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 – 试阅

CHARM

 

Yes, My Lady 2收录

主人女佣cosplay篇

从佣人的衣装打扮可以窥见一个家的水平。

长及脚踝的深蓝色洋装和缝上了手工蕾丝的纯白围裙,随着少女的步伐摇曳著。头上的女佣帽甚至洋装袖口的蕾丝花边,也是一点污点都没有的洁白,优雅尊贵的打扮,是大贵族的女佣才能拥有的殊荣。

即使是富可敌国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对于佣人们的打扮也是以机能性和运动性为主,华丽与美观为辅,所以遇到这种以华丽装饰为主的衣服,怎么样都觉得绑手绑脚寸步难行。
典雅设计的衣服,在娇小的少女身上无可否认地有着不太搭调的感觉,而她推著银餐车前进时,理应轻快的脚步用笨拙来形容已经是委婉,更不要说明明应该要平稳前进的餐车,放在上面的东西却不断摇晃发出清脆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摔下来似的。

再普通不过的银制餐车,上面承载着全套的四人份的茶具、红茶还有点心,茶具全部都是精致的陶瓷制品,再加上餐车本身的重量,其实是比想像中更来得沉重的东西。
照理说送茶这么简单的工作,推著餐车前进的少女却一脸不快,小脸因为辛苦而绯红著,咬著牙脚步沉重地前进,嫩颊还冒出了细汗,完全不敢想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居然能以那样惊人的速度毫无问题地推著餐车前进。

好不容易通过漫长的走廊,餐车在会客室停了下来,轻轻敲门后得到入室的允许后,沉重的檀木门被打开,女佣推著餐车步入房间,将车子在不起眼的沙发后面停下。

宽大的会客室中只有一个人,翘着脚傲慢无比地端坐在沙发上。
“太慢了。以这种速度到达会客室,茶和点心都已经冷了,用来招待客人的话,不管对主人还是客人都是失礼的行为。”
沙发上的男人红茶色的眼冰冷地看着银怀表,毫不留情地斥责。
“您这样不要说客厅女佣,就连厨房女佣,可能都无法胜任呢。”
推着眼镜,セバスチャン对于自家主人的学习能力,除了叹气以外还是只能叹气。

“喂,你不觉得让我去当女佣,从开始就是错误的吗?”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シエル,被セバスチャン这样一说更是火冒三丈,忍不住大声了起来。

“小姐,身为佣人,是不能这样跟主人说话。”
说著,手上的教鞭意思性地在她身上挥了下。
“如果不是我,而是其他人,您那样的说话方式可要受到惩罚呢。”

“所以我说,让我去做女佣从开始就是错的吧!”
她可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身来就是千金小姐的命,现在则是大少爷,有着セバスチャン在身边打点一切,缺乏生活能力到异常的她,却突然为了工作需要去当女佣,怎么想都是错误选择!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次的对象是为侯爵,以佣人的身分混入搜查是最适当的方法,也最不会起疑心。说要用最快最有效率的方法的,可是小姐您呢。”

“是这么说没错……”
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效率主义的シエル总是喜欢选择最快最不浪费时间的方法来做事,即使那方法的风险最高。
而她这个性格,每每都被セバスチャン给吃定,要她做特殊装扮直接潜入目标物身边,而为了特殊打扮就必须有适当的才能,这个时候就轮到セバスチャン来训练她了。

主张做什么像什么的セバスチャン,要训练シエル也自然是要从里到外,为了让她更入戏,シエル甚至还换上了侯爵家的女佣制服,要她习惯这绑手绑脚的打扮。
自家的重视机能性的女佣服还好,其他人这种除了优雅华丽一无可取的衣服,而作为女佣还要小心不要弄脏衣服,这种神经的煎熬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也难怪那个地方三天两头就在征求新人,也给シエル一个方便的机会。

无可否认的,效率主义的シエル在对上严苛严谨的セバスチャン的时候,经常会让她的决定产生动摇;现在就是一个。
比起穿女装参加派对,做女佣更是考验シエル的神经和理智,再加上完美主义的セバスチャン将会给予的训练,シエル已经有着想要打退堂鼓的冲动。
可是,她又没有任何可以替代的方法,只有不上不下地继续乖乖接受セバスチャン的训练。

除了气恼地咬著牙瞪着可恶的男人以外,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来表示自己的脾气。

“是吧。这方法也是小姐您都同意的,所以您就更要在训练中认真不可。今天一天要将您训练成优秀的女佣,时间不多了呢。”

“一天!?”

“是的,已经谈好您明天就会以女佣的身分进入侯爵家,所有的一切您可要在今天内都学会才行呢。”

“别开玩笑了!”

