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etit Chaperon Rouge – 試閱

Le Petit Chaperon Rouge

小紅帽paro
Yes, My Lady 5收錄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遼闊的森林中,有個十分適合紅色斗篷的美少女。

為了居住在森林中,行動不便又任性妄為的老奶奶,少女不只要為了她的各種任性要求跑腿打雜,還必須定時提供好吃的蛋糕和葡萄酒,還有漂亮的花朵給年邁老人,為此經常可以見到穿著紅色斗篷的少女在森林中出沒。

女孩的名字叫做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但大家都喜歡稱呼她小紅帽。

稚嫩可愛的小紅帽,有著一頭絲緞般閃耀的藍灰色長髮,洋娃娃一樣精緻的小臉上,白底透紅的嬌嫩肌膚,是個人見人愛的小美人。美中不足的,是她遮掩著住右眼的漆黑眼罩,僅僅露出左邊的藍寶石大眼,但遺憾這並不折損她的美麗。

另外一個可惜之處是,小紅帽的脾氣並不如她的外表一樣甜美,年僅十三歲的她聰慧狡黠,手無縛雞之力僅有打獵算得上優秀的她,統馭著森林中凶暴的狼群們,指揮狼群清除擾亂森林安寧的害獸們,維護著森林的安全。

小紅帽身上那件紅色的斗篷,據說就是用森林中害獸的血染成,堆積在她腳邊的屍骸不斷增加,才能長保她的斗篷永遠鮮豔亮麗。

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女孩罷了,只要群起而上就可以輕易將少女纖細肢體給撕裂,對森林中的害獸們來說,要吃掉她是很容易的事情,之所以小紅帽能在森林中為所欲為,是因為她的背後總是跟隨著一頭漆黑的大狼。

比森林中任何的野獸都還要凶暴殘忍,擁有最銳利的牙與爪,就連訓練有素的優秀獵人也不是大黑狼的對手,任何想要吃掉小紅帽的害獸都必須先贏過牠,而牠則是在小紅帽的命令下剷除森林中威脅安寧的害獸。

如此強大凶暴的黑狼,卻誰都不知道牠的來歷,唯一能確認的事情只有,只要是小紅帽所在之處,一定都有跟隨在身邊。

大黑狼和小紅帽的淵源,除了他們彼此之外,誰都不知曉。

那是小紅帽還是十一歲的時候,受到森林中可怖害獸的襲擊,纖細肢體在哭叫中被啃食,可憐可愛的少女毫無抵抗之力,就要成為害獸吞下入腹的那刻,一頭不屬於這個森林的漆黑大狼出現了。

一個是為了得到不輸給任何人的力量,另外一個則是想要飽餐一頓,就這樣,一人一狼締結了奇妙的契約。

只要契約存在的時刻,我就是主人忠實的狗,漆黑的大狼微笑地對小紅帽說著。

即使如此,也無法改變大黑狼身為野獸的事實。

每一天,大野狼都在小紅帽背後,伸出垂涎的舌,想著如何將可愛的少女吞入腹中。

這是一人一狼,有點奇妙不可思議的童話故事。

在常人所不會踏足的森林深處,傳出充滿高低起伏,音調不同的淒厲慘叫。

直到聲音完全止歇,小紅帽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才從可以隱藏她整個身影的大樹後面走出,藍色大眼嫌惡地看了眼地上血色狼藉。

刺眼血紅噴灑了一地,散落在地上的肉塊無法拼湊,甚至連辨認出原來的模樣都辦不到,教人不想再看第二眼的噁心場景,シエル忍不住重重地嘆了口氣。

「不能弄得再優雅些嗎,セバスチャン。弄成這樣讓獵人看到,又會有一陣討厭的抱怨了。」
想到兩位白色的獵人那些刻薄的抱怨,精緻小臉充滿了掩飾不住的厭煩。

「呵,那可真是失禮了,畢竟我是頭暴戾的野獸嘛,能做的還是有限。」
被稱作セバスチャン的漆黑人狼,教人讚嘆的俊臉和白絹手套上染上了血汙,即使如此也不影響他的帥氣,甚至還替他過於優雅俊美的外貌增添了幾分邪魅。

