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e of Jealous – 試閱

Crime of Jealous

Yes, My Lady 2 收錄
內視鏡Play和微セバスチャンM傾向

 

 

垂在肩上的頭髮梳成辮子,穿著染上了髒污的粗布衣裳,挽著籃子在街上叫賣的少女,是倫敦中理所當然的景色。少女們有人賣花,賣水果,甚至兜售些簡單的手工藝品,是還無法工作的年輕女孩,除了出賣身體,這是她們唯一的生活手段。

吃不飽穿不暖的孩子們,為了溫飽自己,在倫敦車站的周邊,賣花賣水果地拚命叫賣,只有一個少女無法叫賣,挽著花籃跟路人比手畫腳地做生意。

不只是沉默,遮住半邊臉的藍灰色頭髮像是在躲藏什麼,身上的衣服也毫不顯眼,低垂的頭除了美麗的藍眼以外什麼都看不見,不起眼的她卻挽著一籃瑰麗的白薔薇,在倫敦車站販賣著。

不會說話的少女,拿著花挨著人推銷,用手指比著一代表只需要一個銅板,賣著籃中滿滿的花。
雪般透白的薔薇讓少女不用叫賣,也有人掏錢跟她買花,讓少女即使不說話,也勉強可以做生意,換幾個銅板維持生活。

從早上走到下午,就算手中的花再怎麼吸引人,不會叫賣還是輸人一截。看著其他人都已經賣完回去,甚至開始賣其他東西,少女手中那一籃還是有一半。

走了一天,疲勞讓她的腳步開始變慢,蒼白疲倦的臉色也不會搏人同情。畢竟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這些孩子們就像是臭水溝中的老鼠,能不要接近就不要接近。
拖著腳步看著倫敦車站來回的人潮,少女無奈地嘆了口氣。

「整籃我全買了。」
一個男人從背後拉住她的籃子,在少女掙扎的時候捉住她的手,塞了幾個先令給她。大金額讓她眼睛發亮,卻也免不了有點猶疑地看著男人。

「小妹妹,妳要不要賺更多錢?」
沒有說話,少女只是用力點頭,天真的樣子讓男人勾起嘴角,露出連笨蛋都看得出來的低劣笑容。

「跟我來。」
男人指了個方向往前踏出,少女即使腳步不夠大,也拼了命跟著男人前進。

事實上就是這麼簡單,只要簡單的話語和幾個銅板,就可以買去他們的生活甚至性命,對黑社會來說,這些孩子是比什麼都還要好用的道具。
最好是孤兒,然後是沒有同伴的孩子,這種人就算失蹤了也不會有人發現,是最適合的對象。像少女這樣,不能說話但是可以聽得懂話語的人,是更好的材料。

男人的步伐相當快,少女即使氣喘吁吁小臉發紅還是拚命跟著,捏著銅板的手握得死緊,生怕跟丟了就什麼都賺不到了。
從倫敦火車站走入了罪惡的巢穴的東倫敦,對於生活在西倫敦的人來說,東倫敦是絕對不可踏入的地方,但是對這些拼了命想要活下去的孩子來說,不管是哪裡,只要能賺錢他們就願意去。

在東倫敦的巷道中拐了拐,男人打開一家酒店的門踏了進去,而少女則站在門口猶豫,一直到男人招了招手,她才大著膽子走進去。

才剛剛踏入,嬌小的身體就被人從一旁抓住,緊握在手上的銅板鬆了開,叮叮咚咚地掉了一地,她一直挽著的籃子也落了地,嬌貴的白薔薇飛散的樣子,讓少女慘白著臉想去撿,無奈身體卻又在他人的掌控中,根本動彈不得。

環視周圍,少女已經被大男人給包圍,穿著良好的男人們證明他們有一定的出身和身分,貴族的便裝甚至還有軍服,這些被稱為上流社會的新芽的男人們,卻一群人圍著一名嬌小的少女,露出詭異玩弄的笑。

「哈,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著銅板,真是可憐的孩子呢。」
嘲謔的聲音令人嫌惡,少女看都沒看那人一眼,藍色的大眼緊張地望著那些掉在地上,被人們無情地踏上的硬幣和雪色花瓣。

