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Paradise – 试阅

Dark Paradise

 

Yes, My Lady 2 收录

セバス+セバスxシエル的 3p 物,苦手者请回避

春日的温暖阳光透过玻璃晶亮地洒入室内,带着蔷薇花香的薰风从窗户的缝细吹入,将充满了墨水和纸张味道的严肃书房,多了份柔软的香甜。
比芳香的蔷薇还要诱人的,是即使拼命压抑也依旧漏出的甜美娇喘。

坐在窗台上,厚重的窗帘不合时间地半拉了起来,就是要遮住旖旎春光,不让窗户外面的人发现书房中的异样。
一手揪著窗帘,另外一手掩著不断漏出娇吟的小嘴,被脱到半裸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推拒埋在身上的男人,任由他啃咬着白嫩的肌肤,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你够了吧……”
咬着手指,シエル怒瞪着这个不顾时间和场所的男人。

“呵,别那么急,该充分享受才对呢。”
从白嫩的胸口抬起头,赤眸闪烁的样子,就像是头贪婪猎物的肉食兽。

胸口的蓓蕾在吸吮轻咬下已经近乎红肿地涨著,敏感到只要一个轻捏,尖锐的娇喘就回荡在室内,颤抖的双腿拼命要隐藏自己的反应,微深的色泽已经在窗帘上留下痕迹。

艳阳高照的午后,还应该是工作的时间,主人和执事在应该工作的地方做着羞耻的事情,即使是偶而为之都不该发生的事情,现在经常地在书房上演着。

巨大的炙热沉入紧绷的窄小中,用着强劲的韵律让她熟悉,压抑不住的声音咬上了他的衣服,也是シエル仅能做出不成威胁的抗议。
佣人们就在楼下工作,隔着一层楼、一扇窗户、一片窗帘,她和セバスチャン在应该工作的书房做着这种羞耻的事情,给予シエル比平常还大的压力。
不能发出声音,不能动作太大,不然就会被其他人给发现……在这样的状况下,犯人的セバスチャン却像是享受环境带来的特殊气氛,尽情玩味着娇小身体带给他的快乐。
淫秽的水声和肉体纠缠的声音,从听觉侵犯着她的意识,让高傲的シエル重复体会认识著自己的堕落的同时,习惯着快乐的身体也更加索求着他,摇摆在矛盾中的身体和意识,也是シエル的魅力之一。

“呵,湿成这样在窗帘上留下这么淫荡的痕迹,这窗帘就不能交给メイリン清洗了呢。”
耳边的暧昧话语,煽动着シエル本来就已经羞耻的高傲。

心中啐著混帐执事应该自己收拾善后的シエル,但从小嘴溢出的却只有柔媚敏感的喘息,完全地沉溺在被给予的快乐中了。

好不容易贪婪的兽终于得到满足,锐利的齿牙愿意放开甜美的猎物,シエル才得以瘫在窗台上喘气,看着羞耻的白浊缓缓地从自己腿间溢出。

无视シエル责怪的眼神,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捧来热水和毛巾替她清理,也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地,让シエル坐回书房主人的位置上,继续她应该要处理完的工作。
即使是因为セバスチャン的关系,害シエル的工作进度延迟了一段时间,这个严格到变态的执事也不会因此而修改行程,依旧要求小小主人在预定的行程中完成一切事情。

仿佛他所做的事情无关要紧,也不会影响シエル的时间,那样态度令人生气。

只是因为工作累了,稍微坐在窗台晒个太阳享受一下新鲜的风,看着佣人们在阳光下欢笑工作的样子,让她偶尔也有了点自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当家,而非女王的猎犬的感觉。

在春天的暖阳和新鲜的微风中,会让人忘却世界的黑暗,暂时享受这份美好。
像是晒著太阳顺便打盹的猫,惬意的时光让她的眼皮有点沉重起来,思考起原因是因为昨晚セバスチャン的索求让她没有充足的睡眠……有点沉的意识让她轻轻地抱怨起可恶的执事,却也没有真正生他的气。

“………小姐…”
邪魅的声音将她半梦半醒的意识拉回,睁开眼睛就见到整个影子都笼罩在她身上的男人。

“…セバスチャン……”
伸手想要揉搓眼睛,身体一动她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在她闭上眼睛前还整齐的衣服,现在已经整个敞开,裤子也被脱下落到了地上,裸露的羞耻让她想要遮掩住自己但完全徒劳无功,セバスチャン的手比她更快地捉住了她。
亲近的俊脸在粉唇落下了吻,微冷的大手也抚摸起柔软的身体。

