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etit Chaperon Rouge – 试阅

Le Petit Chaperon Rouge

小红帽paro
Yes, My Lady 5收录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辽阔的森林中,有个十分适合红色斗篷的美少女。

为了居住在森林中,行动不便又任性妄为的老奶奶,少女不只要为了她的各种任性要求跑腿打杂,还必须定时提供好吃的蛋糕和葡萄酒,还有漂亮的花朵给年迈老人,为此经常可以见到穿着红色斗篷的少女在森林中出没。

女孩的名字叫做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但大家都喜欢称呼她小红帽。

稚嫩可爱的小红帽,有着一头丝缎般闪耀的蓝灰色长发,洋娃娃一样精致的小脸上,白底透红的娇嫩肌肤,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美人。美中不足的,是她遮掩著住右眼的漆黑眼罩,仅仅露出左边的蓝宝石大眼,但遗憾这并不折损她的美丽。

另外一个可惜之处是,小红帽的脾气并不如她的外表一样甜美,年仅十三岁的她聪慧狡黠,手无缚鸡之力仅有打猎算得上优秀的她,统驭著森林中凶暴的狼群们,指挥狼群清除扰乱森林安宁的害兽们,维护着森林的安全。

小红帽身上那件红色的斗篷,据说就是用森林中害兽的血染成,堆积在她脚边的尸骸不断增加,才能长保她的斗篷永远鲜艳亮丽。

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女孩罢了,只要群起而上就可以轻易将少女纤细肢体给撕裂,对森林中的害兽们来说,要吃掉她是很容易的事情,之所以小红帽能在森林中为所欲为,是因为她的背后总是跟随着一头漆黑的大狼。

比森林中任何的野兽都还要凶暴残忍,拥有最锐利的牙与爪,就连训练有素的优秀猎人也不是大黑狼的对手,任何想要吃掉小红帽的害兽都必须先赢过牠,而牠则是在小红帽的命令下铲除森林中威胁安宁的害兽。

如此强大凶暴的黑狼,却谁都不知道牠的来历,唯一能确认的事情只有,只要是小红帽所在之处,一定都有跟随在身边。

大黑狼和小红帽的渊源,除了他们彼此之外,谁都不知晓。

那是小红帽还是十一岁的时候,受到森林中可怖害兽的袭击,纤细肢体在哭叫中被啃食,可怜可爱的少女毫无抵抗之力,就要成为害兽吞下入腹的那刻,一头不属于这个森林的漆黑大狼出现了。

一个是为了得到不输给任何人的力量,另外一个则是想要饱餐一顿,就这样,一人一狼缔结了奇妙的契约。

只要契约存在的时刻,我就是主人忠实的狗,漆黑的大狼微笑地对小红帽说著。

即使如此,也无法改变大黑狼身为野兽的事实。

每一天,大野狼都在小红帽背后,伸出垂涎的舌,想着如何将可爱的少女吞入腹中。

这是一人一狼,有点奇妙不可思议的童话故事。

在常人所不会踏足的森林深处,传出充满高低起伏,音调不同的凄厉惨叫。

直到声音完全止歇,小红帽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ブ才从可以隐藏她整个身影的大树后面走出,蓝色大眼嫌恶地看了眼地上血色狼藉。

刺眼血红喷洒了一地,散落在地上的肉块无法拼凑,甚至连辨认出原来的模样都办不到,教人不想再看第二眼的恶心场景,シエル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能弄得再优雅些吗,セバスチャン。弄成这样让猎人看到,又会有一阵讨厌的抱怨了。”
想到两位白色的猎人那些刻薄的抱怨,精致小脸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厌烦。

“呵,那可真是失礼了,毕竟我是头暴戾的野兽嘛,能做的还是有限。”
被称作セバスチャン的漆黑人狼,教人赞叹的俊脸和白绢手套上染上了血污,即使如此也不影响他的帅气,甚至还替他过于优雅俊美的外貌增添了几分邪魅。

