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e of Jealous – 试阅

Crime of Jealous

Yes, My Lady 2 收录
内视镜Play和微セバスチャンM倾向

 

 

垂在肩上的头发梳成辫子,穿着染上了脏污的粗布衣裳,挽著篮子在街上叫卖的少女,是伦敦中理所当然的景色。少女们有人卖花,卖水果,甚至兜售些简单的手工艺品,是还无法工作的年轻女孩,除了出卖身体,这是她们唯一的生活手段。

吃不饱穿不暖的孩子们,为了温饱自己,在伦敦车站的周边,卖花卖水果地拼命叫卖,只有一个少女无法叫卖,挽着花篮跟路人比手画脚地做生意。

不只是沉默,遮住半边脸的蓝灰色头发像是在躲藏什么,身上的衣服也毫不显眼,低垂的头除了美丽的蓝眼以外什么都看不见,不起眼的她却挽著一篮瑰丽的白蔷薇,在伦敦车站贩卖著。

不会说话的少女,拿着花挨着人推销,用手指比著一代表只需要一个铜板,卖著篮中满满的花。
雪般透白的蔷薇让少女不用叫卖,也有人掏钱跟她买花,让少女即使不说话,也勉强可以做生意,换几个铜板维持生活。

从早上走到下午,就算手中的花再怎么吸引人,不会叫卖还是输人一截。看着其他人都已经卖完回去,甚至开始卖其他东西,少女手中那一篮还是有一半。

走了一天,疲劳让她的脚步开始变慢,苍白疲倦的脸色也不会搏人同情。毕竟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这些孩子们就像是臭水沟中的老鼠,能不要接近就不要接近。
拖着脚步看着伦敦车站来回的人潮,少女无奈地叹了口气。

“整篮我全买了。”
一个男人从背后拉住她的篮子,在少女挣扎的时候捉住她的手,塞了几个先令给她。大金额让她眼睛发亮,却也免不了有点犹疑地看着男人。

“小妹妹,妳要不要赚更多钱?”
没有说话,少女只是用力点头,天真的样子让男人勾起嘴角,露出连笨蛋都看得出来的低劣笑容。

“跟我来。”
男人指了个方向往前踏出,少女即使脚步不够大,也拼了命跟着男人前进。

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只要简单的话语和几个铜板,就可以买去他们的生活甚至性命,对黑社会来说,这些孩子是比什么都还要好用的道具。
最好是孤儿,然后是没有同伴的孩子,这种人就算失踪了也不会有人发现,是最适合的对象。像少女这样,不能说话但是可以听得懂话语的人,是更好的材料。

男人的步伐相当快,少女即使气喘吁吁小脸发红还是拼命跟着,捏著铜板的手握得死紧,生怕跟丢了就什么都赚不到了。
从伦敦火车站走入了罪恶的巢穴的东伦敦,对于生活在西伦敦的人来说,东伦敦是绝对不可踏入的地方,但是对这些拼了命想要活下去的孩子来说,不管是哪里,只要能赚钱他们就愿意去。

在东伦敦的巷道中拐了拐,男人打开一家酒店的门踏了进去,而少女则站在门口犹豫,一直到男人招了招手,她才大著胆子走进去。

才刚刚踏入,娇小的身体就被人从一旁抓住,紧握在手上的铜板松了开,叮叮咚咚地掉了一地,她一直挽著的篮子也落了地,娇贵的白蔷薇飞散的样子,让少女惨白著脸想去捡,无奈身体却又在他人的掌控中,根本动弹不得。

环视周围,少女已经被大男人给包围,穿着良好的男人们证明他们有一定的出身和身分,贵族的便装甚至还有军服,这些被称为上流社会的新芽的男人们,却一群人围着一名娇小的少女,露出诡异玩弄的笑。

“哈,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铜板,真是可怜的孩子呢。”
嘲谑的声音令人嫌恶,少女看都没看那人一眼,蓝色的大眼紧张地望着那些掉在地上,被人们无情地踏上的硬币和雪色花瓣。

