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Honey – 試閱

Private Honey

葬儀屋+執事x小姐的 偽3P小說加筆修正的版本

Yes, My Lady 5收錄

為了阻隔室外的陽光拉上了厚重的窗簾,僅有數支蠟燭照明偌大的空間,昏黃搖曳的光線照著橫七豎八擺了滿地的棺材,營造出極為詭異的氣氛。

用森白的頭蓋骨作為燭臺,白色的燭淚高高地堆積在燃燒了半截的蠟燭旁,昏黃的影子在風中搖晃,讓本來就已經可怕的房間,更是增添了幾分毛骨悚然。

披著長長銀髮,可以戳人的長長指甲,身上手上戴滿了飾品卻總用帽子遮掩著眼睛,懷中抱著人類的頭蓋骨,嘴中發呼呼怪笑的店長,真是遠遠看到就不想親近。

像這種沒有人想要踏入的棺材店,卻有著一位三不五時會來訪的常客。

獨眼的少年伯爵,背後跟著一位高大的漆黑執事,這樣的組合在這家陰森詭異的店中,是理所當然的景象。

今天也是,少年伯爵習以為常地坐在充當椅子的棺材上,手中捧著用燒杯權充而成的茶杯,沒有表情地聽著店長葬儀屋帶著怪笑的話語,最後淡淡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狀況我明白了。」
將手中的燒杯往旁邊一放,シエル站起身。「葬儀屋,今天真是打擾了。回去了,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
隨侍在一旁捧著主人的高禮帽,執事朝店主輕輕一禮,往前一步還沒將帽子戴回主人頭上,奇異的怪笑聲又傳了過來。

「嘻嘻,伯爵,這樣子你又欠了小生不少情報費唷。」
留著尖長指甲的手指輕撫著手中的骷髏,讓本來就可怖的葬儀屋,更是增添了幾分詭異。

「先欠著吧。」
一點都沒有被葬儀屋刻意增添地陰森給嚇到,シエル冷然回應。

「嘻嘻嘻,積欠了這麼多,多少該還一些吧,伯爵。」

「…嗯,說得也是。セバスチャン。」
葬儀屋的討債,シエル沒有意見地點點頭,直接把問題拋給了一直都沉默地站在一旁的優秀執事。

「哎呀哎呀,又要交給執事君嗎?」

「多少付一些的話,這傢伙就夠了。」
指指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理所當然傲慢指使態度,讓漆黑執事無奈苦笑。

「呼嘻嘻嘻,可是,小生可是要伯爵付帳啊。」
葬儀屋站起身來到シエル面前,尖指甲刮著她白皙柔嫩的臉頰。

「還是說,伯爵是個沒有執事君,就是個什麼都做不到的孩子嗎?」

「胡說八道!沒有セバスチャン當然也可以。」
不能接受被人小看,撥開葬儀屋的手,シエル挑釁回應。

傲慢不服輸又固執己見的硬脾氣,是她會吃虧的主要原因,且本人又毫無自覺且不知改進,讓站在一旁捧著帽子的セバス
チャン悄悄嘆了口氣。

「嘻嘻嘻,伯爵說話算話喲。」

「這是當然。」

對著シエル笑得更是詭異,幾乎到了毛骨悚然的葬儀屋,要是平常的シエル早就發現事情有什麼不對勁,只是現在的她被葬儀屋的言語給激起了脾氣,沒有去特別去思考本來就行徑詭異的葬儀屋到底在想些什麼。

「你要我做什麼?」
會要求她親自償還欠款,シエル直覺的知道,葬儀屋應該不是要她說笑話這麼簡單。

「呼呼呼,伯爵不愧是聰明人。小生啊,確實是有事情想要拜託伯爵。」
會要求笑話以外的東西作為酬勞葬儀屋十分稀奇,也讓シエル洗耳恭聽。

「其實,是這樣。」
轉過身,葬儀屋拿起一個燒杯,在シエル眼前晃一晃。

「小生啊,想要伯爵的蜜,差不多要這麼多。」

「………………什麼?」
話語進入了耳中卻不讓人理解,即使是聰明絕頂的シエル,也發出了不像樣的呆怔聲音。

蜜?什麼蜜?

她有什麼東西可以讓葬儀屋收集?而且還那麼一大杯?

眨著疑惑的大眼,シエル不解地看著出題的葬儀屋,不明白他到底要什麼。

「嘻嘻嘻,小生想要,伯爵的蜜喲。」
彎下高大的身軀,葬儀屋跟シエル面對著面,發出的笑聲更是讓人毛骨悚然,被本能給警告的シエル,不自覺退了一步,靠
上身後的セバスチャン。

雖然言語上無法明白,但シエル從狀況上可以隱約理解,葬儀屋絕對不是要做什麼好事。

不僅不會是什麼好事,可能還是很恐怖的事情。

「要那東西做什麼?」
代替シエル出聲詢問的,是帶著些微殺氣的セバスチャン。

扶住少女纖細的肩膀,像是要給她反抗的勇氣似的,セバスチャン站在她的背後讓她依靠。

雖然性格老成但仍舊是孩子的的シエル,無法理解葬儀屋要的需要,但同樣是大人セバスチャン則是一聽就懂,冷冷地質問詭異地笑著的男人,甚至擺出了不惜一戰的架式。

「小生啊,要做點實驗,需要差不多,這樣一杯新鮮的蜜。」
搖晃著燒杯,葬儀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惡意,只是需要收集點東西。

「那東西實在是太難得到,不過如果是伯爵的話,這樣一杯應該不是問題吧,嘻嘻嘻。」

「…………確實,並不是太難的事情。」

想要收集到那樣一整杯的蜜,對一般人來說,實在是難度過高,也許會弄成廢人都得不到滿意的結果。

但對被セバスチャン調教到過度敏感的シエル來說,卻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每次床單都被シエル的花蜜給弄得濕答答,要是實際去計算那個份量,恐怕還真的是不少呢。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這種不能理解的言語,兩人居然還能溝通,難道真的是因為,變態之間有不靠言語也能互相溝通的特殊能力嗎?

