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adia Cage – 試閱

Arcadia Cage

 

Yes, My Lady 1 收錄
聖誕節篇

 

 

 

冬雪紛飛的十二月,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和新年假期,是人們一年中最喜歡也最期待的日子。

只要是英國人幾乎不分貧富,用盡全力來準備慶祝這個日子。
只有少數人,像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對這重大日子完全沒有反應,和落下的冬雪相同,靜靜地度過這個重要時光,像是日復一日的每日。

本來以為今年也會是這樣。

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招集來到主人書房的廚師、女傭和園丁,訝異地聽著執事代替主人宣佈的事情,幾乎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除了以上少爺獎勵大家平時的辛勞而多發的獎金外,從聖誕節起還有一個星期的假期,讓各位在療養地度假休息。」
那麼,有什麼問題嗎?紅茶色的眼掃視著傭人,將他們的驚訝收入眼中。

「少爺和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不來嗎?」
有獎金且可以休假,大家當然高興歸高興,可是少爺和セバスチャン不來的話,就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フィニ!」
バルド馬上拉過不怕死的フィニ。

想也知道為什麼只有他們出去休假,而少爺和セバスチャン留在宅邸。
雖然說現在他們三人做家事的能力有進步,不過給セバスチャン添麻煩的時間還是居多。
事實上來說,如果他們三人都不在的話,事實上就是給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放假了。

「度假地田中也會一起去,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看三傭人沒有什麼疑問,シエル補上一句。

就算是主人允許,傭人們使用度假地還是有點奢侈,不過有著服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四十餘年的田中總管隨行的話,那麼一切問題都應該不會有才是。

「以上內容,還有什麼疑問嗎?」
セバスチャン再一次問著。

「謝、謝謝少爺!」
怎麼可能會有疑問,三人異口同聲地說著。

服侍了少爺數年,這還是第一次不是跟隨主人,而是自己出發去度假,期待和興奮當然是無法言諭。

「雖然有著休假的預定,不過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大家還是要努力。並且為了回報少爺的獎勵,大家要做得比平常更好。」
拍拍手,セバスチャン充滿著執事風度地宣佈著。

「是、是的!」

「今年不會有聖誕派對。」
端起放在桌上的紅茶,シエル輕啜了口。
「其他就交給セバスチャン安排。」

「是的,少爺。」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優雅領命。

「好了,大家回去工作吧。」

「是、是的!」
看著興奮到腳步慌亂的傭人們,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看樣子,在休假到來前,還得收拾許多他們帶來的爛攤子呢。

「セバスチャン。」
シエル拿起一張紙,聰明的セバスチャン馬上會意接過。
紙上密密麻麻寫了許多孤兒院和教會的名字,每年的這個時候,自己不慶祝聖誕節的少爺,卻會幫助他人慶祝。可以說是為了公司的親善形象,也可以說是貴族有回饋財富給社會的義務,在黑社會打滾的主人知道哪些地方是真正的需要幫助,才不會讓自己的善心丟進了臭水溝,被惡劣的人們中飽私囊。

不願意慶祝聖誕節,極有可能是主人單純討厭麻煩和熱鬧,或者是和惡魔契約的她,對於不曾對自己伸出援手的神沒有好感,不抱有感謝自然就沒可能慶祝。

全英國人歡呼的日子,對シエル來說不過是日曆上一個記號罷了。
會給傭人們獎勵,卻不給自己任何一點放鬆的空間,小小主人的性格,永遠都只有讓セバスチャン苦笑的份。

即使說不舉辦聖誕派對,餐桌上該有和其他一切的準備,セバスチャン也絕對不會馬虎了事。

英國人們,對於聖誕節可是特別講究的呢。

聖誕節的餐桌,是一年中最豐盛的時候,有著好手藝的セバスチャン,更是每年變換著菜色,讓主人對於聖誕節的記憶,比起幼小時候的幸福回憶,更是被他所給予的味道給填滿。

除了一般的配菜外,聖誕節絕對不能少的還有香嫩多汁的烤火雞和火腿,聖誕碎肉餡餅、烤馬鈴薯、小紅梅醬汁、小甘藍球、捲培根香腸,還有最重要最重要的,必須從一個月前開始準備的英國傳統聖誕布丁,更是為了喜歡甜食的主人,絕對不能馬虎的一道料理。
那總是板著臉的主人,看到餐桌時的驚訝並發亮的的眼睛,真是對他的努力最好的獎勵。