“这么爱钱的话,等一下就把妳用硬币塞满,看妳到底值多少。”
不堪入耳的话语引得周围一阵哄笑,男人们绕着少女,更多不像是贵族的粗俗话语瞬间充满了房间。

如此低劣的存在,就是未来要支撑大英帝国的贵族,不禁让人对国家的未来感到担忧。

少女低垂的眼闪过微光,像是在思索着要怎么脱离困境的时候,却突然膝盖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努力地想要挪动身体,意外地发现身体用不上一点力气,只是坐着对她来说已经非常勉强。

“哈哈哈,吓得脚都软了吗?”
男人们嘲笑的声没有进入少女耳朵,弥漫在空气中的异味让她头昏,拼命地想要集中精神。

“这女孩脏归脏,瘦巴巴一点肉都没有,不过还满漂亮的。”
揪起少女头发强迫她起身,即使痛极少女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任由男人的凌虐。

眼尖的人发现,沾染了灰尘的小脸白皙滑嫩,被头发给遮住的半边脸并没有任何吓人的伤迹,右眼挂着眼罩以外并没异常。肌肤晶莹滑嫩的样子让人吞了口口水,微透著恐惧的水润蓝眸刺激著男人嗜虐欲,想要让少女哭喊悲鸣的雄性本能蠢蠢欲动。
颤抖著长睫毛煽动似的小动作,编贝般的白齿咬著粉色嫩唇,小动物般惹人怜爱的少女,年轻的男人们根本无法抵抗这恶魔般挑逗般,直接将娇小的身躯压上了一旁的桌子。

没有想到发展成如此,少女惊恐地瞪大眼,想要反抗的身躯被男人给压住,扯上衣领的大手让她浑身僵硬,想要反抗却使不出一丝力气,男人狰狞的笑让少女不由自主地发抖。

“乖一点的话会好好疼爱妳。”
男人气息粗重,轻佻下流的本性显露于色,迫不及待地想要蹂躏身下的人。

感觉得到衣服将要被蛮力给撕开,自己将会受到的恐怖折磨,少女不仅没有闭上眼,反而睁眼看着准备污辱她的人。

“别用脏手碰我的东西,垃圾。”
让人连骨髓都冻起的冰冷音色,仿佛恶魔降临般的黑暗笼罩的房间,人类本能的恐惧让男人们浑身颤抖,什么声音都没有裤子就湿了一片。
殴打声和骨折声在室内起落,年轻男人们一个一个被更高大的男人给拧了起来,像是垃圾般被扔出去,堆积在墙角。

闪烁著血色的红茶色眼眸,回过头来看着狼狈的少女,裙子在混乱中已经整个掀了起来,露出隐藏在衣服下的柔软曲线,让他深叹了口气。

“您还真是……除了被绑架以外,没有其他的才能吗?小姐。”
瞄了一眼堆积在墙角的人,红茶色的眼眸没有任何感情,甚至该说,还有点杀意。

“………太、太慢了吧!”
从头到尾没有发出声音的少女,突然发出几乎要掀掉屋顶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这么慢……咳、咳……”

“哎呀哎呀,突然激动起来就是会这样呢。”
将用力咳嗽的她拉入怀中,突然接触到男人的体温,让少女一阵脸红,本来就无力的身体变得更加酥软。
“不要紧吗?”

“都、都是你……咳、咳……”
一整天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喝水,突然大声起来喉咙受不了,再加上空气中的异味,让她一开口就喉咙痕痒,停不下来地猛咳了起来。

这些垃圾不会知道,他们绑架准备用来玩乐的少女,其实就是被称为女王的猎犬,管理著英国黑社会的少女女王,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那一切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她精湛到几乎连恶魔都可以骗过的演技。
而这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正是服侍于她身边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
和不做伯爵打扮的シエル一样,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是执事模样,身上不是熟悉的漆黑燕尾服,而是他以家庭教师自居时,轻便的贵族造型。比起平常过于显眼的执事样子,确实是较易融入人群的穿着,即使如此也无法掩饰セバスチャン的帅气,诱惑人不自觉堕落的邪肆气质。

“小姐您要是早点呼唤,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忍不住情绪,即使シエル是他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还是忍不住对她的行动颇有微词。

虽说为了剧本的方便,シエル设定上是哑巴的卖花女,让人觉得清纯可欺,是比什么都还要方便的猎物。即使如此,到了真正危险的时候,シエル也应该放弃剧本,直接呼唤他求救才对。
要是他再晚一点到达,这些垃圾可就不是这么简单就算了呢。