有著夜色的頭髮穿著同色系的燕尾服,身材纖長卻十分結實,外表看起來跟人類無異的他,唯一的不同就是頭頂上有著一對狼耳朵,以及和一條和燕尾服的衣襬一起晃蕩長長的黑色狼尾,這名漆黑的高大男子,就是比這個森林中所有的野獸都還要兇殘的大黑狼│セバスチャン。

擁有比任何野獸都還要銳利的爪與牙,當牠興奮起來的時候,紅茶色的瞳眸會透出鮮血一樣的駭然色澤,如此凶暴的人狼在獵人們的觀點中,更是應該要被消滅的存在。

只是,大野狼承諾與小紅帽有著契約的時候,會是比任何野獸都還要溫馴的飼養狼。事實也如他所說,只要沒有小紅帽的命令,牠就是個在一旁提著裝有蛋糕和葡萄酒的籃子,比訓練有素的馴聽話的人狼。

擦去臉上的血汙,扔下同樣被野獸的血給汙穢的白手套,セバスチャン往シエル走近。

「要弄得優雅一點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每次都要求セバスチャン以最快速度解決事情,還要做得優雅光鮮,實在是頗為困難的事情。

而且那些害獸看到一點血就開始慘叫,吵得牠煩躁不堪,自然下手也重了些,看樣子以後得先試著把那些傢伙的聲音都給滅了,免得他們一點小痛就叫喊得連地獄都聽得到,到現在牠的狼耳朵還在嗡嗡作響呢。

「真是沒用的傢伙。」
セバスチャン的藉口,シエル笑著冷嗤一聲。

「遇到危險就自顧自躲起來的小紅帽,有什麼資格抱怨呢。」

「保護我可是你的工作。」
雖然是統御野獸的少女,自己也很擅長打獵射擊,但終究是個孩子,野獸們的搏命廝殺,她當然要站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悠然欣賞,怎麼可能會讓自己也陷入危險中呢。

被牠的話語給觸怒,露出明顯不快的シエル,讓セバスチャン呼呼低笑。

「是的,確實是這樣的契約呢。」

「別忘了你的身分和立場。」
撇下這一句,シエル轉身離開,已經換上嶄新的白手套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快步跟上,就這樣走在シエル身後約半步的地方。

走了一些距離,到了完全聞不到血腥味的地方時,シエル突然從背後被人攔腰抱住,兩人身軀緊緊相貼,下半身硬挺膨脹起來的肉塊,隔著衣服磨蹭著シエル的蜜桃小臀,要讓小小主人知道牠已經獸慾勃發。

「喂!別、別大白天就發情起來!」
不只是抱著她而已,難以負荷的體重也壓在她身上,教她連氣都喘不過來,更不要說逃跑了。

「很遺憾,因為我是頭野獸,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的。」
少女的掙扎在有著強力爪牙的大狼面前根本毫無意義,不只沒有鬆開甚至還抱得更緊,混亂中還掀下了她的紅色斗篷,隱藏在斗篷下的綁成雙馬尾的長髮就這樣披散在兩人身上。

「對於好好服從了您的命令的狗,應該要給點獎賞不是嗎,我親愛的主人。」
環著纖腰的大手不安分地上下撫摸,シエル只有趕快抓住他的手,不讓糟糕事態再進行下去。

「那、至少等到,回去後啊…」
他們所居住的森林小屋,離這裡並不算太遠,比起光天化日下在野外的恣肆荒淫,至少回家關上門還讓人可以接受些。

「我等不下去。」
從身後吻咬著小巧耳垂,セバスチャン的大手開始剝下シエル的藍色吊帶褲,解開白色襯衫的扣子,愛撫尚未開始發育的雪色酥胸。

小紅帽與大黑狼的契約中,大黑狼成為小紅帽忠實的僕人,凶暴的人狼在她的身邊只不過是頭溫馴的狗,但相對的,小紅帽也要提供契約的代價給大黑狼,那就是充足的糧食。

作為森林的管理人的小紅帽,在她身邊的大黑狼,永遠有著享用不盡的大餐,而小紅帽當然也是他的餐桌上的佳餚之一。
只是品味的方法,跟那些傢伙稍稍有些不同罷了。

「呀啊…嗯…不、不行……」
玩捏著少女的粉色先端,シエル忍不住吐出嬌柔呻吟,讓她的拒絕顯得更沒有說服力。

「呵,您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呢。」

調侃的同時緊抱著她的手也放鬆,突然的失去平衡的身體向前傾倒,遮蓋著右眼的眼罩一瞬間被解了下來,シエル跪倒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落在地上紅斗篷上。

