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Honey – 试阅

Private Honey

葬仪屋+执事x小姐的 伪3P小说加笔修正的版本

Yes, My Lady 5收录

为了阻隔室外的阳光拉上了厚重的窗帘,仅有数支蜡烛照明偌大的空间,昏黄摇曳的光线照着横七竖八摆了满地的棺材,营造出极为诡异的气氛。

用森白的头盖骨作为烛台,白色的烛泪高高地堆积在燃烧了半截的蜡烛旁,昏黄的影子在风中摇晃,让本来就已经可怕的房间,更是增添了几分毛骨悚然。

披着长长银发,可以戳人的长长指甲,身上手上戴满了饰品却总用帽子遮掩着眼睛,怀中抱着人类的头盖骨,嘴中发呼呼怪笑的店长,真是远远看到就不想亲近。

像这种没有人想要踏入的棺材店,却有着一位三不五时会来访的常客。

独眼的少年伯爵,背后跟着一位高大的漆黑执事,这样的组合在这家阴森诡异的店中,是理所当然的景象。

今天也是,少年伯爵习以为常地坐在充当椅子的棺材上,手中捧著用烧杯权充而成的茶杯,没有表情地听着店长葬仪屋带着怪笑的话语,最后淡淡地点点头。

“………原来如此,状况我明白了。”
将手中的烧杯往旁边一放,シエル站起身。“葬仪屋,今天真是打扰了。回去了,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爷。”
随侍在一旁捧著主人的高礼帽,执事朝店主轻轻一礼,往前一步还没将帽子戴回主人头上,奇异的怪笑声又传了过来。

“嘻嘻,伯爵,这样子你又欠了小生不少情报费唷。”
留着尖长指甲的手指轻抚着手中的骷髅,让本来就可怖的葬仪屋,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

“先欠著吧。”
一点都没有被葬仪屋刻意增添地阴森给吓到,シエル冷然回应。

“嘻嘻嘻,积欠了这么多,多少该还一些吧,伯爵。”

“…嗯,说得也是。セバスチャン。”
葬仪屋的讨债,シエル没有意见地点点头,直接把问题抛给了一直都沉默地站在一旁的优秀执事。

“哎呀哎呀,又要交给执事君吗?”

“多少付一些的话,这家伙就够了。”
指指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理所当然傲慢指使态度,让漆黑执事无奈苦笑。

“呼嘻嘻嘻,可是,小生可是要伯爵付帐啊。”
葬仪屋站起身来到シエル面前,尖指甲刮着她白皙柔嫩的脸颊。

“还是说,伯爵是个没有执事君,就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孩子吗?”

“胡说八道!没有セバスチャン当然也可以。”
不能接受被人小看,拨开葬仪屋的手,シエル挑衅回应。

傲慢不服输又固执己见的硬脾气,是她会吃亏的主要原因,且本人又毫无自觉且不知改进,让站在一旁捧著帽子的セバス
チャン悄悄叹了口气。

“嘻嘻嘻,伯爵说话算话哟。”

“这是当然。”

对着シエル笑得更是诡异,几乎到了毛骨悚然的葬仪屋,要是平常的シエル早就发现事情有什么不对劲,只是现在的她被葬仪屋的言语给激起了脾气,没有去特别去思考本来就行径诡异的葬仪屋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要我做什么?”
会要求她亲自偿还欠款,シエル直觉的知道,葬仪屋应该不是要她说笑话这么简单。

“呼呼呼,伯爵不愧是聪明人。小生啊,确实是有事情想要拜托伯爵。”
会要求笑话以外的东西作为酬劳葬仪屋十分稀奇,也让シエル洗耳恭听。

“其实,是这样。”
转过身,葬仪屋拿起一个烧杯,在シエル眼前晃一晃。

“小生啊,想要伯爵的蜜,差不多要这么多。”

“………………什么?”
话语进入了耳中却不让人理解,即使是聪明绝顶的シエル,也发出了不像样的呆怔声音。

蜜?什么蜜?

她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葬仪屋收集?而且还那么一大杯?

眨着疑惑的大眼,シエル不解地看着出题的葬仪屋,不明白他到底要什么。

“嘻嘻嘻,小生想要,伯爵的蜜哟。”
弯下高大的身躯,葬仪屋跟シエル面对着面,发出的笑声更是让人毛骨悚然,被本能给警告的シエル,不自觉退了一步,靠
上身后的セバスチャン。

虽然言语上无法明白,但シエル从状况上可以隐约理解,葬仪屋绝对不是要做什么好事。

不仅不会是什么好事,可能还是很恐怖的事情。

“要那东西做什么?”
代替シエル出声询问的,是带着些微杀气的セバスチャン。

扶住少女纤细的肩膀,像是要给她反抗的勇气似的,セバスチャン站在她的背后让她依靠。

虽然性格老成但仍旧是孩子的的シエル,无法理解葬仪屋要的需要,但同样是大人セバスチャン则是一听就懂,冷冷地质问诡异地笑着的男人,甚至摆出了不惜一战的架式。

“小生啊,要做点实验,需要差不多,这样一杯新鲜的蜜。”
摇晃着烧杯,葬仪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恶意,只是需要收集点东西。

