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Paradise – 試閱

Dark Paradise

 

Yes, My Lady 2 收錄

セバス+セバスxシエル的 3p 物,苦手者請迴避

春日的溫暖陽光透過玻璃晶亮地灑入室內,帶著薔薇花香的薰風從窗戶的縫細吹入,將充滿了墨水和紙張味道的嚴肅書房,多了份柔軟的香甜。
比芳香的薔薇還要誘人的,是即使拼命壓抑也依舊漏出的甜美嬌喘。

坐在窗台上,厚重的窗簾不合時間地半拉了起來,就是要遮住旖旎春光,不讓窗戶外面的人發現書房中的異樣。
一手揪著窗簾,另外一手掩著不斷漏出嬌吟的小嘴,被脫到半裸的她,已經沒有力氣去推拒埋在身上的男人,任由他啃咬著白嫩的肌膚,烙下屬於他的印記。

「你夠了吧……」
咬著手指,シエル怒瞪著這個不顧時間和場所的男人。

「呵,別那麼急,該充分享受才對呢。」
從白嫩的胸口抬起頭,赤眸閃爍的樣子,就像是頭貪婪獵物的肉食獸。

胸口的蓓蕾在吸吮輕咬下已經近乎紅腫地漲著,敏感到只要一個輕捏,尖銳的嬌喘就回盪在室內,顫抖的雙腿拼命要隱藏自己的反應,微深的色澤已經在窗簾上留下痕跡。

艷陽高照的午後,還應該是工作的時間,主人和執事在應該工作的地方做著羞恥的事情,即使是偶而為之都不該發生的事情,現在經常地在書房上演著。

巨大的炙熱沉入緊繃的窄小中,用著強勁的韻律讓她熟悉,壓抑不住的聲音咬上了他的衣服,也是シエル僅能做出不成威脅的抗議。
傭人們就在樓下工作,隔著一層樓、一扇窗戶、一片窗簾,她和セバスチャン在應該工作的書房做著這種羞恥的事情,給予シエル比平常還大的壓力。
不能發出聲音,不能動作太大,不然就會被其他人給發現……在這樣的狀況下,犯人的セバスチャン卻像是享受環境帶來的特殊氣氛,盡情玩味著嬌小身體帶給他的快樂。
淫穢的水聲和肉體糾纏的聲音,從聽覺侵犯著她的意識,讓高傲的シエル重複體會認識著自己的墮落的同時,習慣著快樂的身體也更加索求著他,搖擺在矛盾中的身體和意識,也是シエル的魅力之一。

「呵,濕成這樣在窗簾上留下這麼淫蕩的痕跡,這窗簾就不能交給メイリン清洗了呢。」
耳邊的曖昧話語,煽動著シエル本來就已經羞恥的高傲。

心中啐著混帳執事應該自己收拾善後的シエル,但從小嘴溢出的卻只有柔媚敏感的喘息,完全地沉溺在被給予的快樂中了。

好不容易貪婪的獸終於得到滿足,銳利的齒牙願意放開甜美的獵物,シエル才得以癱在窗台上喘氣,看著羞恥的白濁緩緩地從自己腿間溢出。

無視シエル責怪的眼神,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捧來熱水和毛巾替她清理,也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地,讓シエル坐回書房主人的位置上,繼續她應該要處理完的工作。
即使是因為セバスチャン的關係,害シエル的工作進度延遲了一段時間,這個嚴格到變態的執事也不會因此而修改行程,依舊要求小小主人在預定的行程中完成一切事情。

彷彿他所做的事情無關要緊,也不會影響シエル的時間,那樣態度令人生氣。

只是因為工作累了,稍微坐在窗台曬個太陽享受一下新鮮的風,看著傭人們在陽光下歡笑工作的樣子,讓她偶爾也有了點自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當家,而非女王的獵犬的感覺。

在春天的暖陽和新鮮的微風中,會讓人忘卻世界的黑暗,暫時享受這份美好。
像是曬著太陽順便打盹的貓,愜意的時光讓她的眼皮有點沉重起來,思考起原因是因為昨晚セバスチャン的索求讓她沒有充足的睡眠……有點沉的意識讓她輕輕地抱怨起可惡的執事,卻也沒有真正生他的氣。

「………小姐…」
邪魅的聲音將她半夢半醒的意識拉回,睜開眼睛就見到整個影子都籠罩在她身上的男人。

「…セバスチャン……」
伸手想要揉搓眼睛,身體一動她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在她閉上眼睛前還整齊的衣服,現在已經整個敞開,褲子也被脫下落到了地上,裸露的羞恥讓她想要遮掩住自己但完全徒勞無功,セバスチャン的手比她更快地捉住了她。
親近的俊臉在粉唇落下了吻,微冷的大手也撫摸起柔軟的身體。

