紳士淑女,在大庭廣眾下可以接觸彼此身體的方法,就是社交舞。

特別是華爾滋,跳舞的時候男女的身體幾乎是貼在一起,在保守的社會風氣下,此類的私底下的大膽接觸更是大受歡迎。

不論男女,華爾滋都是最基本一定要學會的舞蹈,紳士邀舞的時候,也都喜歡以可以親近淑女的方法為主。

「右腳、左腳、轉…」
沒有音樂的輔助,光憑セバスチャン的口令要記住步伐,對シエル來說實在是非常困難。

可是セバスチャン的說法是,還記不住步伐的她,配上音樂只會更加慌亂到不知所措,不管是否有音樂,身體都必須完整地記住從頭到尾的步伐順序才可以。

在セバスチャン高超的帶領下,シエル終於沒有失誤地順利跳完一整首的華爾滋,雖然拍子抓得不好,但她總算是記住了步伐。

「您辛苦了。」
將シエル牽回沙發坐下,少女那如獲大赦的表情,教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勾起嘴角。

這可憐兮兮的模樣,在冷酷傲然的主人臉上,可是絕對看不到的呢,欣賞シエル的各種表情,也是セバスチャン的樂趣之一。

「嗚呼,都這個時間了。」
拿起懷錶,セバスチャン確認一下指針,已經是不得不去準備晚餐的時刻了。

「舞步的練習就先到此為止,晚上再繼續拍子的練習。」

聽說練習還要繼續,シエル的表情就像是吃了討厭的食物的小孩一樣,小臉整個垮了下來。

「在晚餐之前的時間,還希望您將需要緊急過目的文件全部都批閱一下。」

「……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嗎,你這惡魔!」
執事的工作是侍奉主人,讓主人有最舒適的生活,不過セバスチャン則是借工作之名行荼毒之實,完全地用效率來規劃主人的生活,讓她一點喘息的空間都沒有。

「呵,我本來就是個惡魔執事啊。」
主人的血淚控訴,セバスチャン還理所當然地淡然一笑,讓シエル只有氣得牙癢癢的份。

「我們先回房間換下這一身吧。」
終於可以換下禮服和束腰,シエル高興地臉都亮了起來,勒得極為結實的束腰,已經讓她的內臟都完全失去感覺了呢。

還沒站起身,整個人就被セバスチャン攔腰打橫地公主抱了起來,瞬間的重心不穩讓シエル伸手抱緊他。

「你…」

「哎呀,小姐您想穿著這鞋子自己走嗎?」

「不…」
正確來說,她是一步都不想走了。自己的房間離舞蹈室有一段距離,要咬牙走這一段還需要許些的毅力才行呢。

兩害取其輕的來說,還是只能讓セバスチャン抱回房間,雖然不太樂意但現在沒有其他辦法了。

結果,回到房間換下衣服後,シエル就體力不支地沉沉睡去,直到晚餐時分。

 

 


後記:

雖然看起來像是執事x小姐,不過這篇可是家庭教師x駒鳥喔!

舞蹈課還真是家庭教師用來欺負駒鳥小姐最佳理由!

澪雪 拜 03.Aug.2014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