“那东西实在是太难得到,不过如果是伯爵的话,这样一杯应该不是问题吧,嘻嘻嘻。”

“…………确实,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想要收集到那样一整杯的蜜,对一般人来说,实在是难度过高,也许会弄成废人都得不到满意的结果。

但对被セバスチャン调教到过度敏感的シエル来说,却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每次床单都被シエル的花蜜给弄得湿答答,要是实际去计算那个份量,恐怕还真的是不少呢。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这种不能理解的言语,两人居然还能沟通,难道真的是因为,变态之间有不靠言语也能互相沟通的特殊能力吗?

“哎呀,这对还是孩子的您来说,过于困难了吗。”
在凶猛肉食兽面前的小兔子,不知死活地眨著傲慢晶亮的双眼,实在是可爱地让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觉从喉头发出恶魔的笑声。

“葬仪屋想要的是,您香甜美味的蜜喔。”

同样的东西,用セバスチャン低沉诱惑的声音说出,马上就让シエル理解其中的意思。
可爱的小脸瞬间煞白,嫩唇像金鱼一样张闭着,好不容易才挤出了声音。

“那、那……那要做什么!”

自己是如何被葬仪屋发现是女儿身的事情已经是另外一个问题,被提出了这么恐怖的要求,一瞬间慌乱到想马上夺门而出的シエル,无奈肩膀被セバスチャン的双手\给压制,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不是说了吗?小生只是做实验需要而已。”
尖指甲抚著シエル的嫩颊,似乎看得见隐藏在银色长发中闪烁的双眼,青绿的光芒让她背脊发凉到刺痛。

“别开玩笑了!”
拍开葬仪屋的手,シエル吼叫回去。

“嘻嘻,伯爵打算不付帐了吗?伯爵是这样说话不算话的人,真让人意外呢,呼呼呼,这样的话该怎么办才好呢?”
夸张地甩甩袖子,葬仪屋的口气虽然轻松,但一点都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打算。

“这个跟那个,根本就是两回事!”

“可是,伯爵确实说了,会付小生报酬的不是吗?”

“那、那个…”
咬著唇,シエル有种被摆了一道的挫败感。

不能否认,在承诺的瞬间她从没想过,葬仪屋会要求笑话以外的东西作为报酬,所以才这样想都没想地轻易答应。

重视品格和贵族骄傲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而シエル又是其当主,比任何人都还要傲逸的她,更是无法对自己说出的话出尔反尔。

一旦说出了口就必须背负其责任,这份坚持也是シエル的骄傲之一,现在却有着想要收回话语的冲动。

“セバスチャン…”
求救的视线投向背后的男人,希望这个独占又小气的恶魔可以适时地发挥其脾气,协助她脱离这个窘境。

“少爷,身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主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呢?”
闪烁血光的绯眼,可以清楚地看见其中的恶魔色泽,セバスチャン的优雅笑容,在シエル眼中只有可怖。

“你…!”

有没有搞错?身为她的执事,却跟葬仪屋联手欺负她!

明明知道葬仪屋想要做什么,不但不保护她,还跟外人一起联手羞辱她,这个恶魔执事的脑袋,真是糟糕到让她想要现场打破来看看。

“小生需要的,只有这样一杯的蜜而已。至于怎么收集,小生并不介意的。嘻嘻嘻。”

毛骨悚然的诡异笑声,让シエル轻易地明白为什么セバスチャン会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跟葬仪屋达成共识。

原因很简单,这个变态恶魔,是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欺侮淫辱,对其他人宣示对猎物主权的机会。

感觉得到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开始思考要怎么玩弄她,而且还是在葬仪屋的面前,尽其所能地收集她的蜜,シエル就觉得背脊发冷。

“别以为我会奉陪你的胡言乱语,回去了。”

站在肉食兽之中的小兔子,即使浑身发抖还是努力地竖起毛来守护自己,傲慢到不知死活的少女,可爱到让セバスチャン无法把持。

“少爷,身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主人,可不能出尔反尔呢。”

“那也要,那是可以遵守的约定。”
她可没笨到,人家随便说什么,她就真的要奉陪到底,更何况是这么可笑的事情。

“呵,这样不是对葬仪屋太失礼了吗。”

“…………那你要我怎么做?”双手环胸,シエル摆出把事情给我好好解决的倨傲脸色。

“遵守自己说出的话,这才是我的主人。”
要是眼神可以杀人,セバスチャン已经被シエル愤怒的眼神,穿出十数个透风的大洞了。

握紧拳头浑身颤抖,シエル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一巴掌挥过去的冲动,同时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别轻易被两个变态给牵着鼻子走。

 

 

 


后记:

这是过去读者感想回礼的 葬仪屋+执事x小姐的 伪3P小说加笔修正的版本,实际上应该是执事x小姐+道具play才对

澪雪 拜 04.Aug.2015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