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舞 – 试阅

轮舞

Yes, My Lady 4 收录
家庭教师x驹鸟  舞蹈篇

午后的阳光非常耀眼,从敞开的窗户中照射进房间中,像是金粉撒在深红色的地毯上一样美丽。

宽广的房间只放了简单的家具,但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充满品味的摆设,充分表现出房间主人低调奢华的气质。
只是这房间中,品味良好的沙发和茶几都被放在房间的角落,中央采光最良好的地方除了地毯什么没有,如此奇特的房间,在富有的贵族和乡绅的大宅中,却至少都会有一间,那就是舞蹈练习室。

想要踏入窄如蚂蚁之门的英国社交界,最重要是具备让人尊敬的家世和地位,其次是教人煞羡的财富,同时拥有这两样就是令人羡煞的完美绅士了。

而淑女要踏入社交界,门槛也不见得比绅士来得低,甚至来得更高一些。

除了家世地位财富等基本条件外,淑女还需具备美貌,纤细到一折就断的小蛮腰,还有如蝴蝶般优美的舞姿。
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不管是以绅士的基准还是淑女的条件,都脱颖而出到让人眼红的程度,除了唯一的一个条件─舞蹈。

就算有着万能全能,教育方式完全斯巴达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作为老师,シエル的舞蹈能力仍旧是接近坏灭的程度,除了执事セバスチャン和表姊的エリザベス会配合著她的舞步之外,根本没有人能跟她跳舞。

シエル在舞蹈上的成绩,就连自认连蛇都可以教导到识字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大大感叹自己的能力不足。

深知跳舞是自己的大缺点的シエル,自然也不会在人前曝露这个问题,在各种社交场合她总是乐于做朵壁花,不然就是打过招呼就离开,绝对不让自己有跳舞献丑的机会,除了唯二的二次之外。

一次是为了找寻开膛者杰克,无可奈何做着淑女打扮参加了トイルッド子爵举办的舞会,第二次也一样是跟子爵相关,为了斩断他找出粉红驹鸟的希望而踏入舞池。

以为不会再有第三次的シエル,很遗憾地第三次已经找上门来,也让セバスチャン相信未来还会有第四次、第五次,在问题发生之前,必需要趁早培养シエル的舞蹈能力。

在练习室中,セバスチャン和シエル两人摆好架式,勾肩搂腰地练习著舞步。

“一、二、三…一、二……”
数着拍子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经是不知道今天第几次停下来了。

“唉,您还真是笨拙的无可救药啊。”
连开头四小节都跳不好,根本就接不下去的舞步,让セバスチャン除了头痛以外还是头痛。

“像您这个样子,就算过了五个社交季也一定还是朵绽放的极为灿烂的壁花,会让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的名号蒙羞呢。”
在社交舞会中不会跳舞的淑女,不管多么美丽动人且富有,也无法得到绅士们的追求。幸好现在シエル是绅士不是淑女,勉强可以蒙混过去,但当她必须要以淑女打扮出门亮相时候,可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囉嗦!跳舞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甩开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到一旁的沙发坐下休息。

“哎呀哎呀,话可不能这么说呢。”
虽然シエル是个成功的伯爵兼玩具公司社长,但终究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在某些地方仍旧是不知世事的任性。

“不管在哪个国家,舞会中的社交舞是最容易联络感情的时候。作为一个淑女,必须要精通方块舞、华尔滋、圆舞曲等各种舞蹈,不只是少女时代在社交舞会上表现自己,结婚之后也得作为女主人招待宾客,不会跳舞的淑女只会让自己和亲人丢脸而已。”

“呜…”
虽然听着很刺耳,但セバスチャン所说的确实一点都没错。

如果她现在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而是要以シエル小姐的身分出现在社交界的话,她这个破灭的舞姿,只会让父母蒙羞而已。