「這麼愛錢的話,等一下就把妳用硬幣塞滿,看妳到底值多少。」
不堪入耳的話語引得周圍一陣鬨笑,男人們繞著少女,更多不像是貴族的粗俗話語瞬間充滿了房間。

如此低劣的存在,就是未來要支撐大英帝國的貴族,不禁讓人對國家的未來感到擔憂。

少女低垂的眼閃過微光,像是在思索著要怎麼脫離困境的時候,卻突然膝蓋一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努力地想要挪動身體,意外地發現身體用不上一點力氣,只是坐著對她來說已經非常勉強。

「哈哈哈,嚇得腳都軟了嗎?」
男人們嘲笑的聲沒有進入少女耳朵,瀰漫在空氣中的異味讓她頭昏,拚命地想要集中精神。

「這女孩髒歸髒,瘦巴巴一點肉都沒有,不過還滿漂亮的。」
揪起少女頭髮強迫她起身,即使痛極少女也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任由男人的凌虐。

眼尖的人發現,沾染了灰塵的小臉白皙滑嫩,被頭髮給遮住的半邊臉並沒有任何嚇人的傷跡,右眼掛著眼罩以外並沒異常。肌膚晶瑩滑嫩的樣子讓人吞了口口水,微透著恐懼的水潤藍眸刺激著男人嗜虐慾,想要讓少女哭喊悲鳴的雄性本能蠢蠢欲動。
顫抖著長睫毛煽動似的小動作,編貝般的白齒咬著粉色嫩唇,小動物般惹人憐愛的少女,年輕的男人們根本無法抵抗這惡魔般挑逗般,直接將嬌小的身軀壓上了一旁的桌子。

沒有想到發展成如此,少女驚恐地瞪大眼,想要反抗的身軀被男人給壓住,扯上衣領的大手讓她渾身僵硬,想要反抗卻使不出一絲力氣,男人猙獰的笑讓少女不由自主地發抖。

「乖一點的話會好好疼愛妳。」
男人氣息粗重,輕佻下流的本性顯露於色,迫不及待地想要蹂躪身下的人。

感覺得到衣服將要被蠻力給撕開,自己將會受到的恐怖折磨,少女不僅沒有閉上眼,反而睜眼看著準備污辱她的人。

「別用髒手碰我的東西,垃圾。」
讓人連骨髓都凍起的冰冷音色,彷彿惡魔降臨般的黑暗籠罩的房間,人類本能的恐懼讓男人們渾身顫抖,什麼聲音都沒有褲子就濕了一片。
毆打聲和骨折聲在室內起落,年輕男人們一個一個被更高大的男人給擰了起來,像是垃圾般被扔出去,堆積在牆角。

閃爍著血色的紅茶色眼眸,回過頭來看著狼狽的少女,裙子在混亂中已經整個掀了起來,露出隱藏在衣服下的柔軟曲線,讓他深嘆了口氣。

「您還真是……除了被綁架以外,沒有其他的才能嗎?小姐。」
瞄了一眼堆積在牆角的人,紅茶色的眼眸沒有任何感情,甚至該說,還有點殺意。

「………太、太慢了吧!」
從頭到尾沒有發出聲音的少女,突然發出幾乎要掀掉屋頂的聲音。
「你在做什麼!這麼慢……咳、咳……」

「哎呀哎呀,突然激動起來就是會這樣呢。」
將用力咳嗽的她拉入懷中,突然接觸到男人的體溫,讓少女一陣臉紅,本來就無力的身體變得更加酥軟。
「不要緊嗎?」

「都、都是你……咳、咳……」
一整天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喝水,突然大聲起來喉嚨受不了,再加上空氣中的異味,讓她一開口就喉嚨痕癢,停不下來地猛咳了起來。

這些垃圾不會知道,他們綁架準備用來玩樂的少女,其實就是被稱為女王的獵犬,管理著英國黑社會的少女女王,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那一切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她精湛到幾乎連惡魔都可以騙過的演技。
而這莫名其妙出現的男人,正是服侍於她身邊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
和不做伯爵打扮的シエル一樣,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是執事模樣,身上不是熟悉的漆黑燕尾服,而是他以家庭教師自居時,輕便的貴族造型。比起平常過於顯眼的執事樣子,確實是較易融入人群的穿著,即使如此也無法掩飾セバスチャン的帥氣,誘惑人不自覺墮落的邪肆氣質。

「小姐您要是早點呼喚,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忍不住情緒,即使シエル是他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還是忍不住對她的行動頗有微詞。

雖說為了劇本的方便,シエル設定上是啞巴的賣花女,讓人覺得清純可欺,是比什麼都還要方便的獵物。即使如此,到了真正危險的時候,シエル也應該放棄劇本,直接呼喚他求救才對。
要是他再晚一點到達,這些垃圾可就不是這麼簡單就算了呢。