“我相信小姐您的学习能力。困难的社交舞,您不是也一个晚上就学会了吗?女佣这样比社交舞还要简单的事情,对小姐来说可是如同甜点一般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拿シエル穿女装潜入派对抓开膛者杰克的事情,那次为了被训练成淑女シエル受到的对待让她现在想起来都还头皮发麻,而这次还要重复同样程度的训练,光是想シエル就以着想要逃走的冲动。

“来吧,小姐,时间已经不多了。先从最简单最轻松的客厅女佣的工作开始,这也是可以得到最多消息的职位。”
拍拍手,セバスチャン表示训练继续。

看似认真的态度,只有那隐藏在眼镜后面,微闪著血色的眼眸,稍微泄漏了他的情绪。

“您好不容易送来的茶可不能浪费,就从替客人奉茶开始吧。您已经看过很多次我倒茶的样子,应该不需要再重复示范了吧。”

“知道啦!”
シエル的态度除了不耐以外还是只有不耐。

对シエル的态度,セバスチャン微瞇了下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已经看セバスチャン做了无数次的倒茶的动作,轮到自己的时候,却意外地比想像中更难了许多。
那装了6人份茶水的陶瓷茶壶,沉重到根本就不是她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可以单手拿得起的东西,仅仅只是拿起茶壶就用掉她全部的力气,捧在手上都摇晃不已,更不要说对准杯子了。

“小姐,背脊要伸直。”
教鞭毫不留情地朝她背上挥下,不痛却让人微麻的感觉,是这恶魔擅长用鞭调教人的证据。

只是对拿着茶壶就已经用尽全力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这一打让她受到惊吓,手上的茶壶马上可怜地从她手中落下。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反应快,这茶壶就已经成为一堆可怜的碎片了。

“小姐……”
拿着紧急拯救到的茶壶,セバスチャン又是深深地一口气。

“别在小细节斤斤计较!”
虽然知道是自己理亏,但会让她受到惊吓的确实是セバスチャン,所以她也相当理直气壮地挑衅回去。

“这根本不是小细节的问题……”
抖了半天连滴水都倒不出来的茶壶,等她真的倒出什么来,セバスチャン很有把握等等遭殃的会是桌巾和地毯,恐怕一旁的沙发都不能幸免于难。

“是你太吹毛求疵,一点小问题就打下来!烦死了!”

面对怒气冲冲反驳回来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又深深叹了口气。
“客厅女佣和执事就像是一个家的门面,用微笑和礼貌来招待客人,小姐您有充分的气质和教养,这种事情对您一点都不困难。只是,我似乎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根本就是!”
女佣的工作要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学会,那她就犯不着花那么多时间,去教育这个跟她契约的时候严重跟时代脱节的恶魔了。

“既然小姐您不适合做客厅女佣,也不是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怎么说?”

“对小姐您来说是有点困难,不过只要能胜任打扫的工作,还是勉强算合格。打扫这种不需要用头脑,只需要身体记忆的简单工作,对小姐您来说,应该是比用餐更简单的事情吧。”

“闭嘴!”
三步五十就要听他的讽刺,不禁让シエル怀疑到底是她的耐心会先用完,还是セバスチャン的训练会先结束。

“事不宜迟,就快点开始练习吧。不过在那之前……”
セバスチャン突然将シエル的小脸给抬起,眼对眼互相凝视的感觉,让害羞的シエル很自然地红了脸,美丽的眼眸也别了开。

只要セバスチャン露出这种表情,他所代表的意思,シエル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不出所料地,当シエル的视线移开的瞬间,他微冷的唇也印了下来。
轻啄了紧闭的嫩唇几下,得不到她的允诺就干脆伸出舌,从唇瓣的细缝侵入,勾出隐藏于内的小舌与他共舞。
公私分明的セバスチャン,从来没有在这种时候吻过她,让シエル茫然了一下,却依旧闭上眼接受他的吻。灵活地与她纠缠的舌,搅动的不只有她的舌尖甚至还有意识,强而有力搂她入怀的臂膀让身体一阵酥软,让シエル几乎就要这样瘫软在他身上了。

好不容易难分难解的两人分开,シエル绯红著小脸,似乎还意犹未尽地大眼水润地诱惑着他,可爱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低笑了声。

“小姐,接下来的就可就是奖赏了。”
说著,还愉快地香了小脸一下。

“呜…什、什么奖赏……”
捂住发热的脸,シエル背过身去。

“当然是,小姐您成绩良好,由老师的我给予您的奖赏啊。”
薄唇在裸露的脖子上摩擦,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清楚。

“那哪是奖赏?”
与其说是奖赏,不如说是恶魔执事自己的快乐才对吧。

“哎呀,小姐您不喜欢吗?听您每次都那样喊……”

“不是要训练吗,还不快点!”
用更大的声音阻止セバスチャン说下去,那已经红透的柔嫩脸颊实在是让人很想就这样捏下去。
忍住自己的冲动,セバスチャン站直身。

“您说的是,那我们就进行下一步吧。小姐,请往这边。”

 


后记:

女佣教育篇,不过小姐是否会顺利呢﹝苦笑

 

澪雪 拜 28 Feb 2011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