作为一位称职的淑女,必须要学会钢琴、舞蹈和歌唱,其中舞蹈最为重要,会影响淑女一辈子的命运。

像シエル这样,出身良好家境富裕的伯爵千金,也不能因为富有就疏于教养,甚至必须学习的比其他人更好,才是能满足社交界中的贵族们的闲言闲语。

在淑女该会的各门科目之中,只有舞蹈她始终连及格分都拿不到,连带着让她也讨厌这课题了。

同样是贵族的エリザベス,也许是因为她天生运动神经很好是个剑术天才,舞蹈也完全难不倒她,轻快的舞步就像是飞翔的小鸟一样可爱,让笨拙的シエル好生羡慕。

每每参加舞会,看着翩翩起舞的绅士淑女们,シエル就很庆幸现在的自己做着绅士打扮,就算舞技再差也不用献丑,因为淑女是不能主动邀请绅士跳舞,她只要跟未婚妻的エリザベス跳舞就可以了。

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件事情都可以如自己所望,意外总是如影随形,就像现在。

为了调查现在棘手的某事件,最有问题的嫌疑人,根据准确情报将会参加在明天晚上由某位侯爵举办的舞会,好不容易终于有抓到尾巴的机会,避免打草惊蛇,シエル只好和开膛者杰克的时候一样,变装潜入宴会。

要是可以的话,シエル也想要用绅士打扮受邀参加,但就如过去红夫人所说的,带着漆黑执事的独眼少年太过显眼,而且上流贵族都互相认得,用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伯爵的名号实在是太响亮,女王的猎犬这个身分也会让人产生不当联想和猜忌,シエル尽可能希望能低调行事。

既然以淑女的身分参加,自然淑女该会的事情她不能不会,而且亲近目标的时候,用女孩子的模样也比较让人放松戒心,在诸多优点之下,シエル只能再一次以淑女的模样出门工作。

当然,教育伯爵千金的工作,自然就落到了セバスチャン头上,而且他对于家庭教师的工作,似乎比执事更来的乐在其中呢。

毕竟作为执事的时候,是不能堂堂正正地玩弄主人,但家庭教师就可以假借指导之名,实恶作剧之实呢。

“照理说,应该要让您学会全部的舞蹈再出席才对。可是现在时间紧急,至少要记住华尔滋的舞步,在舞会中才能勉强应付过关。”

“…我知道。”
以前セバスチャン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执著于华尔滋呢。

“休息够了就起来继续上课吧,今天中内您得完全记住华尔滋,不管用什么办法,小姐。”
在称呼的地方特别改变语气,浓浓的戏谑之意让她一咬牙站了起来,走到面前继续开始练习。

凡事都要从样子开始,是セバスチャン的美学之一,有着奇异坚持的他,不管对自己还是对他人,对任何事情都要求合宜的打扮。

就因为他的坚持,シエル也被迫以小姐的打扮来上这堂舞蹈课,也是为了完美融入状况的先行演练。

十六岁的シエル,这个年纪的淑女已经不能再当作孩子,算是个独当一面的少淑女了。

这个年纪的淑女,不能再绑马尾等披头散发的,必须将头发给梳起再搭配上帽子或发饰,才是淑女该有的打扮。
衣服的选择上,还是挑选了舞会可以穿的粉红色,配上份量丰富蕾丝营造华丽感补足她过于纤瘦的体格,由ファントムハイブ家裁缝特别设计,华丽高雅又不失可爱的礼服,已经能想像淑女们羡慕又忌妒的眼神了。

可是对当事者シエル来说,这沉重的衣服和看不见脚的裙䙓,不只一点都不让人羡慕,甚至对整天如此打扮的淑女们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女装最让人感到恐惧的并不是衣服,而是让人喘不过气的束腰和会使人跌倒的高跟鞋!

强调淑女必须要有纤细腰身的社会价值观,为了符合社会的要求,淑女们必须用钢铁盔甲一样的马甲,将自己的腰部束紧再束紧,拥有只盈一握的纤腰的淑女,才能被称作美女。

为了让シエル提早适应状况,今天就当作排演,完美主义的セバスチャン当然是将主人从头到脚,全副武装地连同束腰马甲和高跟鞋都穿上,害得她连舞蹈练习都还没开始,就已经头昏脑胀了。

穿着美丽的细跟鞋,听着音乐踏着轻快的舞步,在瑰丽的舞池中翩翩起舞,说起来好像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对シエル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