「哎呀,這對還是孩子的您來說,過於困難了嗎。」
在兇猛肉食獸面前的小兔子,不知死活地眨著傲慢晶亮的雙眼,實在是可愛地讓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覺從喉頭發出惡魔的笑聲。

「葬儀屋想要的是,您香甜美味的蜜喔。」

同樣的東西,用セバスチャン低沉誘惑的聲音說出,馬上就讓シエル理解其中的意思。
可愛的小臉瞬間煞白,嫩唇像金魚一樣張閉著,好不容易才擠出了聲音。

「那、那……那要做什麼!」

自己是如何被葬儀屋發現是女兒身的事情已經是另外一個問題,被提出了這麼恐怖的要求,一瞬間慌亂到想馬上奪門而出的シエル,無奈肩膀被セバスチャン的雙手\給壓制,讓她完全動彈不得。

「不是說了嗎?小生只是做實驗需要而已。」
尖指甲撫著シエル的嫩頰,似乎看得見隱藏在銀色長髮中閃爍的雙眼,青綠的光芒讓她背脊發涼到刺痛。

「別開玩笑了!」
拍開葬儀屋的手,シエル吼叫回去。

「嘻嘻,伯爵打算不付帳了嗎?伯爵是這樣說話不算話的人,真讓人意外呢,呼呼呼,這樣的話該怎麼辦才好呢?」
誇張地甩甩袖子,葬儀屋的口氣雖然輕鬆,但一點都沒有想要放過她的打算。

「這個跟那個,根本就是兩回事!」

「可是,伯爵確實說了,會付小生報酬的不是嗎?」

「那、那個…」
咬著唇,シエル有種被擺了一道的挫敗感。

不能否認,在承諾的瞬間她從沒想過,葬儀屋會要求笑話以外的東西作為報酬,所以才這樣想都沒想地輕易答應。

重視品格和貴族驕傲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家,而シエル又是其當主,比任何人都還要傲逸的她,更是無法對自己說出的話出爾反爾。

一旦說出了口就必須背負其責任,這份堅持也是シエル的驕傲之一,現在卻有著想要收回話語的衝動。

「セバスチャン…」
求救的視線投向背後的男人,希望這個獨占又小氣的惡魔可以適時地發揮其脾氣,協助她脫離這個窘境。

「少爺,身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主人,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呢?」
閃爍血光的緋眼,可以清楚地看見其中的惡魔色澤,セバスチャン的優雅笑容,在シエル眼中只有可怖。

「你…!」

有沒有搞錯?身為她的執事,卻跟葬儀屋聯手欺負她!

明明知道葬儀屋想要做什麼,不但不保護她,還跟外人一起聯手羞辱她,這個惡魔執事的腦袋,真是糟糕到讓她想要現場打破來看看。

「小生需要的,只有這樣一杯的蜜而已。至於怎麼收集,小生並不介意的。嘻嘻嘻。」

毛骨悚然的詭異笑聲,讓シエル輕易地明白為什麼セバスチャン會不需要任何言語,就跟葬儀屋達成共識。

原因很簡單,這個變態惡魔,是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欺侮淫辱,對其他人宣示對獵物主權的機會。

感覺得到セバスチャン已經開始思考要怎麼玩弄她,而且還是在葬儀屋的面前,盡其所能地收集她的蜜,シエル就覺得背脊發冷。

「別以為我會奉陪你的胡言亂語,回去了。」

站在肉食獸之中的小兔子,即使渾身發抖還是努力地豎起毛來守護自己,傲慢到不知死活的少女,可愛到讓セバスチャン無法把持。

「少爺,身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主人,可不能出爾反爾呢。」

「那也要,那是可以遵守的約定。」
她可沒笨到,人家隨便說什麼,她就真的要奉陪到底,更何況是這麼可笑的事情。

「呵,這樣不是對葬儀屋太失禮了嗎。」

「…………那你要我怎麼做?」雙手環胸,シエル擺出把事情給我好好解決的倨傲臉色。

「遵守自己說出的話,這才是我的主人。」
要是眼神可以殺人,セバスチャン已經被シエル憤怒的眼神,穿出十數個透風的大洞了。

握緊拳頭渾身顫抖,シエル努力剋制著自己想要一巴掌揮過去的衝動,同時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別輕易被兩個變態給牽著鼻子走。

 

 

 


後記:

這是過去讀者感想回禮的 葬儀屋+執事x小姐的 偽3P小說加筆修正的版本,實際上應該是執事x小姐+道具play才對

澪雪 拜 04.Aug.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