不能慶祝並不代表不可以做大餐,每每鑽言語漏洞的セバスチャン,只有在這個時候不會被シエル給生氣。
再加上,今年有著傭人們的從旁協助,而不是搞破壞,確實讓セバスチャン省了不少功夫,可以更加在餐點上花心思,滿足貪心的小主人。

「少爺,請用。」
將火雞上最好的一塊切下,セバスチャン端著盤子放在シエル面前。

盯著盤中的東西,シエル抬眼看著垂手立於一旁堆著笑卻又充滿了緊張的傭人好一會兒,才拿起刀叉。
香嫩多汁入口即化卻又有著咬勁,セバスチャン用著心意做出的料理,幾乎像魔法一樣好吃了。

美食會溶化一個人的心,就連シエル也不自覺地放鬆了嘴角,讓周圍緊張的傭人們終於是放心地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一口又一口,食量小的シエル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將セバスチャン端到她面前的餐點全部吃下,從主菜到甜點一點不剩地。

這個家的主人只剩下她,即使再怎麼希望也不會有人陪著她一起用餐,長餐桌上所有的美食,都只是為了她一個人而做。即使沒有同桌用餐,傭人們的心情,卻依舊藉著料理傳達給她,暖哄哄地教不習慣關心的シエル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才好。

沒有舉辦派對,卻有著跟和小時候舉派了派對一樣興奮而心跳不已的感覺,在シエル上了床之後依舊無法完全停止,紅噗噗的粉嫩臉頰煞是可愛,比沐浴後的顏色還要誘人,讓セバスチャン必須用全部的理智才能讓自己的手不要捏上去。

「那麼,祝您晚安,少爺。」
端著燭臺優雅的行禮,セバスチャン悄聲退下。

主人的一天在這裡就結束,可是セバスチャン卻還沒呢。
除了要整理廚房和其他東西外,從明天起就傭人們就出發度假,就連田中總管都不在,整個大宅只剩下他一人,要做的事情可是比平常更多了多。
當然,這些工作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根本一點問題都不是。

讓明天要出遊的三人提早休息,セバスチャン一個人在廚房忙碌,整理完一切後回到執事室去紀錄一天的事情,最後舉著燭火巡邏著宅邸。

對不信任人類總是喜歡自己完成一切的惡魔來說,自己一個做事遠遠比跟人類一起輕鬆得多,所以三人和田中先生一起的旅行,對他來說也算是變相的放假。
光是想到未來一個星期不用收拾爛攤子,不用聽見他們的哭泣聲,就讓セバスチャン的心情大好。

等一切所有工作都完成,セバスチャン終於可以回去自己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深夜過了午夜,在日曆上被稱為禮物日的日子。
當然,這個日子不管是對他還是對小小的主人,全部都是沒有意義的事情。

端著僅有微光的蠟燭,セバスチャン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才剛來到傭人房的走廊,一股熟悉的味道讓他微笑地挑了下眉。

「哎呀哎呀,睡不著的孩子跑來撒嬌了啊。」
不需要透過契約,光是這遍佈在走廊上的香甜,就知道可愛的主人經過了這個地方。

寵溺地微笑,セバスチャン旋開了自己根本就沒有上鎖的房門,只見一個嬌小的影子用被子包緊自己坐在床上,滿室只有淡淡的月光照亮著。
聽見開門的聲音,シエル轉過身來,被羞恥染紅的小臉即使只有微弱燭光也看得很清楚,讓人忍不住想要取笑她。

「怎麼了,一個人睡不著嗎?」
走進房間,セバスチャン將燭臺放在一旁的桌上。

「不…不是…」
藍紫雙眼瞪著他,粉嫩的唇掙扎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出聲。
「M, Merry Christmas」

「聖誕快樂,小姐。」

「這、這個是給予做得很好的忠犬,特、特別的獎賞…」
即使已經拼了命冷靜,過度的羞恥情還是讓話語有點結巴,聲音小到要不是惡魔的耳朵根本就聽不見。
「只、只有今天的,特別獎賞…」
說著,微顫的小手拉下了包裹自己的被子,露出的樣子即使是經過各種大風大浪的惡魔,也不禁瞪大了眼,難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東西。