“左脚、右脚、转……”
好不容易终于练习到一半的地方,而这中间シエル已经不知道自己踩到セバスチャン多少次,也只有不怕痛的セバスチャン可以陪她练习,如果是普通男
性,恐怕连走路都有问题了。

本来应该舞步和拍子的同时练习,但就凭シエル现在的程度,恐怕练习一整天下来也不会有任何进展,还不如分段练习,让她先记住舞步再用身体来记住节拍。

虽然错误百出且不知道踩到セバスチャン多少次,シエル终于跳完一首华尔滋,累到她差点连走回沙发的力气都没有,想要当场在地板上坐下了呢。

还是セバスチャン克尽了绅士的职责,将她送回沙发上坐下,她才没有连主人尊严都失去地直接坐在地板上。

“辛苦了。”
已经累得满身大汗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送上了聊胜于无的慰劳。

“如果很痛苦的话,可以先将鞋子脱下,等等练习在穿上。”

“还要继续啊…”
苦着脸,シエル忍不住抗议。

“那当然,您该不会以为这种程度就可以了吧。”

“呜呜…”
自己的程度当然不是不用练习,无法反驳的她只有沮丧地叹气。

单膝在シエル面前跪下,セバスチャン捧起她的小脚,解开拘谨鞋子的束缚。

不常走路也不会跳舞,小巧玲珑可以被セバスチャン掌握在手心的嫩足,在鞋子的压迫下已经些微发红,必须要给予她充分的休息,才能继续练习。

也许シエル是因为脚不舒服的关系,才一直无法踏出正确的舞步也说不一定。

如果有时间的长期练习的话,当然是从平底鞋开始。只是据セバスチャン所知,シエル的舞技恐怕跟鞋子没有关系,因为她男装打扮的时候就无法好好跳舞,所以她应该不会跳得比现在更差了。

“请容我去准备红茶过来,再这之间的时间还请您稍是休息一下。”

“不用你说我也会!”
双脚累积的疲劳,让她连足尖都不想落地,而年轻的淑女们到底是如何不断参加舞会,从深夜一直到清晨都不停跳舞,实在是让シエル费解。
也不管华丽的礼服会绉掉,シエル将双脚放上沙发休息。

如果十岁那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情的话,现在抓着她跳舞,无奈地说她跳得太差的,一定是宴会的女王的安阿姨吧……

不只当她的舞蹈老师,她也一定会代替体弱不常出席社交界的母亲,成为她在社交界的伴护…爽朗明快的她是亦姐亦母的存在。

已经有了表哥エドワード作为未婚夫的她,其实根本没有出席社交界为自己找个伴侣的必要,淑女们努力地参加舞会,真正的目的就是给自己找个好丈夫结婚,将自己的婚姻已最高的价值卖出。

像是シエル这样的有财富有身分的贵族千金,才有享受华丽灿烂的社交生活的资格。

这一切应该要发生的未来,都在十岁那年破碎成不能修补的破片。

如果她没有家破人亡,安阿姨也不会因绝望而扭曲了精神…命运的齿轮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扭曲了。

シエル不后悔当时的决定,只是憎恨当时的自己没有力量去改变扭曲的命运。而现在的她有足能的力量改变一切,用她的灵魂和生命所交换来的,恶魔的力量。

推来安放著红茶和点心回到房间中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的就是一点都没有端庄淑女该有的模样的シエル。

礼服的裙䙓卷到大腿上,均匀的小腿和纤白的足踝轻松自然地在沙发上休息,不管任何人看到都会摇头叹气,要是让外人看到就永远嫁不出去了。

能看到シエル率性放肆模样的,一直以来也只有セバスチャ而已,这也间接证明了两人的特殊亲密关系,让小气且独占的恶魔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将餐车推到沙发旁边,セバスチャン熟练地单手拿起茶壶,让红茶从高处斟入茶杯中,饱含了新鲜空气的红茶可以让茶叶的味道更来得鲜明。

“小姐,请用茶。”