趁著機會想要起身逃跑,セバスチャン更快地從背後欺了上來,在シエル掙扎的時候把藍色吊帶褲給剝下,讓她身上只剩下一件扣子解開了一半的襯衫,還有半統襪和鞋子,奇妙的半裸反而比比全裸更讓人感到興奮。

半裸的シエル,奮力拉住僅存的襯衫遮掩住白皙肌膚,不讓セバスチャン輕易得逞。

她並沒有不同意セバスチャン的要求,只是這麼羞恥的事情不要在戶外做。

即使這裡是了無人煙的森林深處,也不代表不會有任何人經過,自己耽溺於快樂的淫亂痴態,シエル當然是不想讓任何人看到。

顫抖地捉緊自己衣服,雙色大眼不安地閃爍的少女,セバスチャン伸出大手,溫柔地輕撫她的面頰,好讓她冷靜下來。

「我已經好好地完成主人給予的工作,賜給我獎賞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不像是凶暴的狼會發出的低惑美聲,確實是讓她的慌亂平靜了不少,慘白臉色被害羞粉紅給取代。

「所以說,等回去再……」

「我現在就想要。」
性急的野獸終於是忍耐不住的脫下他紳士的偽裝,將シエル轉過身來面對面地壓倒在地上,舔吻少女柔嫩肌膚。

「嗯、啊…你這個發情的習慣,要給我改一改!」
沒有辦法阻止セバスチャン的行動,シエル只好發揮主人的權利斥責。

シエル很清楚,每一次工作後セバスチャン都會忍耐不住爆發出來的情慾,據他所說,這是無法完全發洩的獸性所產生的後遺症。

服從シエル的命令,清除那些擾亂森林安寧的害獸們是很容易的事,但血肉的味道會引發狼的潛藏獸性本能,那些太過於愚蠢的害獸們,連給予他享受的樂趣都做不到,就輕易的變成了一攤血肉,教他無處可去的慾望,只能往別的地方發洩處理。

戰鬥時的高昂,跟性快感十分相似,但又不盡相同,是無法真正取代彼此。

每一次的戰鬥後都會讓他慾火焚身,那是因為對生命的威脅,會提高種族殘留後代的強烈本能,就連セバスチャン這樣的人狼也不例外,再加上野獸不擅長忍耐本能慾望的脾氣,看著美味的大餐在眼前毫無防備地晃盪,他怎麼可能忍得住不去餓狼撲羊呢。

高高綁著的雙馬尾散在身上和紅色的斗篷上,緊緊捉住自己的衣服,努力併攏著雙腿做著最大抵抗的シエル,雪白肌膚看起來還真像是可憐顫抖的小羔羊,更是讓セバスチャン飢渴地舔了下乾澀的唇,不再要求自己的克制忍耐。

任由シエル抓著衣服,セバスチャン從她無法好好保護住的地方下手,大手摟住她的纖腰,吻上毫無防備的小巧肚臍。

「嗚呀…別用咬的啊!」
人狼尖銳的犬齒,在急切的吻吮愛撫時,會同時輕咬示愛,那是犬科的習慣,但對シエル來說卻像是刻意欺負她的啃咬。

「嗚呼,這真是失禮了,因為小姐您的肌膚實在是太美味,不自覺地就…」

「你這野獸!」

「正是如您所說呢。」
シエル的怒罵,セバスチャン不僅一點都不生氣,反而還愉悅地笑了起來。

「而明知我是頭野獸,仍舊把我放在身邊的,不就是主人您嗎。」
雙手捧著シエル的小臉,セバスチャン與她眼對眼的對望。

「不過請不用擔心,只要契約還在的時候,我就是主人您忠實的狗,我的爪牙是您的武器,我的身體是您的盾牌,這個身體以至於每一根毛髮,都是屬於主人您的東西。」

「既然這樣,那還不快離開我。」

「這可沒辦法呢。這麼美味的東西放在眼前,怎麼可能忍耐呢。這都要怪主人您不好,把我的舌頭給養肥了。」


後記:

由 Book of Murder 的特典漫畫的中改編出來的小紅帽
這可是屬於大人的童話故事喔~~

澪雪 拜 04.Aug.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