尖尖的小貓耳居然出現在可愛的主人頭上!
不只是如此,嬌小的身軀被漆黑的毛皮緊緊包裹著透出了少女曲線,不夠長的裙子露出了白皙的腿,然後是同樣黑色毛皮的長靴。

最重要的是,裙子上居然還有著細長的貓尾巴!?
世界上最可愛的主人,和最可愛的生物─貓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的樣子……

太過於理想的畫面,讓セバスチャン幾乎想要揉眼睛,確定自己現在不是在作夢,也不是過度的期望而自我做出的幻覺。

一直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看著她的セバスチャン,讓シエル的臉越來越紅,最後終於忍不住扯起被子想要包住自己的時候,突然被一個箭步衝過來的セバスチャン緊緊抱住。
「啊啊、這真是、這真是…」
抱緊了她並用臉摩擦的樣子,口中發出不明話語的惡魔,完全換了個人的樣子,讓シエル嚇得動彈不得,只有任由他緊抱著。

「放、放手…」
快要窒息前,シエル用力說著。

「啊啊,真是失禮了。」
終於是驚覺了自己的過度反應,セバスチャン放開手,就見シエル大口地喘著氣。

「你想殺了我啊!」
喘著氣,シエル毫不淑女地大罵著。

「啊啊,我活了也算是滿久了,第一次見到可愛到會讓我失去自制力的生物…」
有點困擾,但絕對不是抱歉的笑容,才放開的手又抱上了シエル。
「您真是太可愛了!我的小姐。」

從來超乎他的預測的主人,這次也不例外地,給予了他意外又可愛的驚喜。

真的是,可愛到可愛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主人。
總是給他意外的驚喜,絕不讓他感到無聊。

緊緊地,像是見到可愛的絨布玩偶的孩子的反應,讓シエル推著。
「放手啦!抱這麼緊是想殺了我啊!」

「是……」
不甘願地放鬆點,讓小貓坐上他的腿,炙熱的視線完全無法離開她。

「真是…貓就那麼好啊…」
靠在燕尾服上,可愛地抱怨著而微翹著的粉唇,像是在誘惑他似的,讓他覆蓋了上去。

紅舌熟悉地探入,激烈地翻攪著讓人喘不過氣,身體也跟著他的唇舌開始發熱,連思考都沒有辦法,只能跟著他的唇舌起舞。
好不容易被放開的時候,除了大口大口吸取空氣,シエル什麼都做不到。

碰在大腿上的堅硬,讓她抬頭望入紅茶色的眼。

「您現在的樣子,讓我稍稍有點興奮了。」
事實上並不是稍微,而是非常興奮。讓セバスチャン想要完全就不顧場合地推倒她,讓可愛的小貓嬌喘到天亮,未來幾天都在床上度過的程度。

即使隔著衣服也感覺的到的燙熱,讓シエル揚起了笑。
「要不要幫你弄啊?」

「哎呀,還真是稀奇的事情呢。」
平常好說歹說都還不要的,今天居然這麼主動。

「咳,今天是特別的,因、因為是獎賞…」
別過粉紅的小臉,シエル努力著主人的尊嚴。
「不、不要就算了!」

「既然是您的美意,還請務必。」
調整了下位置,セバスチャン靠上了枕頭,不著痕跡地讓小貓可以自己移動,趴在他的腿間。

「唔…」
解開黑色的褲子,那蹦出來似乎比平常大,而且脈絡分明的樣子,讓臉皮很薄的シエル更是紅了臉。

握上燙熱,小手一邊套弄,粉舌也舔了上去,被唾液給濕潤的巨大,更是膨脹了起來。
舌尖沿著那特殊的形狀舔弄著,好不容易含入一部分的時候,那突然的跳動更是嚇了她一跳,害她差點無法繼續。

專心地埋在腿間努力的シエル,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樣子,是多麼刺激地映在紅茶色的眼中。

長著貓耳的主人,粉色的小舌像是舔弄著最喜歡的牛奶般,埋在腿間取悅著他。
微紅的小臉,輕輕搖晃著的纖腰和小屁股上,還牽著一條細長搖來搖去的貓尾巴。像貓一樣發情性感的小主人,讓セバスチャン的呼吸也不自覺地粗重了起來。

