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Birthday – 試閱

Happy Birthday

 

Yes, My Lady 1 收錄
原作中13歲生日相關

 

 

 

在嚴格的姑姑,可愛的婚約者和吵鬧的傭人們的包圍下,シエル熱鬧地度過了十二歲的生日,迎接了十三歲的到來。

早上姑姑帶著エリザベス來訪,又去打獵,一整天下來緊張繁忙,卻難得地讓シエル心情大好,晃著白嫩的腿坐在床邊讓セバスチャン扣上睡衣的釦子。

「今天真是辛苦了,建議您還是早點上床休息。」
站起身,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雖然不能說露出笑容,但整體散發出溫和不帶刺氣息的主人也是少見,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瞇著眼睛細細觀察的。

「是呢。」
嘴上是這樣應著,眼睛卻來到堆放在房間一角的禮物堆。
知道シエル生日的人並不多,或者更該說有不少人知道,但真正會為了她的生日而慶祝的人,世界上卻已經剩下不多。

慶祝著シエル的生日,而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シエル並不喜歡自己的生日,對她來說那甚至是最恐怖的夢魘,因為一切的悲劇都是從她十歲生日的那天開始,燬去了她所有的幸福的日子。

為了活下去;為了復仇,シエル用靈魂作為代價交換了惡魔的絕對忠實和其力量,在鮮紅染黑的泥濘中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骯髒污穢的她不要說救贖,就連祝福的機會也不再擁有,生日派對對她來說完全是個意外。

被人充滿歡笑地擁抱,那份屬於人類的溫暖,她幾乎都已經忘了呢。
如此溫柔且溫暖的時間,對シエル來說是珍寶般的存在。

「您想先看過禮物再休息嗎?」
像是為了等待聖誕禮物而睡不著的孩子似的,セバスチャン揶揄著。

「已經都拆過了。」
收到禮物要當場打開是禮貌,重視禮節的セバスチャン怎麼可能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
過了幾秒她才想到,拆禮物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似乎是到廚房去,所以他才沒看到。

「這麼說來,我還沒收到你的祝福。」

「我的……是嗎?」
沒想到主人會這樣說,セバスチャン遲疑了一下。

「當然的吧。身為執事怎麼不祝福主人的生日呢?」
揚起傲慢任性的笑,シエル又開始發揮刁鑽的孩子本性了。

只要有時間,絕對不放過找セバスチャン麻煩的任何機會,說她孩子氣也好,性格惡劣也好,反正セバスチャン就是一副讓人很想崩了他的表情的樣子。

「祝您生日快樂,少爺。恭祝您又長大了一歲,衷心地冀望年齡的成長能反映到您的脾氣上。」
單手放在胸前恭敬彎腰的執事,說出來的話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哼了一聲,シエル撇過臉去,好心情地不跟他計較帶刺的話語。
「蛋糕呢?今天還沒吃到呢。」

「哎呀,蛋糕不是由メイリン他們做了嗎?」
就因為傭人們的努力,害他為了主人精心製作的蛋糕,沒有登場的機會被扔在黑暗的廚房中,如同他的存在一般。
那樣歡笑的場合,不是惡魔所習慣喜歡的空氣。

「你做的甜點比較好吃。」
蠻橫的話語,像是不講理的小孩吵鬧著糖果的樣子,セバスチャン無奈地苦笑嘆氣。

「哎,這麼晚了已經不能吃蛋糕了,還請等明天好嗎?」

「明天就不是我的生日了。」
美麗的藍紫雙眼瞪視著,認真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驚訝。

「這麼想吃……我做的生日蛋糕嗎?」
通常這樣一問,嬌橫的主人就會害羞地無法回話,避過臉去自動結束這個話題。

只是,今天似乎沒這麼順利,セバスチャン刻意的揶揄一點效果都沒有。

「因為你做的甜點最好吃啊。」
明明白白一點猶豫都沒有的回答,以シエル來說是理所當然的答案,卻讓セバスチャン覺得哪裡不夠滿足。

只是因為好吃這樣的理由……就算不是生日蛋糕又有什麼關係呢。

「時間不早了,還請您早點休息。」
微笑地結束話題,セバスチャン端起了蠟燭。

「……今年…你就不祝福我啊……」
撫著耳朵上的藍寶石耳環,像是頭被拋棄的小貓般悶聲抗議著,纖小身影中的寂寞只有他可以明白。

藍寶石的耳環,是十二歲生日那天,セバスチャン贈送給她,說是慶祝她成為大人的禮物,讓她不再受到恐怖夢魘的騷擾所給予的護身符。

今年呢?沒有禮物就算,連蛋糕也沒,甚至想用一句話就打發她,這算什麼?