“咳……闭、闭嘴……盯着我,是你的工作吧…咳…”
不断咳著的シエル让他揪眉,嗅觉灵敏的恶魔马上就找出了原因。

“请尽量别呼吸这房间的空气,那种东西吸多了,对身体有害。”
将领口的丝巾取下,セバスチャン作为围巾地遮掩住她的口鼻,突然被他的气味给包围,让シエル僵值了身体。

“……多管闲事……”
这样闻着セバスチャン的味道,是另外一种的呼吸困难,也让シエル脸上的粉红,迅速蔓延到全身。

燃烧着大麻的香炉,有着让人情绪恍惚,精神兴奋上扬的作用,也可以兼做媚药使用,是这些出身高贵的败类们喜欢的乐子之一。鲜少接触毒品的シエル对这些东西的耐性不高,セバスチャン直接了当地破坏了香炉,不让这种害人的气味继续蔓延。

略为流通的空气让シエル的思考不再那么昏沉,言语也顺畅许多。
“怎么样,这些家伙的是犯人吗?”

“不,只是普通没胆子的纨絓子弟,并非事件的犯人。”

“是吗…咳…”

会让シエル假扮成卖花女如此特殊的身分,就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在伦敦上演的虐杀剧。受害者都是年轻少女而且以没有身分的孤儿居多,没有理由的被肢解的尸体被扔在街上,仿佛开膛者杰克再来似地,被报纸给大幅报导著。

管理著黑社会,且跟开膛者杰克有点渊源的シエル,插手这件事情不只是为了解决女王的忧郁,也跟她个人有点关系。
只可惜,她付出了这么多努力,犯人依旧是没有上勾。

“小姐,这些家伙该怎么办?”

“……随他们去吧……咳……”
瞥了眼如同垃圾般堆在一起的人们,シエル眼中没有任何兴趣。
“待在这里也没用,回去了。”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虽然管理著黑社会,但并不是正义的使者。她的工作是不让黑社会的一切过度干涉一般社会,且协助解决警方无法解决的难案,而不是主张社会的正义与和平。
让黑暗和光明维持均衡,保持英国的秩序,这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存在目的。

“是的,小姐。”
在シエル的吩咐下,セバスチャン搂抱起娇小的身躯,在不被任何人给发觉地带着她离开现场,飞跃在伦敦中。

小手抓着セバスチャン的领巾,シエル眼中有着隐藏不住的燥热。即使偎在微凉的怀抱中,升高的体温也丝毫没有下降的意思。
从东伦敦回到位于西伦敦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以セバスチャン的速度无须多久,只要几分钟他就可以抱着シエル回到房间里,而且不被任何人给发现;不管是外面的人们还是被赋予管理伦敦大宅的王子主仆。

“辛苦您了,小姐。”

“嗯……”

将小咳不断的シエル安放在床上,鼻子比狗还要灵敏的セバスチャン,低头闻着她的头发,突然的亲近让シエル忍不住低吟了声,娇躯可怜地颤抖著。
“那味道似乎沾染到身上了呢,要是留在房里就不好了。请稍等一下,我马上安排沐浴。”

セバスチャン还没来得及离开,捉住他的衣摆的小手就让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双颊酡红醉人,气息紊乱的主人。

シエル的视线看着地板没有说话,但紧握着他的衣服的小手,以及柔媚急促的呼吸,已经充分地表达了她的意思。
“……沐浴,等等再说……”
傲慢娇横的她,只能用这种方法表示自己。

“小姐您是怎么了呢?”
像是不理解シエル的意思,セバスチャン在她的脚边单膝跪下,小心翼翼地观察著主人的表情。

“………装什么傻。平常总是比什么都猴急…”
セバスチャン刻意的态度让シエル不快,语气中有着隐藏不住的嗤怒。

而,回应她的不是温柔体贴,而是嘲笑般的低嗤声,教シエル难堪地怒瞪着跪在她脚边的男人。

“呵,弥漫着淫靡香味的您,确实是非常地有魅力。只是,区区迷香程度就开始发情,身为我的主人,这样还真是让人失了兴致呢。”

 


后记:

上记号和内视镜篇
后面因为全部都H所以割爱﹝喂

 

澪雪 拜 25 Feb 2011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