有着夜色的头发穿着同色系的燕尾服,身材纤长却十分结实,外表看起来跟人类无异的他,唯一的不同就是头顶上有着一对狼耳朵,以及和一条和燕尾服的衣䙓一起晃荡长长的黑色狼尾,这名漆黑的高大男子,就是比这个森林中所有的野兽都还要凶残的大黑狼│セバスチャン。

拥有比任何野兽都还要锐利的爪与牙,当牠兴奋起来的时候,红茶色的瞳眸会透出鲜血一样的骇然色泽,如此凶暴的人狼在猎人们的观点中,更是应该要被消灭的存在。

只是,大野狼承诺与小红帽有着契约的时候,会是比任何野兽都还要温驯的饲养狼。事实也如他所说,只要没有小红帽的命令,牠就是个在一旁提着装有蛋糕和葡萄酒的篮子,比训练有素的驯听话的人狼。

擦去脸上的血污,扔下同样被野兽的血给污秽的白手套,セバスチャン往シエル走近。

“要弄得优雅一点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每次都要求セバスチャン以最快速度解决事情,还要做得优雅光鲜,实在是颇为困难的事情。

而且那些害兽看到一点血就开始惨叫,吵得牠烦躁不堪,自然下手也重了些,看样子以后得先试着把那些家伙的声音都给灭了,免得他们一点小痛就叫喊得连地狱都听得到,到现在牠的狼耳朵还在嗡嗡作响呢。

“真是没用的家伙。”
セバスチャン的借口,シエル笑着冷嗤一声。

“遇到危险就自顾自躲起来的小红帽,有什么资格抱怨呢。”

“保护我可是你的工作。”
虽然是统御野兽的少女,自己也很擅长打猎射击,但终究是个孩子,野兽们的搏命厮杀,她当然要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悠然欣赏,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也陷入危险中呢。

被牠的话语给触怒,露出明显不快的シエル,让セバスチャン呼呼低笑。

“是的,确实是这样的契约呢。”

“别忘了你的身分和立场。”
撇下这一句,シエル转身离开,已经换上崭新的白手套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快步跟上,就这样走在シエル身后约半步的地方。

走了一些距离,到了完全闻不到血腥味的地方时,シエル突然从背后被人拦腰抱住,两人身躯紧紧相贴,下半身硬挺膨胀起来的肉块,隔着衣服磨蹭著シエル的蜜桃小臀,要让小小主人知道牠已经兽欲勃发。

“喂!别、别大白天就发情起来!”
不只是抱着她而已,难以负荷的体重也压在她身上,教她连气都喘不过来,更不要说逃跑了。

“很遗憾,因为我是头野兽,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的。”
少女的挣扎在有着强力爪牙的大狼面前根本毫无意义,不只没有松开甚至还抱得更紧,混乱中还掀下了她的红色斗篷,隐藏在斗篷下的绑成双马尾的长发就这样披散在两人身上。

“对于好好服从了您的命令的狗,应该要给点奖赏不是吗,我亲爱的主人。”
环著纤腰的大手不安分地上下抚摸,シエル只有赶快抓住他的手,不让糟糕事态再进行下去。

“那、至少等到,回去后啊…”
他们所居住的森林小屋,离这里并不算太远,比起光天化日下在野外的恣肆荒淫,至少回家关上门还让人可以接受些。

“我等不下去。”
从身后吻咬著小巧耳垂,セバスチャン的大手开始剥下シエル的蓝色吊带裤,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爱抚尚未开始发育的雪色酥胸。

小红帽与大黑狼的契约中,大黑狼成为小红帽忠实的仆人,凶暴的人狼在她的身边只不过是头温驯的狗,但相对的,小红帽也要提供契约的代价给大黑狼,那就是充足的粮食。

作为森林的管理人的小红帽,在她身边的大黑狼,永远有着享用不尽的大餐,而小红帽当然也是他的餐桌上的佳肴之一。
只是品味的方法,跟那些家伙稍稍有些不同罢了。

“呀啊…嗯…不、不行……”
玩捏著少女的粉色先端,シエル忍不住吐出娇柔呻吟,让她的拒绝显得更没有说服力。

“呵,您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呢。”