「咳……閉、閉嘴……盯著我,是你的工作吧…咳…」
不斷咳著的シエル讓他揪眉,嗅覺靈敏的惡魔馬上就找出了原因。

「請盡量別呼吸這房間的空氣,那種東西吸多了,對身體有害。」
將領口的絲巾取下,セバスチャン作為圍巾地遮掩住她的口鼻,突然被他的氣味給包圍,讓シエル僵值了身體。

「……多管閒事……」
這樣聞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味道,是另外一種的呼吸困難,也讓シエル臉上的粉紅,迅速蔓延到全身。

燃燒著大麻的香爐,有著讓人情緒恍惚,精神興奮上揚的作用,也可以兼做媚藥使用,是這些出身高貴的敗類們喜歡的樂子之一。鮮少接觸毒品的シエル對這些東西的耐性不高,セバスチャン直接了當地破壞了香爐,不讓這種害人的氣味繼續蔓延。

略為流通的空氣讓シエル的思考不再那麼昏沉,言語也順暢許多。
「怎麼樣,這些傢伙的是犯人嗎?」

「不,只是普通沒膽子的紈絓子弟,並非事件的犯人。」

「是嗎…咳…」

會讓シエル假扮成賣花女如此特殊的身分,就是因為這一段時間在倫敦上演的虐殺劇。受害者都是年輕少女而且以沒有身分的孤兒居多,沒有理由的被肢解的屍體被扔在街上,彷彿開膛者傑克再來似地,被報紙給大幅報導著。

管理著黑社會,且跟開膛者傑克有點淵源的シエル,插手這件事情不只是為了解決女王的憂鬱,也跟她個人有點關係。
只可惜,她付出了這麼多努力,犯人依舊是沒有上勾。

「小姐,這些傢伙該怎麼辦?」

「……隨他們去吧……咳……」
瞥了眼如同垃圾般堆在一起的人們,シエル眼中沒有任何興趣。
「待在這裡也沒用,回去了。」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雖然管理著黑社會,但並不是正義的使者。她的工作是不讓黑社會的一切過度干涉一般社會,且協助解決警方無法解決的難案,而不是主張社會的正義與和平。
讓黑暗和光明維持均衡,保持英國的秩序,這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存在目的。

「是的,小姐。」
在シエル的吩咐下,セバスチャン摟抱起嬌小的身軀,在不被任何人給發覺地帶著她離開現場,飛躍在倫敦中。

小手抓著セバスチャン的領巾,シエル眼中有著隱藏不住的燥熱。即使偎在微涼的懷抱中,升高的體溫也絲毫沒有下降的意思。
從東倫敦回到位於西倫敦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以セバスチャン的速度無須多久,只要幾分鐘他就可以抱著シエル回到房間裡,而且不被任何人給發現;不管是外面的人們還是被賦予管理倫敦大宅的王子主僕。

「辛苦您了,小姐。」

「嗯……」

將小咳不斷的シエル安放在床上,鼻子比狗還要靈敏的セバスチャン,低頭聞著她的頭髮,突然的親近讓シエル忍不住低吟了聲,嬌軀可憐地顫抖著。
「那味道似乎沾染到身上了呢,要是留在房裡就不好了。請稍等一下,我馬上安排沐浴。」

セバスチャン還沒來得及離開,捉住他的衣擺的小手就讓他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雙頰酡紅醉人,氣息紊亂的主人。

シエル的視線看著地板沒有說話,但緊握著他的衣服的小手,以及柔媚急促的呼吸,已經充分地表達了她的意思。
「……沐浴,等等再說……」
傲慢嬌橫的她,只能用這種方法表示自己。

「小姐您是怎麼了呢?」
像是不理解シエル的意思,セバスチャン在她的腳邊單膝跪下,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主人的表情。

「………裝什麼傻。平常總是比什麼都猴急…」
セバスチャン刻意的態度讓シエル不快,語氣中有著隱藏不住的嗤怒。

而,回應她的不是溫柔體貼,而是嘲笑般的低嗤聲,教シエル難堪地怒瞪著跪在她腳邊的男人。

「呵,瀰漫著淫靡香味的您,確實是非常地有魅力。只是,區區迷香程度就開始發情,身為我的主人,這樣還真是讓人失了興致呢。」

 


後記:

上記號和內視鏡篇
後面因為全部都H所以割愛﹝喂

 

澪雪 拜 25 Feb 2011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