在這種時候鬧脾氣的小小主人,セバスチャン低嘆一聲地放下蠟燭,在大床前單膝下跪。
「生日快樂,小姐。三年來能片步不離地服侍在您的身旁,是我的榮幸。未來也請務必賜予我如此殊榮,讓我永遠都守護在您的身側。」

分不清這是執事的忠誠還是惡魔的獨佔欲,唯一知道的只有,シエル的小臉瞬間地變得艷紅,眼睛完全不敢看向他。
「你、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發我嗎!」
這種惡魔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照三餐點心地端出來的話語,就算心中不自覺地感到高興,她也必須知道這是惡魔玩弄言語的手段之一。
「服侍小姐,就是我最大的喜悅。」
依舊是低著頭述說著忠誠的話語,語音雖然溫柔卻沒有頓挫,讓人完全就覺得他像是在演戲。

「那樣的話,就具體地表現出你的喜悅啊。」
女王般的氣勢瞪視著中實地屈膝跪下的執事,藍紫雙眼居高臨下地睥睨著。

「Yes, My Lady」
捧起潔白小巧的裸足,セバスチャン誠摯地在腳指上獻上他的吻。

騎士親吻公主的手指,而面對自己效忠的女王時,卻是親吻她的裙擺,用以表示自己只夠資格匍伏在她的腳邊。
看著低垂的眼眸的セバスチャン,不懷好意的驕縱笑容出現在她臉上。

「誰准你碰我的?」
沒有嫌惡反而帶著支配者的笑容。

天真無邪的臉龐上蘊藏殘酷和傲慢,不過是顆青蘋果般未成熟的孩子,卻每可以給惡魔帶來背脊發抖的快感。
天性上極度高傲且潔癖的シエル,卻有著潛藏在本性下的殘虐性質,或許是她本身就擁有,也有可能是在惡魔的教育上後天產生的性格。不管是哪一個,高反差的性格一直都刺激著惡魔的慾望。

想要將她撕碎她的傲慢,踐踏她的自尊,貪食這特別的靈魂,各種混沌的感情充斥到セバスチャン的胸口,讓他揚起了媚惑的笑。

「那麼,還請小姐原諒我的無禮。」
低下頭,溫熱的唇沿著腳背的骨頭吻上,舌尖在上面留下痕跡。紅舌仔細地舔過腳指的細縫,就連指甲都非常仔細地膜拜。

吸著氣咬著唇,忍住不要發出聲音,シエル瞪視著他。

像是要回應シエル的挑戰似的,紅舌沿著指頭來到了腳底,在舌頭一吋一吋地膜拜時,大手也開始撫摸著她小腳的腳踝和腳背,執拗的愛撫終於是讓シエル有了反應,眼中開始蓄起了淡淡霧氣。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小姐。」
捧著小巧裸足,紅茶色的眼帶笑地對上藍紫雙眼。

「我覺得還是蛋糕比較好。」
都到了這個地步,結果還是堅持回到蛋糕上,讓セバスチャン有種前功盡棄的挫敗感。

「小姐,這麼晚吃蛋糕,是非常不恰當的事情。」
除了盡全力勸阻以外,他還能怎樣呢。

「你說,服侍我是你的榮幸和喜悅吧。」

「是的。」

「那麼我說拿蛋糕來,就是拿來。」
倨傲任性到令人目瞪口呆的程度,セバスチャン深吸口氣又嘆出,不知道該怎麼說服主人比較好。
「我又沒說一定要吃。」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甜點拿到眼前就一定會要品嚐是シエル的習慣,他怎麼會不清楚呢。

僵持了一會兒,最後還是セバスチャン認輸似地嘆了口氣。
「我明白了。今天是您的生日,是特別的日子,就照您的希望吧。」

得到勝利的シエル,自然是揚起了嘴角。

「那麼,還請小姐在此稍等。」
將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一個傾身安靜地退下。

 


後記:

13歲生日晚上的事情,當然是漫畫版
試閱到此為止

 

澪雪 拜 4 July 201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