没有确实可以抵抗男人的方法,就这样春日的午后的一小段时光,シエル就在娇喘中度过了。

事后坐在书桌前,对于无法确实抵抗的自己,シエル心中除了懊恼以外没有其他,也在心中咒骂着那个根本就跟野兽没两样的贪婪恶魔。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シエル坐在床上让セバスチャン将她的头发给擦干的同时,聪慧的大脑也在同时旋转着生意上的事情,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手暧昧地抚上了小脸,擦过她的嫩唇。
シエル飘荡在工作上的意识,一直到他的手来到了胸口,碰上了柔软的肌肤,シエル才回过神来。

“够了。”
沉着声音,シエル命令著红茶色的眼眸,已经闪烁著掩饰不住的饥渴的男人。

昨天、前天、大前天、还有更多的前天,甚至今天白天都被他给贪婪的身体,幼小的身躯经不过他一而在再而三的疼爱玩狎,不要说精神,就连体力都快到了极限。
恶魔的体力跟人类本来就不能比较,更不要说シエル这样的少女,体力本来就比其他人还要差,更是不可能去迎合恶魔的需要。

看着瞪着他的蓝紫双眸,应该是忠诚的狗不但不要退下,反而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不,根本就该说是,恶魔的微笑。

“呵,用那样甜美可爱的声音,是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像是邀请呢,我的小姐。”
大手一挥,シエル就动弹不得地被压在床上,弹力良好的床轻易地吸收了两人份的体重,一点都声音都没有发出。
“想要拒绝的时候,就该更加坚定地,而不是这种邀请般的声音说些什么呢。”

“胡说……啊…”
话还没有说完,微冷长指抚上身体给予的酥麻感,让小嘴不自觉地漏出期待且柔媚的声音,让シエル想要遮掩住都来不及。

“您看,身体可比您的嘴,来得诚实多了呢。”
解开才刚刚穿上的睡衣的釦子,白天才刚刚印上十分鲜艳的印记,セバスチャン在那旁边在印上另外一个。

大脑知道应该要拒绝他,可是小手已经用不上力气,就连推拒都做不到,荡漾在快感中的身体,直接被男人的手带往快乐及堕落的世界中。

シエル知道,这是种恶性循环。

贪婪享乐的夜晚,造成了白天的精神不济。午睡让她夜里无法在时间内安眠,床上的快乐是非常优秀的睡眠诱发法。
重复着白天和夜晚的纵欲和享乐,打乱了应该规律的生理时钟。经常性的睡眠不足,让她白天多睡夜里晚睡,而且不知节制的セバスチャン,让事态发展到越来越难控制的地步。

即使大脑知道这样下去是不对的,被恶魔用快乐和快感给充分调教的身体,完全无法如她所希望地确实地抵抗贪婪的恶魔。
沉溺在快乐里,漂浮在情欲的浪中,娇小的身躯随着被给予的一切颤抖著。

“啊、啊……セバスチャン……我……”
湿润的大眼充满著乞求,说不出口的话语只有男人明白她的意思。

“呵,才这样就忍不住了,小姐您变得越来越淫荡呢。”
抽出在里面搅动的手指,刻意将沾染在手指上的黏稠来到她眼前摇晃,即使分开手指也不会断掉的细线,羞耻地让人背过眼去。
“不过这样可爱的您,我并不讨厌呢。”

理智还在作祟的シエル让他勾起嘴角,修长手指钻入小嘴中,轻捏著粉舌强迫她品尝自己的味道。

“啊、呜……”
分不清是舔还是咬,痛苦的低鸣声终于是让セバスチャン住了手。

“那么,这个也可以拜托小姐您一下吗?”
解开裤子,耸立在眼前的巨大已经是不再需要任何爱抚的结实硬挺,让少女不自觉露出怯意地颤了下。
“用您柔软的小嘴,可爱的小舌,赏赐我一点满足好吗?”
紧逼在眼前的烫热,摩擦在脸颊上的东西,让シエル垂下了长睫毛不敢直视。

知道的,其实セバスチャン只是在撒娇,需要她做点什么,身为主人的她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接受他的服侍就可以了。

大脑的逻辑十分清楚,可是身体并不是如此。
充斥在鼻端的雄性味道,让她即使年幼却已经是女人的身体起了反应,燥热的内部更加痕痒起来,要求着被充实的满足。
颤抖了半天,还是敌不过欲望的逼迫,シエル张开了嘴,伸出了粉舌舔著怒涨的先端。微腥的男人味道充斥着口腔,曾经令她厌恶的味道,现在还勉强能接受。
高傲娇横的主人,现在躺在自己的腿上,努力将小嘴张到最大,辛苦地服侍的他的样子,是让セバスチャン爱怜的景象。

“セバスチャン…快、快点……”
按耐不住的焦躁让シエル扭著腰,几乎是命令地求着他。

“是的,小姐。”