调侃的同时紧抱着她的手也放松,突然的失去平衡的身体向前倾倒,遮盖著右眼的眼罩一瞬间被解了下来,シエル跪倒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在地上红斗篷上。

趁著机会想要起身逃跑,セバスチャン更快地从背后欺了上来,在シエル挣扎的时候把蓝色吊带裤给剥下,让她身上只剩下一件扣子解开了一半的衬衫,还有半统袜和鞋子,奇妙的半裸反而比比全裸更让人感到兴奋。

半裸的シエル,奋力拉住仅存的衬衫遮掩住白皙肌肤,不让セバスチャン轻易得逞。

她并没有不同意セバスチャン的要求,只是这么羞耻的事情不要在户外做。

即使这里是了无人烟的森林深处,也不代表不会有任何人经过,自己耽溺于快乐的淫乱痴态,シエル当然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颤抖地捉紧自己衣服,双色大眼不安地闪烁的少女,セバスチャン伸出大手,温柔地轻抚她的面颊,好让她冷静下来。

“我已经好好地完成主人给予的工作,赐给我奖赏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像是凶暴的狼会发出的低惑美声,确实是让她的慌乱平静了不少,惨白脸色被害羞粉红给取代。

“所以说,等回去再……”

“我现在就想要。”
性急的野兽终于是忍耐不住的脱下他绅士的伪装,将シエル转过身来面对面地压倒在地上,舔吻少女柔嫩肌肤。

“嗯、啊…你这个发情的习惯,要给我改一改!”
没有办法阻止セバスチャン的行动,シエル只好发挥主人的权利斥责。

シエル很清楚,每一次工作后セバスチャン都会忍耐不住爆发出来的情欲,据他所说,这是无法完全发泄的兽性所产生的后遗症。

服从シエル的命令,清除那些扰乱森林安宁的害兽们是很容易的事,但血肉的味道会引发狼的潜藏兽性本能,那些太过于愚蠢的害兽们,连给予他享受的乐趣都做不到,就轻易的变成了一摊血肉,教他无处可去的欲望,只能往别的地方发泄处理。

战斗时的高昂,跟性快感十分相似,但又不尽相同,是无法真正取代彼此。

每一次的战斗后都会让他欲火焚身,那是因为对生命的威胁,会提高种族残留后代的强烈本能,就连セバスチャン这样的人狼也不例外,再加上野兽不擅长忍耐本能欲望的脾气,看着美味的大餐在眼前毫无防备地晃荡,他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去饿狼扑羊呢。

高高绑着的双马尾散在身上和红色的斗篷上,紧紧捉住自己的衣服,努力并拢著双腿做着最大抵抗的シエル,雪白肌肤看起来还真像是可怜颤抖的小羔羊,更是让セバスチャン饥渴地舔了下干涩的唇,不再要求自己的克制忍耐。

任由シエル抓着衣服,セバスチャン从她无法好好保护住的地方下手,大手搂住她的纤腰,吻上毫无防备的小巧肚脐。

“呜呀…别用咬的啊!”
人狼尖锐的犬齿,在急切的吻吮爱抚时,会同时轻咬示爱,那是犬科的习惯,但对シエル来说却像是刻意欺负她的啃咬。

“呜呼,这真是失礼了,因为小姐您的肌肤实在是太美味,不自觉地就…”

“你这野兽!”

“正是如您所说呢。”
シエル的怒骂,セバスチャン不仅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还愉悦地笑了起来。

“而明知我是头野兽,仍旧把我放在身边的,不就是主人您吗。”
双手捧著シエル的小脸,セバスチャン与她眼对眼的对望。

“不过请不用担心,只要契约还在的时候,我就是主人您忠实的狗,我的爪牙是您的武器,我的身体是您的盾牌,这个身体以至于每一根毛发,都是属于主人您的东西。”

“既然这样,那还不快离开我。”

“这可没办法呢。这么美味的东西放在眼前,怎么可能忍耐呢。这都要怪主人您不好,把我的舌头给养肥了。”


后记:

由 Book of Murder 的特典漫画的中改编出来的小红帽
这可是属于大人的童话故事喔~~

澪雪 拜 04.Aug.2015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