沒有確實可以抵抗男人的方法,就這樣春日的午後的一小段時光,シエル就在嬌喘中度過了。

事後坐在書桌前,對於無法確實抵抗的自己,シエル心中除了懊惱以外沒有其他,也在心中咒罵著那個根本就跟野獸沒兩樣的貪婪惡魔。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晚上,シエル坐在床上讓セバスチャン將她的頭髮給擦乾的同時,聰慧的大腦也在同時旋轉著生意上的事情,一點都沒有注意到他的手曖昧地撫上了小臉,擦過她的嫩唇。
シエル飄蕩在工作上的意識,一直到他的手來到了胸口,碰上了柔軟的肌膚,シエル才回過神來。

「夠了。」
沉著聲音,シエル命令著紅茶色的眼眸,已經閃爍著掩飾不住的飢渴的男人。

昨天、前天、大前天、還有更多的前天,甚至今天白天都被他給貪婪的身體,幼小的身軀經不過他一而在再而三的疼愛玩狎,不要說精神,就連體力都快到了極限。
惡魔的體力跟人類本來就不能比較,更不要說シエル這樣的少女,體力本來就比其他人還要差,更是不可能去迎合惡魔的需要。

看著瞪著他的藍紫雙眸,應該是忠誠的狗不但不要退下,反而露出了惡魔般的微笑……不,根本就該說是,惡魔的微笑。

「呵,用那樣甜美可愛的聲音,是絲毫沒有拒絕的意思,反而像是邀請呢,我的小姐。」
大手一揮,シエル就動彈不得地被壓在床上,彈力良好的床輕易地吸收了兩人份的體重,一點都聲音都沒有發出。
「想要拒絕的時候,就該更加堅定地,而不是這種邀請般的聲音說些什麼呢。」

「胡說……啊…」
話還沒有說完,微冷長指撫上身體給予的酥麻感,讓小嘴不自覺地漏出期待且柔媚的聲音,讓シエル想要遮掩住都來不及。

「您看,身體可比您的嘴,來得誠實多了呢。」
解開才剛剛穿上的睡衣的釦子,白天才剛剛印上十分鮮豔的印記,セバスチャン在那旁邊在印上另外一個。

大腦知道應該要拒絕他,可是小手已經用不上力氣,就連推拒都做不到,盪漾在快感中的身體,直接被男人的手帶往快樂及墮落的世界中。

シエル知道,這是種惡性循環。

貪婪享樂的夜晚,造成了白天的精神不濟。午睡讓她夜裡無法在時間內安眠,床上的快樂是非常優秀的睡眠誘發法。
重複著白天和夜晚的縱慾和享樂,打亂了應該規律的生理時鐘。經常性的睡眠不足,讓她白天多睡夜裡晚睡,而且不知節制的セバスチャン,讓事態發展到越來越難控制的地步。

即使大腦知道這樣下去是不對的,被惡魔用快樂和快感給充分調教的身體,完全無法如她所希望地確實地抵抗貪婪的惡魔。
沉溺在快樂裡,漂浮在情慾的浪中,嬌小的身軀隨著被給予的一切顫抖著。

「啊、啊……セバスチャン……我……」
濕潤的大眼充滿著乞求,說不出口的話語只有男人明白她的意思。

「呵,才這樣就忍不住了,小姐您變得越來越淫蕩呢。」
抽出在裡面攪動的手指,刻意將沾染在手指上的黏稠來到她眼前搖晃,即使分開手指也不會斷掉的細線,羞恥地讓人背過眼去。
「不過這樣可愛的您,我並不討厭呢。」

理智還在作祟的シエル讓他勾起嘴角,修長手指鑽入小嘴中,輕捏著粉舌強迫她品嘗自己的味道。

「啊、嗚……」
分不清是舔還是咬,痛苦的低鳴聲終於是讓セバスチャン住了手。

「那麼,這個也可以拜託小姐您一下嗎?」
解開褲子,聳立在眼前的巨大已經是不再需要任何愛撫的結實硬挺,讓少女不自覺露出怯意地顫了下。
「用您柔軟的小嘴,可愛的小舌,賞賜我一點滿足好嗎?」
緊逼在眼前的燙熱,摩擦在臉頰上的東西,讓シエル垂下了長睫毛不敢直視。

知道的,其實セバスチャン只是在撒嬌,需要她做點什麼,身為主人的她其實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接受他的服侍就可以了。

大腦的邏輯十分清楚,可是身體並不是如此。
充斥在鼻端的雄性味道,讓她即使年幼卻已經是女人的身體起了反應,燥熱的內部更加痕癢起來,要求著被充實的滿足。
顫抖了半天,還是敵不過慾望的逼迫,シエル張開了嘴,伸出了粉舌舔著怒漲的先端。微腥的男人味道充斥著口腔,曾經令她厭惡的味道,現在還勉強能接受。
高傲嬌橫的主人,現在躺在自己的腿上,努力將小嘴張到最大,辛苦地服侍的他的樣子,是讓セバスチャン愛憐的景象。