一口气贯穿到底的巨热,窄小被强迫拓开的感觉与其说是快感不如说是痛苦,即使已经充分地湿润且放松,压迫的感觉依旧没有减少太多。

熟悉的两人都知道,这份痛苦很快就会转变成快乐。

为了推拒异物的内部,蠕动的的方法却像是在诱惑著男人更往深处去,吸吮的感觉只要是男人都会忍耐不住,尽情地蹂躏射少女,在稚嫩的身体中释放出一切。
退出到入口再一次激烈地进入最深处,高声娇喘的少女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体是连恶魔都为之沉溺的存在,更不要说那些曾经污辱她然后已经被恶魔粉碎成无法辨识的血肉的人们了。

“……セ、セバス…チャン……”
拼了命伸出的小手,颤抖地握上了他的衣服。
“快、快点…”

“您还真是……”
回抱怀中娇小的存在,埋在他的肩膀上娇啼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超越了猎物的存在,是他捧在手心上的珍宝。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坚毅的少女会脱下蛋壳般脆弱的武装,乖巧地在他的怀中寻求温暖。
这个被恶魔捧在手掌心,却依旧不自觉地可爱主人。
被欲望湿润的大眼和呼唤着他的唇,让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印下自己的。

有点长的夜晚,就在少女的娇喘和男人的低嗄声中画上了句点。

躺在床上,疲惫的シエル只是睁着迷濛的眼,看着セバスチャン熟练地打理凌乱的她,用热毛巾擦拭充满了汗水和体液的身体,换上干净的睡衣。
清楚的大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可是疲倦感压迫着她,让她连牵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顺着男人的手沉入了温暖的被窝。

“晚安,祝您有个好梦,小姐。”
诚挚有礼的祝福,已经传不到シエル耳中,因为倦极的她早在セバスチャン替她盖上被子的时候就已经沉沉睡去了。

扬起宠爱的微笑,セバスチャン吹息了蜡烛,让可爱的主人有个安稳好梦的环境。

 

 

 

 

“早安,少爷,今天也是好天气呢。”
刷地一声拉开窗帘,投入室内的刺眼阳光迅速改变了房间的气息,也将シエル从沉眠中给唤了起来。

舒服睡下似乎是几分钟前的事情,即使身体怠倦难受,シエル也依旧推被起身,用手揉着微痒的眼睛。

“啊啊,这样不好呢。”
才揉了没几下,手就被セバスチャン给拉住。
“这么用力会弄伤眼睛和眼皮呢,以后请别这样做了。”

“放手!”
眼睛痒的时候放著也会自然好没错,不过搓揉一下比较舒服的时候也会有。

“真没办法呢…”
亲吻的声音在シエル耳边响起,在极近距离的男人,眼睛上湿润微痒的感觉过了几秒她才反应过来,是セバスチャン正在用舌头舔着她的眼睛。

灵活的舌尖探入眼睑,绕着眼求,舌头的感觉清楚地从眼睛的神经传递过来,前所未有的感觉让シエル僵硬著,生怕什么闪失出现在眼睛上。
舔完左眼之后是右眼,除了僵硬不动以外,シエル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确实地将眼中的异物都去除之后,セバスチャン才站直自己,无视シエル依旧讶异的神色。

“该用早茶了呢,在这样下去可会冷掉呢。”

“……啊啊。”
还残留在眼睛上的感觉,让シエル再一次明显认识,眼前俊雅的男人是恶魔的事实。这种非常识的事情,没有人类会去做。

最重要的是,她眼睛痒不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跑进去,而是纯粹因为睡不好而造成的。睡不好的原因,当然又是因为眼前的恶魔所起………

接过セバスチャン递过来的红茶,熟悉的大吉岭的香味让她满足的吁了口气,用有点烫的美味红茶温暖她有点寒冷的体温。
放下杯子,从深红色的茶水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疲倦的脸色即使在深红中都看得非常清楚。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爷。”
从更衣室挑选好今天要穿的衣服,回到房间的セバスチャン,正好听见シエル的呼唤。

“不准抱我,这是命令。”
冷冷地,像是丢下炸弹一样的发言,让セバスチャン总是冷静沉着的脸色不自觉地一僵,红茶色的眼因为吃惊而略为张大了点。

“小姐…”
太过于突然的命令让人吃惊,也让セバスチャン试图想要说明什么。

“你说,要更加坚定点不是吗?”
昨晚的事情,还非常清楚地在シエル的记忆中,让她冷笑地看着讶异的男人。
“所以,我命令你,セバスチャン,在没有我的允许之前,不得做任何超越日常的接触,听见了吗?”

“………是的,我的主人。一切谨尊您的吩咐。”
没有任何选择和拒绝的余地,除了接受命令以外。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地右手放在胸前,对右眼闪烁著红光的主人一礼。

 


后记:

激H﹝?﹞
セバス+セバスxシエル 的3p内容,希望不会让人太苦手><

 

澪雪 拜 05 Mar 2011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