這一切的景象,只讓セバスチャン覺得自己的意志力,像是沙漏裡面的沙一般,正在快速的流失中。

突然,シエル的頭被用力壓下,頂到喉嚨的巨大噴出了不熟悉的味道,一部分讓她吞了下去,另一部分則是被咳了出來。
「該死!你、你做什麼啦!」

「小貓,要喝點有營養的牛奶啊。」
親吻她柔軟的面頰,セバスチャン將沒有吞下去的部分用舌頭舔起,覆蓋著她的唇攪和地要她吞下。

「這哪裡有營養啊!」
喘著氣,シエル大罵著。

明明是變態就直說嘛!還拿營養當藉口反而更可笑。

「呵,難得小姐您賜我的獎賞,不才的我也得好好的回禮才是。」
翻過身將シエル壓在床上,眼中微閃的惡魔光亮,讓シエル有點不安。

她……會不會做得太過分了…
也許,剛好就這樣把惡魔的淫慾開關給打開了,也說不一定。

悄悄地扭著身體,想要逃離不安的時候,笑容滿面的セバスチャン扯回她想要偷溜的腰。

「我也得讓您享受一下,世上最棒的快樂才行呢。」
不等シエル的回應,腰就被拉起,雙腿被往胸部的地方推上,羞恥的地方整個朝上地曝露在他眼前。

「笨、笨蛋!你做什麼!」
膝蓋就在自己的臉旁,完全被壓制的體勢和毫無遮掩曝露,讓シエル掙扎著想要逃離。

只是這樣子的姿勢,她根本就連掙扎的手段都沒有。

「這樣子,您才看得清楚啊。」

「什、什麼?」

「先才您的獎賞給我的滿足,我也得好好的奉還才是。」
不只是身體,還有視覺上的刺激和滿足,他會一五一十地讓可愛主人全部體會一次。

「笨、笨蛋!不…啊!」
才掙扎到一半,那撫入她柔軟地方的手指,就讓シエル很不爭氣地透出媚惑的喘息。

「哎呀哎呀,還真是敏感的小貓呢,只不過那樣就這麼濕了。」
連摸都沒摸,僅僅只有取悅他而已,熟悉著男人氣息的身體就自己開始發情。舔弄著他會讓小貓發情,這樣的認知讓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微笑。

撫著已經滲出花蜜的花瓣,和在空氣中顫抖的花苞,那喘氣扭腰的樣子,真是想讓他多欺負一點。
手指深入緊窄,鮮紅的舌也不放過地吸舔著她敏感的花苞,靈活的動作讓シエル除了甩頭嬌喘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視線可以清楚地看見,那鮮紅的舌和優雅的手指,是如何地疼愛著她,視覺上的刺激更是讓羞恥的紅染滿了全身。
捲襲著意識的快感讓她高揚了聲音,在體內攪和的手指摸著她喜歡的地方,肆虐在柔軟的花園中紅舌不放過任何地方地細舔著,斷續的呼吸和顫抖的身體,敏感地反應著他的撫弄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更加加深了他的愛撫。

「啊、啊啊……」
即使是痛苦的體勢,快感依舊是蔓延到四肢全身,讓纖細的手指抓著床單,吞嚥不下的唾液從嬌喘的小嘴漏出。

比起平常總是在前戲拖時間,給予她一波又一波無法滿足刺激的惡魔來說,今天算是非常溫柔,讓她充分地感覺著快感的同時也不用言語羞辱她。

「啊、セ、セバスチャン……」
只不過是前戲的程度,那暈眩的感覺已經類似和他結合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體位的關係,讓セバスチャン更容易撫到她體內的敏感。
用力吸吮上花苞著時候,電極般的刺激瞬間讓她脫力,在高揚的嬌喘聲鐘,滿溢的花蜜噴上了他的臉。

「啊…不要這樣…」
看著滿意地從她腿間抬起臉,愉快地舔去唇邊的花蜜時,シエル更是感到小臉一陣熱,掙扎地要把腰放下來。

「那這樣好嗎?」
翻過身,讓小貓跨坐在身上,巨大的熱在她的小腹上摩擦著。

明明剛剛才解放放出過一次,現在卻好像比剛剛更大了。

咬著唇,シエル抬眼看他。
只見那上揚的嘴角督促著她的動作,搖晃的熱在週處摩擦卻不願進入,堅持著獎賞需要由她來發予的樣子,讓シエル無奈地扶住他的肩膀,抬起腰緩緩沉下。