「セバスチャン…快、快點……」
按耐不住的焦躁讓シエル扭著腰,幾乎是命令地求著他。

「是的,小姐。」

一口氣貫穿到底的巨熱,窄小被強迫拓開的感覺與其說是快感不如說是痛苦,即使已經充分地濕潤且放鬆,壓迫的感覺依舊沒有減少太多。

熟悉的兩人都知道,這份痛苦很快就會轉變成快樂。

為了推拒異物的內部,蠕動的的方法卻像是在誘惑著男人更往深處去,吸吮的感覺只要是男人都會忍耐不住,盡情地蹂躪射少女,在稚嫩的身體中釋放出一切。
退出到入口再一次激烈地進入最深處,高聲嬌喘的少女不會知道,自己的身體是連惡魔都為之沉溺的存在,更不要說那些曾經污辱她然後已經被惡魔粉碎成無法辨識的血肉的人們了。

「……セ、セバス…チャン……」
拼了命伸出的小手,顫抖地握上了他的衣服。
「快、快點…」

「您還真是……」
回抱懷中嬌小的存在,埋在他的肩膀上嬌啼少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超越了獵物的存在,是他捧在手心上的珍寶。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堅毅的少女會脫下蛋殼般脆弱的武裝,乖巧地在他的懷中尋求溫暖。
這個被惡魔捧在手掌心,卻依舊不自覺地可愛主人。
被慾望濕潤的大眼和呼喚著他的唇,讓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印下自己的。

有點長的夜晚,就在少女的嬌喘和男人的低嗄聲中畫上了句點。

躺在床上,疲憊的シエル只是睜著迷濛的眼,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熟練地打理凌亂的她,用熱毛巾擦拭充滿了汗水和體液的身體,換上乾淨的睡衣。
清楚的大腦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可是疲倦感壓迫著她,讓她連牽動嘴角的力氣都沒有,就這樣順著男人的手沉入了溫暖的被窩。

「晚安,祝您有個好夢,小姐。」
誠摯有禮的祝福,已經傳不到シエル耳中,因為倦極的她早在セバスチャン替她蓋上被子的時候就已經沉沉睡去了。

揚起寵愛的微笑,セバスチャン吹息了蠟燭,讓可愛的主人有個安穩好夢的環境。

 

 

 

 

「早安,少爺,今天也是好天氣呢。」
刷地一聲拉開窗簾,投入室內的刺眼陽光迅速改變了房間的氣息,也將シエル從沉眠中給喚了起來。

舒服睡下似乎是幾分鐘前的事情,即使身體怠倦難受,シエル也依舊推被起身,用手揉著微癢的眼睛。

「啊啊,這樣不好呢。」
才揉了沒幾下,手就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拉住。
「這麼用力會弄傷眼睛和眼皮呢,以後請別這樣做了。」

「放手!」
眼睛癢的時候放著也會自然好沒錯,不過搓揉一下比較舒服的時候也會有。

「真沒辦法呢…」
親吻的聲音在シエル耳邊響起,在極近距離的男人,眼睛上濕潤微癢的感覺過了幾秒她才反應過來,是セバスチャン正在用舌頭舔著她的眼睛。

靈活的舌尖探入眼瞼,繞著眼求,舌頭的感覺清楚地從眼睛的神經傳遞過來,前所未有的感覺讓シエル僵硬著,生怕什麼閃失出現在眼睛上。
舔完左眼之後是右眼,除了僵硬不動以外,シエル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

確實地將眼中的異物都去除之後,セバスチャン才站直自己,無視シエル依舊訝異的神色。

「該用早茶了呢,在這樣下去可會冷掉呢。」

「……啊啊。」
還殘留在眼睛上的感覺,讓シエル再一次明顯認識,眼前俊雅的男人是惡魔的事實。這種非常識的事情,沒有人類會去做。

最重要的是,她眼睛癢不是因為有什麼東西跑進去,而是純粹因為睡不好而造成的。睡不好的原因,當然又是因為眼前的惡魔所起………

接過セバスチャン遞過來的紅茶,熟悉的大吉嶺的香味讓她滿足的吁了口氣,用有點燙的美味紅茶溫暖她有點寒冷的體溫。
放下杯子,從深紅色的茶水中倒映著自己的身影,疲倦的臉色即使在深紅中都看得非常清楚。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
從更衣室挑選好今天要穿的衣服,回到房間的セバスチャン,正好聽見シエル的呼喚。

「不准抱我,這是命令。」
冷冷地,像是丟下炸彈一樣的發言,讓セバスチャン總是冷靜沉著的臉色不自覺地一僵,紅茶色的眼因為吃驚而略為張大了點。

「小姐…」
太過於突然的命令讓人吃驚,也讓セバスチャン試圖想要說明什麼。

「你說,要更加堅定點不是嗎?」
昨晚的事情,還非常清楚地在シエル的記憶中,讓她冷笑地看著訝異的男人。
「所以,我命令你,セバスチャン,在沒有我的允許之前,不得做任何超越日常的接觸,聽見了嗎?」

「………是的,我的主人。一切謹尊您的吩咐。」
沒有任何選擇和拒絕的餘地,除了接受命令以外。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地右手放在胸前,對右眼閃爍著紅光的主人一禮。

 


後記:

激H﹝?﹞
セバス+セバスxシエル 的3p內容,希望不會讓人太苦手><

 

澪雪 拜 05 Mar 2011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