“嗯。”
接过茶杯,扑鼻而来的除了锡兰红茶的香气外,还有股令人放松的花草气息隐藏在其中。

“是洋甘菊啊。”
轻啜一口红茶,类似青苹果的淡淡酸甜在口中扩散开。

被誉为植物的医生的罗马洋甘菊,在疲劳的时候作为花草茶饮用,有平静精神的效果。

总是清楚地了解她的精神状况和各种需要,セバスチャン真不愧是完美执事,即使性格糟糕透顶,但是在执事这个工作上,就连找著办法挑剔他的シエル,也都不得不承认他的无懈可击。

微甜的茶再配上几片小饼干,简单的点心却可以一口气让疲惫消失无踪。

想到自己现在穿着让人喘不过气的束腰马甲,为了避免反胃连下午茶都只能浅尝味道的淑女,如此拘谨可怜的生活,一瞬间让她庆幸自己不是以女人的样子活着。

“来,我们继续练习吧。”

“呜…”

“就算露出那种表情也一样,您得用身体将舞步给记住。”
服侍完シエル的下午茶,セバスチャン马上就从温柔的执事变脸成无血无泪的家庭教师,戴上眼镜拿起教鞭的他,还真是有模有样到让人讨厌的程度呢。

没有反抗余地地让セバスチャン替她穿鞋子,两人继续练习华尔滋。

华尔滋是现在社交界最流行的舞蹈,在严格社会规范中无法自由来往的绅士淑女,在大庭广众下可以接触彼此身体的方法,就是社交舞。

特别是华尔滋,跳舞的时候男女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在保守的社会风气下,此类的私底下的大胆接触更是大受欢迎。

不论男女,华尔滋都是最基本一定要学会的舞蹈,绅士邀舞的时候,也都喜欢以可以亲近淑女的方法为主。

“右脚、左脚、转…”
没有音乐的辅助,光凭セバスチャン的口令要记住步伐,对シエル来说实在是非常困难。

可是セバスチャン的说法是,还记不住步伐的她,配上音乐只会更加慌乱到不知所措,不管是否有音乐,身体都必须完整地记住从头到尾的步伐顺序才可以。

在セバスチャン高超的带领下,シエル终于没有失误地顺利跳完一整首的华尔滋,虽然拍子抓得不好,但她总算是记住了步伐。

“您辛苦了。”
将シエル牵回沙发坐下,少女那如获大赦的表情,教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勾起嘴角。

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在冷酷傲然的主人脸上,可是绝对看不到的呢,欣赏シエル的各种表情,也是セバスチャン的乐趣之一。

“呜呼,都这个时间了。”
拿起怀表,セバスチャン确认一下指针,已经是不得不去准备晚餐的时刻了。

“舞步的练习就先到此为止,晚上再继续拍子的练习。”

听说练习还要继续,シエル的表情就像是吃了讨厌的食物的小孩一样,小脸整个垮了下来。

“在晚餐之前的时间,还希望您将需要紧急过目的文件全部都批阅一下。”

“……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吗,你这恶魔!”
执事的工作是侍奉主人,让主人有最舒适的生活,不过セバスチャン则是借工作之名行荼毒之实,完全地用效率来规划主人的生活,让她一点喘息的空间都没有。

“呵,我本来就是个恶魔执事啊。”
主人的血泪控诉,セバスチャン还理所当然地淡然一笑,让シエル只有气得牙痒痒的份。

“我们先回房间换下这一身吧。”
终于可以换下礼服和束腰,シエル高兴地脸都亮了起来,勒得极为结实的束腰,已经让她的内脏都完全失去感觉了呢。

还没站起身,整个人就被セバスチャン拦腰打横地公主抱了起来,瞬间的重心不稳让シエル伸手抱紧他。

“你…”

“哎呀,小姐您想穿着这鞋子自己走吗?”

“不…”
正确来说,她是一步都不想走了。自己的房间离舞蹈室有一段距离,要咬牙走这一段还需要许些的毅力才行呢。

两害取其轻的来说,还是只能让セバスチャン抱回房间,虽然不太乐意但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结果,回到房间换下衣服后,シエル就体力不支地沉沉睡去,直到晚餐时分。

 

 


后记:

虽然看起来像是执事x小姐,不过这篇可是家庭教师x驹鸟喔!

舞蹈课还真是家庭教师用来欺负驹鸟小姐最佳理由!

澪雪 拜 03.Aug.2014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