「啊…嗯……」
一吋一吋地拓開窄小的巨大,讓她弓起了背,嬌媚的低吟無法忍耐地迴蕩著。

才動了兩三下,シエル就耍賴地攤了下來。

「不要,我動不了了。」
先才的高潮讓她已經很沒力了,即使身體的深處要求著更多更強,她也打算將這個問題都扔給眼前的傢伙處理。

反正他不管怎樣都不會累嘛。

「您是說,都交給我是嗎?」

「嗯。」
小手撫著他的肩膀,可愛的小貓似乎是頗享受著拿他當床的感覺。

「那我就不客氣了。」
終於是等了到機會,惡魔才不會輕易放過呢。

將シエル給翻了過來,臉埋在枕頭小屁股朝上地,更加猛烈的進攻讓她連呼吸都快要接不上。
「啊啊、啊……不、不要這、這樣……」

「您在說什麼,野獸就要像是野獸般,從後面交尾啊。」
即使是假的也好,那縫製在一浮上搖晃的貓尾巴還真的是刺激呢。

「啊啊、啊啊…啊…」
不成聲音的喘息充滿了滿足,本來就已經窄小的地方今天卻更加繃著,細嫩的花徑緊纏著他的一切,像是要搾取更多的深處,即使是セバスチャン也略為皺起了眉毛。

「怎麼了?今天您似乎…特別敏感呢…」
每一下的律動都燒灼著意識,如果是普通男人的話早就受不了,在她體中完全解放了呢。

「啊啊、因、因為…」
埋在枕頭中的臉,更加深了顏色,手也抓得更緊。
「因為…因為………這、這裡有…你的…味道…」

這是第一次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間擁抱著夜晚。
窄小的傭人房、堅硬難睡的木板床和不怎麼柔軟的床單,完全都比不上自己房間的設備,但…床單上卻感覺得到セバスチャン那獨特的味道,好像被他緊擁著般的感覺,讓シエル的感官比平常更加的敏感。

被捲入情慾的浪,而且幾乎要被淹沒了。

「小姐…」
低低在耳邊響起的聲音,也充滿著難以克制的情慾。
「您說了這麼可愛的話…等等就算是哭著求我,我也停不下來了。」

本來是在可能的範圍,想要好好地溫柔疼愛她。

既然知道,小貓會聞著自己的味道發情,本來就已經被シエル給刺激到幾乎沒有的理性,更是被小貓自己給一手扔開了。

「啊啊、セ、セバスチャン……」
握著床單的手不安地舉起,即使床單上有著他的味道,依舊是比不上他的體溫和懷抱讓她安心。

「小姐……」
和她十指交纏,將身體翻過讓她舒服一點。

低頭捕捉嫩唇的同時,腰上的動作也絲毫沒有停下,一下又一下直攻著她的敏感,顫抖的身體已經來到了極限。

「啊啊、セ、セバス…セバスチャン……」
斷續的呼吸混合著嬌喘,聽來像是哭泣。

「我就在這裡喔…小姐……」
交握的手加強力氣,親愛地舔去她眼邊的淚。

加速的衝擊讓シエル弓起了背,發出了近乎尖叫的聲音,和他一起解放出來。
愛憐地親吻疲倦地只能躺著喘氣的她,紅舌細細地舔著她的汗。

「呵,您也真是,這樣子我的房間不是都充滿了您的味道,要我以後怎麼休息呢?」
房中的充滿著歡愛後的粘膩氣息,惡魔靈敏的嗅覺將主人的香甜深深地吸入鼻中。
「以後只要回到房間,就會想起今晚的事情呢。」

「………給我忘掉,這個笨蛋。」
不過幾秒鐘,可愛的小貓就恢復成傲慢的主人了。

「您難得得獎賞我,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忘得掉呢。」
雖然不是第一次得到シエル的獎勵,但這卻是第一次不是由他開口,而是シエル自己主動。

而且主人不愧是主人,非常瞭解僕人的需要,賜給他的獎品還真的是難以忘懷。相信不管多久,他都會記得這難得的夜晚。

「我想要睡了……」
打著呵欠,小手推著他。

「這怎麼可以呢,我可愛的獎賞。」
維持著結合的狀態,セバスチャン親吻著柔軟的面頰,惡魔的眼閃閃發亮著。
「今晚是特別的,不是嗎?」

「我不行了啦!」
既然命令不行,就來軟的。

「您在說什麼呢,明明還是這麼想要的不是嗎?」
只是一個輕輕的律動,就讓她發出敏感的嬌喘。
「夜晚還很長的呢,我可愛的小貓。」

「嗚…」
シエル真的是覺得,她做得有點過火了。

「別擔心。這一段時間工作和讀書都是休息,您可以悠閒地在床上度過。」
接下來可是有一個星期的聖誕新年假期,本來就想讓辛苦了一年的主人休息一下,現在正好是個機會。

「喂,你該不會想讓我一直躺在床上吧!」

「怎麼會呢,我會讓您有適當的運動。」
那意有所指的笑,更是讓シエル白了臉。

「不!」

「請別擔心,您只要享受就可以了。」
在惡魔的低笑下,屬於兩個人,漫長漫長的夜晚才正要開始。

 

 

 

 

 

 

 

 

 

意識像是從深沉的海中浮起般,眨了好幾次眼睛後,シエル的視線終於可以辨認眼前的狀況了。

柔軟地有著陽光香味的被子和枕頭,冬天特有的微冷空氣中漂著淡淡的白薔薇香,將亮眼的陽光阻隔在厚重的窗簾後面,讓室內維持著可以保持安眠的微暗。
在自己的房間醒來的早晨,日複一日的生活。

要不是疼痛的身體告訴她發生過的事情,還真的是不想去回想昨夜的事情。
那太過於令人暈眩的激情,讓人將所有的自尊、理智和羞恥全部都拋開,只享受著他所給予的快樂。

反覆地烙印在身體上,用靈魂去交換的絕對享樂。

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是會讓人想要挫敗地痛罵自己。

「該死…」
將臉埋近枕頭中,即使只是這樣簡單的動作,也讓疲憊的身體發出了悲鳴,過度嬌喘的聲音也變得沙啞。

「少爺,您醒了嗎?」
輕輕的敲門聲後,推著銀製餐車進來的執事,看到的就是將自己埋在床裡的主人。

微笑地將窗簾拉開,讓冬天的陽光灑滿房間。

「……現在幾點了?」
那刺眼地不像是早晨的陽光,不禁讓シエル問著。

「下午三點四十三分,少爺。」
打開銀懷表,セバスチャン答著。

「…該死……」
換句話說,她已經整整地睡掉一個早上和半個下午,毫無限度的浪費時間。

面對主人的抱怨,セバスチャン只是微笑著轉移著話題。
「已經是下午茶的時間了,您要先來杯茶嗎?」

「嗯。」

讓セバスチャン將她扶起身靠在枕頭上,完全用不出力氣的腰和身體,即使只是這樣簡單的動作都讓她又快要滑回床上了。

「少爺,您還好嗎?」
將香醇的奶茶倒入金繪白磁的茶杯中,不愉快地緊繃著的小臉,讓他開口問了。

「笨蛋,這看起來像是還好嗎?」
瞪著罪魁禍首,シエル毫不留情。

「這還真的是失禮了。」
提起昨晚的事情,即使是セバスチャン也略微地紅了臉。
「咳,昨晚那樣的事情,我會努力不再發生第二次。」

那如同真正的小貓般的主人,有著尖尖的小貓耳和細長的尾巴,太過於誘惑和刺激的樣子,讓他封印已久的惡魔本能完全醒來,貪婪地享受著小貓帶給他的快樂,讓兩人一起墮落到漆黑的慾望深淵中。

「你別想要有第二次!」
即使起頭的人是自己,シエル依舊說得咬牙切齒。

她真的是沒想到,小貓對惡魔的殺傷力有這麼大,遠遠還比她這個正牌的主人來有受歡迎多了。

「哎哎,少爺,我已經很用心地在反省了。」
看著依舊繃著一張臉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深深地嘆著氣,並將茶杯遞了給她。

精心調配的奶茶,溫熱地滑過喉嚨的感覺,讓她沙啞的聲音似乎有點緩和。
「其他人呢?」

「大家已經出發享受少爺所給予的旅行了。」

今年的聖誕節,少爺難得地給了大家獎賞,讓總是在宅邸中的傭人們放假出去玩,到新年後再回來。
早上出門的時候還想要跟少爺打招呼,只是睡得像是死人的少爺,當然是沒可能起身,就由萬能有能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將他們打發去了。

想必昨晚的小貓,就是主人給予不需要休假也不需要獎金的他,難得的特別獎勵吧。

偌大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鄉間大宅,只剩下主僕兩人。
彷彿是回到,剛相遇時候,只有彼此兩人的生活般。

「少爺,我可以請教個問題嗎?」
接過杯子,セバスチャン端上裝載著切好水果的銀盤。

「嗯?」
沒說回答還是不回答,她只是低應一聲,叉子選著喜歡的水果吃著。

「昨晚…那套衣服是打哪來的?」
好歹他也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執事,不管是主人身邊的食衣住行,還是任何要進入這個家的東西,都必須經過他的控管。
如此嚴密管理的生活狀況下,主人的シエル居然有辦法夾帶違禁物品,這還真是大大地傷了他身為執事的尊嚴啊。
那套衣服可愛是可愛,但事情本身又是另外一回事。

提到昨晚的衣服,シエル的臉色迅速地脹紅了起來,粉唇敏成一線不發一語。

「小姐您不回答我的話,就還請您,再一次穿上喔。」

「我不要再穿了!」
昨晚已經夠受了,再來一次她保證自己一定會被惡魔給整死。
現在不要說腰用不了力氣,雙腿酸痛腿間也不太舒服,昨晚的記憶到某個地方就全部都沒了,她甚至懷疑該不會已經被這縱慾的傢伙給整死一次了。

「那還請小姐您,好好地回答我。」
近在眼前的紅茶色,讓她撇了撇嘴。
「…那個是,萬聖節的商品…」

「萬聖節的啊…」

確實,他記得萬聖節的時候公司有推出一個扮裝企劃,那個時候他提出可以裝扮成貓的事情,馬上就被主人給直接不採用。

而,這個不採用的商品,又怎麼會在主人身上呢。

「小姐,那個樣品應該是針對十歲以下的孩子製造的吧。」

提出企劃的是他,而不採納的則是小小主人。
過了萬聖節,也讓セバスチャン忘了這段小插曲。
讓他意想不到的是,主人居然這麼瞭解他的胃口,給了他這麼棒的禮物。

「嗯,不受好評所以取消。」
確實,比較扮成貓這樣常見的動物,還是要裝扮成小惡魔或是吸血鬼,比較受孩子們的歡迎。

「所以,那衣服在您的身上顯得小了點。」
緊繃地裹住全身的曲線,過短的裙子也遮掩不住細長的腿,實在是讓人想要稱讚一句,做得好呢!
「請別擔心,我會好好地將衣服收藏起來。」

「給我拿去扔掉!」
如果知道會發生昨晚那樣的事情,她說什麼都不會穿上那個樣子。

「是的,我會照您的身材,每年量身訂做一件新衣。」

「給我拿去扔掉,你這個貓癡!」

「小姐您可是比貓更可愛上…無法比較的程度呢。」
撫著她柔軟的面頰,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哼。」
撥開大手,傲慢的シエル可是一點都不領情。

「呵,難得的假日,您就好好地在床上休息吧,也不用擔心其他人的打擾。」
因為那些電燈泡們,都已經去放年假,剩他一個人照顧主人了。
「我會好好地,從您的每一根頭髮到腳指甲全部都無微不致地照顧周全。」

那極度曖昧的言詞,讓シエル不自覺地紅了臉。
「這、這沒有獎勵啊!」

「服侍您遵從您是我的使命。」
執起小小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在纖白的手指獻上一吻。
「My Lady」

「知道還不趕快去做!我的下午茶呢?」
抽回手,シエル完全擺出了主人的架式。

「請您稍等,馬上替您送來。」

「真是,不機伶的傢伙。」
紅著臉,シエル將身體沉入了柔軟的床中。

 


後記:

看起來很眼熟沒錯,這是Sweet Sweet Darling的重寫篇
主要追加內容執事小姐兩人的假期篇,完全甜甜R18^^

 

澪雪 拜 27 Jun 201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